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萬年

修真四萬年

第2835章 一次性防疫服

[更新時間]2018年01月04日 06:50 [字數] 36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李耀看著這些萎靡不振,任人宰割的光明市民,一個個就像是狂嫖濫飲之後陷入無限空虛的失敗者,心中又是憤怒,又是唏噓。

他們如同被人玩壞的木偶,所有扯線和關節統統斷裂,很長一段時間內,恐怕是無法恢復了。

不過,李耀估計至善上師不會直接將整艘永恆光明號上所有人都「處理」掉,這些人遭到了傀儡王全新病毒的侵蝕,應該是非常好的「實驗體」,能用來搞清楚,傀儡王的本源和來歷。

所以,李耀還有時間,通知帝國和聯邦的援軍,突襲「井中界」,將永恆光明號劫走。

現在最重要,是弄清楚傀儡王和至善上師背後的秘密。

還有,三天,難道三天之後,真的就是帝國和式嗎?

也不知道雷成虎和白老大的討伐艦隊,能否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擊潰四大家族的殘餘力量,及時回援帝都。

更不知道丁鈴鐺領導下的星耀聯邦,是否能做出「出兵星海中央」的決定。

但無論希望多麼渺茫,李耀都會全力以赴,將它緊緊攥在掌心的!

蜘蛛戰車在光明市區內風馳電掣。

李耀的計劃是先找到「巨靈」元寇和「七星」關七星,再去找「少校」楚之曉。

通訊網路已經恢復,夜叉小隊四名成員的定位都非常清晰,元寇和關七星並不難找,只是他們的狀況,就相當微妙了。

看起來,兩人都經歷了一場傀儡王的深度入侵,神魂被絞得七零八落。

「巨靈」元寇就像一個飽受折磨的小男孩,抱著自己的胳膊蜷縮在角落裡瑟瑟發抖,即便是李耀的出現,都會激發他神經過敏的顫慄。

關七星卻像是精神分裂,對著街邊的玻璃窗喃喃自語,甚至還用力拆卸自己的身體。

「少嗦,我要把你拆了,我要把你拆了1

他對著鏡子里的自己低吼道。

即便傀儡王的精神控制如潮水般漸漸退去,這兩名神魂原本就有些畸形的「夜叉」,也用了很久才從噩夢中掙脫。

接著,他們就像是那些如夢初醒的光明市民一樣,萎靡不振,癱軟在地,幾乎連路都走不了了。

「我究竟……」

他們將臉深深埋在十指之間,聲音抖得厲害,「在幹什麼啊1

「巨靈,七星?」

李耀急得在兩人周圍團團亂轉,有心想幫他們鎮定神魂,又怕暴露出自己的底細,只能眼巴巴看著他們自行恢復。

不等他們徹底從混亂中復甦,李耀就生拉硬拽,把他們拽到了楚之曉面前。

有些出乎李耀的意料,楚之曉和雲海心的戰鬥,並沒有分出勝負。

或者說,分出了勝負,卻沒有鬧出人命,「黑夢」雲海心同樣像是泄了氣的皮球,翻了肚皮的死魚一樣,倚靠在牆角邊,喪失了全部的希望和生氣。

他渾身上下都沾染了凝固的血塊,但呼吸很均勻,不像是受了致命傷的樣子。

即便有傷,也不在身上,而是在心裡。

李耀心思電轉,瞬間理解了他的反應。

傀儡王自爆神魂,放棄了對所有傀儡的控制,雲海心自然從他的蠱惑中掙脫。

眼看大勢已去,傀儡王的承諾不可能兌現,雲海心的妻子和兒女沒死的話,極有可能又落回至善上師的掌控,那麼,和楚之曉的戰鬥還有什麼意義?

擺在雲海心面前的,只剩下一條路——回到至善上師的腳下去搖尾乞憐。

這就是他如此落寞和絕望的原因。

倒是「少校」楚之曉,表面看古井無波,絕對平靜,也不知她心裡究竟掀起了多高的驚濤駭浪,更不知道她為何手下留情,沒有殺死雲海心。

「紅豬,過來。」

楚之曉貌似平靜地向李耀招手,「你剛剛去了哪裡?」

「我……不知道。」

李耀裝出迷迷糊糊的樣子,「我的主控晶腦好像受到了強烈的干擾,我失去了方向和目標,剛剛聽到少校的召喚,才清醒過來。」

「那麼,你還記得剛才發生了什麼事么?」

楚之曉單膝跪地,打開了蜘蛛戰車背上的控制面板,檢索著蜘蛛戰車拍攝到的最新畫面。

為了配合自己被嚴重干擾的說法,李耀早就將大部分聲音和畫面都嚴重扭曲,或者乾脆刪除了。

「不記得了。」

李耀脆生生回答。

「那……就好。」

楚之曉仔仔細細檢查了一遍,沒有發現半點異樣,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她好像不想讓上面發現雲海心……和她自己的異樣。」

血色心魔悄悄對李耀道,「或許,她雖然沒有被傀儡王侵蝕,但也被深深動搖了往昔的信仰,開始懷疑起周遭一切來了。」

「少校……」

李耀想了想,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了,好像心神不寧的樣子?」

「沒事,沒有。」

楚之曉簡短道,熟練地摸出醫療藥劑給自己療傷,貌似冷漠的目光環視一圈,「還愣著幹什麼,趕快收攝心神,鎮壓傷勢,準備執行新的任務。」

夜叉小隊——這支極其特殊的「異端部隊」,還有資格執行新的任務么?

這個問題,別說李耀,就算夜叉小隊的四名核心成員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被傀儡王深度侵蝕,信仰有沒有動搖,算不算是「隱藏極深的感染者」。

自然,更不知道「上面」會怎麼看待他們,是依舊把他們當成忠誠的戰士,還是順手好用的工具,亦或者……需要絕對隔離,全面清理,深度凈化的對象?

但是,正如雲海心剛才對楚之曉說的,星海浩瀚,無論他們的神通再強,境界再高,亦不過是小角色、小把戲,哪怕洞悉了自己的全部命運,又能如何?

面對龐大的蜂群,任何一隻工蜂和兵蜂的反抗,都是可笑、徒勞的。

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舔舐傷口,什麼都不去想,盡量自欺欺人,把自己變成一台毫無思想也就不會痛苦的機器,直到下一項任務的來臨。

任務果然來了。

還是誰都沒想到的,至關重要的任務——抓捕傀儡王!

「走,去光明市醫療中心,傀儡王的本體應該就在那裡,已經失去反抗能力了1

楚之曉一躍而起,大步向前走去。

元寇、關七星和雲海心三人緊隨其後,緊繃的神經都稍稍鬆弛下來。

既然如此重要的任務,再次落入他們手中,至少證明他們還沒完全失去至善上師的信任吧?

李耀卻是一萬個想不通。

明明大批「光子部隊」和神佑軍都已經到場,將醫療中心圍得水泄不通,而且傀儡王的神魂看上去也支離破碎,不死都要變成植物人,為何還要依靠這支……看上去就不怎麼靠譜的夜叉小隊,執行最終一擊?

特別是,當他們回到李耀剛才蟄伏過的地方,光明市醫療中心的外圍,見到佩戴特殊「防干擾和抗侵蝕」頭盔的神佑軍時。

這些神佑軍,為何不自己進去抓傀儡王,或者找「光子部隊」也可以啊,找夜叉小隊,不是多此一舉么?

直到雲海心開口,李耀才算稍稍理解,非要夜叉小隊不可的原因。

「我們是防火牆。」

雲海心苦笑道。

「什麼意思?」

其餘三名成員見到醫療中心防禦森嚴,水潑不進的場景,亦是小小吃了一驚,對雲海心的話,更是大惑不解。

「你們不知道防火牆是什麼東西么?就是大火蔓延過來時,將某塊草地或者樹木徹底剷除,再用各種防火材料搭建的壁壘。」

雲海心解釋道,「就好像修鍊者腦域中的『心靈防壁』,或者晶腦網路的『防禦體系』,也可以統稱為防火牆。

「沒錯,傀儡王就在裡面,也有可能喪失了戰鬥力,他的本體並不難抓。

「但問題並不在於抓住他的本體,而在於如何抓住他的本體,卻不被他感染。

「傀儡王就像是一個……攜帶著成百上千種致命病毒的超級感染者,任何人和他近距離接觸,即便穿著看似再保險的防疫服,都有可能被感染。

「試問,在這種情況下,究竟該派什麼樣的人去抓他,才能將損失降至最低呢?」

其餘三名成員面面相覷。

「已經被嚴重感染的人。」

楚之曉冷冷道,「既然已經被感染了一次,就不會被再次感染,或者說,被幾種病毒感染和被幾百種病毒感染,結果都是一樣的。」

「沒錯,看來上面的確沒有對我們產生『懷疑』,而是已經『確定』,我們在剛才和傀儡王的交鋒中,已經受到了不可估量的侵蝕和感染。」

雲海心笑了笑,「既然如此,與其讓更多『純潔無瑕地信徒』捲入其中,還不如讓我們把整件事負責到底,讓我們去和傀儡王近距離接觸,其餘所有人都不用直接接觸傀儡王,就可以把損失和危險係數汀

「所以,我們就是防火牆,就是防疫服,一次性的防疫服,在完成任務之後,可以送入焚化爐中燒掉的,沾滿病毒的一次性防疫服,嗯?」

楚之曉沉默片刻。

「別說了,走吧,執行任務。」

她輕輕一跺腳,帶著三人加上李耀,向光明市醫療中心的深處走去。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修真四萬年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