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六十六章 得意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15日 04:52 [字數] 391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桌子上的飯菜撤走了,皇上把蕭湛叫到他住的東廂房商議軍情去了。

安容則回了她住的地方。

月郡主和她住一個小院,取名悠然居。

還沒進屋,便聽到小郡主咯咯的歡笑聲。

「揚兒弟弟好好玩,」小郡主笑聲如銀鈴般悅耳。

海棠笑道,「揚兒小少爺不是弟弟,是侄兒。」

小郡主望著海棠,搖頭,「他比我小,是弟弟。」

安容邁步進去,就見揚兒在搖籃里依依哦哦說不停,一雙小手在空中亂舞。

小郡主就坐在小凳子上,握著揚兒的小手,把她新買的風車給揚兒玩。

海棠就在一旁糾正小郡主。

見安容過來,小郡主趕緊起身,規規矩矩的行禮,然後歪著腦袋看著揚兒,問道,「揚兒到底是我弟弟,還是我侄兒?」

安容走過去,笑道,「揚兒是寧兒的小侄兒,寧兒是揚兒的小姑姑。」

小郡主睜大眼睛,指著自己道,「我是姑姑?」

小郡主年紀小,還不懂這些關係,有些分不清,不過不妨礙她逗揚兒玩。

尤其是小郡主見揚兒,特別想抱他起來,可是她力氣小,使了兩回勁,都沒把揚兒抱起來。

「好沉,」小郡主嘟著嬌唇道。

安容失笑,「寧兒沒乖乖吃飯,不然怎麼沒力氣抱揚兒?」

小郡主臉紅了一紅,道,「我吃了。」

她一說,紅綢就道,「方才只吃了半碗飯。兩筷子菜。」

安容捏了她小鼻子道,「不吃飯,怎麼抱的起揚兒?」

小郡主撅了撅嘴,抓了紅綢的手道,「寧兒現在就去吃飯。」

小郡主走後,月郡主坐了會兒,便哈欠連天。回自己屋子歇息了。

安容餵了揚兒吃奶。哄他睡下,蕭湛就來了。

沒說一會兒話,趙風便來催。讓蕭湛回軍營。

安容送蕭湛到院門口,見他騎馬離開,恨不得跟著一起走了好。

如蕭湛說的,小院被官兵層層包圍。暗處還有暗衛,大可以放心。

等看不見蕭湛了。安容才轉身回去。

她沒有回悠然居,而是去找定親王妃。

她既然答應儘力醫治她,就不能掉以輕心啊,只是她並沒有什麼把握。

後花園。定親王妃在練武。

皇上和王爺在一旁看著,神情凝重。

安容走過去,正好聽皇上說話。「好像武功又精進了。」

聲音沉重。

安容站在一旁,她只覺得定親王妃很美。練武猶如行雲流水,其他就看不出來了。

她正要說話,結果還沒等她開口。

皇上和王爺縱身一躍,就朝定親王妃飛了過來。

三人在空中交手。

芍藥跟著安容身後,看的是眼花繚亂,雙眼冒光。

不過皇上和王爺聯手,還是拿王妃沒輒,這不,王妃一掌,就把皇上給打飛了。

撲通一聲,皇上落水了。

安容嘴角抽抽了,她是不是不應該來這裡?

徐公公走了過來,對安容道,「太子妃別在意,皇上已經習慣了,回頭您也會習慣的。」

話音未落,好了,王爺也落水了。

徐公公輕輕一聳肩,「王爺也一樣。」

安容囧了,她輕咳一聲道,「公公還是叫我少奶奶吧,太子妃聽著彆扭。」

徐公公愣了一下,隨即失笑,「聽久了,就習慣了。」

後花園,沒什麼人來,徐公公也沒叫人救皇上和王爺。

兩人自己爬了上來。

王妃依然在練武,好像根本就沒受什麼影響,徐公公看了心疼道,「王妃也苦……。」

安容看著他,道,「方才皇上和王爺也沒有多說,公公知道什麼?」

徐公公道,「王妃練的什麼武功,奴才說不是名兒,只知道王妃每日要是不練上幾回,就會癲狂,可要是練了,就性子冰冷……有時候,就是半夜王妃也會練武。」

「癲狂?」安容驚呆。

沒人跟她說過這事埃

徐公公點頭,「之前有兩日,王爺和皇上捆了王妃,不讓她練武,王妃癲狂起來,很可怕,差點殺了皇上,可是她練了一遍武后,又虛脫了。」

其實之前說王妃還能活三年,是最樂觀的估計,要依照王妃這樣下去,估計用不了一年就會香消玉殞。

要是再走火入魔一次……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安容聽得心疼,雙手握緊。

王妃練了好一會兒,方才罷手。

她看了濕透的皇上和王爺一眼,轉身離開。

皇上和王爺苦笑,「我們兩個大男人,連手還打不過一個女人,簡直丟人。」

安容看著王妃走的方向,邁步走了過去。

王妃練武之後,必做的一件事就是沐浴,這一次也不例外。

丫鬟早將水準備了,王妃知道安容跟著她,進門時,回頭道,「有事?」

安容忙走過去道,「相公讓我幫王妃請平安脈。」

王妃便伸了胳膊,遞給安容。

安容幫著把脈。

可是越把邁,安容眉頭越皺。

脈搏沉穩,強勁有力,一點事都沒有埃

安容望著王妃,王妃收回手,便進了屋。

不知道什麼時候,王爺和皇上也過來了,問道,「怎麼樣?」

安容搖頭,「王妃的脈象一點都沒有問題。」

她連王妃味覺問題都沒把出來。

徐公公就道,「太醫把脈后也是這麼說的。」

可要是王妃真的什麼事都沒有,就不會一定要練武才能平復自己了。

安容想了想道,「難道王妃不正常的時候就是她要練武的時候?」

要真是如此,那可就難辦了。

王妃練武,她有什麼本事能幫王妃把脈啊?

皇上和王爺面面相覷。面露愁容。

想了想,王爺道,「王妃差不多三個時辰就會練武一次,你沒半個時辰給王妃把一次脈。」

安容點點頭。

王妃沐浴,王爺和皇上也回屋洗澡換衣裳去了。

她沒事,就回了悠然居。

依照吩咐,她沒半個時辰給王妃把脈一次。

前六次還好。王妃的脈象和尋常人無異。

之後脈搏就有了變換。

一次比一次紊亂。

到第五次之後。王妃心跳的厲害,她有些信徐公公說的,王妃不練武會癲狂了。

這根本就不是常人有的心跳。太快了。

可是王妃練一次武功之後,脈搏又沉穩了,跟沒事人一樣。

如此,循環往複。

這樣離奇的病症。安容聞所未聞,拿它束手無策。

沒辦法。安容只好求助玉鐲了。

打算等月圓之夜,進玉鐲找找,看有沒有辦法救治王妃。

只是她現在還要餵養揚兒,她進了玉鐲。揚兒可就沒奶水吃了。

所以,第一件事,就是先給揚兒找奶娘。

還有就是她進玉鐲。會消失一段時間,住在小院。肯定瞞不過他們。

安容得問了蕭湛的意思才行。

再者,月圓之夜還要幾天,所以不急。

安容使了侍衛給蕭湛傳了口信去。

當天夜裡,安容睡的正香,蕭湛就來了。

屋子裡,遠遠的,留了一盞燈,燭火搖曳。

安容睡在外面,揚兒睡在裡面。

她被子半搭在身上,露出雪白的頸脖,還有衣襟半開。

蕭湛看了一眼,呼吸就粗重三分。

然後,做著美夢的安容就感覺到有人撫摸她的臉頰。

有些熟悉,但是她還是下意識的要尖叫。

不過還沒叫出聲,就被蕭湛捂了嘴巴,道,「是我。」

安容便放下心來,道,「你怎麼今兒就來了,軍營不忙?」

蕭湛搖頭,「軍營沒事。」

說著,示意安容往裡睡一點。

安容道,「就這樣說話啊,別擠了揚兒。」

蕭湛浴火難耐,讓他坐在床邊看著她說話,這是折磨他。

他手一拎,就把揚兒拎了起來,放他自己的小搖籃里睡了。

安容怕揚兒睡的不舒服,瞪了蕭湛兩眼,就爬了起來。

蕭湛覺得,他的地位受到了影響。

在安容心底,他明顯不及揚兒重要埃

等安容幫揚兒掖好被子,他胳膊一攬,就把安容抱在了懷裡,鋪天蓋地的吻親了上去。

屋內,風光旖旎,羞的窗外的月兒都躲進了雲里。

除了窗外的月兒,還有一人,羞的是滿臉通紅。

這人,正是睡在隔壁的月郡主。

在軍營里住了一段時間后,她睡的就淺了,動靜稍微大一點,她就會醒過來。

聽著隔壁的動靜,她是躲在被子里,面紅耳赤。

更讓她不好意思的還在後面了。

有人拽她的被子,月郡主驚壞了,正要喊呢,就聽到一陣熟悉的笑聲,壓的低低的,「我就知道你沒睡,你居然偷聽1

月郡主臉瞬間又紅了三分,一把掀開被子道,「誰偷聽了,我又不是故意的1

便是生氣,也把聲音壓的很低,生怕被隔壁聽到。

連軒坐在床邊,雙臂張開。

月郡主一臉古怪的看著他,連軒也古怪的看著她。

兩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最後還是月郡主無語道,「有毛病啊,傻站著,給我倒杯茶,我口渴。」

連軒瞪眼,「快點給我更衣。」

月郡主呲牙,「一邊去,誰給你更衣,沒長手埃」

連軒磨牙,「不給我更衣,你怎麼霸王硬上弓?」

這回,月郡主臉紅的滴血了。

霸王硬上弓是她的黑歷史,絕對是她的死穴,連軒一提,她就有種抬不起頭做人的感覺。

可是,有人送上門來給她霸王硬上弓嗎?

「送上門來的,不稀罕。」

連軒臉黑如炭,牙關緊咬,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不要太得意1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六十五章 味覺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六十七章 掃地(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