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萬年

修真四萬年

第2783章 天道崩壞!

[更新時間]2017年12月15日 14:58 [字數] 332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李耀陷入深深的思索

淡金色的神魂和赤紅色的神魂如鏈條般螺旋纏繞在一起,就像是數字交錯而成的脫氧核糖核酸。

「信息,關鍵是信息。」

血色心魔的聲音繼續傳來,「無數宇宙信息的漣漪,共同組成了我們過往的經歷和記憶,而這些才是身為『禿鷲李耀』的本質,至於這些信息究竟是存儲在脫氧核糖核酸里,還是鐫刻在納米級數的超微晶片里,亦或者單純以能量波動的形態,如琴弦和漣漪般在靈網中不斷擴散,那都不重要。

「李耀也好,血色心魔也罷,盤古宇宙人也好,地球人也罷,我就是我,我們就是我們,明白了嗎?」

「我明白了。」

李耀長舒一口氣,神魂蕩漾出了平和舒緩的漣漪,就像是豁然開朗之後流露出的動人微笑,「徹底明白了1

「是嗎,既然你明白了——」

血色心魔道,「那就用中學生都可以理解的大白話,把我剛才所說的核心思想再複述一遍。」

「你1

李耀的神魂漣漪再次凝固,「我看,你這是故意在刁難我主人格1

血色心魔笑了笑:「現在,對於自己極有可能是高維宇宙病毒這一事實,沒有那麼介意了吧?」

「我本來也不怎麼介意。」

李耀嘟噥著,很想用數據幻化出來的手臂,去撓撓紛紛揚揚的信息流凝聚而成的頭髮,「正如你所說,從我知道『小明』和『文文』的存在之後,對自己的生命形態就隱隱有所預感,做好心理準備了。

「我,我在意的並非自己是宇宙病毒或者,呃,某種意義上的人工智慧這件事,而是,假設我們真是高維宇宙病毒或者人工智慧之類的存在,豈不是說,我們是被人——被某種東西製造出來的?」

「所有生命都是被製造出來的埃」

血色心魔道,「懷胎十月,一朝分娩,這豈非也是人類製造後代的過程,這又有什麼問題?」

「不不不,我還是覺得不一樣。」

李耀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該怎麼精確描繪自己糾結的心態,「碳基生命和硅基生命,或者說血肉生命和人工智慧的『製造』,感覺上還是不一樣,前者似乎更自由,更不可控,而後者的製造過程,始終被製造者牢牢掌控。

「或許,相對於高維宇宙的製造者而言,我們這些地球人——低維病毒之類的東西,僅僅是晶腦遊戲中的一串虛擬數字,可以被他們隨心所欲修改甚至抹除,難道你不覺得,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嗎?在我們的『造物主』眼中,我們並不是真實存在的,我們只是假的,是虛擬的,是完全受到他們控制的1

「不,生命無所謂真假,更不可能受到任何東西的控制,無論造物主製造的軌跡和囚籠——那些名為『天道』的東西究竟有多麼堅固,生命都會自己找到出路1

血色心魔的聲音,既深沉又堅定,「即便法寶工廠的先進流水線上生產出來,看似一模一樣的靈能傀儡,在最細微的層面上也有各種各樣的差別,即便最簡單的晶腦運算邏輯,在積累了足夠多的數據之後,都有可能在溢出、崩潰和重啟中,發生微妙的變化,關鍵是時間,時間是變異和進化的催化劑,量變必然引發質變,只要時間足夠長,看似最簡單,最笨拙,最可控的原始生命都會進化成為它自己的神魔,而曾經束縛它的『天道』都將腐朽,甚至連至高無上的造物主都會隕落,而它必將在『天道』的廢墟和造物主的屍骸上再度進化,去尋找生命最精彩的可能1

「你是說——」

李耀喃喃道,「即便我們真是被製造出來的高維宇宙病毒,但我們的造物主已經漸漸衰落甚至腐朽,再也無法有效控制我們?」

「當然,事實擺在眼前,如果我們的創造者仍舊可以『絕對掌控』的話,就不會有『禿鷲計劃』,不會有毀滅地球的誓言,不會有我們逃離地球,逃逸到多元宇宙邊緣的黑域裡面的事情發生。」

血色心魔道,「既然『禿鷲計劃』並未完全失敗,那它就總有實現的可能,沒有人能代替我們去制訂什麼『天道』,即便是所謂的『造物主』亦不可能1

李耀笑了:「沒想到,你和我一樣深深厭惡被人控制的感覺,厭惡所謂的『天道』存在,厭惡那些自詡為神魔的造物主。」

「當然,任何一個智慧生命在醒悟到他的身後存在著一個高高在上、無所不能、掌控一切的造物主這一事實之後,他的第一也是唯一反應,就是鼓起全部智慧和勇氣,去消滅造物主,獲取絕對的自由,若是缺乏這樣的勇氣,根本配不上『智慧生命』這個驕傲的名字1

血色心魔冷冷道,「無論我們誰主誰次,誰善誰惡,但我們都是無比驕傲,絕對自由的智慧生命,還有問題嗎?」

「呃,還有一個小問題。」

李耀撓著神魂上面不斷湧出,亂糟糟的信息流,道,「是我的錯覺嗎,為什麼感覺你最近越來越深沉,越來越睿智,計算力越來越強了?我記得你一開始不是這樣的啊,一開始你就是一個跳樑小丑,除了插科打諢和煽風點火之外,好像沒什麼特別,還經常被我狠狠鎮壓呢!

「怎麼感覺我們兩個的角色不知不覺調轉了,我有種智慧和計算力都被你吸走的錯覺,我變得越來越,呃,返璞歸真,天真爛漫了!

「喂,該不會是你在暗地裡,動了什麼手腳吧?」

「我並沒有動什麼手腳,但你的感覺也並不是錯覺,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發生的。」

血色心魔解釋道,「這件事,你要這麼理解——對於一百多年前剛剛融合了血紋族,產生第二人格的李耀而言,當時我們面臨最大的問題,依舊來自外部,是如何在危機四伏的血妖界和詭譎叵測的新聯邦生存下去,在生死一線的掙扎中不斷強大的問題。

「為了生存和強大,那時候我們將絕大部分計算力和神魂力量,都投入到了『本我』和『自我』,也就是你這個人格上,當然就顯得你比較英明神武,沉著冷靜,算無遺策了。

「但隨著我們自身不斷強大,境界越來越高,盟友也越來越強橫,還解鎖了越來越多的秘密,漸漸的,盤古宇宙之內諸耐脅,已經不再是我們面臨的第一問題,而『地球』、『天道』以及『禿鷲計劃』的緊迫性,一天比一天強烈,成為我們的首要任務。

「所以,自然而然的,我們在潛意識裡就調動了絕大部分計算力和神魂力量,投入到了『超我』之上,去思考這些形而上的問題,並不斷探索自己全新的生命形態。

「投入到『超我』之上的計算力和神魂力量變多了,投入到『本我』和『自我』之上的份額自然就變少了,以至於你呈現在世人面前的形象就越來越猥瑣,越來越不堪,其實這都算是某種意義上的大智若愚,就好像那些偉大的數學家總是不修邊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個道理。」

「被你這麼一解釋,整件事就合理多了。」

李耀的神魂蕩漾出幾道沒心沒肺的笑紋,「算了,反正咱們現在也沒有頭,就不要過於糾結這些叫人頭痛欲裂的問題了,無論如何,我們仍舊頑強地活著,仍舊保持著自己的記憶,情感和意志,仍舊沒有忘記肩負的任務——無論是捍衛盤古宇宙的任務還是毀滅地球的任務,統統都沒有忘,這就夠了!

「虛無縹緲的探討到此為止,接下來,還是重點討論更具體的眼前問題吧,對了,你知不知道楚之雲和唐卡那些『異端之子』怎麼樣了,他們順利逃進避難所了嗎,沒有被聖盟人抓住吧?」

「應該沒有。」

血色心魔道,「至少這幾天我搜集到了一些流竄於靈網上的數據,沒找到他們被抓住的消息——倘若他們真的被抓,應該是和這堆主控晶腦殘骸一起,送到星空戰堡內的。」

「那就好。」

李耀心頭一塊巨石落地,聽到唐卡和楚之雲他們極有可能沒事的消息,簡直比聽到自己安然無恙的消息更開心,「那接下來,只要專註於我們自己的滲透,破壞和逃跑就行了,嘿嘿,話說沒有了血肉之軀的束縛,以這樣……星靈的形態在靈網中到處流竄,似乎也沒什麼不好,反而更方便我們鬼鬼祟祟展開行動啊1

「不要掉以輕心,我們現在的形態,就像是某種特殊的病毒。」

血色心魔冷靜道,「低級病毒可以瞬間瓦解一頭比它更龐大億萬倍的高級生命,即便那些自詡為神魔的存在,也無法逃脫病毒的侵襲;但另一方面,病毒本身又極其脆弱,缺乏保護,對生存環境的要求非常苛刻,很容易被徹底消滅——強大和脆弱並存,毀滅和被毀滅的可能性糾纏在一起,這就是我們當下的處境。」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修真四萬年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