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三十九章 消失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25日 04:27 [字數] 490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隨手一波弄,便蕩漾起陣陣漣漪來。

漣漪未散盡,門外,卻傳來了打鬥聲。

趙成假借朝傾公主之名和侍衛分贓,給安容送了一件蓑衣的事,到底還是暴露了。

暴露的原因,竟叫安容哭笑不得。

其實,昨兒下雨起,朝傾公主就派了丫鬟送蓑衣來。

只是元奕顧忌顧清顏,使了計謀把蓑衣給劫了下來。

誰想柳公公怕朝傾公主會來探望安容,到時候發現蓑衣不在,又和元奕鬧騰。

元奕沒兩天就要御駕親征了,要關心的事太多,沒工夫陪朝傾公主鬧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也巧了,柳公公送蓑衣來時,那侍衛正好去小解,見柳公公送蓑衣道,當即大鬆一口氣,道,「公公放心,昨夜朝傾公主又送了件蓑衣來,屋子裡雖然濕透了,可是蕭表少奶奶安然無恙。」

柳公公一聽,眉頭就皺緊了。

他看著侍衛走遠,又看了看手裡的蓑衣,趕緊回去稟告元奕。

這不,就有了抓趙成的一幕。

聽著門外的打鬥聲,越來越遠,安容的心也提了起來。

誰想,打鬥聲沒了,開門聲傳來。

元奕陰了一張臉進來,他手裡拿了件蓑衣,狠狠地往地上一砸。

可憐濺了安容一身的水,臉上都是。

安容抹著水,耳畔是元奕咬牙切齒聲,「好一個蕭國公府暗衛!好一個蕭國公府表少奶奶!朕今兒算是大開眼界了,居然在朕的眼皮子底下愚弄朕1

還有那群不長腦子的暗衛,在屋子裡看著,居然還讓人鑽了空子!

暗衛很委屈。他們只是負責抓蕭國公府暗衛,誰知道他會那麼大膽易容成侍衛,還借著皇后的名義送蓑衣?

這原本就是皇后做的出來的事,他們根本就沒有多想。

蓑衣都進了承乾宮了,皇上還能不知道,他們只當是皇上不想和朝傾公主吵,所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見元奕大怒。柳公公忙勸道。「皇上別生氣,蕭國公府暗衛本事再大,他也只能送件蓑衣了。沒有鑰匙,就是給他們天大的本事,也救不了人。」

柳公公說著,門外傳來一聲冷笑。「說得對,沒有鑰匙。蕭國公府的暗衛就是再能蹦躂,也是枉然。」

元奕回頭,就見到丫鬟扶著顧清顏走過來,元奕趕緊過去搭把手。問道,「你的傷好了?」

不提傷還好,一提傷。顧清顏的臉色就青了三分。

她鬆開元奕的手,道。「好多了。」

說著,她用腳踢了踢門檻,漣漪飄蕩遠去。

「雨夠大,倒是能養魚了,」顧清顏嘴角攜笑。

柳公公會意,吩咐人道,「趕緊弄些魚來擱屋子裡……。」

不等他說完,安容就道謝道,「謝顏妃體諒我,待在鐵籠里無趣,弄些魚兒來與我相伴。」

顧清顏的臉,瞬間抓狂,她冷笑,「你以為我弄魚是給你玩的?想的倒是挺美的。」

說完,她看著元奕道,「皇上,暗衛敢借著朝傾公主的名義來送蓑衣,是你太縱容朝傾公主的緣故,只怕這一屋子的水,等朝傾公主起來,肯定會弄乾,有她護著,蕭國公府的暗衛有什麼不放心的,你一劫下她送的蓑衣,暗衛就送了件來1

要顧清顏說,就該餓著安容,最好在大庭廣眾之下餓著,她就不信邪了,蕭國公府的暗衛會不拚死想救。熱門小說

朝傾公主攪局,元奕心軟,顧清顏是恨鐵不成鋼。

對付朝傾公主她有千百種辦法,可元奕不會用,雖然他和朝傾公主吵架吵的不可開交,但是他捨不得傷害她!

顧清顏深呼兩口氣,轉身離開。

元奕皺了皺眉頭,冷冷的瞥了安容兩眼,也走了。

安容兩眼翻白,完了,她又要給元奕出餿主意禍害她了。

如安容所料。

一個時辰后,來了七八個侍衛,踩著一地的積水,把鐵籠抬了起來。

安容到了御花園,被安置在御花園最中心的位置!

等鐵籠放好,柳公公過來道,「蕭姑娘,你別東張西望了,皇后是不會來救你的,她和顏妃去永寧寺給皇上祈福,求神佛保佑皇上御駕親征,凱旋而歸,這會兒已經出宮了,要兩天才能回來。」

在太陽底下曬著,又餓上兩天兩夜,就不信蕭國公府暗衛能不出現!

柳公公走之前,吩咐侍衛道,「傳令下去,誰敢靠近鐵籠半步,殺無赦1

侍衛齊聲應道,「遵命1

安容心一涼,緊緊的抓著鐵籠。

她倒不怕曬,才下過大雨的天氣,熱不到哪裡去。

她是怕餓啊,她這會兒已經餓的飢腸咕嚕了,挨到晚上,還不知道餓成什麼樣了,就算進了玉鐲,她又能堅持幾個時辰?

不奢望有人能救她,但求能給她一點吃的埃

要說之前趙成等暗衛都是不慌不忙,這一回是真慌神了。

必須要解救安容埃

趙成假扮侍衛被發現,被暗衛划傷,東躲西藏出了宮。

酒樓暗衛見他傷的嚴重,忙問他,「趙成,少奶奶如何了?」

趙成搖頭,「我不知道,應該不會好。」

找來大夫醫治趙成的空檔,暗衛已經拿了銀子從宮裡探聽到安容被關在御花園遭受餓肚子日晒雨淋之苦的事。

暗衛再坐不住了,要殺進宮救安容。

趙成攔下他們道,「根本沒用,鐵籠沒有鑰匙,根本就打不開。」

他們雖然力氣不小,可抬著鐵籠出宮,那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他雖然知道安容能進玉鐲,可是每一回都是在屋子裡,誰知道安容進了玉鐲。再出來是不是還在鐵籠里?

要是轉了一圈,還在鐵籠里,趙成想,安容估計能氣瘋。

「那現在該怎麼辦?」暗衛冷了聲音道。

趙成想了想道,「只能賭一把了,去永寧寺,劫持顏妃1

其實。比起顧清顏。抓朝傾公主更容易些。

可是安容在皇宮這麼些天,多虧了朝傾公主照顧,他們要是拿朝傾公主做人質。安容不會高興的。

至於說是賭,那是因為趙成知道顏妃身邊有暗衛,不僅僅是東延皇帝的,還有北烈暗衛。更別提一溜的侍衛了。

還有顧清顏本人,她是用毒高手。遠非安容可比的。

幾暗衛趕緊去收拾。

趙成躺在床上,閉目沉思。

就在暗衛整裝待發時,他眸光一冷,忙道。「等等!先別去1

暗衛停住腳步,望著趙成。

趙成捂著傷口,站起來道。「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顏妃才挨了朝傾公主十板子。便是走路,都要丫鬟扶著,要是祈福,那是要跪上好幾個時辰的,她的身體吃不消……。」

暗衛望著趙成,「你是說顏妃不可能去永寧寺祈福?」

趙成搖頭,「我也不清楚,只是覺得心底不安。」

他知道去永寧寺祈福,目的支開朝傾公主,朝傾公主絕對是真的。

萬一顏妃是假扮的,那永寧寺祈福就是個陷阱。

「容我再想想。」

趙成在思岑,那些暗衛有些等不急了,但都沒有離開。

趙成想不明白啊,安容明明知道暗衛是假的,是故意去套她的消息的,她還讓暗衛去掀顏妃的屋頂。

這不是明擺著自找罪受嗎?

難道少奶奶這麼做,就是為了屋頂被掀開,好見到月光?

那少奶奶豈不是打算今晚就進玉鐲了?

御書房。

顧清顏躺在貴妃榻上,手裡了拿了本書瞧著。

元奕在批閱奏摺,偶爾會看著奏摺失神。

朝傾公主笑道,「你放心吧,朝傾公主不會有事的。」

元奕眼睛從奏摺上挪開,道,「你就那麼篤定暗衛會上當?」

朝傾公主小心坐正了,屁股還有些疼,她笑的自信,「蕭國公府的暗衛不傻,劫持去上香的我,總比進宮救人,或者劫持你容易的多。」

既打發了朝傾公主,又能引蕭國公府暗衛上鉤,一舉兩得。

要不是屁股疼,又有上香祈福的事,她真想去御花園看看她的慘狀。

實在好奇,顧清顏吩咐柳公公道,「去御花園看看她怎麼樣了。」

柳公公應了一聲,便退了出去。

御花園。

安容兩眼望著遠處開的娉婷裊裊,猶如美人舞袖回首的芙蕖,嘴忍不住咽了咽。

又餓又渴。

這才剛過了午時啊,等到太陽落山,月亮爬上來,至少還要三個時辰,快堅持不住了。

好歹給她兩塊糕點,半碗茶水墊墊肚子埃

越餓越想吃,越想吃的越餓,餓的肚子咕咕叫。

見柳公公過來,安容眼角微微上揚。

她靠著鐵籠,雙手環胸,看著柳公公。

純凈明媚的雙眸,眉梢上揚,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彷彿在幸災樂禍著什麼。

柳公公被安容的眼神看的背脊發麻,腦袋蹦的緊緊的。

安容他見過許多次,性情溫和,舉手投足間有一股子親和,瞧著讓人心情愉悅,哪怕蕭湛是東延的敵人,對她,他就厭惡不起來。

這會兒竟然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自己,好像自己要大禍臨頭了一般?

柳公公想轉身離開,可是腳偏偏像是被定在了地上一般,挪不動。

安容抬手輕拂被風吹亂的髮絲,緩緩垂下眼眸,望向遠處。

柳公公眉頭皺緊,欲轉身離開,結果走了兩步,還是轉身回來了。

他走到鐵籠前,看著安容,問道,「蕭姑娘,你笑什麼?」

安容勾唇一笑,「笑柳公公大禍臨頭了埃」

柳公公身子一凜,臉色一白,「何處此言?」

安容輕抬胳膊,露出手腕上的玉鐲,笑道,「玉鐲的威力,柳公公見過的,我來東延這麼多天,都心平氣和,不吵不鬧也不怕,是因為我知道我會安然無恙,無須擔心,不過柳公公你,印堂發黑……。」

安容點到為止,然後就只笑不語了。

柳公公望著安容手腕上的玉鐲,再想著安容的話,他會大禍臨頭。

玉鐲當初傷了顏妃和皇上,還有好幾個護衛的事,他比誰都清楚啊,難道她說的都是真的?

柳公公警惕的看著安容,安容沒好氣道,「這麼看著我做什麼,我還能讓你去偷你們皇上的鑰匙來救我不成?」

柳公公想想也是,蕭姑娘在他這裡,根本就討不了半點好,沒必要騙他。

柳公公怕死啊,忙問,「那該如何化解?」

安容多看了柳公公兩眼,眉頭皺了又皺,隨即道,「伸過手來,我看看你的手相。」

柳公公有些遲疑,安容兩眼一翻,「不看拉倒。」

柳公公就心急了,趕緊把手擦乾淨,伸給安容道,「我這不是怕手太臟,看不清楚嗎?」

安容湊過來,忽然喊了一聲,「皇上。」

柳公公回頭,隨即啊的一聲驚叫。

安容抓著他的手往鐵籠上一摁,柳公公疼的滿頭大汗。

安容不好意思道,「柳公公,對不住了,我實在是太餓了,不得已而為之。」

幾位侍衛要過來,他們手裡拿著刀,逼安容放手。

安容哼道,「給我拿兩個饅頭,一碗水來,不然我就灼傷柳公公的手,那可是無人能解的1

侍衛不敢動,他們可是知道安容玉鐲的威力的。

「公公?」侍衛拿不定主意。

柳公公不敢吩咐他們,只道,「快去稟告皇上。」

安容也不阻攔,侍衛就趕緊跑了。

御書房。

侍衛把安容抓了柳公公的事稟告元奕。

元奕又是無語,又是臉色鐵青。

顧清顏更是氣瘋了,「他怎麼就那麼笨,居然上了她的當?1

侍衛則道,「是蕭姑娘太狡猾了,柳公公是防不勝防,不照著她的吩咐做,她就灼傷柳公公,還不給解藥。」

顧清顏冷冷一笑,「給她兩個饅頭,一碗水!上當也就今天一回,我看她以後怎麼辦1

可惜,也只要這麼一回了。

吃了饅頭,喝了水,安容的耐心也足了。

華燈初上,明月皎潔。

偌大一個御花園在燈燭和月華籠罩下,像是蒙著一層淡薄輕紗。

寧靜,幽遠。

可是某一刻,這寧靜被幾聲尖叫給打破了。

整個皇宮都轟動了起來,帶著忐忑和恐懼。

安容不見了。

沒有暗衛營救。

沒有鑰匙開鎖。

就那麼憑空消失了。

如同鬼魅。

ps:~~o_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下雨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四十章 沒錢(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