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三十三章 陰險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21日 06:05 [字數] 502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readx

顧清顏三眼兩語,外加一個輕飄如雲的眼神,就將一盆狗血淋的安容渾身都是。strongstrong

偏她還無從辯駁。

連軒帶著幾個暗衛,就能在元奕的眼皮子底下燒了皇宮,逼的他遷都。

進御書房偷個布防圖有什麼稀罕的?

安容笑了,「顏妃懷疑是我,大可以直說,不必拐彎抹角,不過我很好奇,想問兩句,若真是蕭國公府暗衛偷的布局圖,交給我做什麼?這樣的東西,多經過一人的手,便多一分危險,還有,秋闌宮被侍衛包圍,屋子裡還有暗衛盯梢,國公府的暗衛縱然有天大的本事,也做不到在東延暗衛眼皮子底下為所欲為的地步吧,還是在顏妃眼裡,東延侍衛和暗衛就是一群草包?」

顧清顏臉色隱隱變青,安容繼續問道,「再說了,這好像是半份布局圖吧,若是暗衛偷的,那另外半份在哪裡?」

「再問一句,我為什麼要把布防圖放朝傾公主身上?這樣腦袋進水的事,我做不出來,蕭國公府的暗衛更不會。」

安容說著,兩手一攤。

順帶把潑髒水的顧清顏罵了一頓,說她腦袋進水了。

顧清顏臉青如鐵鏽,她看著元奕道,「蕭國公府行事,從來出人意料,誰知道暗衛為什麼把布防圖交給她,她又怎麼會把布防圖進皇后的懷裡?至於另外一部分,還得查了才知道1

說到查字,顧清顏的聲音拔高了兩分。

元奕眉頭一皺,擺手道,「搜身1

朝傾公主臉色一變,她咬牙看著顧清顏,見她神情從容,眸底帶著篤定的光亮,朝傾公主心底就有不好的預感。

見兩個丫鬟朝安容走過去,朝傾公主攔在安容跟前道,「布防圖不是她塞我懷裡的1

見朝傾公主對安容太過袒護。元奕的臉色很難看,布防圖不是御書房裡掛在牆壁上供人欣賞的畫,它關係著東延的江山社稷,邊關將士們的性命。不是兒戲!

「那你的布防圖是從哪裡來的?1元奕咬牙問。

朝傾公主輕咬唇瓣,她不知道怎麼回答元奕,她張不了那個口。

元奕就斷定她是為了包庇安容,故意把布防圖往身上攬。

蕭國公府就沒一個省油的燈,她沈安容就更是了!

在那麼多暗衛的看守下。她都能逃了,心機深沉,叫人防不勝防,跟她待一起,別被賣了還替她數錢!

元奕手一伸,就把朝傾公主拉到懷裡,緊緊的桎梏著。

有兩丫鬟朝安容走去,安容倒是想反抗,可是反抗的後果,就是又來了兩個丫鬟。

丫鬟上下一搜身。回頭看著元奕道,「皇上,沒有。」

顧清顏煙眉輕隴,怎麼會沒有呢,不可能埃

「再搜,搜仔細了1顧清顏吩咐丫鬟道。

丫鬟只好再搜一遍,可還是沒有。

安容看著顧清顏,她眸底帶著笑。

她算是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方才她跳湖救朝傾公主,從袖子里憑空飄出來的荷包。十有**就是她的傑作。

是她穿假山時,那不小心撞到她的丫鬟塞她袖子里的!

幸虧她隨手丟了,不然就算她舌燦蓮花,也跳黃河都洗不清了。strong/strong

這時候。安容才笑看著顧清顏,道,「要不要再搜一遍?」

說著,安容哼道,「想栽贓陷害我,你還不如叫丫鬟搜查我時。把布防圖塞我身上不更好,再當眾搜出來,我想狡辯都狡辯不了1

「你1顧清顏氣的臉色發青。

她轉頭看著元奕道,「除了蕭國公府的暗衛會偷布防圖,還有誰會偷?還有誰有那本事偷?」

「還有你1她說著,安容隨口答道,「御書房,你能隨意進出,你偷布防圖那還不是信手捏來?」

顧清顏一口銀牙,差點咬碎了,「我為什麼要偷布防圖?1

「天知道你為什麼會偷1安容笑道,「要不,你我都發個誓,誰偷布防圖,誰死無葬身之地如何?」

「你1

「不敢了嗎?」安容從鼻子里哼出來兩聲,「舉頭三尺有神明,這誓言可不是隨隨便便發了當飯吃的。」

朝傾公主還在掙扎,她望著元奕道,「讓她們發誓以示清白。」

元奕從來不信誓言,但是朝傾公主要求了,他便道,「都發一個吧。」

安容坦然了很,她爽快的發了誓,然後看著顧清顏,「請吧。」

顧清顏眸底閃過一抹危險的光芒,不就發個誓嗎,發就是了!

等她發完,朝傾公主又忍不住噴嚏連天了。

元奕扶著她往前走,朝傾公主還不忘記安容。

顧清顏走在後面,她看著安容,眸光掃到她的小腹,道,「你是假懷孕吧,這麼折騰,孩子居然還在。」

安容擠著雲袖上的水,她也覺得對不起腹中胎兒,可是她不救朝傾公主,再晚一會兒,她可就沒命了。

朝傾公主待她不錯,她做不到見死不救。

安容抬眸望著顧清顏,道,「倒霉碰上了攪屎棍,我能不折騰嗎?」

「你1顧清顏再次氣的噎祝

她拳頭捏緊,努力控制心底的憤怒,嘴角上揚,笑道,「我看你能嘴硬到幾時1

說完,她雲袖一甩,邁步便走。

她一走,侍衛也帶走了一大半,只留下幾個跟著安容身後。

巧秀扶著安容,一步步走在後面。

巧秀見安容凍的哆嗦,她也忍不住看著安容的小腹,她伺候安容沐浴更衣,安容懷了身孕,她比誰都清楚。

她忍不住道,「少奶奶福澤深厚,腹中胎兒才能逢凶化吉,要是換做宮裡的后妃,這麼折騰,孩子早沒了。」

安容苦笑。

不是她福澤深厚,是蕭家福澤深厚,有木鐲相互。

當年她嫁給蘇君澤。不過是騎馬顛簸,從馬背上摔下來,孩子就沒了……

後來,又被蘇君澤推了一把。孩子早產,沒能保祝

有福的從來都不是她。

巧秀扶著安容往前走,道,「少奶奶,你丟的荷包我撿了。你還要不要?」

聽巧秀提荷包,安容心沒差點跳停。

她幾次擔心,顧清顏會讓侍衛搜查,會找到荷包,雖然她不怕顧清顏潑髒水,說那荷包是她的,可荷包里有布防圖啊,她想要。

誰想到顧清顏居然沒叫人查。

她還想著,怎麼樣避開侍衛把荷包撿起來呢,誰想到巧秀居然撿了?

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頭。口渴了有人送茶來啊,安容緊握了下巧秀的手,示意她別說話。

等到假山過道,安容才向巧秀伸了手。

巧秀沒想別的,她是親眼見安容嫌棄荷包礙事,丟草叢裡的。

她覺得荷包繡的不錯,就是賣也能賣十幾個銅板,丟了太可惜,就撿了起來。

又怕隨便用,到時候安容生氣。所以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哪想那荷包很重要埃

要是不重要,安容也不會示意她別說了。

安容接了荷包,隨手塞雲袖裡了,她摸著濕漉漉的頭髮。

好了。一根金簪掉了下來。

砸在石頭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巧秀趕緊幫她撿起來,遞給安容。

安容接在了手裡,看了兩眼,又丟給了巧秀,道。「砸壞了,不要了。」

巧秀眼睛一亮,她不傻,她知道安容是把這金簪賞賜給她了。

巧秀拿了金簪,高興的合不攏嘴,扶著安容往鳳儀宮去。

誰想到,快到鳳儀宮的時候,有幾個侍衛走過來,對安容道,「皇上讓蕭姑娘去承乾宮。」

承乾宮?

那不是元奕的寢宮嗎?

為什麼要她去那裡?

「我不去。」

安容脫口拒絕。

侍衛輕輕一哼,「皇上下令了,蕭姑娘還是自己走吧,免得我們動粗。」

說著,要過來壓著安容走。

那不容商量的語氣,安容根本沒得選擇,她也算是識時務了,「行,我去。」

兩侍衛在前面帶路。

兩侍衛在後面看著。

至於巧秀,早被侍衛轟一邊去了。

就這樣,安容去了承乾宮。

一路上,她都在揣測非非,生怕元奕有不軌的企圖。

她被侍衛壓著到了承乾宮側院。

推開側院正屋大門。

安容見到的不是熏香裊裊的香爐,也不是龍椅,也不是什麼羅漢榻。

而是一座寬敞而冰冷的鐵籠。

她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

侍衛已經將鐵籠打開,把她推了進去,然後把鐵籠關上,落了鎖。

安容驚呆了,她站起來,看著侍衛道,「放我出去1

侍衛就站在鐵籠四周,紋絲不動。

任安容喊破喉嚨,他們也目不斜視半分。

安容直覺得身上的衣裳都幹了,門才被打開。

穿著龍袍的元奕走了進來,安容趕緊站起來,怒視著她,「你為什麼要關著我1

元奕摸著鐵籠,隨手一擺,四個侍衛就出去了。

出去之前,侍衛把鑰匙遞給元奕。

元奕拿了鑰匙,斜視了安容一眼,笑道,「為什麼要關著你,朕也想知道,前世蕭湛為什麼要關著朕1

「這鐵籠,是朕特地為他打造的,擺在承乾宮,是為了日日能看著他受盡折磨,你要怨就怨蕭湛。」

說著,他笑了,「放心,朕准許朝傾來探望你,也許她給你帶好吃的,但絕不允許你再出鐵籠一步1

「這鐵籠是玄鐵打造,縱使蕭湛武功再高,也逃脫不掉,何況是你?這玄鐵打造的鎖,普天之下也就一把鑰匙,朕隨身攜帶,朕倒是想看看,蕭國公府的暗衛有什麼翻天的本事,能從朕的手裡拿到鑰匙救你1

說著,元奕大笑三聲,轉身離開。

安容氣的睚眥欲裂,抓著玄鐵牢籠,恨不得將它拽開。

元奕走後,侍衛把門帶上了。

空蕩蕩的屋子,冰冷的牢籠,青石的地面。

安容心底發毛。

她實在沒想到元奕還給蕭湛準備了這麼一大鐵籠,還倒霉催的她先用上了。

安容咬牙。

也不知道她在鐵籠里待了多久,總之,她餓了。

噴嚏一個接一個。

在她盼星星盼月亮,盼的快地老天荒時,門總算是打開了。

朝傾公主帶著丫鬟走了進去。

安容看著她身後。

夕陽絢爛如錦,透著旖旎。

她看到鐵籠,臉色一變,脫口罵道,「好一個陰險的顧清顏!她居然慫恿皇上把你關在鐵籠里1

安容臉色一青,眸底冰涼,「又是她1

罵完,朝傾公主就看著安容道,「你放心,我一定會救你出來的。」

安容苦笑一聲,道,「這是玄鐵打造的鐵籠,沒有鑰匙,我是出不去的。」

元奕和顏妃的目的,是為了引出蕭國公府的暗衛,或許還為了那丟失的布防圖,怎麼可能讓朝傾公主拿到鑰匙呢?

朝傾公主給安容帶了驅寒的葯來,她端給安容道,「我讓太醫開的,懷了身孕也人也能喝,你快趁熱喝了吧。」

安容捧了葯碗,輕輕嗅了嗅,確定沒有什麼不該有的,一咕嚕全喝了。

一股子苦味在嘴裡散開,像是吃了苦膽一般。

朝傾公主還給安容端了吃的來,四菜一湯。

她問安容道,「你要什麼,我給你拿來。

安容也不客氣,道,「我需要四床被子,還有我在秋闌宮的繡的針線……。」

安容說著,朝傾公主就吩咐丫鬟道,「快去取來。」

等丫鬟走後,安容才問道,「好端端的你怎麼會落水,還有布防圖怎麼會在你身上?」

安容問著,朝傾公主的眼眶就通紅了。

她扭著帕,望著安容道,「都是我害了你……。」

她明明知道兇手是誰,卻不能說,任憑元奕和顧清顏欺負安容,還將安容關了起來。

她想說,可是她開不了口。

就算上官昊負她,可他始終是北烈臣子。

他偷東延布防圖也是為了北烈,為了父皇,為了皇兄。

朝傾公主的為難,安容怎麼會察覺不了?

她心中隱隱有些猜測,她看著朝傾公主道,「是上官昊對不對?」

朝傾公主輕搖頭,「不是他,是他的貼身暗衛,我見過……。」

安容輕嘆一聲,上官昊的貼身暗衛,和他本人有區別嗎?

「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你是和親公主,夾在北烈和東延之間,你的為難,我明白。」

安容的話里充滿了憐惜,「可是你想過沒有,若是他真的忠君,暗衛又哪來的膽子狠心殺害為北烈犧牲,背井離鄉和親的你?」

朝清公主猛然抬眸。

一粒晶瑩淚珠掛在睫毛上,欲落不落。。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三十二章 落水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三十四章 探監(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