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三十一章 喝茶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20日 01:34 [字數] 543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蕭湛無意中發現有暗衛盯著安容的事。strong.NET/strong

他把這事告訴了安容,讓她以後別再做這樣危險的事,她保護好自己就成了。

至於安容寫在宣紙上告訴他的事。

為了以防萬一。

蕭湛飛鴿傳書給連軒,告訴他小心祈王,不是祈王手裡有火藥,就是東延給了祈王火藥,再三叮囑他務必小心,不可大意輕敵。

另外,蕭湛依照天工開物上寫的火藥,著手讓暗衛研製。

天工開物,當初安容在木鐲里看了兩頁,覺得對大周大有裨益,就選了,裹在兵書里,忘了找蕭湛拿。

因為不是兵書,蕭湛看了幾頁,就放在了箱子里,等有時間在細看。

如今被安容一提醒,蕭湛細緻的看了幾頁,就不撒手了。

夜裡,蕭湛看著書,就靠著書桌睡著了。

皇上夜裡睡不著,就出了大帳走走看看,見大帳燈火通明,就走了進去。

見蕭湛累的都沒有上床歇息,皇上心底微疼,取下身上的披風,要給蕭湛蓋上。

然後,隨手拿起書桌上的書,翻了兩頁之後,皇上也驚呆了。

《天工開物》收錄了農業、手工業、工業諸如機械、磚瓦、陶瓷、硫磺、燭、紙、兵器、火藥、紡織、染色、製鹽、採煤、榨油等生產技術。

尤其是機械,更是有詳細的記述。

天覆地載,物數號萬,而事亦因之。曲成而不遺。豈人力也哉。事物而既萬矣,必待口授目成而後識之,其與幾何?萬事萬物之中……

一看序。皇上就走不動路了。

捧著書,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就著燈火細細品讀。

外面,徐公公見皇上許久不出來,也沒有動靜,忍不住掀開帳簾往裡看,見皇上的入神。他要進去。

皇上正好翻頁。見他要進來,連忙擺手,讓徐公公走。

徐公公沒輒。只好放下帳簾,退了出去。

皇上越看越入神,他幾次看蕭湛,眸露讚歎之神。此書內容,若是全部運用上。何愁大周不富強?

就書上寫的造紙術,就和他所知道的不同,很大程度的降低了成本,他都有些不信。

不過這書是蕭湛的。雖然他是第一次瞧見,以前更是聞所未聞,不過他很早就知道。蕭國公府的書,尤其是兵書。只有蕭國公府有。

當初蕭老國公的兵書被東延所燒,蕭老國公大發雷霆,幾欲癲狂,先皇還勸他息怒,要什麼書,書庫房隨便他挑,還被蕭老國公鄙視了,「要是庫房裡有,我還氣什麼?」

沒差點把先皇給鬱悶死。

還有採煤、煉金……

皇上越看眉頭越皺,蕭國公府有此良書,為何不獻出來,造福朝廷?

想著,皇上兩眼一耷拉,他好像想多了。

蕭老國公看他不順眼,怎麼可能把書給他,讓他創造一個太平盛世,好流芳千古?

不過書在湛兒手裡,將來把皇位傳給他,這不就是朝廷的了?

做不了流芳千古的皇帝,怎麼也要做一個有自知之明慧眼如炬的皇帝!

再說安容知道屋子裡有暗衛盯梢,就渾身不自在。

雖然她也知道,可是聽蕭湛親口說,安容就鬱悶了。

天知道暗衛是不是一直待在屋子裡?

萬一她沐浴的時候,人家還不走……

簡直不敢想。

以前不知道還好,蕭湛一提醒,安容就下意識往天花板上瞄,明知道不應該,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txt下載請到WWWǓ&#.coM

瞄的次數多了,好了,還真被她看到了暗衛。

四目相對。

暗衛,「……。」

安容,「……。」

安容嘴裡抽了又抽,她手裡端著茶盞,為掩飾尷尬,她道,「不下來喝杯茶?」

暗衛,「……。」

他可不敢隨便跟安容說話,這不,身子一躍,就跳窗跑了。

御書房。

元奕正在看奏摺,柳公公欣喜道,「皇上,負責去秋闌宮監視的暗衛回來了,定是帶了消息來。」

元奕心頭一喜,忙道,「快傳。」

然後,暗衛就走了進去。

不等他行禮,元奕就問道,「探得什麼消息沒有?」

暗衛眼角顫抖了一下,尤其是見元奕興奮,等不及的樣子,他真不知道會不會挨板子,可是他不得不搖頭,「沒有,屬下被她發現了。」

柳公公,「……。」

元奕眉頭皺緊,「被發現了,怎麼會被發現?」

蕭表少奶奶不通武功,暗衛就是從她面前一晃而過,也只會以為是眼前出現了幻覺,怎麼可能有那本事發現他的暗衛?

暗衛直點頭道,「不知道怎麼回事,從今兒早上起來,她就頻頻張望懸樑,屬下東躲西藏,疲憊不堪,只一個喘氣的功夫,就被她給發現了……。」

元奕眉頭緊鎖,「只是今天?」

暗衛點點頭,「只是今天。」

元奕就不解了,昨天她在宣紙上寫了字,今兒的頻頻張望,顯然是知道屋子裡有暗衛,存心逮他。

「你確定沒人進出秋闌宮?」元奕問道。

暗衛搖頭,「屬下確定沒有。」

柳公公就道,「皇上,秋闌宮的丫鬟婆子個頭都不高,而且身形消瘦,暗衛就是想易容,也做不到。」

「如此,倒是叫朕好奇了。」

元奕笑了,笑容透著陰狠,他想到藏匿在大周皇宮的侍衛,傳信回來,連大周皇帝想知道邊關的事,都問蕭表少奶奶,問的很自然,並無怒態。

她身上帶著蕭家傳家木鐲,透著詭異。

暗衛沒走,他看著元奕道。「皇上,屬下還要繼續在屋子裡監視她嗎?」

元奕擺手道,「不必了。」

暗衛領命,轉身離開。

他一走,一小公公便進來道,「皇上,皇後腳疼。要蕭姑娘給她上藥。」

元奕皺了皺眉。還沒說話。

就聽一清脆悅耳之聲傳來,「只是崴了腳而已,能疼到哪裡去?」

元奕看了眼顧清顏。而後對小公公道,「多叫幾個太醫去,皇后要還不讓太醫醫治,就讓她疼著。朕還有國事要處理,這等小事。不必再來稟告朕了。」

小公公得了吩咐,趕緊告退。

小公公去了太醫院一趟,帶了四個太醫去鳳儀宮。

把元奕的話和朝傾公主一說,朝傾公主氣的把手裡的茶盞一丟。險些砸到太醫院正。

「疼著就疼著1朝傾公主氣的咬牙。

她轉身要回寢屋歇著,丫鬟要扶她,結果被她一手擋開了。「我不疼1

可是腳一沾地,吧嗒一下。又給崴了。

二次崴腳,可比第一次崴疼的多。

朝傾公主身子不穩,朝地上一倒。

頭上的鳳冠環釵掉了一地,幾位太醫差點嚇壞,想去扶朝傾公主起來,又不敢。

丫鬟嚇的臉色蒼白,手忙腳亂的把朝傾公主扶坐到鳳椅上。

朝傾公主疼的額頭冷汗直冒。

可就是這樣,她也不許太醫給她治腳,她只要安容!

比起腳疼,那種一肚子話,憋在心裡無人可說的憋悶,她更難忍受。

她倒不是一定要安容給她治腳,她只是想找安容說說話。

除了找安容治病,她找不到別的要安容來鳳儀宮見她的辦法了。

朝傾公主握著鳳椅,緊緊的咬著唇瓣,眼眶通紅。

她以為,她腿傷了,元奕多少會在乎,其實她在他心底什麼都不是,她就是一個和親公主!

御醫要給她看腳,朝傾公主脾氣很大,一次兩次她忍了,御醫再提,她就吼了,「都給本宮出去1

御醫嚇了一跳,趕緊俯身告退。

丫鬟要拿冰塊來給朝傾公主敷腳,她也沒準許。

丫鬟沒輒,只好吩咐小公公道,「再去稟告皇上。」

小公公為難道,「皇上和顏妃在御書房,吩咐奴才這點小事不必去稟告他……。」

朝傾公主氣大了,「顏妃!又是顏妃1

她一氣之下,發脾氣道,「給本宮把鳳儀宮大門關了,沒有本宮的吩咐,誰也不許開鳳儀宮的門,本宮今兒要是見不到蕭表少奶奶,這輩子都不再踏出鳳儀宮半步1

丫鬟望著朝傾公主,有些話,想勸她,偏朝傾公主在氣頭上,勸不得。

這裡是東延,不是北烈埃

她是北烈皇上捧在手心長大的,得不到的,耍賴絕食,緊閉宮門不出,皇上心疼她,能答應都答應,便是有時候生氣,還有皇后幫忙勸說,總能如願。

可是東延皇帝生氣了,除了一旁煽風點火的,有誰幫她?

公主怎麼就不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呢?

這要是皇上不來了,難不成她以後真的不出鳳儀宮一步了?

說出口的話,那是潑出去的水埃

而且,蕭表少奶奶哪裡好了,就讓公主這麼喜歡?

丫鬟不敢勸,朝傾公主不改口,鳳儀宮的大門就關上了。

當然了,鳳儀宮倒不是只有這麼一個門,還有兩個小門,就算一輩子不出去,也不會餓死的。

但是,宮門不開,皇上和其他嬪妃肯定不會來了。

皇上怎麼可能走小門呢?

鳳儀宮白日里關門,這事一陣風刮遍整個皇宮,諸嬪妃都在揣測鳳儀宮出什麼事了,有心打聽,可是都聽不到。

這事傳啊傳的,就傳到了柳公公耳朵里。

只是顏妃和元奕在商議邊關大事,他不敢打擾,就沒說了。

然後,他就把這事給忘記了。

到了傍晚,御膳房傳膳,柳公公請元奕吃飯。

元奕合上奏摺道,「去鳳儀宮吃吧。」

平常吃的不多,和朝傾公主搶菜,總能多吃一碗。

柳公公這才想起鳳儀宮關了宮門的事,趕緊稟告元奕。

元奕一聽。朝傾公主非但沒讓太醫治腿,還把腳又給崴了,臉都青了。

這不,趕緊丟了奏摺,跑鳳儀宮去了。

流華宮。

安容看著燕窩粥,嘴裡就泛苦。

食難下咽。

算了,還是吃雞蛋吧。

安容拿了雞蛋。往桌子上敲著。

剛剛剝好。外面來了一丫鬟,道,「蕭姑娘。皇上讓你去鳳儀宮。」

這對安容來說,絕對是天籟之音。

又可以去鳳儀宮蹭吃的了。

把雞蛋放下,安容趕緊起身。

她還不知道鳳儀宮大門緊閉的事。

等到了鳳儀宮,看著元奕站在大門口。一臉陰沉,恨不得活颳了她的表情。

安容囧了。

她不過就是眼賊了些。看到了暗衛,至於用這神情看她嗎,她都沒怪他派暗衛監視她了好不好!

正憋悶呢,就聽柳公公敲著大門道。「快去告訴皇后,就說蕭姑娘來了,趕緊開門。」

等了好一會兒。宮門才打開。

元奕甩了袖袍進去,理都沒理安容。

倒是柳公公。對安容道,「蕭姑娘先進吧,皇后要見你。」

安容點點頭,邁步進去了。

等進去之後,安容嚇了一跳。

朝傾公主一雙眼睛紅腫如核桃,也不知道哭了多久。

不論元奕怎麼和她說話,她就是不開口,把元奕惹惱了。

然後,安容遭殃了。

元奕指著安容的鼻子道,「你要是再這樣,朕就把她砍了1

真是躺著也中槍。

安容撇撇嘴,算了,人家小夫妻吵架,她不參合。

沒說話,挪了個位置,讓元奕的手指著插著花萼的美人瓶。

朝傾公主氣的瞪圓了眼睛,「你最好連我的腦袋一塊兒砍了1

「你1元奕險些氣出來內傷。

然後話題繞來繞去,都在安容身上。

元奕質問安容,她給朝傾公主吃了什麼迷魂湯。

安容撫額無語。

朝傾公主就一句話,她在東延皇宮,只有安容這麼一個朋友,情同姐妹!

他要關安容可以,她陪著!

元奕氣的拂袖離開。

等他走後,安容看著朝傾公主,道,「你何必為我……。」

朝傾公主搖頭,「不僅僅只是為你,是為了我自己,我不想見到他1

說完,朝傾公主就呲疼了,「你快給我看看,我的腳好疼。」

安容便走了過去。

等見到朝傾公主的腳,安容都倒抽了一口氣,「怎麼就傷成這樣了?」

她的腳腕紅腫一片,安容輕輕一碰,朝傾公主就疼哭了,「你輕點兒,我疼。」

安容幫她抹了葯,輕輕把藥膏揉開。

陪著她說了好一會兒話,等她有了食慾,安容才陪著她用晚膳。

等回到流華宮,天上繁星璀璨。

也不知道夜裡發生了什麼事,第二天,安容就算解禁了。

侍衛沒有撤走,但是有公公過來傳話,說是朝傾公主腳受傷了,沒好之前,只要宣召,安容就可以去鳳儀宮陪朝傾公主。

其他時候,安容照樣禁足。

而且,安容的伙食好了不少,每頓飯,多了一碟子菜。

看著一碟子青椒炒肉絲,安容差點熱淚盈眶。

就這樣,安容每天上午都去鳳儀宮,給朝傾公主換藥,然後陪她吃午飯。

過了六天,朝傾公主的腳才完全好。

好吧,其實三天就好了,為了安容能去鳳儀宮,朝傾公主是硬憋了三天,她憋不住了才出來。

誰想到,在御花園,她差點送了卿卿小命?

也幸虧,她一個人逛花園,覺得無聊,讓丫鬟借口腳腕還隱隱有些生疼,把安容找了去……

而這件事的發生,直接導致了安容的「失蹤」……

ps:今天好累,跑去看傢具,差點累癱。。。

明天不去了,欠的兩千,明天補上~~~~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三十章 皮糙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三十二章 落水(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