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八十章 糧草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29日 11:58 [字數] 49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一天,天灰濛濛的,像是要下雨。

安容在月郡主的大帳內,陪她聊天。

月郡主躺在床上,可憐兮兮的望著安容道,「我躺不下去了,背都躺硬了,當初你生揚兒那會兒還在逃命呢,我都坐半個月的月子了,能不能不坐了?」

安容坐在一旁,端茶輕啜,笑道,「你我不同,我那時候是沒機會,不然我會坐滿一個月。」

而且,她和月郡主到底不同,她在玉鐲里泡過純善泉,體質極好,就算不坐月子,也不會落下什麼月子病,但是月郡主就不能馬虎了。

看月郡主委屈的樣子,安容好笑,「你下床做什麼呢,外面風大,又不能出去。」

月郡主忙道,「我就下床走兩步,然後繼續躺著行不行?」

要不是她才小解過,她都要撒謊說要方便了。

安容拿她沒輒,點頭許了,「就走幾步,不許靠近帳門。」

月郡主點頭如搗蒜,掀開被子,就要下床。

只是腳還沒碰到地,小昊兒就哭鼻子了。

月郡主嘴撅高了,海棠笑道,「小世子肯定是餓了。」

安容也笑了,「等餵了奶,再走不遲。」

海棠抱了小世子給月郡主,月郡主瞪了小昊兒,道,「他一點不比揚兒乖,揚兒多好,吃奶就睡著了,偏他還一直哭,餓了還不吃。」

芍藥打了帘子,端著糕點進來,聞言笑道,「郡主不會又想換了我家小少爺吧?」

月郡主抱著小昊兒。望著揚兒道,「你家少奶奶不願意換呢,不然早換了。」

小昊兒不愛吃奶,愛哭,能折騰。

出生第二天,就把連軒哭出了帳篷,跑去和蕭遷一起睡了。

然後就吵著要和蕭湛換兒子。蕭湛沒搭理他。

不止連軒嫌棄自家兒子。月郡主也嫌棄啊,人家揚兒多乖,餓了就哭。餵奶就不哭了。

為此,月郡主還和連軒大吵了一架,覺得小昊兒是遺傳了連軒,不然絕對不會這樣鬧騰。

這不。月郡主餵奶,小昊兒根本就不吃。扯著嗓子哭。

月郡主一臉頭疼的望著安容,「昊兒是不是嫌棄我?」

安容無奈,伸了手道,「把昊兒給我吧。我喂他。」

月郡主就把昊兒抱給安容了。

別說,還真是奇了怪了,安容喂小昊兒。他就乖,一雙小嘴吃的那個歡。連月郡主都妒忌不已,「他一點都不像我生的。」

自己娘的奶水不吃,非要吃安容的。

小昊兒吃的歡,揚兒也醒了,月郡主就道,「我喂揚兒好了。」

海棠又把揚兒抱給了月郡主。

這一回,月郡主的心都碎了。

揚兒也嫌棄她,不要她喂。

安容奶水足,餵了小昊兒,就喂揚兒,她凝了凝眉頭,「難道我兩的奶水不同?」

月郡主不信,「都是奶水,能有什麼不同啊?」

可看兩個孩子,都只要安容喂,她又動搖了,「肯定有不同。」

她和安容一人擠了一點,兩人不用嘗,就輕輕嗅了嗅,就覺察出區別來了。

安容的比月郡主的清香的多,別說孩子了,她自己都喜歡。

月郡主撅嘴了,「難怪我被嫌棄了,你的奶水香些,我們吃的東西也一樣啊,為什麼你的奶水香些?」

安容不知道怎麼回答好。

月郡主則望著安容道,「昊兒不喜歡吃我的奶,你要幫我喂昊兒,揚兒就不夠吃了。」

這還真是個問題,當初她要是沒憐惜昊兒餓哭,餵了他一回,他肯定會吃月郡主的奶水。

她喂昊兒不是不行,只是兩個孩子,有些吃不消。

安容望著月郡主道,「以後我擠些奶水,混著你的喂他,漸漸減少,他察覺不出來的。」

月郡主點點頭,「就這樣辦。」

話音剛落,外面就有官兵道,「少奶奶,蕭大少奶奶來了1

「蕭大少奶奶?」月郡主眨了下眼,「纖柔?」

安容輕笑點頭。

月郡主見安容一點都不詫異,她就詫異了,「你不會早知道她會來軍營吧?」

安容點了點頭,道,「大太太寫的信上說纖柔會來,但沒說哪一天,只叮囑不許讓蕭遷知道,我就誰也沒說了,你好好躺著,我去迎迎她。」

安容出了大帳,走了沒百步,就見到寧纖柔了。

她滿臉羞紅,有些拘謹。

見了安容,她才鬆了一口氣,快步走過來,跟安容見禮。

安容扶起她道,「一路顛簸,累了吧。」

寧纖柔搖頭,「我不累。」

就算有些累,她哪好意思在安容面前說啊,當初安容被綁架,懷著身孕還顛簸,不都好好的。

安容領著她進了月郡主的大帳。

等見到揚兒和小昊兒,寧纖柔就羨慕道,「好可愛。」

月郡主就笑道,「你來的正好呢,連軒那混蛋沒少抱著昊兒在蕭遷面前得瑟,偏他拿昊兒做擋箭牌,蕭遷還不敢揍他,我都替蕭遷抱屈,你儘快懷一個,滅了連軒的囂張氣焰。」

寧纖柔臉騰地一紅,「我待幾天就回去……。」

月郡主瞪大眼睛,「千里迢迢的來了,怎麼待幾天就走啊,軍營里就我們幾個女的,都找不到其他說話的人,好不容易盼來了一個,還趕著走。」

說著,月郡主又是一陣惋惜,「你要昨兒來就好了。」

寧纖柔茫然,「昨天怎麼了?」

月郡主望著她道,「昨天,連軒和蕭遷帶兵攻打東延去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

說著。她又問安容道,「你問大將軍了沒有?」

安容在端茶輕啜,聞言,抬眸道,「問過了,少則一兩個月,多則半年。」

好不容易從京都來邊關了。卻又岔開了。這樣下去,大太太的孫子什麼時候有啊?

聽說蕭遷不在,寧纖柔反倒鬆了一口氣。

雖然她都嫁給蕭遷一年多了。可他們只見過幾面。

就這樣,軍營里又多了兩個女人,一個寧纖柔,一個她的貼身丫鬟琥珀。

寧纖柔來軍營。帶了五萬擔糧草來,雖然有月郡主和安容在軍營。但是大太太也不好塞一個寧纖柔來。

畢竟月郡主有皇上的首肯,安容更是蕭湛的左膀右臂,軍營少不得她。

寧纖柔不會醫術,又沒有皇上的首肯。怕將士們有意見,那五萬擔糧草算是堵將士們口的。

寧纖柔被安容安排住蕭遷的營帳。

約莫七八天後,蕭遷回來了一趟。是被連軒忽悠回來的。

寧纖柔到了軍營的事,連軒比蕭遷早知道。還不許別人告訴蕭遷,然後就琢磨著抽個空讓蕭遷回來一趟。

這不,打了個勝仗之後,連軒擺酒慶功,讓蕭遷回軍營告訴蕭湛一聲,再問問蕭湛可有新的任務。

當時蕭遷還推讓,畢竟月郡主才生了孩子,讓連軒回來看看他們。

連軒當時就道,「我們才離開幾天,我還不想昊兒,等下一回,我再回去就是了。」

蕭遷想想也是,這不帶了兩個暗衛,快馬加鞭回了軍營。

彼時天已經黑了,他稟告了蕭湛,然後就回軍帳歇息。

他一靠近軍帳,守軍帳的官兵就自動自覺的告退了,臨走前,還捂嘴笑。

蕭遷當時還皺眉,「笑什麼?」

兩官兵連忙搖頭,「沒,沒什麼。」

說完,趕緊跑了。

蕭遷累的緊,進屋就脫衣裳,往床上鑽。

然後,他就悲劇了。

寧纖柔睡的正香,忽然被人摸了兩把,她嚇了一跳,腳一抬,就踹了過去。

幸好蕭遷反應及時,不然要被寧纖柔踹了臉了。

寧纖柔驚叫,蕭遷趕緊捂著她的嘴,「別叫!你是誰?怎麼在我的軍帳里1

可憐,連自家媳婦的聲音都沒聽出來,真的分別太久了。

他的軍帳?

「蕭遷?」寧纖柔的聲音還打顫。

蕭遷皺眉,走過去點了燈燭。

轉身,便看見寧纖柔裹著被子看著他。

蕭遷頭暈的厲害,但難掩一抹驚喜,「你怎麼來軍營了?」

寧纖柔紅了臉道,「是太太讓我來的。」

「娘讓你來的?」蕭遷擰眉。

軍營重地,怎麼能允許女人……

罷了,娘肯定是見月郡主和大嫂在軍營,又急著抱孫子,就把她給使喚來了。

想著,蕭遷就覺得身子一涼,他這才想起來,他方才脫了衣裳,只剩下一條褻褲,不由得有些尷尬了。

再一看,昏暗的燈燭下,寧纖柔泛著瑩潤光澤的皮膚,不由得又心猿意馬了起來。

他轉身,吹了燈燭。

窸窸窣窣就爬上了床,閑聊了會兒蕭國公府的事,就開始了造人大業。

第二天一早,寧纖柔醒來時,已經不見蕭遷人影了。

只有枕頭下一張紙條。

他得趕回去幫助連軒,不能久留,望她諒解。

蕭遷一走,一個月都沒有再回來,連軒也沒有。

又過了半個月,寧纖柔在吃飯時,忽然作嘔。

安容一把脈,當時就笑了,「我得寫信回去告訴大太太一聲,她就要做祖母了。」

寧纖柔羞的不敢抬頭看安容。

安容看了桌子一眼,道,「軍營飯菜一般,可能不合你胃口,咱們不好使喚軍中將士,但是你帶了暗衛來,想吃什麼,可以讓暗衛去鎮子上買,萬不能虧待了自己和腹中孩子。」

寧纖柔點點頭。

安容回了軍帳,想了想,又去了議事大帳,這事得告訴蕭遷一聲。

議事大帳,旁人不許隨意進,甚至不許靠近,但是安容可以。

她靠近大帳,正好聽到有官兵稟告,「大將軍,東延知道咱們會攻破城池,早早的將城中糧食搜颳了個乾淨,不少東延百姓都餓死了……。」

安容聽得臉一沉。

東延這是想做什麼,寧願餓死東延百姓,也不願意留一粒糧草給我大周?!

安容站在外面聽著,對於那些百姓,那些將軍並沒有多少憐憫,雖然那些百姓無辜,可他們的父親兄弟都曾上過戰場,屠殺我大周將士,對東延人,大周將士只有恨。

將軍們你一句我一句,話里話外都是憤怒,鮮少有贊同的,但是蕭湛沒有說話。

安容聽不下去了,掀開帳簾進去道,「諸位將軍之言,安容不敢苟同。」

那些將軍看著安容,有些詫異,因為安容從來不管他們打仗的事的,這是第一次。

有將軍道,「少奶奶,你不同意我們什麼?」

安容膽子很大,和這些將軍,她也熟的很,她踩了踩腳下的地,問道,「這地是屬於東延,還是屬於我們大周?」

將軍們異口同聲,「當然是我們大周的1

安容就笑道,「既然這地是我們大周的,那那些世代生長在這片土地上的人,難道就不是我大周子民了?」

一句話,竟是叫那些將軍們啞口無言。

半晌之後,有將軍道,「那不同,地不曾殺過我們大周將士,可那些人殺過,將軍仁慈,才沒對那些東延百姓施暴,但救濟他們,我不贊同1

安容走到蕭湛身邊,看著他,沒從蕭湛眼裡看到不贊同,安容就放心了,然後對將軍們道,「地雖然沒殺過將士們,可哪一次殺戮,不是為了它?它根本就是罪魁禍首,你們連罪魁禍首都原諒了,那些百姓怎麼就不能原諒?難道我大周攻破東延,只承認地是我們大周的,那些人不是?」

「將來整個東延都會被我們踩在腳底下,甚至不復存在,那些人,難道還是東延人?我們不接納他們,他們如何融入我大周,難道我大周還想他們奮起複國?」

「東延狠心,但我大周寬厚,要讓他們心甘情願做我大周臣民,我們對他們越好,他們對東延才越痛心。」

「百姓所求不多,不過是吃飽穿暖,安居樂業,東延給不了,我大周能給1

安容說完,就有將軍高呼,「好一個東延給不了,我大周能給!我贊同少奶奶之言1

其他將軍還是不說話,擺明著是不贊同。

安容望著蕭湛,「相公,你呢?」

蕭湛端茶輕啜,笑道,「我只管打仗,糧草的事,一直是你在管,你可全權做主。」

安容聽得愕然,她沒想到蕭湛居然把這麼大的事交給她了。

不過這也說明了,蕭湛是贊同的。

只是那些將軍們不好說服。

但有他這一句,就能堵上所有人的嘴。

連大將軍都不管了,說自己沒權利,那些將軍還管個毛線啊?

ps:求新書推薦票。。。。。

安容現在幫蕭湛籠絡東延百姓的民心了on_no哈哈~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七十九章 賤名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八十一章 氣數(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