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九十九章 栽倒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18日 06:25 [字數] 261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皇上和定親王打架,臉上有淤青,兩人都沒好意思出門。strong7//strong

安容和月郡主也沒出悠然居,免得碰到了皇上他們尷尬。

一整天,安容就和奶娘照顧揚兒,見奶娘照看的很用心,她便放心了。

不過饒是如此,安容還是不放心的反覆的交代奶娘和芍藥她們照顧揚兒要留心的地方。

入夜之後,天上月如玉盤。

滿月之下,只有寥寥幾個星辰。

蕭湛已經和皇上知會過了,她會消失幾日。

推開窗戶,將擋在窗外的月華放進來。

屋子裡閃耀的燈燭,在皓月之下,顯得昏黃黯淡。

安容回頭看了一眼,熟睡在搖籃里的揚兒,抬起手來,露出皓腕上的玉鐲。

玉鐲碧綠,瑩潤清澈。

染了月華之後,泛著淡淡的光澤,甚是耀眼。

遠處,屋頂上,蘇君澤坐在那裡,心情抑鬱的對月暢飲。

安容打開窗柩,他就看見了她。

當他看見安容手腕上泛著碧綠光澤時。

那一瞬間,天際劃過一道閃電。

沒有像劈中蕭湛那樣,劈中蘇君澤。

但是蘇君澤腦袋一暈,直接從屋頂上滾了下來。

他直接摔到了悠然居的小院內,但是安容不知道,因為她已經進了玉鐲了。

趙成負責保護安容,悠然居外的事,他都知道。

蘇君澤在屋頂飲酒,雖然對著悠然居,但是窗戶緊閉,他也看不到什麼,就由著他去了。

只是蘇君澤忽然從屋頂上摔下來。{}還真是叫趙成大吃一驚。

他縱身一躍,便出現在蘇君澤的身邊。

看著他暈倒在地,趙成眸底皺緊了。

他懷疑蘇君澤是故意栽下來,惹安容同情,替他醫治的。

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

小院有太醫在,當然是太醫給他醫治了。輪不到安容來。

趙成抬眸望天。他想到方才那道閃電了。

莫非他和爺一樣,遭雷劈了?

可瞧他的樣子,不像埃

趙成有些怨老天不長眼。連爺都劈,咋不劈他呢!

趙成俯身,喊了蘇君澤好幾聲,蘇君澤都沒有醒過來。

倒是海棠推開房門走了出來。問道,「方才是什麼聲音?」

趙成道。「沒事兒。」

說完,他就把蘇君澤扛了起來,在海棠注視中,扛著蘇君澤走了。

趙成將蘇君澤扛回他的屋內。找了太醫來給他醫治。

太醫把過脈后,道,「東欽侯世子無礙。只是醉酒睡的沉了些。」

太醫這樣說,可是心底還有些打鼓。

他還從沒見過醉酒醉成死豬一樣的。便是死豬,多少也有點反應。

可脈搏平穩,他就是想找點毛病,也找不出來埃

第二天,日上三竿。

所有人都起了,蘇君澤還睡著。

歇養了一天一夜,皇上和王爺嘴角的淤青也褪的七七八八了,這不又到正堂吃飯了。

除了皇上、王爺、王妃之外,還有小郡主。

一般早飯,都是一起吃的。

想皇上和王爺一大清早,天麻麻亮就起來給王妃做吃的,這顯然不可能埃

小郡主坐到桌子上后,看看這個,望望那個。

然後瞥頭問紅綢,為什麼安容沒來。

紅綢不知道怎麼回答,她不知道安容去哪兒了,問芍藥,芍藥只說,這是國公府的秘密,不能隨便吐露,還擔心她誤會她不信任她,甚至舉手發誓。

小郡主要去喊安容,皇上攔下她道,「她去軍營住幾天就回來。」

小郡主就嚷嚷著要去軍營找安容。

紅綢趕緊勸她道,「少奶奶不在,還有揚兒小少爺陪小郡主玩呢。」

小郡主臉一聳,「我是姑姑,是我陪揚兒玩。」

紅綢連連稱是,「是小郡主陪揚兒小少爺玩。」

王妃拉著小郡主坐下,給她拿包子吃。

小郡主啃著包子,繼續問,「那蘇哥哥呢,他也去軍營了?」

小郡主不提,皇上還沒想起蘇君澤來。

徐公公趕緊道,「皇上,東欽侯世子昨夜多飲了兩杯酒,這會兒還睡著呢。」

皇上眉頭一皺,「喝酒也不叫上朕。」

徐公公囧了,誰敢叫皇上你一起喝酒埃

既然蘇君澤沒醒,大家就各吃各的。

等吃完了,小郡主就去找月郡主還有揚兒玩。

可是揚兒大多數時間還是睡著,小郡主無聊,又去餵鴨子。

不過去之前,她還是去找蘇君澤了。

趴在床上,要喊蘇君澤起來,可是怎麼喊,蘇君澤就是不起來。

小郡主伸手捏住蘇君澤的鼻子,捏了半天,手都酸了。

她望著紅綢道,「父王喝醉時,我捏他鼻子,他每次都會醒,蘇哥哥為什麼不醒?」

紅綢笑道,「每個人喝醉酒都不一樣,還有人喝醉酒撒酒瘋,又唱又跳呢。」

小郡主喊不醒蘇君澤,就自己去餵鴨子了。

一天過去了,蘇君澤還睡著。

小院里,個忙個的,沒人管他,除了趙成和太醫。

趙成是好奇,他覺得蘇君澤這樣和蕭湛當初簡直一模一樣。

太醫是擔心蘇君澤出什麼事,到時候沒法給東欽侯府交代。

等到傍晚,太醫就斷定蘇君澤出事了。

蘇君澤出事,可不是小事埃

小院被官兵團團圍住,蘇君澤住在小院里,最多就陪小郡主去餵鴨子,其他時間可以說是寸步不離,居然被人暗算,昏迷不醒。

這不是意味著小院危險,那些酒水吃食被人動了手腳嗎?

太醫趕緊想法子救治蘇君澤。

趙成則回了一趟軍營,把蘇君澤昏迷的事稟告蕭湛知道。

蕭湛聽蘇君澤是在安容進玉鐲時,從屋頂上摔下來的,眸光冷凝,透著寒氣。

「不管是不是,等他醒來,送他回京。」

說完,又加了一句,「讓他帶著皇上給他的賜婚聖旨回京。」

趙成領命離開。

蕭湛看著安容帶回來的半張東延布防圖,心情顯得有些煩躁。

一想到前世,安容求太后賜婚,讓蘇君澤娶了她。

蘇君澤照樣惦記他的湛王妃。

給他娶妻,想以此絕了他的念頭,簡直是妄想。

蕭湛嘴角微揚,勾起一抹殺意來。

要是蘇君澤夢到了前世,還對安容存了念頭。

就別怪他心狠手辣了。

ps:on_no哈哈~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六十九章 許諾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七十一章 路人(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