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三十章 皮糙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9日 13:38 [字數] 513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夜色朦朧,華燈初上。strong小說txt下載.NET//strong

流華宮。

有渺渺琴音,悠揚清澈,如青巒間嬉戲的山泉,清逸無拘。

如楊柳梢頭飄然而過的微風,輕柔綺麗。

清逸溫柔中,透著些離愁別緒,彷彿在思念著誰。

她在思念誰?

有誰值得她思念?

顧家待她寡薄,難道是想念上官昊?

元奕的臉,青沉陰冷。

他沒有衝進去,等琴音沒了,他才邁步進去。

他正好看到顧清顏擦拭眼角的淚珠,他心微微疼,問道,「你在想誰?」

顧清顏眼角眨了兩下,讓眼睛不那麼酸澀,道,「想家,不是顧家。」

元奕眉頭一動,「你想北烈皇宮?」

顧清顏嘴角輕笑,「算是吧,北烈皇帝皇后待我如親女,我原以為上天厚待我……。」

誰想到她只是霸佔了朝傾公主的身子,人家還活著。

她把北烈皇帝皇后當親爹娘對待,可結果呢,人家疼愛女兒,不依然送來和親了,若是換做是她,會不會也會為這錦繡江山所犧牲?

元奕皺了皺眉,她在北烈做了幾天公主,就想家了。

朝傾在北烈住了十幾年,還不得想死了?

顧清顏站起身來,問道,「這麼晚了,你來找我,有事?」

元奕點點頭,道,「她有動靜了,寫了張紙。」

這個她,指的是安容。

顧清顏嘴角微弧,道,「總算是有動靜了,我都快等的沒耐心了,她寫了些什麼?」

元奕就道,「許是暗語,朕聽不懂,她寫著,天工開物。第十五卷,還有連軒小心幾個字。」

暗語?

天工開物?第十五卷?

見顧清顏不說話,元奕眉頭微沉,「你也不知道?」

顧清顏搖頭。「倒是知道天工開物,是一本書,以前也曾翻過,不記得第十五卷寫了什麼了。」

元奕眉頭鬆開,道。「一本書,想必也不是什麼暗語了。」

顧清顏搖頭,「那倒未必,只是我很好奇,她怎麼會寫連軒小心幾個字,像是寫在那裡給誰看的,可秋闌宮已經被侍衛包圍,你還派了暗衛把守,別說人了,連只蒼蠅都飛不進去。以她的聰慧,不會不知道。」

說著,她頓了一頓,問道,「今兒她見朝傾公主了,會不會是朝傾公主跟她說什麼了?」

元奕看著顧清顏,道,「朝傾什麼都不知道,能跟她說什麼?」

顧清顏笑道,「那可未必。誰知道你夜裡說不說夢話,萬一說漏嘴了呢?」

元奕伸手勾住顧清顏的下顎,笑道,「朕說不說夢話。今夜朕就睡這兒,你不就知道了?」

顧清顏的臉騰地一紅,她手抓著元奕的胳膊,輕輕一轉身,便避開了元奕的碰觸。

「皇上,你還是先回鳳儀宮吧。只怕這會兒朝傾公主生氣了,」顧清顏笑道。

元奕走過去,道,「把易容面具撕了,你就是朝傾公主。」

說著,他就要撲過來,顧清顏忙示意他停下,道,「你還是先回鳳儀宮問問皇后吧,我敢肯定是她和沈安容說了什麼,別讓她壞了咱們的大事。」

見顧清顏一臉認真的神情,元奕也不好再湊過去了。strong7//strong

想到走之前,挨了朝傾公主一饅頭,他的心情就抑鬱。

他是皇上!

還沒人敢用東西打過來,除了靖北侯世子的鞭子,遲早收拾他。

不過流華宮不留他,他又不想去別的嬪妃那裡睡,更不喜歡孤零零一個人睡,不去鳳儀宮,沒地兒睡了。

鳳儀宮。

浴池。

熏香裊裊,霧氣氤氳,偌大的浴池裡,灑了不少的花瓣,嬌艷欲滴,似乎空氣中都帶著一股淡淡的清香。

朝傾公主仰躺在那裡,閉著眼睛,嘴裡銜著一朵花,緩緩的往嘴裡挪。

丫鬟站在一旁,撫額,「公主,你怎麼又吃花了?這是生的,不能吃。」

朝傾公主眼睛不睜,道,「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麼,又不會吃壞肚子。」

「不會吃壞肚子,那也不能吃啊,你要吃,回頭奴婢吩咐御膳房給你做花糕,」丫鬟苦口婆心的勸道。

可是朝傾公主不聽,丫鬟也沒輒。

只是忍不住嘀咕,堂堂公主,要吃什麼沒有,偏她家公主喜歡生吃花瓣。

想著嬤嬤叮囑她的事,丫鬟忙道,「公主,一會兒皇上來了,你可千萬別把皇上再氣走了。」

朝傾公主從鼻子里哼出來一聲,「誰氣他了,是他和顧清顏氣我1

丫鬟點點頭,道,「顏妃是有些討厭,當初公主都上了花轎,如願要嫁給墨王世子了,偏她討人厭的跳出來,把公主給劫持了,還把公主綁到大周,吃了許多的苦頭,看見她就來氣……。」

丫鬟說著,朝傾公主睜開了下眼睛。

隨即往浴池裡一鑽,連腦袋都看不見。

丫鬟以為是幫她們主子罵顧清顏,哪裡知道她嘴裡口口聲聲討人厭的是她。

被丫鬟罵了,還不知道說什麼,心裡的憋悶,誰能懂?

丫鬟直道,「可皇上寵溺她,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咱們和她井水不犯河水也就是了……。」

「公主,你快起來啊,別憋壞了。」

丫鬟急的跳腳。

這時候,元奕進去了。

丫鬟說的話,他也聽見了,嘴角也是抽抽。

再見朝傾公主在浴池半天不起來,他眉頭皺了一皺,再不耽擱,直接跳了下去,把朝傾公主拽了起來,沉了臉,罵道,「你想憋死自己不成?」

朝傾公主掙扎,氣道,「命是我自己的,我想怎麼樣,誰也管不著1

元奕桎梏住朝傾公主,大聲道。「你現在是我的皇后,你的命是我的1

「不是1朝傾公主的聲音比他還大。

兩人大眼瞪小眼,誰都不服輸。

最後元奕沒輒,一口咬了上去。

娶個公主。就是麻煩,脾氣比做皇帝的他還大。

丫鬟一見此景,臉騰的一紅,趕緊跑出去,還懂事的把門關上了。

浴池裡。春光撩人。

半個時辰后,元奕把朝傾公主抱了起來,看著她身上,他種的點點草莓,說不出的成就感。

他就喜歡在她身上種草莓,皮膚滑膩,后妃之中,沒人可比。

只是看著自己身上的星星點點,元奕又扭眉了。

那些后妃也沒誰有她大膽,簡直沒把他當皇帝。說咬就咬,他若是不認輸,她能狠心咬下他一塊肉下來。

就像是最烈的馬,挑起他馴服的興趣。

可是這麼多天了,愣是沒馴服,還脾氣越來越大,叫人頭疼。

一身的淤青和草莓,也是元奕不去其他后妃處的原因之一……

皇帝也愛面子啊,被皇后咬了,丟臉埃

他將朝傾公主抱到床上。朝傾公主醒了,然後瞪著他。

元奕火氣上涌,手一丟,就把朝傾公主丟床上了。

幸好床結實。不然非得砸碎了不可。

朝傾公主疼的直叫,嘴裡罵著流氓無恥,一邊趕緊拿被子把自己裹著,杏眼圓瞪,帶著敵意。

「你走啊,快走1朝傾公主轟道。

元奕火大。很大,大的氣煞了。

面對朝傾公主,他習慣無恥耍賴了,這不,往床上一趟,「朕就是不走,你能拿朕怎麼著?」

好吧,耍賴之前,他還看了眼外面,確定沒人才敢耍賴。

皇帝的尊嚴,不能丟。

朝傾公主驚呆了,見過無恥的,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你不會是跟靖北侯世子學壞了吧?」

這麼無恥的事,她覺得只有靖北侯世子能做的出來。

一聽到靖北侯世子幾個字,元奕的臉就是青的,他想起來,他來鳳儀宮是有事而來,便問道,「你今兒和沈安容說什麼了?」

沈安容?

朝傾公主想了片刻,才想起來是安容,「沒說什麼啊,她幫我抹了葯。」

「真的什麼都沒說?」元奕聲音冷了三分。

朝傾公主瞬間氣血上涌,一腳踹過去,「我能跟她說什麼?你倒是說啊1

還是在氣不許她進御書房的事。

元奕武功很高,他躺在那裡,朝傾公主踹,也踹不動他。

「死豬一隻1朝傾公主放棄之前,罵道。

元奕牙齒磨的嘎吱響,「你是不是想住冷宮?1

朝傾公主呲牙,「你少拿冷宮嚇唬我,本公主見過冷宮,不怕1

她連和親都不怕,還怕一個區區冷宮?

元奕快瘋了,不馴服朝傾公主,他難受。

可是他怕在馴服朝傾公主時,他先被氣死了。

他深呼兩口氣,一把將朝傾公主拽下來,一個翻身,壓住她,問道,「你今兒和她說什麼了?」

朝傾公主使勁推開元奕,可就是推不開,壓的她快喘不過氣來。

「我不說,我死都不說1朝傾公主死倔。

「行,你不說,那我今兒就這麼睡了,」元奕笑道。

說著,他就倒下了。

朝傾公主被壓的臉都青了,見元奕明晃晃的脖子對著她,她覺得牙酸。

忍不住,一口咬了下去。

然後,一聲尖叫劃破天際。

也不知道驚醒了多少熟睡的鳥兒,撲騰翅膀逃命。

元奕服輸了,捂著脖子坐在床邊。

朝傾公主重重一哼,裹著被子,留給元奕一個轟人的背影。

柳公公怕皇上出事,大著膽子進來,見元奕捂脖子,忙問道,「皇上,你沒事吧?」

「沒事,被狗咬了一口,」元奕氣道。

柳公公凌亂了。

更讓他凌亂的還在後面,朝傾公主一轉身,一腳踢過去,嘴裡還罵著,「你才是狗1

踹完,朝傾公主就哭了。

她不小心用受傷的腳踹人了,疼上加疼,疼慘了。

「活該1元奕哼道。

柳公公撫額了,真是一對冤家,在一起就沒個安生時候,不是吵架就是打架,而且每回輸的都是皇上。

偏皇上跟吃了迷糊葯似地,有那麼多后妃不去疼,就往鳳儀宮鑽,這不是找虐嗎?

這不,朝傾公主一哭,皇上就心軟了,問道,「真的很疼?」

朝傾公主捂著腳道,「你去給我拿葯來。」

元奕皺眉,「朕是皇帝,你敢使喚朕?1

朝傾公主哼道,「不就是使喚皇帝嗎,我在家從小使喚大的!有什麼了不起1

元奕,「……。」

柳公公憋笑,得,皇上你還是認輸吧,人家是公主,是北烈皇帝的掌上明珠。

元奕不動,柳公公趕緊去拿葯來。

元奕沒輒,問道,「在北烈,也是你父皇幫你上藥的?」

「父皇倒是想,母后嫌棄他笨手笨腳的,不讓他給我上藥,」朝傾公主嗡了聲音道。

元奕撫額,「朕還得謝謝你給朕這個機會了?」

朝傾公主撲哧一笑,「那你輕點兒,以後還給你機會。」

元奕,「……。」

元奕認命的幫朝傾公主揉腳,見她心情不錯,方才問道,「那你說說,你今兒和她聊什麼了?」

朝傾公主舒服的直哼哼,閉著眼睛道,「沒聊什麼,就聊了一下炸彈。」

炸蛋?

一想到朝傾公主吃的那個炸蛋,元奕就嘴角抽抽,想笑。

一笑,手裡的力道就把握不住了,朝傾公主嫌棄道,「比我父皇還笨手笨腳的,輕點兒。」

元奕就輕點兒了,又問道,「沒別的了?」

朝傾公主道,「還有,她問我怎麼這麼不小心,我說我做夢,夢到被蛇裹著,她說我做這夢,是要懷孕的預兆,還說指不定我肚子里已經懷了……。」

聞言,元奕手停了,「真懷孕了?」

聲音里有些抑制不住的欣喜。

朝傾公主兩眼一翻,「我怎麼知道?」

柳公公就欣喜道,「鐵定是有了,靈蛇入夢,是懷孕的先兆啊,當初太後生皇上,也是做夢夢到太陽入懷……。」

元奕也覺得有了,這些天,他幾乎夜夜睡在她這裡,沒有還奇怪了。

他還羨慕蕭湛,哼,他也快有皇子了!

朝傾公主見他高興,潑冷水道,「做個夢,你也信?」

「我信,為什麼不信?」元奕笑道,隨即又皺眉了,「我還打算帶你出征,要是真懷孕了,就不帶你去了。」

朝傾公主愣了一下,「你要御駕親征?」

「其他人,不是蕭湛的對手,只能我自己去了,」元奕道。

「什麼時候出征?」

「不出意外的話,十天之內。」

「……那我也要去1

「別胡鬧,有了身孕,就得待在宮裡養胎,哪都不能去。」

「你騙人,蕭表少奶奶懷了身孕,還被你綁架來,不都好好的?」

「……她不同,她皮糙肉厚,不怕顛簸,你嬌生慣養的,吃不得苦頭……。」

秋闌宮,正打算就寢的安容。

忽然,一個噴嚏打了,直揉鼻子。

「誰在說我壞話?」。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二十九章 豬蹄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三十一章 喝茶(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