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二十八章 炸蛋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8日 01:54 [字數] 397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readx

趙成官升兩級,成了守護秋闌宮的侍衛長,安容除了無言以對之外,就是放心。

回到秋闌宮,喝了半杯茶,御膳房就送了一桌子吃食來。

八菜一湯,精緻美味。

安容讓巧秀和蘭秀陪著她一塊兒吃,把兩個丫鬟感動的眼眶通紅。

大吃一頓后,肚子撐的慌的安容,一邊遛食一邊將秋闌宮逛了遍。

回來后,喝了杯茶,便開始針線。

轉眼,半個月過去了。

這一天,天藍雲白,清風送爽。

安容坐在小榻上,整理這半個月來她繡的針線,笑的眉眼都透著喜悅。

,小開襠褲有了,虎頭鞋也有了,接下來該做小帽子了。

安容翻著簍子,找布料,見沒有合適的,就找巧秀拿。

外面,蘭秀端了托盤進來,道,「少奶奶,該吃午飯了。」

安容的嘴角瞬間一抽,「又到吃午飯的時候了?」

安容現在最煩的估計就是吃飯了,天天都一個樣。

早上一碗燕窩粥加一個雞蛋,中午燕窩粥加饅頭,晚上燕窩粥加雞蛋,就那一小碟子腌菜,她還得省著吃……

安容摸著肚皮,目露欣慰。

就這樣,這半個月,她的肚子還大了半圈。

安容想,她肚子里懷的這個,將來長大肯定不和他爹一樣是個挑食的主。

可是不想吃,也得吃埃

安容放下針線,去凈手吃粥。

見安容一勺子一勺子的硬逼自己吃,巧秀見了心疼,道。「少奶奶,要是吃不下就別吃吧,一會兒皇後來,肯定會給你帶好吃的。」

巧秀不說,安容還沒想起來,「又過了五天了?」

巧秀連連點頭。

朝傾公主想每天來看安容,而且每回來。都給安容帶吃的。元奕不許,朝傾公主努力爭取,才爭取每五天來一回。

蘭秀就道。「可是之前兩回,皇后都是上午來的,今兒都過來午時了,不知道還來不來了?」

說著。蘭秀恍然一笑,「我怎麼給忘了。今兒是東延給北烈送嫁使臣舉辦送行宴的日子,皇后估計會忙一天,不知還會不會來?」

安容一邊吃著粥,一邊問道。「皇后和顏妃沒有發生什麼矛盾吧?」

巧秀搖頭,「這些事,奴婢們也不知道。不過聽說皇上白日里大多去顏妃的流華宮,還許顏妃去御書房找他。晚上倒是都睡在皇后那兒,其他后妃處偶爾也去,但是不多……。」

蘭秀則道,「昨兒我聽說皇後去御書房找皇上,被攔下了,不許她進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安容挑了下眉頭,如此說來,東延皇帝和顧清顏之間還是清白的了?

他們兩個湊到一起,十有**是商議朝政。

不過商議什麼,安容是一點興趣沒有。

蕭湛要是想知道,他可以自己看。

安容說過,東延抓她,還關在皇宮,是最大的錯誤。

她之所以心安理得的住在秋闌宮,是因為蕭湛每天都能看到她,順帶看到東延皇宮。

指不定東延皇帝和顧清顏密謀什麼,蕭湛都知道。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一碗粥,在安容強逼下吃完了。

安容用帕子擦拭嘴角,正要起身來,外面走進來個公公,道,「蕭姑娘,皇上讓你去鳳儀宮一趟。」

安容胃裡瞬間翻江倒海了,一口氣堵心口是上不上下不下。

就不能早來一會兒?!

就是不知道朝傾公主要她去鳳儀宮做什麼?

安容微微一愣,元奕不是不許她出秋闌宮的嗎,怎麼又許她去鳳儀宮了?

見安容走神,公公又催了一下,「蕭姑娘還是快去吧,一會兒皇上該發怒了。」

安容斂了眉頭,問道,「皇后怎麼了?」

公公回道,「皇后把腳給崴了,不讓太醫治,讓你去。」

安容邁步朝前走,一邊詢問,公公倒是知無不言言無不荊

聽了事情的經過,安容是無語了。

北烈使臣知道元奕寵溺顏妃的事,要替朝傾公主出口氣,這不送行宴,跟元奕道,「聽說顏妃來自大周,是大周顧家大姑娘,聽說她的驚鴻舞,名震大周,不知道有沒有榮幸目睹一二?」

北烈誰不知道朝傾公主驚鴻舞冠絕天下,這麼說,是存心的要顏妃出醜,他們不信有人跳的驚鴻舞比的上朝傾公主。

可偏偏,顧清顏就跳的比朝傾公主好。

她很謙虛,要和朝傾公主比試一番。

顏妃說著,一堆大臣夫人跟著起鬨,皇后冠絕天下的驚鴻舞。

朝傾公主沒輒,只能換了衣裳跳舞了。

可是朝傾公主許久沒跳驚鴻舞了,當初學驚鴻舞,只為驚艷上官昊,博得他一笑。

從對上官昊心死那一刻起,就發誓要忘了驚鴻舞。

跳的不走心,一不留神把腳給崴了。

元奕嚇了一跳,趕緊抱著朝傾公主回鳳儀宮。

太醫倒是去了好幾個,可是朝傾公主不許他們碰她的腳,只要安容。

元奕有些生氣,他以為朝傾公主故意摔倒,只為藉機見安容。

朝傾公主愣了一下,道,「不讓她來給我治也行,你讓顏妃來,她醫術絕倫,我放心。」

這回,改元奕怔愣了。

他怎麼可能會讓顏妃來替朝傾公主治腳呢,這不,只能順了朝傾公主的意,讓安容去。

安容到鳳儀宮時,就聽到元奕道,「她還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你讓太醫先給你瞧瞧。」

說著,公公便道,「皇上,蕭姑娘來了。」

元奕看著安容。臉色從溫和一瞬間變冷,「還不快過來替皇后醫治腳?」

安容兩眼一翻,走了過去。

朝傾公主就轟人了,「你們都出去。」

元奕幫她轟人,「都出去,都快出去。」

等丫鬟全走了,元奕就道。「快醫治。」

朝傾公主望著他。「你也出去。」

元奕的臉,瞬間冷了下去,「朕也要出去?1

安容在憋笑。她敢說,其實朝傾公主最想轟的人就是他,忒沒眼色了。

朝傾公主拔高了聲音道,「快走埃不想看到你1

元奕氣大了,他知道朝傾公主是生昨天沒讓她進御書房的氣。可是當著外人的面,就這樣轟他,他好歹是一國之君,簡直顏面掃地!

元奕龍袍一甩。穩穩噹噹的坐下道,「這裡是東延皇宮,朕愛待在哪裡。就待在哪裡1

朝傾公主火氣也沖的很,這不又吵上了。「這裡是鳳儀宮,是本宮的住處,不歡迎你來1

元奕咬緊牙口,「這裡是東延1

朝傾公主抓著被子道,「東延又怎麼了,你要不樂意我住鳳儀宮,正好送嫁使臣明兒才回東延,我可以和他們一起走1

氣氛,一下子就到了冰點。

雙眸噴火,火花四濺。

安容,「……。」

她覺得她好像不是來治病,而是來看他們吵架,然後勸架的……

可是沒等她想好怎麼開口,東延皇帝一句話,差點把安容雷暈。

「反正朕不走。」

然後,朝傾公主就罵了,「死皮賴臉1

安容撫額,再撫額。

那邊朝傾公主朝她招手,道,「別理他。」

安容就真沒理了,她走上前,問道,「你腳傷的怎麼樣了?」

朝傾公主搖頭道,「就是崴了一下,有點兒疼。」

她脫了鞋襪,給安容看。

腳腕處有些紅腫,碰一下就疼的朝傾公主直叫。

那邊元奕坐不住了,指著安容道,「笨手笨腳的,你輕點兒。」

安容,「……。」

她看著元奕,扯了嘴角道,「要不你來?」

朝傾公主用一雙不待見的眼睛望著元奕。

元奕拂袖而走。

安容看著朝傾公主,道,「我瞧他挺在意你的……。」

不等安容說完,朝傾公主就冷呲一聲,「在意我?連御書房都不許我進,談什麼在意?」

安容不知道怎麼接話。

元奕許顧清顏進御書房,不讓朝傾公主進,朝傾公主生氣也是應該的。

安容道,「他不是都沒在流華宮留宿過嗎?」

不提這事還好,一提這事,朝傾公主的臉更冷了,「他是沒有在流華宮留宿過,那是因為他還沒有完成他的許諾,江山為聘1

「等他滅了大周和我北烈,再廢除我,迎娶她為後1

安容驚了一下,倒是沒想過還有江山為聘這話,難怪朝傾公主氣憤至此了。

一旁的小几上,有太醫的藥箱子。

安容挑了葯,幫朝傾公主擦拭,隨口道,「怎麼會這麼不小心呢?」

朝傾公主動了動腳,道,「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安容愣了下,「被蛇咬?」

朝傾公主點頭,「是啊,昨晚我做夢,夢見一條大蛇裹著我,我都呼吸不順暢了,結果一眨眼,那蛇又不見了,方才驚鴻舞,那紅綢圍著我,我就想到那條蛇,驚慌失措下,就把腳給崴了……。」

朝傾公主說著,道,「從我回到北烈起,就喜歡做一些奇怪的夢,明明沒去過的地方,都莫名的熟悉,指不定我就真被蛇裹過。」

安容卻是一笑,道,「不知道我是不是要恭喜你了,被蛇裹著入懷,是有喜的預兆。」

朝傾公主睜大雙眼,「我嚇都嚇死了,你還逗我開心。」

安容輕聳肩,「我沒有騙你,是真的。」

只是朝傾公主做夢,安容聽她提過兩回了。

還有蘇君澤也夢到過前世,她夢到的那些,莫非也是前世經歷過的?

安容在走神,朝傾公主手在她跟前搖晃道,「我跟你說的話,你聽見沒有?」

安容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什麼話?」

朝傾公主兩眼一翻,道,「你們大周,祈王謀反,好像最近吃了不少敗仗,前天,我在御花園閑逛時,正好聽到元奕和顧清顏閑聊,提到什麼炸蛋,他們要幫祈王,我只聽說過雞蛋鴨蛋,炸蛋是什麼蛋?」

ps:╯‵□′╯炸彈!*●

on_no哈哈~~~~~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二十七章 勸架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二十九章 豬蹄(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