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三十五章 行禮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23日 05:38 [字數] 391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看著朝傾公主洋洋得意,為自己的聰慧所絕倒的表情,安容頭暈的厲害。

你再能翻,在北烈,你翻不出你父皇的五指山。

在東延,你翻不出你夫君的五指山埃

偏她自己得意就好了,還一臉快來誇我啊的表情,安容覺得,她要不打擊她一下,是害了她。

做人,不能志得意滿,要長進埃

安容輕咳了兩聲,道,「那麻煩公主給我打開牢籠,我出去透個氣。」

朝傾公主拿著鑰匙,看著安容道,「你現在就要出來?」

安容望著她,她不贊同道,「雖然我偷了鑰匙,可是外面還有侍衛,你一個人,還挺著個大肚子,怎麼逃的出去,還是等你的暗衛來救你時,再出去吧,也免得打草驚蛇了。」

安容,「……。」

朝傾公主一番話,她竟然無法反駁。

朝傾公主見安容一臉獃滯,就笑容燦爛,道,「我知道你是不放心,我這就給你開鎖看看。」

說著,她伸手掰正了玄鐵鎖,要把鑰匙插進去。

然後,她的臉色變了。

白皙如玉的臉,騰的一下漲紅了。

那鎖孔,明顯是一把圓鑰匙,她手裡的是方鑰匙啊!

別說開鎖了,插都插不進去!

一想到方才的得意忘形,就跟一巴掌狠狠的扇自己臉上似地,好像還腫了……

「我……,」朝傾公主舌頭打結,半晌都說不出來話。

安容肩膀直抖,她實在是憋不住了,雖然沒能救出來她,可實在是太逗了。

這時候,門被叩響。

這響聲對朝傾公主來說絕對是天籟之音啊,趕緊把手收回來,然後道,「進來。」

丫鬟就推門進來了。

丫鬟手裡端著托盤。盤子里擺著一錦盒,她上前福身道,「皇後娘娘,這是皇上賞賜你的。」

安容看著那錦盒。眸光落到錦盒上的鎖上。

嘴角抽了一抽。

不用猜也知道朝傾公主費盡心思偷來的鑰匙解的是這把鎖。

朝傾公主一肚子憋屈火氣呢,看著那錦盒,恨不得拿起來砸地上才好。

這是賞賜嗎?

這是奇恥大辱!

丫鬟見她望著錦盒,臉上寫滿了火氣,有些膽怯。又喚了一聲,「娘娘?」

安容掩嘴輕咳了一聲,道,「不知道皇上賞賜公主什麼了?」

朝傾公主忍著憤岔,接了錦盒,然後到鐵籠旁坐下了。.

她不是坐的地上,有蒲團。

朝傾公主打開鎖之前,還看了安容一眼,眼神透著些委屈。

好像是在說,她沒想到會是這樣。不是她不儘力,是元奕太狡猾!

朝傾公主解了鎖,把鎖連著鑰匙狠狠的往地上一丟,方才打開錦盒。

入眼是一張紙。

她拿起來一看,幾個字赫然出現在眼前:太呆太傻太天真,朕很好奇,這麼呆,怎麼在北烈皇宮活下來的?

朝傾公主一邊看,一邊罵,「你才呆!你才傻!你才天真1

不過看到後面。朝傾公主又罵不出來了。

因為元奕覺得朝傾公主太笨太傻了,他不放心去邊關,這不,留下一面免死金牌給她護身。

朝傾公主拿著免死金牌。氣撅了嘴道,「誰要免死金牌了,我是皇后,身後有北烈做靠山,誰敢殺我?」

說著,朝傾公主又抓著鐵籠。雙眸泛光道,「免死金牌應該能救你吧?」

安容看著朝傾公主,又看看她手裡的金牌,輕搖了搖頭,笑道,「若是有用,他就不會讓你偷一把假鑰匙了。」

朝傾公主就皺眉了,「沒用,那我要來做什麼,殺顏妃?」

說著,她陰陰一笑,「有免死金牌在手,我把她殺了也就殺了?」

「你別衝動,」安容阻攔她道。

朝傾公主看著安容道,「我才沒有衝動呢,我差點送命,你被污衊被關起來,新仇舊恨,我忍無可忍了1

御書房。

元奕心情很好的端茶輕啜,一邊聽著暗衛稟告朝傾公主收到錦盒是什麼表情。

他可是精心準備了這麼份禮物,加上她辛苦偷鑰匙,簡直天衣無縫。

聽到朝傾公主憤怒,恨不得砸了錦盒,這些都是應該的,以她的性子,要是不生氣,那不可能。

難為她一個公主,居然為了偷鑰匙,要伺候他沐浴,傻子都知道她是有所圖了。

可是聽到暗衛稟告,朝傾公主要殺顏妃時,元奕就笑不出來了。

他這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嗎?

居然也會犯這麼愚蠢的錯誤。

朝傾一直厭惡顏妃,恨不得除之而後快,怕控制不住脾氣,她都不想和顏妃碰面,想殺她又礙於他的面子不敢。

現在倒好,他送一面免死金牌給她,她豈不是沒了後顧之憂?

正撫額懊悔呢,那邊侍衛來報,說朝傾公主傳召顏妃去了承乾宮,元奕的腸子都悔青了。

這不,趕緊丟了手裡的奏摺,跑承乾宮去了。

可是去晚了幾步,朝傾公主的板子已經打上了顧清顏的身。

啪啪啪,聽著這聲音,元奕的額頭就青筋頓起。

他快步上前,道,「都給朕住手1

饒是他吩咐了,嬤嬤舉起的板子,還是順勢打了下去。

這些嬤嬤都是朝傾公主從北烈帶來的,她們心底的主子,只有朝傾公主一人。

顏妃在後宮太得寵,她一個妃子,還不是貴妃,皇上讓她進御書房,還由著她污衊公主,沒幾板子打死她,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元奕頭疼的緊,他走過去,看著顧清顏。

顧清顏的臉有些蒼白,牙關緊咬,眸底是冰冷寒意。

元奕望著朝傾公主,皺眉道,「你這是做什麼,朕給你免死金牌。是給你保命用的,不是讓你有恃無恐,胡作非為的1

朝傾公主雙手環胸,從鼻子里冷哼一聲。「誰有恃無恐了,皇上說的是我,還是她?」

這個她,朝傾公主是指著顧清顏說的。

她笑意更濃,「本宮好歹也是東延皇后。她一個小小顏妃,見了本宮,不行禮就罷了,本宮和蕭表少奶奶說話,她也敢插嘴,本宮說她兩句,還敢頂嘴,打她,是教她規矩1

安容站在鐵籠里,看朝傾公主霸氣側漏。

而且一番話。說的元奕竟然不知道怎麼反駁。

朝傾公主是皇后,乃後宮之主,除了太后和他,其他人誰見了不得畢恭畢敬的?

只是尋常時候,大家睜隻眼閉隻眼就過去了,最多言語上呵斥兩句就算了,哪有幾個動真格的?

現在朝傾公主仗著有免死金牌,不怕顏妃記恨她,所以較真了,他還真拿她沒輒。

朝傾公主站在那裡。她的丫鬟回頭看了安容一眼,眸底閃亮。

公主莽撞的很,她一旦決定的事,誰也攔不祝

蕭表少奶奶和公主相處不久。卻也了解她的性子,凡事只能順著公主的意思來。

這不,就替公主出了這麼個既解恨,又叫皇上無話可說的法子來。

顧清顏被丫鬟扶著從椅子上站起來,一雙眼睛盯著安容。

安容有種被毒蛇盯著的感覺。

不過她毫不畏懼,別說朝傾公主了。她也很想打她板子很久了。

可惜,就打了十板子,不夠解恨。

元奕見朝傾公主疼的直悶哼,直吩咐丫鬟道,「扶顏妃回宮。」

丫鬟就扶著顧清顏走了。

等人走遠了,元奕才看著朝傾公主,指著安容,道,「是她慫恿你的?」

安容無語,她長的很想奸佞小人嗎?

每回一有髒水渾水,就往她身上潑,好像都成習慣了。

安容瞥了元奕道,「什麼叫我慫恿的,朝傾身為皇后,維護一下做皇后的尊嚴有什麼不對?」

元奕一肚子氣,「不是你慫恿的?顏妃見朝傾也有數次了,偏偏就今天,在承乾宮發火了,這是巧合?」

安容赫然一笑,「原來皇上也知道顏妃多次對朝傾不敬啊,知道什麼叫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嗎?朝傾今兒發火,那是忍無可忍了。」

朝傾公主往安容跟前一站,望著元奕,嬌俏無雙的臉上,滿滿的都是端莊霸氣,「只要我一日還是皇后,就讓顏妃以後見了我該行禮行禮,該請安請安,再敢有不敬,我見她一次打她一次1

元奕額頭一抖一顫,他看著朝傾公主,說她傻,她還真是夠傻的。

你要講宮規,就不能有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事埃

你能壓顏妃,也有人壓你埃

「朕進來,皇后好像沒給朕行禮吧?」元奕的聲音里透著些許無奈。

他這是把顏妃送走了,不然顏妃一準能逼的他呵斥皇后。

要說朝傾公主臉皮也夠厚的,她肩膀一聳,睜著眼睛說瞎話,道,「誰說我沒行禮?我行禮了,只是皇上一進來,就看著顏妃,沒看見我。」

說著,她還問她一眾的丫鬟嬤嬤,還有侍衛,「皇上沒看見,你們看見本宮行禮了沒有?」

問的理直氣壯。

一群丫鬟趕緊跪下,都說只顧著請安,沒注意。

不敢隨意欺君,又不敢得罪皇上,只能說沒注意了。

只有安容不怕死,道,「我看見了。」

偏朝傾公主還走下去,道,「皇上想看我行禮,方才沒瞧見,那我在請一次安就是了。」

說著,就盈盈福身。

元奕,「……。」

元奕頭疼了,他伸手道,「罷了,朕還擔心你在後宮會被人欺負,你是皇后,誰敢欺負你,那免死金牌,你還是還給朕吧。」

朝傾公主兩眼一翻,「送出去的東西,哪有收回的道理,皇上要收也行,叫史官來,在青史上給皇上記上一筆,還要註明我沒有犯錯。」

聞言,安容撲哧一笑。

這要寫在了青史上,皇上出爾反爾的事,可是要流傳千古,為人唾棄鄙夷的。

元奕的額頭隱隱發青。

她沒他想的那麼呆傻#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三十四章 探監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三十六章 露陷(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