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七十七章 偷襲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26日 01:35 [字數] 392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暗衛領了密令,剛從議事大帳離開,後腳顧清顏就到了。

她是帶著沖沖怒氣來的,掀開帳簾就質問道,「你什麼時候向都北烈借兵了,我怎麼從未聽過此事?」

元奕看著她,想從她臉上看出點端倪來,但是顧清顏臉上只有怒氣,不見半分慌張。

他端起手邊的茶盞,道,「那一次,朕派三千精兵欲偷襲大周,結果遇上雪崩,幾乎全軍覆沒,士氣受損,朝傾提起向北烈借兵,朕當時估計是氣糊塗了,就答應了。」

顧清顏眉頭輕挑,嘴角有一抹笑轉瞬忽逝,她走近兩步,道,「朝傾公主心思簡單,只是單純的為你考慮,可北烈就不一樣了,其心叵測,你不該讓陳將軍去迎接他們。」

她語氣輕柔,一臉事先毫不知情的模樣。

元奕輕呷兩口茶,緩緩道,「朝傾心思確實簡單,她都幫朕借了三萬鐵騎,還嘴硬不承認,她身懷有孕,朕不好和她爭辯,但東延和北烈結盟,北烈又好心幫朕,朕若是這時候與北烈撕破臉面,無疑是雪上加霜。」

「不管怎麼說,北烈應該知道,朕不是傻子,會任由北烈三萬鐵騎馳騁我東延,它既然是借著朕的,上了戰場,就只能聽朕指揮,否則……朕定叫他們又來無回1

說著,元奕眸底一抹寒芒畢露無遺。

看到元奕這神情,顧清顏反倒是鬆了一口氣。

他沒有懷疑她,雖然朝傾公主沒有承認,但元奕認定是她向北烈借的兵就行了。

而且,他對北烈也不是全然否定。他是打定主意要借著北烈鐵騎去削弱大周兵力,讓人去打前鋒。

如此一來,她倒是不懷疑他派陳將軍前去迎接的誠意了。

她坐下來,道,「雖然你派了陳將軍前去迎接,但是軍中將士可憂心不已,尤其是現在朝傾公主身懷有孕。不久就要生了。要是生下個皇子……。」

元奕抬手,打斷她後面的話,「北烈不是傻子。歷朝歷代,還從未有過和親公主生下的孩子做太子,繼承皇位的,北烈若真殺朕。扶皇子登基,東延會乖乖的忍了?」

說著。他頓了一頓,又道,「朕既然讓朝傾公主生下孩子,就不會留後顧之憂1

元奕都這麼說了。顧清顏還說什麼呢,她只說一句,「將來你別後悔才好。」

元奕笑著。俊朗的臉上帶著溫和笑容道,「朕知道你一心為朕。現在有北烈助我,定能滅了蕭湛。」

顧清顏笑道,「你倒是信心很足呢。」

元奕坐下,道,「北烈出兵助我,就算是和大周撕破臉皮了,北烈和大周接壤的邊關,就不可能太平。」

就算他想太平,他也不會允許他太平!

是的,北烈不但出兵相助東延,還和大周宣戰了。

東延和北烈,齊齊進攻大周,對大周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但北烈借了東延三萬鐵騎,如今還在東延腹地,暫時無用武之地。

大周,軍營。

連軒無形無狀的歪坐在椅子上,一邊啃著果子,一邊笑道,「不知道是北烈腦子被門擠了,還是認為東延皇帝腦袋被門擠了,一邊攻打我大周,一邊借兵給東延,借兵幹嘛,不還是攻打我大周,有必要這麼大費周章的繞上一圈?這不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嗎?」

連軒說完,有大將軍問了,「誰是司馬昭?」

連軒嗓子一噎,三言兩語解釋道,「一個陰謀家,野心明顯到走過路過的人都知道。」

那些大將軍聽得似懂非懂,從未聽說過有這樣一個陰謀家埃

蕭遷笑道,「我想北烈應該不至於傻到這種程度,北烈把手伸到東延了,東延怎麼可能會任由他們胡作非為?」

連軒點頭一笑,「雖然北烈不會傻到這種程度,但也夠傻的了。」

雖然北烈借兵給東延,對大周來說,算是敵人。

但大周不會主動挑事,把事情鬧的更大,至少現在不會,但東延從中挑撥嫁禍,北烈就沉不住氣,對大周宣戰了,有些太急功近利。

都坐山觀虎鬥了那麼久,再忍上幾天,又怎麼了?

而且,北烈一開戰,東延的後顧之憂就小了很多,東延要真坑殺了北烈三萬鐵騎,對北烈是一沉重的打擊,而且有的大周幫著牽制北烈,東延不怕北烈報復。

不知道北烈和大周邊關是誰負責的,蠢的跟豬一樣。

別說,北烈墨王尚在北烈皇城,聽邊關傳來的消息,當時臉就拉的跟馬臉似地了,一張桌子拍的粉碎。

「誰讓他宣戰的?1墨王近乎咆哮道。

墨王世子上官昊站在下面,眉頭也擰的很緊,他望著墨王道,「父王,事已至此,生氣已經沒用了。」

生氣能有什麼用,能讓時間倒流嗎?

能修書給大周,說北烈弄錯了,咱們息戰不打了嗎?

打仗不是兒戲,拳頭打了出去,就沒有收回來的道理,況且北烈借東延三萬鐵騎在前!

可墨王怎麼能不生氣?

好好的盤算,全被毀了,以前他有自信能一舉拿下東延和大周,如今,只能和東延平分大周了。

這是隱患,預示著將來紛紛不休的戰爭,或許會打上三五年,或許會打上三五十年。

他想統一的願望,會落空!

要是他在邊關,估計這會兒都忍不住給那下令攻打大周的將士一刀了。

而且,他把三萬鐵騎借了出去……

想著,墨王眼皮子連跳了好幾下,他臉色大變。

東延,一山坳處,萬馬奔騰,氣勢恢宏。馬蹄踏踏,似是要將山川塌碎。

山坳四面環山,兩邊是懸崖峭壁,怪石嶙峋。

馬蹄聲太大,把懸崖上石塊給震了不少下來。

石頭落地聲,淹沒在馬蹄聲中。

忽而,一狹處。

從天而降兩塊巨石。將路阻斷。甚至巨石之下,還壓著兩匹戰馬。

騎在馬背上的將士,一個被壓成了肉泥。一個被壓著了腿,他嘶叫一聲,便疼暈了過去。

只看得見那將士的頭盔,竟是位將軍。

有巨石擋路。將士們勒緊韁繩,不知道怎麼辦好。

看著周圍易守難攻的地勢。傻子也知道這兩塊擋路巨石不是意外,是蓄意而為。

他們心中騰起一抹不安來。

然後,就看到頭頂上有人丟炸彈下來。

當時,將士們就慌了。趕緊道,「掉頭回去1

原本訓練有素的隊伍,幾乎是瞬息間。就亂成了一團。

可他們有退路嗎?

東延會給他們留退路嗎?

之前,連軒僅僅用了一顆炸彈。就引得雪崩,坑殺了東延三千精兵。

這一次,東延就用了百顆炸彈,就將北烈三萬戰馬殺的七七八八。

那些將士們死在炸彈上的少之又少,更多的還是死在馬蹄之下。

炸彈一想,戰馬受驚,就橫衝直撞了起來。

馬背上的將士們摔倒在地,馬蹄一踩,就踩的將士們口吐鮮血,甚至被踩成了肉泥,這絲毫不誇張。

懸崖峭壁處,有黑衣暗衛俯瞰而下。

陽光之下,他們甚至看見了有鮮血在沸騰。

他們沒有絲毫的憐憫,因為這些人不死,死的就是東延的將士和百姓。

北烈包藏禍心,死不足惜。

可憐北烈好好的算計,全毀了。

三萬戰馬死傷無數,山坳處,死傷累累,卻連最基本的還擊都做不到!

北烈慘敗,敗的一塌塗地。

而東延更是將禍事嫁禍在大周頭上。

這根本就是和尚頭上的虱子,顯而易見的事。

但元奕做的出來,因為領路的將軍是東延將軍,是陳將軍!

馬蹄之下,他也沒能倖免,身體被踏成了肉泥,但臉還完好,能辨別是他。

陳將軍帶去的三百精兵,無一生還。

元奕只心疼那三百精兵,但是陳將軍,他並不心疼。

因為,陳將軍是北烈安插在東延軍營的心腹!

也多虧了有他,不然換另外一個將軍去迎接,還不一定能帶著他們走這一條路,給了東延最佳的伏擊機會。

很快,北烈三萬鐵騎出事的事就傳到了軍營。

朝傾公主一聽,當時就驚動了胎氣,早產了幾日。

顧清顏面如死灰,但是她努力忍著,只是身子有些顫抖不安。

元奕就更是了,不過他擔心的不是北烈的怒氣,他擔心的是朝傾公主。

他正守在軍帳外,聽著朝傾公主的叫疼聲,是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他在軍帳外,守了一個時辰,這才被將士們跪請離開。

元奕憂心道,「朝傾公主為了朕,苦求北烈借兵於朕,北烈待朕恩重如山,如今三萬鐵騎命喪我東延國土,這份情,朕銘記於心1

然後,元奕就下令派人抓捕大周姦細。

沒辦法,除了東延有炸彈,就只有大周有了。

一邊吩咐人去替那三萬鐵騎收屍,再派人去通知北烈。

那些屍骨是葬在東延,還是帶回北烈。

再就是,報喜了。

朝傾公主生了個小皇子,東延皇帝很高興,出生即封王。

賜名烈王。

看在北烈的份上,另外賞賜黃金萬兩,良田萬畝……

這在東延史上,無人可出小烈王其右,就是他,都比不得小烈王十分之一。

若說東延派人去詢問北烈是贏回屍骨,還是就地埋葬,是一把捅向北烈的刀。

那元奕對小烈王的封賞和寵愛,就是撒在北烈心口上的鹽。

上官昊捏緊拳頭,呀呲欲裂。

「元奕1

ps:可憐北烈算計了半天,一朝回到解放前啊,兵力大損,和東延也差不多了~~~

也算是統一起跑線了,囧。

明天又是周一了,新書《世嫁》繼續沖榜。

很榮幸,第一第二都喝了滿月酒,下榜了,偶成了第一。

新的一周,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啊,翻滾賣萌求推薦票~~~~

再說一遍哈,新書不是悲劇哈,妥妥的喜劇。。。。。因為,某贏還不會寫悲劇。。。。。。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七十六章 鐵騎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七十八章 馬屁(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