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三十六章 露陷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23日 05:38 [字數] 371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readx

元奕說不過朝傾公主,又挂念顧清顏挨了板子,受了委屈,這不就先去流華宮了。

等他走後,朝傾公主狠狠的沖著他背影,張牙舞爪了一番。

安容看著她那樣子,有些替她擔心。

「顏妃不是好招惹的,你打了她板子,她肯定會記恨你,」安容嘆氣道。

估計朝傾公主還是其次,她才是首當其衝。

朝傾公主不以為然,「我才不怕她記恨我呢,明明是我記恨她。」

安容不知道怎麼勸她好。

她和顧清顏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埃

雖然現在免死金牌她拿著,可那令牌是元奕賜給他的皇后的。

朝傾公主的面具一撕下來,她就是顏妃。

以她的高傲不服軟的性子,顧清顏做了皇后,想打她板子,機會多的是。

朝傾公主要是不吵不鬧還好,要是鬧騰起來,指不定就被當成是瘋子關進冷宮了。

她會是什麼下場,全看元奕是要江山還是要美人了。

朝傾公主也沒安容想的那麼笨,她笑道,「我就是怕便宜了她,所以才想辦法先把場子找回來的。」

她可不想自己當丫鬟換回來的免死金牌,最後被顧清顏得了去,她非得吐血三升不可。

可是貿貿然,又用不掉免死金牌,真是愁埃

朝傾公主摸著自己的手,看著安容道,「你說我要不要剁掉一根手指頭呢?」

安容啊的一聲看著她,「你瘋了啊?」

丫鬟嬤嬤也都望著朝傾公主,可是都被朝傾公主轟了出去。

等她們走後,朝傾公主兩眼一翻,道,「我才沒瘋呢,我剁掉手指,她想冒充我,就得跟著剁手。我就不信她能有我這膽量。」

安容愕然無語,「這樣傷敵人八百,自損一千的辦法,真的好嗎?」

朝傾公主坐下來。耷拉了神情道,「那不然呢,還有別的辦法嗎?」

她天天都在琢磨,怎麼避免被顏妃冒充,可是根本就沒有可行的辦法。

除非讓顏妃付出慘重的代價。

安容看著她。問道,「你就不怕疼?」

朝傾公主眼角抖了兩下,不怕疼她早下手了,還用等到今天?

她望著安容,有些渴望的道,「有沒有不疼的辦法?」

「……沒有。」

朝傾公主眼神惆悵,伸手抓著鎖道,「偷不到鑰匙,你就出不來了,難道你要在裡面關一輩子嗎?」

說著。她望著安容隆起的肚子,「你這肚子也有五個多月,快六個月了,難道要把孩子生鐵籠里嗎?」

本來生小孩,就容易出事,要是沒有產婆接生,那不等於是死路一條了?

朝清公主說著,安容就摸著肚子,嘴角抽不停。

她掃了四下一眼,看著那些距離很遠。關的很嚴實的窗戶,有些頭疼。

即便窗戶打開,月光也透不到鐵籠里來。

安容望著朝傾公主,道。「我能不能去外面晒晒太陽?」

朝傾公主望著她,「曬太陽?」

「是啊,」安容說著,自己嘴角都在抽了。

這顯然沒可能埃

朝傾公主伸手去摸安容的腦袋,看安容有沒有發燒。

「你可別再說這麼蠢的話了,關在屋子裡多好。在外面,指不定就風吹日晒,要是碰到下雨,你還不得淋壞了啊,」朝傾公主道。

安容撓額頭,訕笑,「我就是說說。」

安容話音剛落。

門吱嘎一聲打開,走進來一侍衛,道,「皇後娘娘,皇上下旨,讓你離蕭姑娘遠點兒,別被她給帶壞了。」

安容看著那侍衛,正是早上關門時,對她笑的侍衛。

安容忍不住多看了他兩眼。

眸光在他腰間別的鞭子上多看了兩眼。

朝傾公主站起來,氣道,「又是顏妃在皇上跟前煽風點火的是不是?1

侍衛搖頭,「臣不知道。」

「鐵定是她1朝傾公主咬了牙道。

侍衛作揖,「還請皇後娘娘別為難下臣,對了,皇上還有令,以後皇后再來看蕭姑娘,來一回,抽蕭姑娘一鞭子。」

朝傾公主氣的捏拳,「有本事,讓他抽我1

侍衛見朝傾公主不走,就取了腰間的鞭子,要抽安容。

朝傾公主擋在前面,可是侍衛身子一閃,就繞過了她。

朝傾公主沒輒,只能甩了帕,對安容道,「你放心,他要是敢抽你,我定幫你十倍百倍的還回來1

說完,朝傾公主怒氣沖沖的走了。

等朝傾公主走後,又侍衛要進來,侍衛收了鞭子道,「先出去,皇上還有話要警告她。」

侍衛多看了他幾眼,然後把門帶上了。

等門關上了,侍衛就上前道,「少奶奶,你沒事吧?」

安容看著他,搖頭,「我沒事。」

侍衛就罵道,「東延賊子實在可惡,居然把少奶奶你關在鐵籠里,可是鑰匙他隨身攜帶,我們該怎麼救少奶奶你啊?」

安容笑道,「沒事,不用救我。」

侍衛抬眸看著她,道,「不用救?少奶奶,你可知道東延皇帝和顏妃想將你怎麼樣?」

安容眉頭一挑,確定這暗衛不是趙成,要是趙成,就不會問怎麼救她,而是問她什麼時候逃了。

「想將我怎麼樣,我都被關在籠子里了,還想怎麼樣?」安容冷笑。

侍衛恨恨道,「他們要將少奶奶你帶到邊關,三軍衝殺,少奶奶你的鐵籠為先,我大周肯定不敢射箭1

安容眸底一冷。

敵人攻城,射箭和丟石塊是最好的防禦埃

她在前面,蕭湛能狠心下令放箭嗎?

「欺人太甚1安容牙關緊咬。

侍衛道,「我們該怎麼救少奶奶你?」

安容望著侍衛道,「你沒和趙成聯繫?」

侍衛眸光閃了一下,搖頭,「沒有,有兩日沒有他的音訊了,沒找到他,我們才來找少奶奶你的。」

安容看著他,又問道,「那趙風呢?」

侍衛搖頭,「也沒有。」

安容嘴角輕揚。

趙風跟在蕭湛身邊,極少離開左右,要真是蕭國公府的暗衛,怎麼會不知道?

安容故作上鉤,道,「他們藏的太深了,一天換一個地方待,估計在哪裡想辦法救我也說不一定,你們別輕舉妄動,聽他的吩咐辦事即可。」

「你就在東延皇帝身邊安心做侍衛,小心露陷。」

侍衛點頭,然後問道,「屬下進宮才一日,聽宮裡傳丟了邊關布防圖,是蕭國公府暗衛偷的,是趙成大哥偷的?」

安容兩眼一翻,「東延的鬼話你也信?」

「屬下跟在東延皇帝身邊,他的焦灼不安,不像是假的,」侍衛面不改色道。

安容心底發笑。

想冒充國公府暗衛從她手裡騙取布防圖?

做夢!

為免侍衛疑心,安容有些訝異道,「難道布防圖真的在我這裡?我記得那一日,我和丫鬟找朝傾公主的時候,在假山裡碰到個丫鬟,她撞了我一下,在我袖子里塞了個荷包,叫我給發現了。」

「我當時顧著找朝傾公主,也沒來得及細看,總覺得不是什麼好東西,人家東延要是栽贓陷害我,我也無處辯駁,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隨手往湖裡一丟……我也不確定荷包里裝的是不是布防圖,要不你去找找,仔細別被人給發現了……。」

侍衛眸底一亮,連連點頭。

「少奶奶可還有別的吩咐?」侍衛問道。

「沒了。」

侍衛便要告辭,可是等他轉身,安容又道,「對了,你的武功高不高,能不能避開暗衛爬到屋頂?」

侍衛回頭,點點頭,然後望了眼屋頂,又看著安容道,「少奶奶要我上屋頂?」

安容搖搖頭,「不是,顏妃栽贓陷害我,必須給她一點顏色瞧瞧,你去將她床的屋頂上的瓦掀掉幾片,我瞧著明后兒要下雨,讓她淋成落湯雞1

說著,安容一臉咬牙切齒。

侍衛道,「少奶奶放心,屬下定不辱命。」

一刻鐘后,侍衛去了流華宮。

去的時候,正巧碰到朝傾公主出來。

朝傾公主被氣著了,火氣有些大。

侍衛低著頭,不敢招惹她。

等進了流華宮,不等他行禮,元奕就問道,「可探聽到什麼?」

侍衛點頭,把他和安容的對話稟告了一遍。

稟告完,侍衛道,「屬下沒法判別她說的是真是假。」

元奕眉頭皺隴了下,「我倒是知道蕭湛身邊有個侍衛叫趙烈,趙成和趙風應該不是假的。」

顧清顏嘴動了動,想說安容上當了,又不好明說,不然不就是不打自招了嗎?

難怪那一天沒從她身上搜到布防圖,原來是給丟了。

丫鬟也是笨的可以,為什麼要塞荷包里?!

她道,「看來布防圖應該不在她身上,不然她被關在承乾宮,暗衛難以靠近,布防圖對蕭湛又極為重要,若是在她手裡,肯定會及時讓暗衛送去邊關。」

元奕拳頭握緊,道,「希望真的是被丟進了湖裡。」

顧清顏見侍衛不走,眉頭一皺,道,「還有別的事?」

侍衛點頭,道,「走之前,她說要拿顏妃您出氣,把您床頂上的瓦取掉幾片,屬下答應她了……。」

元奕無語了,「這麼幼稚?」

顧清顏很生氣道,「她是要我淋成落湯雞呢,不過總比要侍衛放火強1

說完,又道,「你去把瓦揭了。」。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三十五章 行禮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三十七章 被騙(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