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六十二章 熟悉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11日 05:22 [字數] 36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readx從炸彈聲響起,到炸彈聲停歇,整整經歷了三個時辰。。

被炸彈炸傷的官兵至少有三千人,這還不算上那些在城門上直接被炸死,連抬回來醫治的必要都沒有的將士們。

炸彈的傷害,可比弓箭要強的多。

那些受傷的將士們中,少說也有五六十人被炸彈炸壞了耳朵,損了聽力。

戰事太殘酷,安容無力阻止。

她只能盡自己的綿薄之力,盡量讓那些將士們少受些痛苦。

軍帳后不遠處,安容在幫著熬藥。

這熬藥的罐子可不是那種小藥罐子,而是大缸。

芍藥幫著添柴火,安容拿了鍋鏟攪拌藥材,道,「不用添柴了,等柴火熄滅,葯就熬好了。」

這樣煎藥,簡直是浪費藥材,藥性能有尋常的六成就不錯了。

可是沒辦法啊,那麼多將士受傷,哪有那麼多人熬藥,就算人手夠了,可還要抓藥呢,熬藥罐子也不夠用啊,只能一鍋煮了。

好在那些將士們傷都差不多,這葯的目的就是為了止血補身。

等葯敖好了,便有官兵把葯抬走,給那些失血過多的將士們服用。

海棠見安容眉間有疲色,端了碗茶水過來道,「少奶奶,你回大帳歇會兒吧,這裡有奴婢們看著呢。」

雖然蕭湛被封了太子,安容是太子妃。

不過在軍中,蕭湛習慣別人喊他將軍,安容習慣別人喊她少奶奶。

安容喝了茶,把茶盞遞給海棠,正要搖頭呢,那邊官兵來報,「少奶奶,小少爺醒了,再哭。」

芍藥就心疼道,「肯定是餓了。」

然後便是催安容去給她們的小少爺餵奶。

安容也捨不得揚兒哭。這不就回了軍帳。

帳內,月郡主正搖著搖搖床,哄揚兒道,「揚兒乖。別哭了,娘親一會兒就回來給你餵奶,乖埃」

聽到賬外,有請安聲傳來。

月郡主便站了起來,正好瞧見安容打了帘子進來。

月郡主瞧著她的衣裳。上面沾染了不少血跡,還有葯汁,道,「從打仗起,都三天了,你都沒好好睡個安生覺。」

安容走過去,要抱起揚兒,結果被月郡主一手拍了,道,「一身的血腥味。揚兒嫌棄你呢。」

安容沒輒,只好凈了手,把外衣換了,方才把揚兒從搖搖床里抱起來餵奶。

揚兒還小,只能憑味道認人,昨兒安容從醫帳回來,一身的血腥味,就是抱著揚兒哄,他照樣哭。

她換了衣裳,揚兒才沒嫌棄她。安心的吃奶。

看著揚兒吃的歡,月郡主就在一旁看著。

安容都習慣了,左右都是女人,也沒什麼好避諱的。

揚兒吃飽了。然後又眯了眼睛睡著了。

安容小心的把揚兒抱在搖搖床里,給他換了尿布,又用耳捂子把耳朵捂上。

才起身來,外面芍藥就進來道,「少奶奶,敵人退兵了1

安容聽得一喜。「我們贏了?」

芍藥眨眼道,「肯定是1

月郡主就欣喜若狂,「有國公爺和蕭將軍還有連軒在,東延怎麼可能攻破應城?」

語氣里,滿滿的都是驕傲。

說完,她拉著安容去迎接蕭湛和連軒。

安容也有三天沒見蕭湛了,心中擔憂他,再加上月郡主身懷有孕,她得看著點才放心。

軍營大門前,兩人翹首以盼。

安容往前走兩步,守門官兵就看著她,一臉少奶奶,您別叫小的們為難行么,將軍有令,不許你們出軍營半步埃

那可憐巴巴的神情,安容看了都心有不忍邁出去的步子,又給挪了回來。

等了約莫半盞茶的功夫,蕭湛就回來了。

遠遠的就瞧見他還有連軒幾個騎在馬背上,背脊挺拔,風姿傲人。

等近了……

安容和月郡主囧了。

這幾個人臉上鬍子拉碴的,把遠觀的風度翩翩感破壞殆荊

見兩人一臉不忍直視的表情,連軒皺眉道,「怎麼了,見鬼了啊?」

月郡主翻白眼,你才見鬼了呢,「你幾天沒洗臉了?」

連軒耳根不期然有抹紅暈,他瞥了蕭湛一眼,道,「大哥好像三天沒洗臉了吧?」

蕭遷在一旁,嘴角直抽,說的好像這三天他就洗臉了似地。

蕭遷實誠多了,他摸著臉,笑道,「起床才洗臉,三天沒睡,也就三天沒洗臉了。」

蕭遷這麼說,月郡主不好意思了,一臉通紅。

安容笑道,「我讓人準備熱水,一會兒沐浴完,好好睡一覺。」

蕭遷忙翻身下馬,笑著道謝道,「多謝大嫂和表弟妹了。」

然後一群人進了軍營,回到大帳。

到這時候,安容才知道,他們除了沒洗臉,這三天也幾乎沒怎麼吃東西。

他們脫了鎧甲,洗了臉,凈了手。

官兵就端了飯菜來。

連軒無形無狀的趴在桌子上,嗅著飯菜香,直咽口水道,「太香了,我以前都認為這是豬食的,不餓不知道這才是人間美味。」

豬食……

這兩個字,讓安容嘴角抽搐了下。

月郡主伸手把連軒推開,「這是我和大嫂兩個去廚房做的1

她自認色香味俱全了,沒想到在連軒眼裡,就是豬食!

連軒囧了,忙道,「我還納悶怎麼飯菜香了許多,老遠就勾了肚子里的饞蟲亂撞,原來是大嫂做的。」

月郡主臉臭的厲害,還有我的份呢,就直接把她忽略了!

雖然她沒有掌勺,但是菜是她洗的,也是她切的!

正要發飆,就聽連軒道,「也不能怪我沒看出來啊,你看這菜切的,一看就沒走心,一塊大一塊小,大嫂的廚藝我見過,這絕對不是大嫂切的。」

安容捂嘴笑,道,「方才急的很,就隨便做了兩個小菜,我催的急,郡主來不及慢慢切。」

月郡主呲牙,「我是切的不好,你要嫌棄,就別吃啊1

連軒覷著她,擰眉道,「做的不好,還不許人說了,我要是不說,你就不知道改,不改怎麼進步啊,做人要謙虛知道么?」

月郡主氣的胸口直起伏,安容忙勸她別生氣,又對連軒道,「月懷了身孕呢,不許惹她生氣。」

連軒嘴角一抽,拍了腦門道,「不好意思啊,我把這事給忘了。」

安容,「……。」

怎麼這麼的欠揍呢,這麼大的事也能忘記了?

不過好像當初她剛懷孕那會兒,也是常忘記這事。

連軒瞥了月郡主肚子好幾眼,叮囑她道,「別胡亂髮脾氣,不然生的孩子會脾氣暴躁。」

月郡主恨不得吼道,「你離我遠點兒,我脾氣會很好1

安容搖搖頭,拉著月郡主坐下,道,「怎麼一見面就吵起來了,真是一對冤家。」

月郡主撅嘴,「誰跟她是冤家啊,就他喜歡挑三揀四。」

說完,還重重哼了一聲。

安容笑道,「他性子爽直,咱又不是第一次知道,就算這菜是靖北侯夫人做的,他也照樣嫌棄。」

月郡主想想也是,也就不生氣了。

就算她氣死了,連軒還是該吃吃該喝喝。

倒是安容覺得有些不對勁,半晌才想起來,「國公爺呢?」

蕭湛吃著豆芽,道,「外祖父昨兒就走了。」

安容愣了一下,「還打仗呢,就走了?」

連軒笑道,「大哥打仗的本事出神入化,連外祖父都自嘆不如了,他沒有留下的必要,就走了。」

說起這事,蕭遷就驚嘆道,「大哥,你用兵的本事越來越詭異了,以前不是這樣的。」

連軒也點頭,「的確,就跟我當初學武似地,只能用突飛猛進四個字來形容。」

說完,連軒兩眼就盯著蕭湛,道,「大哥,你從實招來,你是不是有什麼極品兵書藏私了?」

蕭遷也看著蕭湛,大哥用兵之道,進步太快,實在太惹人好奇了。

可要說兵書,大哥從來不對他們藏私埃

聽連軒和蕭遷這麼說,蕭湛看了安容一眼。

安容清澈明凈的雙眸閃亮如夏夜星辰,透著璀璨光芒。

瞧她樣子,蕭湛就知道安容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但是他不知道如何跟連軒還有蕭遷解釋。

他被雷劈了一回后,就有了前世的記憶。

前世,他在戰場待了將近八年。

那些兵書,他早爛熟於心,以前不明白的地方,他現在都懂了。

前世,他身經百戰。

用兵如神。

東延,軍帳。

元奕陰著臉坐在那裡,臉色暴戾,透著殺氣。

顧清顏坐在下首,她煙眉隴緊道,「蕭湛會有炸彈,我不奇怪,可你說他是前世那個蕭湛,我怎麼也不相信。」

元奕渾身冰冷,臉色越來越難看,「我不會感覺錯的,他就是前世那個蕭湛,我和他在戰場廝殺了三年,被他幽禁了兩年,沒有人比我更熟悉他了1

他有足夠的把握贏這一世的蕭湛。

但是對上前世的蕭湛,元奕沒有多少自信。

蕭湛用兵太詭,根本沒人能琢磨到他下一步會怎麼做!

見元奕如此篤定,顧清顏不信也信了三分了,「難道他也重生了?」

元奕搖頭,方才的篤定神情,又有了三分動搖,「單從之前交戰來看,他不是,但是這一次,他分明就是。」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六十一章 暴斃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六十三章 浴桶(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