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六十五章 味覺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14日 12:16 [字數] 377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看著小郡主皺隴成一團,嫌棄又嫌棄的模樣,安容好半天都沒回過神來。

定親王和皇上下廚給王妃還有小郡主做吃的?

還被嫌棄了?

安容扭頭看著蕭湛了,「要不我還是回軍營住吧?」

月郡主也點頭,不能更贊同安容的提議了,皇上和定親王做的食物,不給她們吃還好,要是難吃,還必須得咽下去啊,想到她昨天做的菜,月郡主自信,她比皇上做的好,都沒差點吐了,要是吃皇上做的菜,會是一種怎麼樣的痛苦,她不敢想。

兩人的祈求,蕭湛沒看見,他抱著小郡主朝前走。

連軒倒是看見了,不過這貨最喜歡看人倒霉了,哪怕那人是安容和他媳婦。

天性如此,改不掉的。

這不,他笑了,「能天天吃皇上和定親王爺做的菜,這是何等的榮幸啊?」

榮幸你個大頭鬼!

月郡主咒罵兩句,攔著安容的胳膊,往前走。

連軒跟著身後,極其欠揍的還哼了曲子,怎麼聽怎麼叫人想回頭給他一記橫掃。

小院不大,但是精緻。

邁過垂花門,便進了內院。

主屋定親王妃和小郡主祝

東廂房是皇上的,西廂房是定親王的。

邁步進去,便問道一股刺鼻的燒焦味。

往前走了幾步,就見徐公公坐在院子中間的石桌前,眼睛左瞄瞄皇上,右瞄瞄定親王,嘴角抽一抽。

皇上和王爺在燒菜,那燒焦味就是兩人製造的。

聽到有腳步聲傳來。徐公公抬眸見到蕭湛幾個過來,忙站起來,迎了上來。

來不及行禮,便問道,「幾位吃過沒有?」

安容搖頭,「還沒有。」

徐公公趕緊道,「那趕緊出去。吃飽了再……。」

那個來字。還沒有說出口。

好了,皇上和定親王幾乎異口同聲,以一種萬分熱情好客的語氣開口了。

「過來。嘗嘗朕的手藝。」

「過來,嘗嘗本王的手藝。」

聞著一院子的味道,蕭湛眼角顫了兩下,他有些後悔沒先來瞧瞧。就直接把安容送來了,他應該在隔壁買個小院才對。

連軒一聽。當即要跑。

可惜了,方才他太瑟了,月郡主拽了他衣袖,生怕他跑了。趕緊道,「皇上、王爺,連軒說你們做的菜好香。他一會兒要多吃兩碗飯呢。」

連軒,「……。」

聽月郡主這麼說。皇上回頭看了一眼,道,「朕沒煮飯,只熬了粥。」

連軒瞬間大喜,果然上天是厚愛他的,他得意的瞥了月郡主一眼,那邊定親王道,「我煮飯了。」

月郡主笑咧了嘴,朝連軒白眼一翻,很是賢惠道,「一會兒我給你盛飯。」

徐公公一臉同情的看了幾人一眼。

皇上就道,「你們先進屋坐著,還差最後一個菜就可以開飯了。」

連軒沒輒,對月郡主道,「咱們內鬥,讓旁人看笑話。」

月郡主哼鼻子,「得了吧,你還怕被人笑話,這本身就是個笑話。」

一句話,把連軒堵的死死的。

他竟然無法反駁。

這還不算,月郡主知道他會溜走,便威脅他道,「你要走,我就跟皇上說,你說他做的菜難吃,我看以後皇上還讓不讓你來小院了。」

連軒瞪著她,咬牙蹦出來三個字,「算你狠1

幾人進了屋,坐上了桌。

揚兒睡著了,海棠把他抱下去睡了。

安容輕咳了兩聲道,「咱們就這樣坐著,等皇上和王爺端菜上來?」

拋開兩人的身份不說了,他們還是長輩呢,安容有些不自在。

蕭湛看了門口一眼道,「幫誰端都會惹人不滿意,不如不做。」

安容就乖乖坐著了。

很快,皇上和王爺就端菜進來了。

安容算是見識到兩人是怎麼相處的了。

有必要誰先進門都爭嗎?

有必要你推我攘,到動上手,最後直接把菜丟上了桌嗎?

你們這是斗呢,還是炫武功呢?

「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先服兩粒止瀉藥。」

兀的,連軒的話憑空響起,帶著濃濃的無奈。

徐公公一聽,就從袖子里掏出來一瓷瓶,遞給連軒道,「世子爺,這是太醫配置的瀉藥,效果還不錯。」

連軒嘴角抽抽了,他看著徐公公,伸手接了,「多謝了。」

徐公公笑道,「世子爺見外了。」

其實,該說謝謝的是他才對。

今兒忽然來這麼多人,這些菜就算剩也剩不了多少,他能少吃一口,就感激涕零了。

菜,一個個送上來。

一人做了六菜一湯,沒一個是重樣的。

皇上和王爺洗臉凈手,便過來了。

紅綢去請了定親王妃過來用飯。

定親王妃坐的主位,右手邊是皇上的菜,左手邊是王爺做的菜。

等定親王妃一落座,兩人就趕緊給她夾菜。

幾乎是眨眼間,定親王妃跟前的碗就堆的小山高了。

安容咽了下口水,這兩人到底是獻殷勤呢,還是存心的討打啊?

更叫安容詫異的是,定親王妃不說話,給小郡主剝了兩個雞蛋,對她道,「到一旁吃去。」

小郡主一手握著一個雞蛋,一邊啃著,一邊屁顛屁顛的走了。

然後,拿起筷子就吃飯。

她吃飯很優雅,那些看著就不咋地的菜,吃在她嘴裡就跟什麼美味似地。

月郡主瞧了有些好奇了,難道這些菜只是其貌不揚,其實是人間美味?

皇上見定親王妃吃了,他也拿筷子吃起來,還特地給蕭湛還有安容夾了兩筷子。

那邊。連軒早吃上了。

才進嘴,整個人就跟炸了毛似地,眼睛都直了。

「味道怎麼樣?」皇上問他。

「……極好。」

連軒快咸哭了,他從未昧著良心說話過,這是第一次。

安容也吃了一口,整個人都不好了。

可是皇上和王爺吃的歡,他們也得跟著吃。

安容發現。這些菜是有規律的。

酸甜苦辣咸。只有一種味道。

為什麼要這麼做菜?

安容靜靜的吃飯,偶爾看一眼蕭湛。

月郡主和連軒兩個就跟一對冤家似地,你給我夾菜。我給你夾菜,好像損了對方,就心情好似地。

兩刻鐘后,定親王妃歇了筷子。轉身離開。

等她走遠了,皇上把筷子放下。望著安容道,「飯菜怎麼樣?」

安容被問的一愣,想說好吃,可實在是說不出口埃只能道,「我不大喜歡味道單一菜。」

蕭湛就道,「王妃喪失了味覺?多久了?」

王爺輕點了下頭。「差不多五六日。」

安容怔了一下,「怎麼會這樣。好好的怎麼會喪失味覺呢?」

蕭湛看了安容一眼,道,「是習武的緣故。」

安容眼睛眨了兩下,想起那天在皇宮,蕭老國公問定親王,什麼時候能廢掉王妃武功的事。

「什麼武功會這麼的霸道?」安容問道。

人生在世,吃佔了很大一部分,為了習武,喪失味覺,這也太狠心了些吧?

王爺輕嘆道,「王妃修鍊的武功倒是極好,越練到後面,武功越高,六識越敏感,夜能視物,耳能聽風,只是王妃走火入魔過兩次,導致性子越來越冷,現在是味覺,回頭嗅覺,聽覺,甚至視覺都會……。」

說到這裡,王爺就說不下去了。

等聽不見,看不見的時候,就是王妃沒命的時候了。

徐公公愣住了,他跟在皇上身邊這麼久,卻是不知道王妃沒了味覺。

他還以為王妃冷冷淡淡的性子,對吃食不在意,所以吃什麼並不在乎呢。

連軒也驚住了,「為什麼沒人說起過這事?」

皇上搖頭,「說了沒用,除非強行廢掉瑜兒的武功。」

連軒嘴角抽了,他沒有和定親王妃交過手。

但是他聽外祖父說過,蕭家所有人中,根骨最好的就屬姨母了,再加上她學武又很勤奮……

他根骨夠好了,學武又三天打魚兩天晒網,都這麼厲害了,姨母的武功可想而知了。

就憑皇上和王爺想廢掉姨母的武功,那是痴人說夢好么?

安容坐在那裡,見王爺和皇上都看著她,那是一種指望的眼神,她心下一凜,瞥頭看著蕭湛。

見蕭湛也望著她,安容脫口便道,「別看著我啊,我打不過王妃。」

連軒,「……。」

大嫂,咱能不往臉上貼金么?

說完,安容就臉紅了,她好像想多了,不由得瞪了蕭湛一眼,有話就說,只看不說,她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知道他想什麼。

蕭湛就道,「你醫術不錯,看有沒有辦法幫王妃恢復味覺,或者幫王妃廢掉武功。」

王爺則道,「廢掉王妃的武功估計很難,抑制住王妃武功精進也行,只要給我和皇上兩年時間,我們聯手應該能打得過現在的王妃。」

兩年……兩人聯手,還只是可能打的過王妃?

月郡主眸底有一抹狂熱的崇拜之色。

那麼多人看著她,安容有些擔心,她醫術沒他們想的那麼高,不一定能幫的上忙埃

但是想到王妃那麼傾國傾城的人沒了味覺嗅覺,還有可能從此香消玉殞,她怎麼也不忍心。

不過,前世她從未聽說定親王妃有恙,死的時候,定親王妃還活的好好的啊?

安容多問了一句,「王妃還能活多久?」

「最多不超過三年。」

安容神情一變,道,「我一定儘力。」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六十四章 嫌棄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六十六章 得意(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