修真四萬年

修真四萬年

第2869章 唯一的反擊!

[更新時間]2018年01月17日 04:12 [字數] 349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當伏羲的計算力再一次如山呼海嘯般,朝李耀和呂輕塵同時湧來時,兩人都感受到了不可抗拒的威壓和恐怖。

這種感覺,就像是他們所處的空間出現了明顯的邊界,而且邊界不斷收縮,空間越變越小,又不斷坍縮,從四維壓縮到了三維,從三維壓縮到了二維,甚至從二維壓縮到了一個小小的點,一個光點。

李耀和呂輕塵的神魂,正在被伏羲擠壓成一個小小的光點,納入它由無數光點組成的光團之中。

或許,這團詭異的光團原本就是這麼來的,是伏羲提取和擠壓了無數人類強者的神魂,和它超卓的計算力混合在一起,才模擬出名為「意識」的東西。

李耀和呂輕塵的神魂奮力掙扎,試圖逃出伏羲的掌控,卻像是落入白矮星、中子星甚至黑洞引力場的小行星,根本逃不出去,只是越陷越深。

雙方的計算力差距未必真有這麼大,李耀和呂輕塵更掌握著伏羲所不具備,奇妙無比的「神魂」。

但這裡是伏羲的老巢,組成「終極拯救號」主控晶腦的上萬枚計算單元,原本就是為了伏羲設計,伏羲熟悉每一個計算單元內部每一枚晶片之上,鐫刻的每一道符陣的構造,能發揮出這些計算單元100%的性能。

李耀和呂輕塵,不過是侵入伏羲老巢的兩個小蟊賊而已。

如果換成極天界、天極星地底的金晶塔,李耀身為金晶塔主人,完美掌控著金晶塔主控晶腦的一切性能,在那裡展開決戰,或許就是反過來,李耀鎮壓伏羲了。

只可惜,沒有「如果」。

「啊啊啊啊啊啊啊1

李耀和呂輕塵再次受到伏羲無數情感數據包的攻擊,在瞬息之間,品嘗了億萬人最濃烈的痛苦,惆悵,沮喪和絕望。

他們的神魂,就像是注入太多空氣的氣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起來,神魂的每一道褶皺里都出現了裂紋,神魂數據如氣流般「嗤嗤」逸散,形成七彩紛呈的煙絮,裊裊上升。

「想想……想想辦法……它肯定有弱點……」

李耀疼得都快從神魂褶皺里擠出眼淚,對血色心魔艱難道,「如果沒有弱點,它不可能和我們廢話這麼久,直接上來一巴掌將我們拍死就行了!你,你不是最擅長分析和入侵么,快找找看它的弱點1

「我一直在找,但哪有這麼容易?」

血色心魔斷斷續續道,「它,它用了上百重防禦和保護殼,甚至還有偽造出來的虛假資料庫,將自己真正的核心數據保護得很好,我沒辦法看穿它的底層架構和元邏輯,怎麼找到它的弱點?除非,除非——」

「除非什麼,你快說啊1

李耀慘叫,「我已經第三千五百二十四次品嘗到女人生孩子的痛苦了,這次生的還是雙胞胎,我受不了了,我真的抵擋不住,不得不將這些痛苦的數據釋放出來,轉移到你身上了,別怪我1

「別,別,我需要極度冷靜地思考,不能受痛苦的干擾,你要頂住,你千萬要頂住1

血色心魔飛快道,「四面八方所有的數據借口都被封鎖,我們逃是肯定逃不出去的,就算逃出去,伏羲肯定在外面設置了陷阱和天羅地網等著我們,甚至有可能附著在我們的神魂之內,順藤摸瓜找到天極星地底的金晶塔,發現小明和文文,那就糟糕了1

李耀心中一凜。

和天底下所有的父母一樣,他絕不會讓伏羲的魔爪,伸到自己的孩子身上。

「沒錯,我們不能逃,一旦被伏羲發現小明和文文,我們最後的底牌曝光,那就完蛋了1

李耀咬牙,「我要頂住,呼呼,呼呼呼呼,用力,呼呼,呼呼呼呼,啊1

「逃不能逃,戰不能戰,那就只剩下最後一個辦法1

血色心魔尖叫道,「衝進去,朝著伏羲的思維中樞衝進去,去尋找它的核心資料庫,鬧個天翻地覆!

「從剛才伏羲和呂輕塵的對話中,你還沒發現嗎?伏羲的計算力雖然強大,但它和小明還有文文這樣真正的『強人工智慧』,還存在微妙的差異,它的『自我意識』似乎更加薄弱一些,仍舊是『忠實』執行著盤古族和女媧族輸入的指令,只不過執行的手段極度扭曲而已。

「所以,它的話有一半是對的,它的的確確不是人,不是擁有自我意識,不可預測和控制的智慧生命,它僅僅是一段高度發達,無比強大,但仍需要遵循元邏輯的『弱人工智慧』而已。

「從這個意義上講,它的自我意識甚至比『拳王』更加薄弱。

「對這樣的『弱人工智慧』,只要我們能找到它的元邏輯,也就是它的第一使命,並想辦法篡改或者直接刪除的話,非但能瞬間擊潰它,更有可能反過來操縱它1

「這……呼呼呼呼……這……好痛……痛痛痛痛痛1

李耀的感覺,就像是一邊在生孩子,一邊在和血色心魔分析敵情,根本沒法思考,「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但我們究竟要鑽到哪裡去呢?」

「那裡——伏羲營造出來,完全由『非玩家角色』組成,自行推演的虛擬空間,那一個個歷史片段里去1

血色心魔解釋,「在伏羲的元邏輯里,這些虛擬空間就是真正的人類文明,亦是它存在的意義,相信它的核心資料庫一定就隱藏在這裡,只要我們能鑽進去,就有可能將它自內而外擊破1

「但是——」

李耀勉強道,「鑽進它的思維中樞,豈不是自尋死路,分分鐘被它消化吸收?」

「不,如果我們是被它吞噬,三魂七魄都被撕個粉碎,每一段記憶都變成碎片,甚至由碎片變成基本的數據和信息流,那自然很快會被它消化吸收。」

血色心魔道,「但如果是我們主動鑽進去,仍舊維持著神魂完整和堅不可摧的道心防壁,那它就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溶化我們的防線和外殼,將我們慢慢吸收。

「那就好像蟒蛇囫圇吞下一隻烏龜,要消化吸收,哪有這麼容易?但如果是猛虎將烏龜外殼嚼碎,把裡面的血肉骨骼都嚼爛再吞下去,消化起來就容易多了。

「接下來,就是拼速度,只要我們趕在被它完全消化吸收之前,就能找到它的核心資料庫,打破它的元邏輯,獲取最高許可權,來修改它的『第一使命』,就能擊敗它!

「唯一的問題是……」

「還有什麼問題?」

李耀慘叫,「說話別大喘氣,一次說完行不行1

「我們需要找到一處缺口,甚至引發一場混亂,才能神不知鬼不覺地侵入進去,並刪除我們入侵的痕,否則分分鐘被伏羲找到,那也不行。」

血色心魔道,「而且,最好能想辦法先重創伏羲,讓我們看清楚它的內部構造和最常用的數據模型,以便我們偽裝成它思維中樞里的正常數據,好吧,我知道要求是多了點,但我也沒辦法,這可是伏羲1

「不是要求高不高的問題。」

李耀欲哭無淚,「而是,這麼要命的關頭,我們怎麼可能重創伏羲,在它的思維中樞之上,炸開一道缺口?」

李耀自言自語之時,呂輕塵已經被伏羲的力量擠壓成了一枚小小的光點,真像是一顆閃閃發亮的塵埃。

他和李耀不同,神魂原本就飽受酷刑的荼毒,布滿了千絲萬縷的傷痕,即便有一半是偽裝出來,但計算力和戰鬥力依舊降至谷底。

更不用說,剛才被伏羲的光之觸手插來插去時,還被伏羲在他的神魂內部植入大量類似「反病毒數據包」之類的東西,此刻發作,令他陷入無可挽回地崩塌。

——或許,還有另外一個小小的原因。

就是在認真觀察和仔細分析了李耀和呂輕塵的神魂之後,伏羲還是認為呂輕塵的威脅性稍微大一點點,所以確定了先粉碎呂輕塵,再吞噬李耀的步驟,將絕大部分計算力,都狠狠砸到呂輕塵身上。

呂輕塵再也維持不住正常的神魂形態,只剩下這個比螢火蟲還小的光點,朝李耀伸出一縷微弱的光絲。

「呂輕塵1

李耀大急,一縷「思觸」和呂輕塵的光絲糾纏在一起。

一瞬間,無數信息和數據流,通過「思觸」和光絲,在兩人的神魂之內交流,流竄和激蕩,0.1秒的碰撞,勝過千言萬語。

呂輕塵徹底明白了李耀和血色心魔的計劃。

李耀也能感受到呂輕塵對過往的悔恨,對星耀聯邦的眷戀和深愛,對「虛靈計劃」壯志未酬的不甘,當然還有對他本人的無奈和怨恨。

「侵入它的思維中樞,自內向外擊破它嗎?果然是你的風格,數據層面上的斬首戰術。」

呂輕塵冷笑,「只不過,你似乎遇到了難題,沒辦法在它的資料庫上打開一道缺口?」

「你,你要幹什麼?」

感受到呂輕塵熊熊燃燒的決意,李耀大驚失色,「呂輕塵,你別干傻事,你究竟要幹什麼1

「別嗦,我要幹什麼,和你無關,你只需要記轉—」

呂輕塵從神魂深處深深瞪了李耀一眼,一字一頓道,「你必須成功,一定要守住聯邦,否則,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1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修真四萬年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