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七十八章 馬屁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27日 02:13 [字數] 403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轉眼,數日過去了。

這一天,風輕雲淡,天上的雲像是棉絮一般,風一吹就散了。

軍帳內,安容在看賬冊,她煙眉緊鎖,越翻賬冊眉頭越皺。

芍藥端了糕點茶水過來,見安容蹙眉,問道,「少奶奶,怎麼了?」

安容沒有回答,一旁幫著看賬冊的海棠,回道,「上個月,各大鋪子的盈利少了將近三分之一。」

芍藥愣了一下,「不是吧,少了三分之一,怎麼會少這麼多?」

海棠點頭,「少奶奶說,這還只是開始,往後估計會更少。」

安容翻了幾遍賬冊,確定盈利是少了三分之一。

她嘆息一聲,「這一仗還不知道要打多久,等不打仗了,不知道又要多久,才能恢復到打仗之前的光景。」

幾天前,朝廷已經頒布了聖旨,為了抵抗東延和北烈的進攻,招募新兵。

以前招募將士,全憑大家自願,現在是下旨要大家入伍。

凡是家中有三個以上男丁的,必須有一個要徵召入伍,上戰場保家衛國。

這還是開始,等邊關的將士損失到一定程度,朝廷會重新頒旨,讓兩丁之家,抽一人食軍餉,打到最後,估計只要年滿十五,都要上戰場與敵人廝殺。

歷史上,不乏因為戰亂,造成十室九空的慘劇。

在這樣的情況下,鋪子的生意怎麼可能好的了?

雖然她做的是有錢人的生意,可有錢人做的大多都是尋常百姓的生意啊,有錢人手裡的錢少了,誰還有事沒事就買玉環金釵,胭脂水粉?

偏偏還國庫空虛。沒準兒哪一天,朝廷就會頒旨加賦稅了。

見安容有一下沒一下的嘆息,海棠寬慰她道,「少奶奶,你也別想太多了,東延和北烈也不比咱們好到哪裡去,咱們困難。指不定她們比咱們更困難。」

芍藥連連點頭。贊同海棠之言。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寬安容的心,外面,有官兵喊道。「芍藥姑娘,你家夫君來了1

芍藥怔怔的,半晌沒反應過來。

外面官兵又喊了一句,「你家夫君李將軍來軍營了。你還不快去迎接他1

芍藥臉騰地一紅,尤其是海棠捂嘴笑。笑的芍藥恨不得鑽了狗洞好。

她轉身便走,要去找拿她開唰的官兵算賬,只是等她掀開帳篷,哪裡還見到那官兵埃人早溜了。

海棠也鑽了出來,道,「難道李良將軍真的來軍營了?」

芍藥鼓著通紅的腮幫子。哼了鼻子道,「他來不來。管我屁事啊?」

海棠失笑,「真不關你的事?」

「就是不關我的事1芍藥重聲道。

海棠見她皮薄還嘴硬,不與她爭辯,笑道,「你不去前面瞧瞧,那我去。」

說著,就往前面走。

芍藥朝她背影呲牙,然後進了軍帳。

彼時,揚兒已經醒了,安容正抱著他餵奶呢。

芍藥在忙自己的事,只是有些心不在焉。

不知道是誰嘴快,把她是李良未婚妻的事捅了出去,她性子又爽朗,時不時的就去軍醫那裡幫忙,在那些將士們眼裡,芍藥和海棠是賢惠的不能更賢惠了,誰能娶到她們兩個,那是祖上積德的好事。

然後,芍藥名花有主的事就傳開了,沒少有人打趣她也是將軍夫人,還打趣海棠,說她也要嫁個將軍才好。

前些時候,芍藥和海棠就滿十五歲了,女兒家及笄是大事,雖然在軍營里,條件簡陋,安容還是派人去鎮子上,打造了一根金簪送給她和海棠。

芍藥的金簪,是芍藥花。

海棠的金簪,是海棠花。

兩丫鬟是喜歡的夜裡睡覺都要看上十幾回才能安心入睡。

一般女兒家,都是及笄之前定親,等及笄了就出嫁。

那些將士們就打趣芍藥了,說她該嫁人了,將來也生個小將軍,只是她在軍營,李良將軍在京都,這相隔千里,怎麼嫁埃

不知道是芍藥回京都嫁人呢,還是李良將軍來軍營呢,貌似李良將軍來軍營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這些將士們就盼著李良早些來軍營,芍藥都聽膩味了。

芍藥篤定今兒也是惡作劇,是有人故意打趣捉狹她的。

可她怎麼也沒想到,李良真的來軍營了……

海棠前去迎接,她也是逗芍藥玩的,她是去看看月郡主,誰想趙風告訴她,李良真的來了。

海棠扭了眉頭看著趙風,有些不信,「你沒騙我?」

趙風笑道,「好好的,我騙你做什麼?」

海棠臉兀的一紅,也是,李良將軍又不是她的夫婿,騙她做什麼?

海棠想回去告訴芍藥,可是不用想也知道,芍藥不會相信,索性就繼續去找月郡主了。

趙風告訴她道,「顏王爺也來了。」

這是讓她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月郡主,讓她也高興。

海棠趕緊去把這消息告訴月郡主。

月郡主一聽,就要下床迎接顏王爺。

她腹中胎兒已經滿九個月,這幾日就要生產了,肚子聳著,多走一會兒,就渾身難受,所以大多時候,還是床休息。

只是她心情激動,起猛了些,肚子一疼,她就驚叫了起來。

海棠還以為她叫,是因為孩子踹她,誰想月郡主道,「海棠,我好像要生了。」

海棠一時有些慌了神,等鎮定下來,趕緊出了軍帳,告訴守帳官兵道,「快去告訴少奶奶和世子爺,就說郡主要生了。」

兩官兵互望一眼,趕緊去稟告。

安容得了消息,把揚兒交給芍藥照顧,就過來了。

雖然安容會醫術,也生了揚兒。甚至在京都街道,還救過一對母子,可接生,她真的不大會埃

半個月前,她就傳了信去鎮子上,讓紅綢幫忙找兩個穩婆,只是軍營重地。等閑之人不能來。所以穩婆住在小院里。

這會兒月郡主才剛剛陣痛,要生還早。

安容趕緊吩咐官兵去接穩婆來。

月郡主疼的滿頭大汗,安容幫她擦拭額頭。

外面。顏王爺來了,他要進來看看月郡主,但是被海棠攔下了。

顏王爺也就不進了,只是他火氣全轉到連軒頭上了。

「靖北侯世子呢。月在生孩子,他跑哪去了?1顏王爺很不高興。

做女婿的。岳丈來軍營,大將軍都親自迎接,偏他不在,連蕭湛都不知道他去哪兒了。這怎麼做副帥的?!

可連軒不在,找不到他人,顏王爺也拿他沒輒。

安容抽空出來說了幾句話。大體就是生孩子還早,外面天還冷。不用在外面守著。

顏王爺就去了議事大帳。

半個時候后,連軒才回來。

他是手拿了兩串糖葫蘆進的議事大帳,當時顏王爺就差點氣暈過去,忍著一腔怒氣問,「你去哪兒了?」

連軒是那種前一秒能把你氣的半死不活,但下一秒能生生把你憋死過去。

他舉了舉手裡的糖葫蘆道,「月嘴饞,正好今兒我沒事,就去鎮子上給她買幾串糖葫蘆回來。」

聽聽,他可不是故意不迎接顏王爺的。

他是一心記掛著月郡主呢,身為將軍,不好以權謀私,就親自跑鎮子上買糖葫蘆,這也算是違逆軍規的事了,對月郡主夠好了吧,你這個做爹的,總不至於和懷了身孕的女兒爭寵吧?

顏王爺一口氣憋胸口,差點沒憋死過去。

連軒覺得還不夠,坐下來,拿了兩串糖葫蘆不知道怎麼辦好,最後問顏王爺,「月在生孩子,沒法吃糖葫蘆,我一直拿著也不是個事,岳父,你要不要來一串?」

顏王爺臉黑如炭。

蕭遷撫額,他絕對相信自家表弟有受虐的傾向。

這不是存心的撩撥顏王爺的怒氣嗎,糖葫蘆那是女兒家喜歡的,就是他吃都覺得丟臉,何況是顏王爺了。

顏王爺深呼兩口氣,瞥了頭,不看連軒,和蕭湛商議軍情。

顏王爺押送祈王去了京都,之前受了些傷,在京都修養了些時日,等傷一好,就來軍營相助蕭湛。

蕭湛傳了五六位大將軍前來,一起商議。

以前,蕭湛都是被動防禦,現在要主動出擊了。

兩個時辰后,定下作戰方案。

顏王爺帶五萬兵馬,連軒和蕭遷帶六萬兵馬,再加上蕭湛有八萬兵馬,兵分三路進攻東延。

剛商議完,外面就有官兵進來道,「郡主生了,是個小少爺1

官兵話音未落,一道身影一閃,那股風勁差點將他撞飛。

連軒一陣風從議事大帳刮到自己住的軍帳,好么,差點又把海棠撞飛。

海棠驚魂未定,連軒已經從穩婆手裡把孩子抱懷裡了。

然後說了一句話,差點把月郡主氣死過去。

「有點丑……。」

月郡主體格不錯,又生的快,沒吃太多的苦頭,所以還算清醒,聽了連軒的話,再想困也睡不著了,脫口便罵,「嫌難看,你還我1

連軒瞅著她,道,「這是我兒子,我說說他怎麼了,難不成我還要拍他馬屁?再說了,說他長得丑是誇他,小時候長得越丑,長大才越俊朗。」

一句話,叫月郡主氣也不是,不氣也不是。

靖北侯夫人跟她說過不少連軒小時候的事,連軒生下來,丑的他娘恨不得扔了他好。

連軒抱了孩子坐到床邊,問她,「你看,是不是長的丑。」

月郡主那個咬牙啊,「是!跟你小時候一模一樣,丑的厲害1

安容,「……。」

軍帳外,顏王爺,「……。」

不行了,她的出去透透氣,不然非得笑死不可。

她不敢想象,讓連軒和月郡主帶孩子,會把孩子帶成什麼樣子。

安容才出軍帳,就有官兵過來道,「少奶奶,小將軍哭半天了。」

安容一聽,趕緊邁步回軍帳。

遠遠的,就聽到揚兒的哭聲。

安容進了軍帳,從芍藥懷裡接了揚兒,輕輕的哄著。

外面,海棠拎了個包袱進來,遞給芍藥。

芍藥看著她,「給我做什麼?」

海棠笑道,「這是李良將軍托我轉交給你的,還有一些別人托他帶的信。」

芍藥臉騰地一紅,海棠把包袱一塞,芍藥就順勢接了。

ps:新書《世嫁》沖榜,求親們移駕投幾張推薦票~~拜謝~~~~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七十七章 偷襲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七十九章 賤名(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