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六十四章 嫌棄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13日 09:13 [字數] 396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readx趙風走了幾步之後,回頭瞥了一眼,對守帳官兵道,「距離帳篷十步遠1

官兵身子一正,朝前走了十步。

趙風這才滿意點點頭,說來,他對自家主子是同情的。

被國公爺算計,和少奶奶春風一度,洞房花燭夜第二天,就知道少奶奶懷了身孕。

雖然柳大夫說少奶奶身子骨極好,就是行房也不礙事,可是怕啊,小心又小心。

不過從少奶奶被綁架到東延,一路上受盡顛簸,吃盡苦頭,加上早產生下小少爺,都極其健康,可見柳大夫說的不錯。

而且小少爺的筋骨,少奶奶幫將士們看病,他進去幫爺拿東西時,偷偷檢查過。

小少爺筋骨絕佳,比爺還要好上三分,將來在武功上的成就絕對在爺之上。

不過就是這樣,對於蕭湛,趙風等暗衛也還是同情的。

有哪個男人跟他們主子似地,從洞房花燭夜之後就禁慾的?

不過現在是苦盡甘來了……一絲。

帳內,嬌喘嚶嚶。

官兵就是離大帳十步遠,也還是能聽到幾分動靜,不由的臉大紅。

蕭湛禁慾幾個月,每日又和安容睡在一起,早按捺不住了。

可是安容身上還沒幹凈,葵水還沒來,不能行房。

本來打仗那天晚上,他就可以了。

一開戰,就是三天。

這會兒瞧見安容在哄孩子,他心癢難耐,閉上眼睛,是怕看多了,把持不祝

誰想安容會喚他,他沒應,她就走了過來。

一番顛鸞倒鳳之後,整個軍帳都是水了。

安容承受不住,在他懷裡暈睡了過去。

醒來時,已經是一時辰之後了。

好吧。是被蕭湛折騰睡的,也是被他和揚兒給鬧醒的。

安容睡的沉,揚兒哭,把蕭湛吵醒了。蕭湛哄他,可是哄不住埃

芍藥說揚兒餓了,蕭湛捨不得喊醒安容,他知道安容這幾天也沒怎麼合眼,這不解了安容的衣裳。把拎著揚兒湊過去。

打算不聲不響的把揚兒餵飽,不耽誤安容休息。

可安容能不醒么,看著蕭湛墓匭模心底暖陽一片。

一大片雪白肌膚露在外面,揚兒吃的歡,蕭湛看的火熱。

這不,等揚兒睡著了。

他又摟著安容睡了過去。

安容臉紅了,怎麼就跟喂不飽的狼似地,尤其這裡是軍帳啊,不是在國公府里埃這還叫她怎麼出去見人啊?

安容推他道,「你三天沒睡了,好好休息。」

蕭湛握著安容的手道,「方才睡了一個時辰,不困了。」

他呼吸粗重,聲音沙啞,眸底跳著一竄火苗。

他手伸進安容的衣襟,撫摸的她有些心猿意馬了起來,她往床內挪了挪道,「還有軍務呢。」

蕭湛笑道。「東延才退兵,這兩日會休養生息,不會進攻。」

「萬一呢?」安容還是不放心。

蕭湛手重重一捏,道。「明著交戰,東延沒有討到便宜,接下來會來暗的,白日里反倒安全。」

可這也不能成為你白日宣淫的理由埃

安容咬著唇瓣,忍著想輕吟的衝動。

蕭湛見了好笑,俯身親了上去。

安容在他懷中醉倒。不知道多少次綻放自己。

恍惚間,她好像聽到他在說話,聽不真切,不記得說了什麼了。

再醒來,安容是被餓醒的。

肚子咕咕叫。

大帳里,芍藥在搖搖床,海棠在收拾東西。

安容見了納悶,「收拾東西做什麼?」

海棠回頭道,「爺說軍營不安全,讓少奶奶你帶著少爺去鎮子上和定親王妃一起祝」

安容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蕭湛和她說的好像就是去鎮子上住的事。

她趕緊要下床,可是感覺到某處不適,她的臉騰的一紅,怕出醜,就把要下床的想法給打消了。

她望著海棠道,「軍營里不安全,鎮子上就安全了?」

海棠還沒回答,芍藥嘴快道,「爺說了,皇上在那裡,會派官兵里三層外三層的圍著,連只蒼蠅都飛不進去。」

芍藥說完,蕭湛就打了帳簾進來。

安容望著他道,「軍營十幾萬大軍呢,還比不上一個小院?」

蕭湛點頭,他說話聲醇洌如酒,讓人沉醉,他道,「軍營雖然將士們多,可人越多,越容易出差錯,反倒是皇上那裡,東延不會關注他的。」

要是太子未立,皇上遇害,朝堂動蕩,與東延來說百利而無一害。

可皇上立了太子了啊,皇上一死,太子就會繼位。

蕭湛篤定,東延皇帝絕對不會希望他繼位的,所以皇上是安全的。

而且安容被東延綁架過一回,在謝明手裡逃了一次,第二次更是被他關在玄鐵牢籠里,憑空消失。

東延皇帝不會傻到還抓安容,但是不敢保證他不會直接殺了安容和揚兒。

為了以防萬一,蕭湛決定送走安容和揚兒。

怕東延偷襲,只是其一。

其二就是安容太心軟了,他打了三天仗,她就奔波了三天,又要照顧揚兒,又要照顧那些傷兵,就是鐵打的身子骨也承受不住埃

照顧將士們,有軍醫們,多她一個是能幫不少忙,但是不是少了她就不行了。

她要是出了什麼事,他肯定會受到影響,要是做出一個坐誤的決定,死的可比安容救回來的將士們要多的多。

他不能讓安容冒這個險。

蕭湛決心已定,不論安容來硬的還是來軟的,都還是要去鎮子上。

安容憋屈啊,鎮子上住的都是誰埃

皇上、定親王還有定親王妃。

沒一個是她能惹的起的好么,又都是長輩。

她和皇上還有定親王,她沒話可聊。

定親王妃,遠遠的看著她的美就好了,閑聊估計是妄想埃

安容使出渾身解數要全服蕭湛,讓她留下,蕭湛只回道。「月郡主和你一起離開。」

安容,「……。」

好吧,有人陪她聊天了。

「可是,我還要調製藥丸呢。」安容撅了嘴道。

蕭湛想撫額,這理由方才已經用過了,他索性不回答,轉了話題道,「祈王舉兵失敗了。」

安容眼睛一睜。隨即大喜,「逮到了?」

蕭湛點頭,「顏王爺已經抓到他了,不日便送達京都。」

安容眉眼皆笑,「逮到就好,只是沒人會救他了吧?」

安容還是有些擔心,但是蕭湛很確定的告訴他,沒有擔心的必要。

三皇子被罰守皇陵,他自身都難保,如何救祈王。

東延倒是有那本事。不過東延沒那閑心去救一個沒有用廢棋。

而且,顏王爺抓到他,直接挑斷了他的手筋腳筋,祈王就如同一個廢人,而且用鐵籠關著,鑰匙有兩把,一把在顏王爺手裡,當著祈王的面扔進了火爐里,另外一把在連軒手裡。

就連挑斷祈王手筋腳筋,顏王爺這是幫連軒報仇呢。

等著祈王的無非是兩個下常

要麼永遠被關在刑部死牢。要麼遊街,斬首示眾。

懲罰很重,可比起祈王挑起戰事,導致無數百姓流離失所。安容又覺得這懲罰輕了。

想到雲州百姓,安容望著蕭湛道,「被祈王這麼折騰,雲州附近幾個州郡,百姓吃了不少苦頭,朝廷會安撫他們吧?」

蕭湛沒有說話。這事不歸他管。

不過雲州權貴,凡是和祈王有些瓜葛的,十有**都會受到牽連。

對於謀逆,朝廷向來是寧可殺錯,也不放過的。

他沒有說話,安容說了,「要是能免了那些州郡賦稅就好了,好歹讓他們能休養生息。」

知道安容心軟,蕭湛道,「明兒見到皇上,你可以直接求情。」

安容嗓子一噎,再說不去鎮子上住的話就說不出來了。

不由得一怒,往床上一倒,瞥過頭去。

蕭湛坐在床邊,芍藥和海棠識時務的捂嘴笑走了。

蕭湛輕咳一聲道,「一有空,我就會去看你和揚兒。」

安容動了動,翻了個身,面對著蕭湛,「我有空能來軍營嗎?」

蕭湛失笑,反問道,「你什麼時候沒空?」

她每天都有空。

說服不了蕭湛,安容就認命了。

蕭湛見說服了安容,就出去了。

丫鬟端了飯菜來,安容吃了一頓,又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早的安容就醒了。

醒來時,蕭湛已經不在了,月郡主過來找她,問道,「你真答應搬去鎮子上住了?」

安容望著她,輕點了下頭。

月郡主嘆息一聲,「都不要你待軍營了,他們怎麼可能許我留下來。」

吃了早飯後,蕭湛和連軒護送安容她們去鎮子上。

經過一場大戰,應城街道冷清蕭條了許多。

東延用炸彈攻城,應城城門塌了一半,雖然東延撤兵了,但城門必須儘快修好。

很快,就到了小院。

院子不大,就三進。

地方清幽雅緻,門前有小橋流水,還養了十幾隻鴨子。

安容他們過橋時,小郡主正端著食簍,嘴裡嘎嘎嘎的叫,給鴨子喂吃的,笑容燦爛,銀鈴般的笑聲傳的老遠。

紅綢在一旁照看她,很小心,眼睛就不敢離開小郡主半步。

紅綢瞧見芍藥和安容,忙對小郡主道,「小郡主,你看誰來了?」

小郡主一見蕭湛和安容,把食簍放下,搖搖晃晃的就過來了。

她抱著蕭湛的腳,要蕭湛抱她。

蕭湛就將她抱了起來。

安容笑道,「寧兒,你怎麼一個人在外面玩,父王和母妃呢?」

小郡主抱著蕭湛,看著熟睡的揚兒,一雙漂亮眼睛就跟水洗的葡萄似地,聽了安容問話,她歪著腦袋,想了想道,「母妃給我做衣裳,父王……要麼和皇上打架,要麼和皇上一起給母妃還有寧兒做難吃的東西。」

提到定親王和皇上的廚藝,小郡主就吐舌頭,一臉的嫌棄。

ps:~~o_o~~

~~o_o~~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六十三章 浴桶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六十五章 味覺(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