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謀 女生小說

錦謀

番外:故夢終(三)

[更新時間]2016年07月27日 05:20 [字數] 395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只是蘇行容怎麼也沒想到,薄太后的『賜婚』居然是迫婚。

在他接受徹查黃河賑災的事件后,薄太后便吩咐刑部的人帶走了晏老太爺。

蘇行容反應過來的時候,晏老太爺已經在刑部的大牢里了。

那時,垂暮的老人幾乎是抱著他的大腿喊,「大人,我是冤枉的,這件事情和我無關,都是季常的錯,和晏家其他人無關啊!你們要抓,就抓他啊1

蘇行容從起初的震驚到最後的憤怒。

這是什麼東西……

他還未說出一句關於水災的事情,晏老太爺便將所有的過錯推給了晏季常。

蘇行容閉上眼,狠狠地踹了一腳晏老太爺,「滾1

晏老太爺對待晏季常都如此,那麼晏錦的處境,該是多麼的可悲?

妾室便妾室吧!

他要早早的將她接到自己身邊。

他此生不會娶沈蒼蒼,也只會有晏錦一個妾室,更不會有正房。他會將她娶進門來,好好的疼愛,再也不會讓這些惡人的人,在她的面前轉悠。

她那麼好,渾身上下包括那不好的性子,他都喜歡。

至此,蘇行容才明白。

他喜歡的便是晏錦,從不是虞家祠堂上的畫像。

或許一開始他注意晏錦的確是因為畫像上的人,可現在,他也明白,畫像上的女子再美,也沒有一個靈動的晏錦吸引他的目光。

他想明白了,便也接受了薄太后的提議,無論用什麼手段,他都要晏家將晏錦嫁過來。往後,他便是她的世界,是她的一切。

蘇行容親自去了晏家,而晏老太太那個沒有主見的婦人,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他的提議,她像是要送瘟神似的,想要把晏錦送走。蘇行容看著晏老太太的神色,只是覺得噁心,晏家沒有一個好東西。

不過沒有關係,這些噁心的東西,晏錦再也不會看見了。

然而,他高高興興地離開,回了蘇家后,還親自在院子里移植了許多的玉蘭樹。

他聽聞晏錦的生母大虞氏喜歡白玉蘭,他想,晏錦也會喜歡吧。

晏錦喜歡寫字,他便陪著她。

她做什麼都是好的。

他那會是真的開心的幾夜都沒睡著,接連幾天皇帝的訓斥對他而言,都成了無關緊要的存在。

她要成為他的妻子了。

只屬於他一個人。

只是,蘇行容沒有想到,他居然是一個棋子,而晏季常亦是。

這場洪災的導火線是薄家的陰謀,薄家窺視帝位已久。他從前雖然有察覺,但是卻沒有多管這些事情。皇帝是誰並不要緊,他只要蘇家安穩便好。

薄家人自然不會讓人發現他們的陰謀,而晏季常就成了這個替罪羔羊。

因為薄家缺銀子。

更讓蘇行容沒想到的是向來安分的謝相,也在裡面摻合。

晏季常死了……

他在帶著晏錦逃離京城的時候,在路途中被所謂的『土匪』殺死了。

晏季常一死,薄太后的人便宣布結案,鬧的轟轟烈烈的事情,卻因為晏季常的死而結案。皇上或許有感覺到異常,但是他向來是個愚孝的帝王,自幼都聽從薄太后的話語,自然也沒有反駁薄太后的提議。

所有人似乎都忘記了。

這不是晏季常的錯。

晏季常沒有認錯。

向來安穩的京城外,怎麼可能有劫匪?他們這些人都忘了,晏季常是無辜的。

蘇行容坐在地上,想明白一切事情后,眼眶都紅了。

晏錦不想嫁給他才會逃走,晏季常帶著晏錦逃走,結果就落了難……這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他要娶晏錦而起。

那麼,晏錦該多恨他?

蘇行容不顧一切的跑到薄太後身邊,質問她為什麼要這樣做?

薄太后神色平淡,「哀家只是允諾將晏家大小姐嫁給你,其他的事情,你又何必多問?」

「蘇大人1薄太后語氣溫和,「三年孝期過了,你依舊可以娶晏家大小姐!哀家說到的事情,絕對不會食言1

蘇行容眼裡全是戾氣。

在薄太後身邊站著的京公公將他帶了出去,對他說,「蘇大人好好想想,晏大人如今不在了,那麼晏大小姐作為害死晏大人的兇手,她在府里的日子,處境該是如何?」

「她沒有害死自己的父親1蘇行容反駁,幾乎咬牙切齒,「她怎麼可能1

晏錦性子性子刁蠻古怪,但心卻十分善良。根本不會做出這一切的事情……

這裡面必定有古怪。

不過京公公的話的確是轉移了他的視線。

他匆匆地趕到晏府,在晏老太太的院子外見到了她。

晏錦瘦了很多,一身衣裙空空蕩蕩的,她白皙的面容上全是疲憊,昔日那雙宛若琉璃般的眼眸,此時裝滿了悲傷。

她怎麼會變成這樣?

如此狼狽!

蘇行容哽咽著,過了許久才問了一句,「素素,你恨我?」

他話音剛落,便看見那個瘦弱的女子,從頭上拔下簪子朝他刺了過來。她的動作絲毫不拖泥帶水,若不是恨之入骨,一向善良的她,怎麼會想著要殺了他。

只是,她的動作再快,也不過是個女子。

蘇行容很快便握住了她的手……

他的心卻像是被這枚簪子刺中了一樣,疼的站不穩身子。

她恨毒了自己。

可不知為何,他居然一點也不生氣。

他那會還在想,一定要將她放在自己身邊,她太瘦了,神色也不好,要多養養才會好起來。

只要他好好的對待她,那麼,她一定會原諒自己。

而且蘇行容知道,自己一定會幫晏錦報仇……誰害了晏季常,他便去殺了誰。

想到這些,他又笑了起來。

他對晏錦說,等晏錦孝期過了,一定會來娶她。

來娶她的時候,他會帶上害了晏季常的人的首級。

只是蘇行容沒想到,這是他最後一次見晏錦……

他在查探這件事情的過程里,發現了晏三爺的事情,更是發現了薄家窺視虞家的家產。

他知道了,便開始動手了。

那段日子,他殺了不少晏三爺身邊的人,從小廝到同僚,一個個的都被他屍首分離。而他準備對晏三爺動手的時候,卻等到了父親的一杯毒酒。

他那個一直沉默的父親說,「你瘋了,你和你姑母一樣,都是瘋子1

蘇行容渾渾噩噩,看著沉默的父親,居然沒有覺得有恨意。

他不甘心的看著窗外,似乎又聞見了白玉蘭的香味。

晏三爺沒死,虞家人還未安全的離開,晏錦身邊沒有人照顧……

他不甘心,自己就這樣走了,還走的如此可笑。

往後,她該怎麼辦?

夢裡的他,總是那麼不甘心,不甘心到第二日起身,他會發現枕邊濕了一大塊。

蘇行容嘆了一口氣。

那夢,太真了。

蘇行容沉默了許久,才問沈硯山,「你信,人有前世嗎?」

沈硯山神色平淡,「不信1

蘇行容愣了愣,「是啊,人哪有什麼前世1

他笑了笑,卻又像是哭著。

蘇行容從懷裡拿出一個檀木小盒,放在身邊的石桌上,「這是我去蓬萊求來的葯,說是對有身孕的女子有益。你收下吧1

他翕了翕唇角,本想開口和沈硯山說,他想見見晏錦。

可到了嘴邊的話,他又吞了下去。

再見又如何?

晏錦的目光里,永遠倒映的人是沈硯山,而不是他。

即使知道如此,他依舊放不下。

蘇行容認了命,對沈硯山說,「告辭1

沈硯山喚住蘇行容,「蘇大人等等,這東西你帶走,往後也不要再來了。」

蘇行容怔住,他轉身看著沈硯山,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過多的糾纏,給人帶來的是無止境的麻煩1沈硯山說的波瀾無驚,言語里卻又帶著警告,「她,是我的妻子,我會護她一世安穩,不會讓她有任何失望1

蘇行容聞言,差點站不穩身子。

一世安穩。

不會有任何失望。

夢裡的他,從未給過晏錦安穩的生活,也總是讓晏錦失望。

可是,他不想的。

他想晏錦好好的。

蘇行容笑的苦澀,將檀木盒子拿起,再也不回頭的離開。

等蘇行容離開后,沈硯山的臉上閃過一絲迷茫的神色,很快便消失。

他撫摸了肩上鷹的頭后,才喚人回來繼續守著,吩咐以後不許閑雜人等靠近沈府。

等他再次回到屋內時,晏錦並未醒來,只是皺著眉頭,將手放在小腹上,神色裡帶了幾分警惕。似乎,只要有微小的動靜,她會迅速的護住孩子。

沈硯山坐在床榻上,將手從晏錦的額頭移到了眉間,在空中描繪出她的輪廓。

晏錦也同他講過前世……

儘管很多事情,她並沒有說的太清晰,但是他也猜了個七七八八。

他和晏錦前世擦肩而過,最後更是眼睜睜看著晏錦死在自己的面前。至於為什麼會將晏錦葬入鶻嶺,或許是因為那會的他,想著鶻嶺那個地方真的能有起死回生的神力的話,那麼晏錦還會繼續活著。

他的舉動,讓他再次遇見了晏錦。

此時,睡的不安的晏錦動了動,迷迷糊糊地睜開眼,「你怎麼還沒歇下,是我吵著你了嗎?」

她有了身孕,沈硯山也執意不肯分房睡。

只是有了身孕的她,動靜總是比從前大一些。

沈硯山淺眠,怕是被她吵醒了。

沈硯山聞言,搖頭,「想多看看你1

晏錦聽了這句話,嚇的眼睛都瞪圓了。

沈硯山甚少會講出這樣動人的情話。

她緩緩地從床榻上坐了起來,然後抱住沈硯山,言語裡帶著笑意,「睡吧,我們還有很長的日子,很長1

「恩1沈硯山附和,「會有很長的日子1

其實,我一直知道。

無論是什麼時候看見你,我都會對你,一見鍾情,永遠沉淪。

未完待續。

(快捷鍵:←)錦謀 番外:故夢蘇行容(二) 錦謀目錄(快捷鍵:回車) 錦謀 目錄(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錦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