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四十五章 嫌棄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29日 00:04 [字數] 377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說著,丫鬟把銅盆端過來。

安容用帕子濕了水,幫蕭湛擦臉。

等瞧見蕭湛俊美絕倫的臉,丫鬟的呼吸一滯。

眼睛像是定在了蕭湛臉上,挪不開了一般。

趙成瞥了兩丫鬟一眼,丫鬟又縮了脖子不敢再多看一眼。

趙成上前一步,對安容道,「少奶奶,還是屬下來吧。」

此時,蕭湛的臉和脖子已經擦乾淨了。

她大著肚子,也沒法做更多,便吩咐丫鬟拿了衣裳來,讓趙成幫蕭湛換上,好讓他睡的舒服些。

安容知道蕭湛趕來邊關很累,她不怕趙成弄醒他。

甚至,安容心裡還有一些期盼,希望蕭湛能醒。

只有他醒了,她和趙成他們才安心埃

可不論趙成怎麼擺弄,蕭湛都睡的死死的,讓人心中擔憂。

這一憂,便是三天。

一夜沒醒,趙成就擔心了,見安容把脈始終說沒事,趙成斗膽道,「少奶奶,要不屬下去找個大夫來吧?」

安容能反對嗎?

趙成請了大夫來。

一個又一個。

便是東延皇宮裡的御醫,也花了重金請了三個來。

回答和安容一樣,都是脈象沉穩,一點事都沒有。

可是聽說蕭湛被雷劈中了,又一個個驚呆了,常人被雷劈中,能安然無恙嗎?

這不,又是煎藥,又是施針,竭盡所能。

可蕭湛就是半點反應都沒有,安容忍不住胡思亂想了。

趙成怕安容思慮成疾。勸道,「少奶奶,爺是因為蕭家傳家木鐲才會被雷劈中,蕭家之物,不會害蕭家人的,你且放寬心,好好養身子。爺睡了三天。你衣不解帶的伺候,也沒好好吃東西,你和腹中小少爺都受不祝我讓丫鬟準備了吃的,你多吃些,再好好睡一覺。」

安容摸著肚子,看著熟睡的蕭湛。總是輕點了下頭。

安容食慾不佳,但為了腹中胎兒。還是逼著自己吃了不少,還喝了一碗雞湯。

不知道蕭湛會怎麼樣,趙成吩咐另外在屋子裡擺了一張床給安容歇息。

夜,清冷有風。

微微敞開的窗柩。有徐徐清風吹來。

屋內的燭火,忽明忽暗,搖曳不定。

海棠木雕鏤百合大床上。熟睡的男子,眉頭動了下。

眼睛。strong/strong緩緩睜開。

屋外伺候的趙成見他起來,輕輕推開窗戶,縱身一躍就進了屋。

他欣喜道,「爺,你總算是醒了。」

蕭湛輕點了下頭,他想起自己被雷劈中的事了,問道,「我睡了幾天了?」

說著,蕭湛要起身下床。

趙成趕緊扶他,卻被蕭湛止住了。

他還沒有虛弱到需要人扶的地步。

他望著安容,趙成回道,「爺睡了三天,少奶奶也差不多三天沒合眼,這會兒估計累極了。」

蕭湛點點頭,手輕輕一動。

趙成便放心的跳窗離開,還小心的把窗戶關好。

蕭湛望著安容。

她仰在床榻上,身上搭著塊著鴛鴦戲水的雲錦毯子,卻掩不住隆起的腹部。

便是睡著了,她的手也是護著小腹的。

她面容精緻如羊脂玉,泛著光澤,唇若點朱,清澈明凈的雙眸緊閉,只是忽然一雙好看的眉頭皺緊了下。

想翻個身子,可是努力了兩下,沒有成功。

倒是那錦毯掉了大半。

蕭湛走過去,幫安容把錦毯蓋好,握著安容的手,輕輕的磨著,像是摸著一塊上等玉石一般。

蕭湛有些走神,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沒有注意到他手上有重繭,摸在安容嬌嫩的皮膚上,有輕微的刺疼。

安容雖然很累很困,可是心裡記掛著蕭湛,睡的很淺。

蕭湛摸了幾下,安容就睡不著了。

她努力把手抽回來,無果后,就把眼睛睜開了。

睡眼朦朧中,看到一人坐在她床邊,安容先是一怔,困意瞬間消退待荊

等看清楚是蕭湛,安容就想喊出聲,可是見蕭湛摸著她的手,看著她手腕上的玉鐲發獃。

她極少看到蕭湛發獃,連她醒了都沒察覺。

不會是被雷劈的反應遲鈍了吧?

安容有些后怕,伸手在蕭湛跟前來回晃了兩晃。

見蕭湛沒反應,她要把手收回來,卻不期然被蕭湛握緊了。

握的很緊,好像一鬆手,安容就會消失一般。

安容有些吃疼,道,「相公,你握疼我了。」

蕭湛趕緊鬆手,復又抓緊了,只是力道小了許多。

安容看著他,不知道說什麼好,本來大著肚子就挪動不方便,還霸佔她一隻手,她沒法起來埃

算了,不起來就不起來吧,只是他怎麼看著不對勁埃

「相公,你沒事吧?」安容反握緊了蕭湛的手,純澈明凈的眸底寫滿了擔憂。

蕭湛看著安容在幫他把脈,扶她起來道,「我沒事。」

安容點點頭,脈象平穩,確實沒事。

她望著蕭湛,問道,「相公,你為什麼會被雷劈中,趙成說八年前,瞎眼神算幫你改命,遭天譴也被雷劈了,你怎麼會跟他一樣?」

好像也不一樣,至少瞎眼神算瞎了一隻眼睛,而蕭湛沒有。

不過蕭湛肯定不會無緣無故被雷劈。

總是有緣由的。

蕭湛瞥了玉鐲道,「玉鐲嫌棄我,給我一點教訓。」

聽到這話,安容的眼珠子猛然睜大,不敢置信,「嫌棄你?怎麼會呢?」

她眯了眼睛看著手腕上的玉鐲,努了努嘴,一臉的嫌棄。

敢嫌棄我夫君,我也嫌棄你,很嫌棄很嫌棄!

蕭湛被安容那樣子給逗笑了。剎那間,安容只覺得萬物都為之黯然失色。

蕭湛摸著安容的臉,深邃的眸底,透著一股叫人面紅耳赤的深情,從所未有。

安容微微訝異,眼睛直眨,不明就裡。越看越覺得蕭湛怪怪的。就聽蕭湛舉起她的手道,「雖然玉鐲嫌棄我,我依然感激它將你送回我身邊。」

聞言。安容眼睛眨的更厲害了。

這話怎麼聽的不明不白的,什麼叫感謝木鐲把她送回他身邊?

她知道,她之所以會嫁給她,和木鐲有脫不了的干係。可是那不是他故意耍計謀,她一不留神中了計嗎?

可是送回……?

她去哪兒了。要木鐲送回來?

安容擰眉琢磨,猛然抬頭,驚看著蕭湛,有些急切道。「慧明大師說過,我能重生,是因為我有逆天改命之能。當時我就猜測是因為木鐲,不會真的是木鐲幫我逆天改命的吧?」

蕭湛點點頭。

確實是木鐲。

不過。還有一個他。

他怎麼也沒想到,他前世最終是拜了瞎眼神算為師,雖然早前連軒曾偷聽東延太子說過這事,不過他並不相信。

聽蕭湛說這話,安容就確定蕭湛也夢到前世了,她的心有些慌亂不安。

沒人比她清楚,蕭湛前世有多寵溺清顏了。

他夢到前世,肯定知道前世的清顏有多好,沒有前世的記憶,他對她能做到坦然,現在呢?

安容低下眉頭,見到手腕上的玉鐲。

她的心又雀躍了三分,木鐲說過,要摘下它,除了蕭家人的血外,還要有一顆甘願為她犧牲的心。

安容情緒逆轉的太快,讓蕭湛見了直蹙眉,問道,「怎麼了?」

安容連忙搖頭,「沒什麼,我只是好奇你做了什麼事,惹的木鐲會嫌棄你?」

怕蕭湛不回答,安容還拽著他手腕,央求道,「你一定要告訴我,不然我要是不小心也得罪它了,它也引雷電劈我怎麼辦?」

說著,安容還在心底為之前嫌棄木鐲而賠禮道歉。

蕭湛見了失笑,「木鐲不會嫌棄你的。」

「那可說不一定,」安容還是有些怕。

現在木鐲喜歡她,不代表一直喜歡埃

安容拽著蕭湛的胳膊搖晃,一定要蕭湛回答她,蕭湛奈何不得安容,只好道,「木鐲嫌棄我前世沒有娶你為妻。」

安容,「……。」

無語了有沒有,蕭湛要娶誰,那是他自己的事啊,關木鐲屁事啊,它還不樂意了?

也太傲嬌,管的也太寬了吧?

安容斜視蕭湛,道,「木鐲怎麼會這麼霸道呢,你肯定是逗我玩的對不對?」

她不相信手腕上的玉鐲會這麼的霸道不講理。

蕭湛啞然一笑,捏著安容的瓊鼻道,「木鐲是蕭家之物,霸道些有什麼奇怪的?」

說的也是。

可也霸道的過了火吧,不聽話就天打雷劈?

不過安容又心中感動,她何德何能,讓木鐲如此偏向她?

蕭湛鬆了捏著安容鼻子的手,摸著玉鐲道,「其實,它對我已經手下留情了。」

想到前世,蕭湛感慨諸多。

他被雷電劈中,睡了三天。

短短三天,看盡了前世。

他怎麼也想不到,前世諸多悲劇,皆因他一句大丈夫何患無妻。

這句話,他這一世也說過。

現在想想,蕭湛還有些后怕。

他自打出娘胎,就命理極硬極苦,外祖父求了瞎眼神算十年,才求的他答應幫他改命。

瞎眼神算搭上了一隻眼睛,才勉強窺的一絲天機。

就憑著這一絲天機,外祖父就把幫他娶嫡妻的事交給了他。

安容最合適。

可惜,安容退親了。

他一直以為安容退親是因為流言蜚語,覺得他可怕,便是被雷劈暈之前,他也一直這麼認為的,誰想到是因為蘇君澤?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四十四章 搜查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四十六章 滿足(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