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五十八章 往事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08日 18:07 [字數] 426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滿朝文武靜氣凝神,雙目凝視皇上,等他開口。txt全集下載7

皇上眉眼低斂,看著袖口上著的祥雲愣了片刻。

徐公公端了茶過來,這一次,他小心謹慎的多,用銀針試了毒,方才送到龍案上。

皇上端茶啜了兩口,像是借著這空檔琢磨怎麼開口說比較好,畢竟此事關係重大埃

滿朝文武等的心焦,皇上,您倒是趕緊說啊,說啊,臣等小心肝承受不住了。

千等萬盼中,皇上開口了,說及二十年前的往事。

定親王妃,閨名蕭瑜。

蕭國公府嫡次女,身份就不說了,比之郡主公主都不差,容貌大家有目共睹,綽約多姿,當年引得多少男兒思慕紛紛,多少人望著蕭國公府的門第,連上門求親的膽量都沒有?

皇上一番話,引得多少人回想起二十年前的事來,不由得感慨一聲,當年娶的媳婦如今都快成黃臉婆了,可定親王妃卻容貌依舊,除了性子越來越冷,好像歲月這把不近人情的殺豬刀全然將她遺忘了一般,也難怪皇上這麼多年還對她心心念念。

再一聽,當年皇上想娶蕭瑜為皇子妃,不少大臣面面相覷,這事知道的人並不多,就算知道,也不敢胡言亂語,久而久之就給遺忘了。

蕭瑜身份容貌,不論是哪位皇子都想娶她。

先太子身子骨差,他知道不少人覬覦他的太子之位,若是有蕭國公府扶住,他的太子之位就會穩如磐石。

當然了,先太子也的確是傾心於蕭瑜。

可他身子骨太差,蕭家男兒可還沒有這麼弱不禁風的。加上她還醉心學武,仰慕的叱吒疆場的將軍,是像他父親蕭老國公那樣的人物,當時年少,又天真爛漫,太子表白,她雖然羞怯。卻也如實說了。

太子傷心。又想娶她,這不,就想著學武。想著他要是能成一名將軍,她就不會拒絕自己了。

可是他的身子骨,能學嗎?

徐太后見他太累,恐他病情惡化。就勸他,可是太子不聽。徐太后就覺得有不對勁之處。

這不就哄的太子吐露了實情,也為日後埋下禍根。

徐太后拗不過太子,就隨了他,可是太子堅持了幾日。就病倒了。

雖然是治好了,可是太子有了心病,從此鬱鬱寡歡。沒多久就病逝了。

徐太后喪子悲痛,她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就將過錯強摁在蕭瑜頭上。

要不是蕭瑜心狠,直言拒絕了太子,太子又怎麼會傷心欲絕,以至於不治身亡?

當年太子可是深得先皇的喜歡,雖然身子骨太差,他明白把皇位交給他始終是禍患,但是卻遲遲沒有廢掉他,生怕太子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

徐太后又擅長吹枕邊風,吹的先皇對蕭國公府心生不滿,對皇上求娶蕭瑜更是心頭大怒。

徐太后一邊挑撥先皇,又從鄭太后那邊下手,生生拆散了皇上和蕭瑜。

為了斷絕皇上將來奪人妻女,敗壞皇室名聲的事,更是直接把蕭瑜賜婚給了當時的定親王世子。

其實蕭瑜懷有身孕的事,定親王世子是知情的,但是他還是選擇了娶她。

至於蕭湛,皇上知道蕭瑜有身孕的事,只是蕭瑜說孩子沒了,再加上當時他愧對於她,甚至不敢看她,也就信了。

說到這事,皇上就得提一下永寧侯府的破事了。

皇上苦笑一聲道,「當年的永寧侯夫人,如今的靖北侯夫人,身懷六甲還選擇回國公府,為的就是順帶撫養瑜兒生下的孩子……。」

在永寧侯府生孩子,永寧侯府的人必然知情,靖北侯夫人是姐姐,她心疼自己的妹妹,這事多一人知道,就多一分泄密的危險。

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誰想到永寧侯會和自己的表妹勾搭到一起,以至於靖北侯夫人怒火攻心,動了胎氣,早產下一名女嬰,沒有敖過三天,便去世了。

若是那女孩還活著,靖北侯夫人或許還不一定和永寧侯和離。

當年靖北侯夫人蕭瑾,對永寧侯還存了三分依戀,她沒想到生下的是個女孩,更沒想到還夭折了。

若是個男孩,蕭湛就是次子,可以給他寵溺,有父母憐愛,卻不會霸佔永寧侯府爵位,讓自己心愧難安。

而且,蕭湛只是記名在她膝下,由國公府撫養長大,這是事先商議好的事情。

誰想到,永寧侯府老夫人對蕭瑾不滿,得知她生下男孩,派了車駕來迎接他。

只是迎接永寧侯府嫡孫,沒想過迎接蕭瑾。

蕭瑾性子烈,又有蕭國公府撐腰,永寧侯老夫人在侯府沒地位啊,當家做主的權利在蕭瑾手裡,兒子也很聽她的話,尤其是自己捨不得打捨不得罵的兒子,在蕭老國公面前就跟孫子似的,她是怎麼想怎麼氣,是以很不喜歡蕭瑾這個媳婦,怎麼看她怎麼不順眼。

尤其是不許納妾這事上,她更是無法忍受,整天想著怎麼往永寧侯身邊塞人。

永寧侯府如此待蕭瑾,以蕭老國公的脾氣能忍的了?

永寧侯府以為媳婦娶進門了,想拿捏就拿捏,離了永寧侯府就屁都不是了,也未免太小看蕭國公府了!

蕭老國公當即就道,「出言反爾,把許諾當放屁的女婿,他再登門,老夫打斷他狗腿1

當年,永寧侯迎娶蕭瑾,蕭瑾要求永不納妾,永寧侯滿口答應。

蕭瑾也寒心,就提出了和離。

至於蕭湛,當時他命硬的事,永寧侯府也知道,起先只當是蕭國公府為了不給孩子,故意胡謅騙人的,他們拿了蕭湛的八字去找人算,找了好幾個,都說蕭湛的命很硬。不宜養在身邊。

永寧侯老夫人倒是想把孫子接過來,養在莊子上。

可拿這理由去跟蕭老國公說,蕭老國公只怕能當場揭掉永寧侯兩層皮。

堂堂蕭國公府,蕭湛的外祖家,還能比永寧侯府的莊子差了,他永寧侯府的莊子是皇宮呢?!

蕭國公府不給孫子,加上又克父。永寧侯府強求不來。就沒有強求了,而且蕭瑾和他說了,孩子不是他的。

可是永寧侯府沒人信。

蕭國公府也沒有再多的解釋。和離了,孩子隨母親有何不可?

蕭瑾在國公府修養了一年,靖北侯對她痴心不改,在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慫恿和禍害下。總算是抱得美人歸了。

從蕭瑾上花轎起,永寧侯就一直後悔到現在。

他一直在等蕭瑾回心轉意。登門認錯。

可惜,他太小看蕭國公府了。

往事已矣,他就是再後悔,在蕭國公府眼裡也是不屑一顧。

而且。蕭老國公明言了,他不會對永寧侯府如何,這是看在永寧侯府過世的老侯爺面子上。

但兩府情分已斷。再無往來。

但是這麼些年,靖北侯的意氣風發。靖北侯夫人的音容笑貌,連軒的紈,蕭湛的沉穩,就像是一把把利刃插在永寧侯的心頭。

為什麼同樣是被蕭老國公訓斥,靖北侯能做到甘之如飴,他卻心有不滿?

每每深夜,輾轉反側,終只有四個字:悔不當初。

現在聽皇上說及這樁陳年往事,永寧侯心口二十年沒有結痂的傷口,再次被揭開,鮮血淋漓。

要不是身後的大臣扶了他一把,估計他會跌倒在地。

他怎麼也沒想到,當年蕭瑾肚子里的孩子因為他要納表妹為妾而夭折了。

他比誰都清楚蕭瑾有多期盼那孩子能早日生下來,為了那孩子,她精心準備了多少的玩具,只要能給的,她都準備了……

當初和離之後,他還送那些東西去給蕭湛,最後被蕭瑾全部丟了出來。

她說了一句,「這些東西,你燒了吧1

燒了……

他當時還很生氣,因為只有給死人送東西,才用燒的,她做娘的怎麼能如此狠心咒自己的孩子。

到今日,他才知道她話外之音!

永寧侯眸底有淚,他不知道,他在不經意之間,傷人之深。

他更不知道,他和蕭瑾越走越遠,還有皇上和定親王妃的功勞在!

就為了維護蕭瑜的閨譽,就要隱瞞他這些事?!

永寧侯心底對皇上有恨,對定親王妃有怨,可他始終是自作自受。

本該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他為什麼要納妾?!

為什麼要堵一口氣,最後娶了表妹?!

一口氣提不上來,永寧侯一口血噴了出去。

「皇上,永寧侯暈了1大臣扶著永寧侯道。

皇上瞥了他一眼,其實男人納妾,不是什麼大事,誰叫他做不到還隨口許諾,倒霉遇到的又是蕭國公府,只能悔恨終身了。

想到當年他也是許諾沒有做到,皇上就嘆息一聲,擺擺手道,「找太醫給他醫治吧。」

然後就有侍衛把永寧侯抬了出去。

再然後,皇上道,「蕭國公府瞞朕瞞的好苦,若非湛兒那張酷似先皇,幾乎和先皇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臉,朕還從未懷疑過他不是靖北侯夫人所出。」

皇上一臉對蕭老國公不滿,有夾了三分有兒如此,與有榮焉的感覺。

諸位大臣連連點頭,其實他們看到蕭湛的臉時,也很震驚。

就憑蕭湛那張臉,誰會懷疑他不是皇室中人?

都不用滴血認親了。

孫子肖似祖父,太可能了。

因為都有心理準備,所以皇上說,他們一點都不詫異。

他們更清楚,只要皇上認了蕭湛,這太子之位鐵定是他的。

這幾日的鬧劇,不是因為皇上沒認蕭湛么?

想著,就聽皇上吩咐裴右相道,「選個良辰吉日,把湛兒的名字加到皇家玉蝶上。」

裴右相愣了一下,這麼大的事,就這樣決定了?

皇上,你都沒說蕭老國公同意沒同意這事埃

還有好幾個問題,你都沒說明白……

誰說男人不愛八卦的,現在這群大臣心裡就跟貓撓了似地,有好幾個問題想知道。

比如,當初皇上和定親王妃怎麼就兩情相悅,還未婚先孕的?

以定親王妃那性子,做不出來這麼衝動的事吧,皇上你腫么做到的?

還有,定親王明明知道定親王妃都懷過皇上的孩子了,怎麼還娶她,別說聖命難違,定親王府不怕好么?

還有,定親王和定親王妃生的小郡主又是怎麼回事,好像定親王妃對定親王也冷冰冰的啊,不會也是皇上的吧?

還有,皇上,你是不是對定親王妃還存了念頭,接下來你會怎麼做?會不會把她再搶回來?

還有……

想知道的事一堆,想知道的人也一堆,就是不敢問埃

還有最最重要的事,要是真立蕭湛為太子了,他的身世可是大污點啊,歷朝歷代,可沒還有過這樣的先例呢。

可是反對的話,又不敢說,那不是閑的沒事找霉頭觸么?

裴右相輕咳一聲道,「皇上,明兒就是黃道吉日呢。」

「明天?」皇上笑了,「就明天吧,想來欽天監挑出來給朕下葬的日子,應該不會差。」

大臣們,「……。」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五十七章 為難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五十九章 接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