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二十九章 豬蹄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9日 13:38 [字數] 533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朝傾公主巴巴的看著安容,等著安容給她釋疑。

她實在聽不懂這個詞,她有心想問元奕,又不甘心。

她怕被元奕看輕了,人家顧清顏,大周一個小官之女,都知道什麼是炸蛋,她堂堂北烈公主卻不知道,丟臉啊!

她狀似不經意的對丫鬟道,「給我來一個炸蛋。」

丫鬟也不懂,問她,「娘娘,什麼是炸蛋?」

她心口一堵,為了掩飾,還發了個小脾氣,「自己想1

然後,丫鬟就去御膳房端了一個油炸過的雞蛋來。

雖然炸蛋味道不錯,可她很清楚,他們說的不可能是這個。

一個皇帝,一個顏妃,怎麼可能關心祈王的將士們吃不吃炸蛋呢?

更重要的是,丫鬟把炸蛋端過來時,元奕正巧也過來了。

他見她端著碗走神,笑問道,「你在吃什麼?」

她沒好氣的罵道,「吃炸蛋啊1

把元奕嚇了一跳。

湊上來看了一眼,又瞬間笑的差點斷氣。

那笑聲歡快而肆意,朝傾公主覺得自己被鄙視了,咬了牙問,「有什麼好笑的,你吃不吃?」

元奕連忙搖頭。

朝傾公主呲了下牙,三兩口把炸蛋吃完,一甩鳳袍,走了。

這兩天,朝傾公主是憋得難受,想去秋闌宮找安容,元奕又不許,只能憋著。

她琢磨著東延御廚都不知道炸蛋是什麼,應該是大周獨有之物,問安容是再合適不過的。

問完,朝傾公主就一直盯著安容的臉,見她臉色有些刷白,朝傾公主心裡有了不好的預感,「不是什麼好東西啊?」

安容搖頭,她看著朝傾公主道,「公主應該見過煙霧彈吧?」

朝傾公主點頭,「見過。」

元奕那裡就有。她初次見他用,還很好奇,死活要他給了一個,她親手丟的。

安容點頭道。「煙霧彈炸開,是許多煙霧,迷糊人的視線,看不清楚對方,逃逸最適用。炸彈不同,它炸開能傷人……怎麼解釋呢,就拿你的鳳儀宮來說,兩三個炸彈就能將它夷為平地……。」

「夷為平地?1朝傾公主聲音拔高了兩層,「這怎麼可能呢?」

怎麼不可能?

前世炸彈炸傷的第一個人是蕭湛。

還是她親眼所見!

因為她就在蕭國公府,那時候清顏懷了身孕,她給她腹中孩子了兩個肚兜,送去給她的。

她還記得那一天,她正好要回來。

剛走到二門,要下台階呢。忽然一聲爆響傳來。

那聲音憑空而來,似雷聲,但比雷聲更振聾發聵。

嚇的她魂都差點震飛了。

只覺得腳下的地都在顫抖。

爆炸聲后,遠處有濃煙直衝雲霄。

國公府下人驚呼,才知道蕭湛受傷了。

當時也不知道怎麼想的,人家蕭國公府的事她不該問,但是她偏腳不聽使喚的朝那邊走了過去。

看到被炸成斷壁殘垣的屋子,只要是個人都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當時蕭湛被壓在底下,一堆暗衛在救他。

誰想蕭湛從另外一個角落裡,推開磚瓦。走了出來。

當時的他,臉漆黑如炭,頭髮凌亂。

那造型,此間唯一。

她當時估計是看傻了。居然笑了……

蕭湛看著她,臉黑著,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生氣,只問道,「有那麼好笑?」

她嘴角的笑戛然而止。

更要命的是,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就站在她身後。

她都不知道她是怎麼出的小院……

反正。那之後半年,她都沒再踏進蕭國公府一步,直到清顏生小孩,她不得不去道賀。

現在想想,安容都背脊發涼。

蕭湛差點被炸死,她居然當著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的面笑了,估計他們當時想把她丟出蕭國公府的心都有了。

這事,安容連蘇君澤都沒告訴,就怕蘇君澤要她登門給蕭湛賠罪,她實在拉不下那個臉。

反倒是聽蘇君澤說,要不是蕭湛帶著面具,只怕要被炸的毀容不可。

她也是從蘇君澤口中,第一次聽到炸彈這個詞。

前世,她和蕭湛沒見過幾面,根本就沒什麼愉快的記憶,她都不願意回想。

想著蘇君澤和朝傾公主都能夢到前世,不知道蕭湛會不會夢到?

他應該也不例外吧?

一想到蕭湛能夢到他被炸,她沒良心的還笑的情景,安容就頭皮發麻。

但是,現在安容的心情是凝重的。

東延皇帝和顧清顏居然要幫祈王,讓祈王用炸彈去攻打大周?!

安容望著朝傾公主,問道,「已經制出炸彈了?」

朝傾公主嘴角微微抽,她連炸彈都不知道,怎麼知道有沒有制好?

安容也是昏頭了,朝傾公主怎麼可能知道這些呢?

元奕和顧清顏兩個要借祈王的手做多少壞事?!

之前是馬瘟,現在又是炸彈!

炸彈那麼厲害的東西,他們不可能把製造辦法告訴祈王,最多制好了,給祈王送去。

等祈王將大周的兵力消弱的差不多了,他們就不給了,到時候祈王在他們跟前,還有還手之力?

想到祈王,安容就頭疼。

就憑蕭湛砍了他一隻手,這股子仇恨,他就不一定轉的過彎來,就算明知道東延是在利用他,估計為了報仇,也不管不顧了。

只是蕭湛該怎麼辦?

要不是朝傾公主說起炸彈,她都沒想起來,這一世,蕭湛還有沒有炸彈啊?

她要不要進木鐲里去找找?

只是這麼多天沒進去了,也沒做什麼好事,也不知道感激之心有沒有增長,夠不夠兌換的。

還有一個慧明大師等著,她若是進去了,還不知道有什麼事等著她呢。

安容憂心忡忡。

朝傾公主則在凌亂,為自己的無知而臉紅脖子粗。她居然要吃……炸彈?

難怪元奕見了,先是驚嚇,后又笑的恨不得在地上打滾了,她真是丟臉丟到姥姥家去了。

從鳳儀宮出來。安容倒是空著手,巧秀和蘭秀兩隻手就沒有空著的,拎了一堆吃的。

安容問她們,道,「你們有沒有做夢。夢到過自己將來?」

巧秀點頭如搗蒜,連忙道,「夢到過,不過都是假的,我夢到徐國公府姑娘成了皇后,我還成了皇後宮里的小丫鬟呢,只是毛手毛腳的打碎了一個花瓶,就被活活杖斃,當時,我醒來。差點魂都嚇沒了,正巧第二天,我們這批進宮的丫鬟就被嬤嬤分配,我就被分配到鳳儀宮了,當時好多丫鬟向我道賀呢,一想到我被活活杖斃,我就怕了,把所有的積蓄都給了嬤嬤,然後我就到秋闌宮來伺候了……。」

蘭秀則笑道,「夢都是反的。你也信?」

多少人做夢,都想到鳳儀宮伺候,她居然不想去。

巧秀呲牙,「那時候膽小嘛。再說了,我都沒見過徐國公府姑娘,可是我就是夢到她了,而且你不知道,後來宮裡辦宴會,我去偷偷看了一眼。真的跟我夢裡的一樣,太匪夷所思了,雖然徐國公府嫡女沒有成為皇后,夢境是假的,不過現在也沒什麼不好埃」

說著,巧秀看著蘭秀道,「你沒夢到過?」

蘭秀咯咯笑,「我夢到過啊,我夢到在御花園涼亭處撿到二兩銀子,第二天醒來,去看了一眼,還真的有二兩銀子呢1

巧秀氣的瞪眼,「你自己也說夢都是反的,你自己不也信?1

蘭秀臉紅道,「那不同,我這是好事,你那是壞事,壞事都是反的嘛,再說了,那時候我缺錢用,晚上睡覺前,我跟列祖列宗祈求了一下,然後就做夢了……。」

說著,她頓了一頓,「不過我就夢到那麼一回,那二兩銀子我到現在都沒敢用呢。」

安容聽著,微微挑眉,難道丫鬟們夢到的都是前世?

安容不敢妄下結論,回了秋闌宮后,又問了幾個丫鬟和嬤嬤。

無一例外,她們都夢到過自己的將來。

只是大多數人壓根就不信。

只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像蘭秀和巧秀這樣當真的,不多。

只是為什麼他們都能夢到前世呢?

安容想不通,也就不想了。

她揉了揉肩膀,還在想炸彈的事。

左思右想,始終不放心,萬一祈王手裡真的有炸彈,那連軒怎麼辦?

雖然他命大,瞎眼神算說他是禍害遺千年,就怕萬一啊,有時候不是活著就行的,得好好活著。

安容四下望了望,朝書桌走去。

桌上有幅畫,是空谷幽蘭,是她閑得無聊,塗鴉之作。

安容把畫捲起來。

巧秀就問道,「少奶奶要作畫?」

安容搖頭,「就寫幾個字,幫我研墨。」

巧秀歡快的點頭,拿了墨棒就研磨起來。

安容提筆沾墨,幾次想落筆,始終都猶豫了。

雖然巧秀和蘭秀看著心都向著她,可到底是東延的丫鬟,她不是特別信任她們埃

得怎麼委婉的把炸彈的事告訴蕭湛呢?

安容手撐著下顎,看著跟前的白紙發愣。

巧秀和蘭秀以為安容在想什麼,不敢打擾,就靜靜的站著。

忽然,安容動了。

她眼睛眨了好幾下,有些不明白,「是一回事嗎?」

「管它是不是,至少看著挺像的,」安容咕嚕道。

說著,安容提筆沾墨,在紙上寫下幾個字。

軍中,大帳。

蕭湛坐在桌椅前,正閉目養神。

他看到了安容,她正吃著晚飯。

難得有些點心,她正誇點心做的不錯,給巧秀和蘭秀吃。

丫鬟趕緊謝恩,然後要扶著安容出去遛食。

蕭湛看著安容隆起的肚子,嘴角微微上揚。

安容沒事,他就放心了。

依著習慣,他每一回都會去書桌看一眼。

書桌上,一張上等宣旨上寫了幾個字:天工開物,第十五卷。

下面又有幾個小字:連軒小心。

蕭湛沒明白。這幾個字是什麼意思,但可以肯定,連軒有麻煩了。

正要離開。

忽然,他看見房樑上跳下一黑衣人。

黑衣人看了門口一眼。走到書桌前,看著書桌上的字凝了凝眉,而後輕輕推開窗戶,縱身一躍,便消失不見。

蕭湛醒來后。眸底冰冷。

他站起身來,走到自己寢帳。

他的大帳,被皇上霸佔了。

彼時,皇上正在沐裕

徐公公見蕭湛過來,忙攔住他道,「大將軍,皇上在沐浴,有什麼事,你一會兒再稟告。」

蕭湛道,「我不是找皇上。只是找本書。」

徐公公,「……。」

然後,蕭湛就進去了。

他看都沒看皇上一眼,就朝床榻走去。

裝著書的小箱子放在床底下,他取了箱子,找到天工開物那本書,翻到第十五卷。

「火藥?」他眉頭輕挑。

仔細往下看:凡火藥以硝石硫黃為主,草木灰為輔。硝性至陰,硫性至陽,陰陽兩神物相遇於無隙可容之中。其出也,人物膺之,魂散驚而魄齏粉。

安容是讓連軒小心火藥?

還是安容要他制火藥,另外叮囑連軒小心祈王?

蕭湛拿了書。把箱子上了鎖,小心放回去。

那箱子是玄鐵打造的,鑰匙只有兩把,另外一把在蕭老國公手裡。

就這樣,蕭湛拿了書走了。

皇上大人一直看著他,臉都青了。蕭湛真的一眼都沒看他。

他還琢磨著,要是蕭湛看他的話,他就打算開口,有些事他一直想挑明,苦於沒有機會啊,就為了這事,他在軍營待了好些天了,今兒機會好啊,他可以趁機說:兒子,來,給你爹擦個背。

狀似不經意的脫口而出,再加上氣氛良好,簡直就是父慈子孝,多溫馨。

他想這一天想了很久了。

當然了,估計真開口,是:湛兒,來給朕擦個背。

但是,不管他最終說什麼,也改變不了蕭湛看都沒看一眼他的事實。

皇上鬱悶的,火大。

鳳儀宮。

元奕在陪朝傾公主用晚膳,他一個勁的給朝傾公主夾豬蹄。

看著肥膩的豬蹄,朝傾公主額頭皺隴。

她不想吃豬蹄,她從來不吃這東西,但是元奕夾的,她不給面子又不行,回頭不被嬤嬤嘮叨的耳朵起繭才怪了。

她猶豫了下,元奕就道,「你快吃啊,這是我親自吩咐御膳房給你做的,顏妃說吃這個好,吃哪兒補哪兒。」

不提顏妃還好,一提顏妃,朝傾公主就火大了,「吃哪兒補哪兒?這是豬蹄,她罵我呢1

元奕皺眉,「有罵嗎,上回我腿受傷,吃的也是這個……。」

朝傾公主呲牙,「你的腳是豬蹄,我不是。」

嬤嬤站在後面,恨不得捂朝傾公主的嘴了,我滴個親娘啊,怎麼就膽子大到敢罵皇上的腳是豬蹄了呢,不要命了埃

元奕臉青青的,「朕是天子,要比喻也是龍1

朝傾公主敲著碗,指著豬蹄道,「人家能暗喻,我就不能明喻了?」

「什麼暗喻明喻,你是不可理喻1元奕怒道。

朝傾公主俏目一瞪,「你說我不可理喻,那你走啊,別來我這裡吃飯……。」

話還沒說完,外面進來一公公,在柳公公耳邊低語了兩句。

柳公公又湊到元奕耳邊。

元奕皺了皺眉,道,「擺駕流華宮。」

說著,起身便走。

他一轉身,朝傾公主抓了手裡的饅頭,就丟了過去。

好巧不巧的砸元奕的腦門上了……。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二十八章 炸蛋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三十章 皮糙(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