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嫁嫡 > 第六百五十四章 私印(求粉紅)

嫁嫡

第六百五十四章 私印(求粉紅)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05日 03:17 [字數] 38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天才壹秒記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看著信上的字,安容微微汗。

前腳才說皇上不回去,誰也沒輒。

後腳就有輒了。

雖然徐太后的養子祈王謀反了,可徐太后早在祈王謀反時,她便去太廟跪求列祖列宗,說她識人不明,沒有把祈王交好,當初先太子過世,先皇可憐她膝下孤單,才將祈王過繼給了她,這些年,她撫育祈王是盡心儘力,誰想到竟是養了只白眼狼,在大周和東延交戰之際,高舉反旗,給大周雪上添霜,求列祖列宗原諒。

這一番話,雖然是認錯,可更多的還是訴苦,說自己的無辜。

讓她撫育祈王是先皇的吩咐,她敬重先皇,不敢有辱先皇重託。

可俗話說的好,兒大不由娘。

祈王長大了,不聽她這個太后的話了,居然行那謀逆之事。

徐太后甚至請求皇上,削掉祈王的封號,貶為庶民。

雖然這在安容看來很可笑。

祈王都謀逆了,他志在稱王,還會在乎一個祈王的封號?

還有當年撫育祈王,是徐太后自己要求的好么,怎麼就成先皇憐她膝下孤單了?

可徐太后要這麼說,也沒人能反駁,畢竟她要過繼祈王,得先皇同意埃

徐太后一番訴苦,又在太廟跪到暈眩,雖然只跪了兩個多時辰就暈了,可還是引起不少文武大臣的同情。

生在皇家,有多少男人能坦然面對皇位的誘惑?

尤其是徐太后暈倒后醒來,說要去給先皇守陵,以贖罪孽。

皇上能答應嗎?

且不說皇陵清苦,徐太后又認罪態度良好,他要真讓她去,還不得被天下人戳著脊梁骨說,畢竟徐太后也是太后,他得喊一聲母后。

還有徐太后心機深沉,祈王沒有接回她便謀逆了。她除了撇清自己以自保之外,還有別的法子嗎?

她要去守皇陵,難保是想藉機逃回雲州。

所以皇上就以徐太後身子骨弱為由,留她在皇宮頤養天年了。

既然祈王謀反時。皇上沒有遷怒徐太后,降罪於她。

那她就還是太后,是皇上名義上的母后。

母後過世,皇上身為兒子能不回去嗎?

要說他御駕親征了,還可以以此為由不回京。

徐太后的喪事。大可以讓禮部辦理,等他凱旋而歸了,再去徐太后陵前焚香告罪。

可誰都知道,皇上是和定親王追著定親王妃出的京,為的是立太子的事,為的是蕭湛的身世,雖然這也不是什麼小事,可晚個一年半載的根本不妨事,事情輕重緩急嘛。

一句話,皇上是不回宮不行了。

而且。徐太后都死了,皇上還不回去,難保敵人喪心病狂,會對鄭太後下手……

正想著呢,便聽外面官兵道,「給皇上請安。」

安容愣了一下。

皇上已經掀了帳簾進來了。

進門第一句話,便是問揚兒,「揚兒回大周了,怎麼不先抱去見見朕?」

語氣里夾帶了些責怪。

安容看著皇上嘴角有一抹淤青,身上穿的衣裳奢華的很低調。嘴角不由得抽了一下。

蕭湛便問道,「外祖父找皇上去了,皇上沒碰到他?」

皇上轉身坐下,徐公公便憂心道。「國公爺找皇上,別是有什麼大事才是啊,先前皇上聽侍衛稟告表少爺你回來了,還帶了揚兒少爺,就去街上給小少爺挑見面禮去了,未曾和國公爺碰上……。」

安容。「……。」

見安容站在那裡不動,皇上眼神滯了滯,怎麼就這麼沒眼色呢,進門就說要見揚兒了,她怎麼還不趕緊抱來給他瞧瞧?

說來也奇怪,湛兒娶了她,連揚兒都生了,為什麼他還夢見湛兒娶了顧家大姑娘?

他對安容並無不滿,她也幫了湛兒許多,就單說她從池家坑來的兩萬戰馬,就非同一般了。

難道是因為她太聰慧,搶了湛兒在軍中的威望,以至於他從心裡生出些許不滿,寧願當初湛兒娶的是顧家大姑娘,而非她?

他未曾這樣想過埃

想到夢裡他要認回蕭湛,結果被蕭湛拒絕了,皇上心底就憋悶。

算了,從兒子這裡著手不易,還是從孫子身上下手好了。

不過一想到揚兒姓蕭,皇上心底就不舒坦了。

雖然揚兒是跟著蕭湛姓的,可蕭湛是跟著蕭老國公姓的啊!

他要不要給揚兒賜姓莫?

皇上端茶輕啜,甚是糾結。

大帳里,靜悄悄的。

徐公公見皇上走神,兩眼翻了翻,也不知皇上最近是怎麼了,越發容易走神了,別是病了才好啊,皇上沒說不適,他又不敢隨意請大夫,趕明兒一定要以請平安脈為由,給皇上搭個脈。

想著,徐公公輕咳了兩聲,喚道,「皇上?」

喊了好幾聲,皇上才回過神來,道,「揚兒呢,抱來了?」

徐公公臉上有黑線,「皇上,揚兒小少爺睡著了,這會兒還沒醒呢。」

「沒醒?」皇上怔了一下,瞥頭看安容。

安容便福身道,「我去抱揚兒來。」

皇上擺手道,「揚兒既然睡著了,就讓他睡吧,等他醒了,朕再看不遲。」

就這麼一句話,揚兒在軍中的威嚴又蹭蹭的往上漲了。

有誰有那麼大的面子,讓皇上巴巴的趕來見他?

他睡著了,皇上還忍著耐性等他睡醒的?

他們聽說的,也就揚兒小少爺這麼一個了。

東延,軍營。

大帳內。

元奕正在批閱奏摺。

顧清顏打了帘子進去,問道,「還沒有蕭湛等人的消息?」

元奕搖頭,「沒有,朕在他回大周的路上設了重重埋伏,一直沒見他出現。」

柳公公知道元奕心急,忙道,「肯定是他知道皇上設了埋伏,所以怕了不敢出現。」

元奕臉色冷的厲害,他對蕭湛了解的很。就憑他敢闖千軍萬馬的膽量,會害怕?

不過顧清顏則道,「確有這種可能,他一個人不怕。可還有沈安容和他的孩子……。」

她話音未落,外面便有官兵進來道,「皇上,有探子來報,說蕭湛已經回大周軍營了1

元奕手裡端著茶盞。聽到官兵的稟告,他驚站起來。

手裡的茶盞傾斜,直接掉在了桌案上。

將幾本奏摺給浸濕了。

顧清顏臉色也青的厲害,「這怎麼可能呢,只是他一個人回軍營了?」

若是這樣的話,倒也不足為奇了。

官兵有些害怕,還是回道,「不止是他,還有蕭表少奶奶……。」

聞言,顧清顏的臉黑沉如炭。

柳公公也驚呆了。「他是從哪裡回的大周,怎麼做到悄無聲息的?」

「……從棉城天險。」

才說了幾個字。

元奕跟前的桌案已經被他一掌拍的粉碎。

官兵瑟瑟顫抖,嘴邊的話沒敢說出來,他要是說大周軍營將士們感激東延掘路之恩,只怕會把皇上氣瘋了。

「好一個蕭湛1元奕拳頭攢緊,眸光殺意肆掠。

顧清顏也有些頹敗,派了那麼多暗衛追殺,還有上官昊的暗衛,居然還讓蕭湛和安容逃回了大周,他們的命當真是夠硬!

早前元奕太看重蕭湛。她還不以為然。

如今,卻是見識到他的本事了。

誰會想到他們會從棉城天險回去?!

那條路是東延鑿出來,偷襲大周,被大周給拆掉的路啊!

他們千防萬防。卻還是叫他鑽了空子!

「現在他們逃回大周,再想暗殺他們,怕是不可能了,」顧清顏有些認命道。

元奕冷笑一聲,「暗殺不了,就明殺1

前世在戰場上的恥辱。他要十倍百倍的還回來!

這邊東延怒火滔天,恨不得將蕭湛千刀萬剮以泄憤。

大周這邊,卻是熱鬧非常。

皇上等了片刻,揚兒就尿床哭醒了。

安容幫他換了衣裳,抱到軍中大帳給皇上看。

皇上抱著揚兒就不撒手了,他雖然有很多皇子,可那些皇子也才剛娶妻,雖然沒有認回蕭湛,但是在皇上心裡,揚兒是他的長孫。

在皇家,長子長孫總是特別受寵一些。

皇上親自去應城給揚兒挑見面禮,可是挑來挑去都不滿意。

應城是邊關小城,如何跟膏粱錦繡的京都相提並論?

而且皇上是見慣了好東西的,就拿玉來說,除非是羊脂玉,其他根本不入眼。

第一次見長孫,給的東西怎麼能隨意了?

可是安容怎麼也沒想到,皇上給的見面禮會如此的重。

皇上把他的私印給了揚兒!

看到蕭湛斂眉,安容錯愕的眼神,還有那些大將軍倒抽氣聲。

皇上心裡舒坦了。

送私印的可不止他蕭老國公一個,雖然那私印是先皇親手雕的。

可這枚私印,是他登基之時,親手雕刻,又代表著他,可比蕭老國公的私印貴重的多。

恩,硬生生的壓了蕭老國公一籌。

皇上毛骨舒暢。

那些將軍看著皇上,又看看手裡拿著私印的揚兒,背脊都發麻。

雖然這只是一方私印,堪比立太子的聖旨了埃

皇上的私印,雖然不是玉璽,卻和玉璽一樣代表著皇上。

皇上的話,就是聖旨。

揚兒小少爺要是寫下什麼,再蓋上皇上的私印,就跟皇上說的並無區別了。

皇上把私印給了揚兒小少爺,這和把大周江山交給他也沒什麼兩樣了……

那些將軍們面面相覷。

他們心裡清楚,皇上把私印給揚兒小少爺只是個幌子,他才多大點,還沒滿月呢,能用私印嗎?

皇上這是想要認回大將軍,立他為太子啊!

ps:求粉紅~。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五十三章 謀逆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五十五章 翁婿(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