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二十七章 勸架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8日 01:54 [字數] 404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心存疑惑,安容又回頭看了一眼。

這一回,安容確定侍衛就是趙成了。

安容高懸的心放鬆了,趙成就在秋闌宮外守著,她還有什麼可怕的?

只是侍衛們不都是熟人嗎,他怎麼做到不露餡的?

拋開心底的好奇,安容跟著朝傾公主進了大殿。

朝傾公主進去之後,在首座上坐下,不等丫鬟們見禮,便擺手道,「都下去吧,這裡不用你們伺候。」

丫鬟們不敢違令,福身告退。

蘭秀和巧秀兩個走之前,還擔心的看了安容一眼。

安容邁步上前,倒也沒有行禮,見朝傾公主臉色不大好,問道,「公主不高興?」

朝傾公主看了安容一眼,道,「你我也算是同病相憐了,以後別叫我公主,叫我朝傾吧,說來也真是可笑,我貴為公主,可我從出生到現在,都沒什麼朋友,倒是你,和我只見過寥寥幾面,,我卻什麼話都想和你說。」

朝傾公主漂亮雙眸,蒙了一層孤寂。

雖然她從北烈帶了許多的丫鬟太監還有嬤嬤來東延,可是那些人,對她畢恭畢敬,唯唯諾諾,只會看人眼色,聽吩咐辦事,稍微有點膽量的,一開口就是提醒她別忘了身份,她肩負兩國聯姻,要討好元奕的歡心……

她耳朵都快聽出老繭來了,心裡煩躁。

安容在她一旁坐下,給她倒了杯茶,問道,「出什麼事了?」

朝傾公主扭著帕,道。「我和元奕吵架了。」

安容怔了一下,隨即一笑,「雖然我不知道你和皇上是怎麼相處的,不過昨兒也能窺斑見豹,顯然是吵慣了的。」

朝傾公主眼眉低耷,道,「你說的對。我和他確實常常吵架。他也常常哄我,我知道,他是把我當成真的顧清顏才哄的。可是這一回,他沒有,甩了袖子就走了……。」

她從小被人哄到大,便是北烈皇帝和皇后。也沒少哄她開心。

可是這一趟回北烈,她受了不小的打擊。以前渾然不在意的事,也變的在意了。

她選擇嫁給元奕,是因為覺得被他綁架的那段日子,只是吃苦了些。除了想念父皇母后之外,其實過得很快樂。

尤其是後來在北烈皇宮,受盡委屈時。回頭想想,那段吵著鬧著要回家的日子。似乎更溫馨一些。

看著朝傾公主失望落寞的神情,安容心底滿是同情,不過她什麼都不知道,就不瞎勸架了,得問清楚明白了再說。

「這一回,你和皇上又因為什麼吵架了?」安容問道。

朝傾公主望著安容,有些生氣他道,「又不是我想和他吵的,是他莫名其妙!我不過是讓丫鬟給我準備了一碗避子葯,他就把我的碗給砸了,那是我最喜歡的碗1

安容望著朝傾公主,有些呆愣了,「你為什麼要準備避子葯?」

避子葯,不都是嫡妻給妾室準備的嗎,極少有嫡妻喝避子葯的。

朝傾公主看著安容的肚子,雖然隆起的不算高,可是也能一眼看出來,是懷了身孕的。

她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紅了眼眶道,「我也想生小孩,可我是和親公主,我要有自知之明,與其他叫人端給我,我還不如自己喝,好歹我心裡不那麼難受。」

說著,她眼眶的淚打轉,她仰了仰頭,不讓眼淚掉下來,嘴角上揚,有一抹自嘲的笑。

「再說了,生什麼小孩?我是和親公主,生了男孩,做不了太子不說,還會被人一生猜忌,母后出自是北烈望族,背後有助力,皇兄和母后都過的那麼辛苦,處處提防,小心後宮和前朝的明槍暗箭,何況是我?」

「生了公主,倒是不用擔心她會搶皇位了,可是受寵了,被別人妒忌,不受寵,妒忌別人,若是再打仗,誰能保證她不會是下一個我?」

她是公主,她從小就活的驕傲,只有她不想要的,沒有要不到的。

要她向元奕搖尾乞憐,要一個自己的孩子,陪著她吃苦受罪,她寧願不要。

更何況,在這東延皇宮,她能活多久都不知道,即便是生下來了,她拿什麼去保護他?

朝傾公主望著安容,苦笑一聲,「難得我有自知之明的時候,他卻朝我發火,我做錯了嗎?」

眼淚就那麼滑了下來,滴在鳳袍上,像是鳳凰泣血。

安容握著她的手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勸你,你有你做公主的驕傲,他有做皇帝的驕傲……。」

身為皇帝,只有他不願意後宮女人生他的孩子,哪有後宮女人不願意給他生小孩的?

這不是蔑視他做皇帝的尊嚴嗎?

兩個驕傲的人湊到一起,沒有矛盾才怪了。

況且,元奕比誰都清楚朝傾公主喜歡上官昊,指不定就當朝傾公主只願意給上官昊生兒育女了。

極少有男人能容忍身邊的女人心裡想著別人,哪怕他不愛她。

朝傾公主反握著安容的手道,「我來找你,一來是在鳳儀宮待的憋悶,找你散散心,二來就是想找你要幾粒避子葯……。」

安容眼角顫抖了,「我沒有避子葯。」

朝傾公主皺眉,「怎麼會沒避子葯呢,你不是會制很多的藥丸嗎,我當你是朋友,這麼點小忙你都不幫我?」

小忙?

這不是小忙啊!

再說了,她也無能為力埃

安容望著朝傾公主,「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我真的沒有避子葯。」

朝傾公主道,「只要你願意幫我,我就有,不就是藥材嗎,我從北烈帶了一堆來,不用他東延的葯1

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朝傾公主重重一哼。

等她哼完。安容就聽到另外一句話,話語里滿滿的都是憤怒,「來人,將皇后陪嫁的藥材,都給朕丟出宮外1

朝傾公主一愣,下一秒就站了起來,「你敢1

元奕赫然一笑。眸光有些陰冷。「這裡是朕的地盤,朕有什麼不敢的?」

「你1朝傾公主氣的呼哧呼哧,可就是不知道怎麼反駁。

不知道反駁也就算了。她還看著安容,等著安容給她出謀劃策。

安容醉了,公主啊,我的處境比你還難呢。你雖然是和親,好歹是皇后。我可是被綁架來的,你這樣看著我……你這不是轉移仇恨嗎?

安容知道她是無心的,只是無助的時候,把她當成救命稻草了。

她這是將她當成朋友信任了。

可是這點信任。對上東延皇帝噴火的眼神,她的稻草還沒送過去,就被點燃了好么?

安容覺得她要是說話。東延皇帝絕對會將她拖出去打五十大板。

可要是三緘其口,豈不是傷了朝傾公主的心?

清了清嗓子。安容說話了,「都別吵,也別瞪眼了,不就是一個怕生孩子疼,一個想早點當爹,在生孩子上產生了一點點小分歧嗎,有必要鬧得劍拔弩張,你要生吃了我,我要活剝了你的地步嗎?」

「都說打是親罵是愛,不打不罵是禍害,你們新婚燕爾的,就秀恩愛秀到我這兒來了,是不是有點兒太傷人了?」

朝傾公主臉騰的一紅,瞪了安容道,「你胡說什麼呢?1

誰怕生孩子疼了?!

她都跟她說了一堆,她還跟她揣著明白裝糊塗,早知道就不跟她說了。

安容兩眼一翻,問朝傾公主,「生孩子很疼,你不怕?說實話。」

「……怕,可是我……。」

「沒什麼可是的,」安容打斷她,隨即又問元奕,「你不要朝傾公主吃避子葯,她硬要吃,你還生氣,不是想她生孩子,你好想早點兒當爹嗎?你也說實話。」

元奕冷了張臉,不說話。

「不說話,那就是默認了,」安容輕輕一聳肩,笑道,「吵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說清楚不就好了。」

說著,安容握著朝傾公主的手,在她耳畔低語道,「你也別多想,一切順其自然吧,要是真懷了身孕,你就讓皇上下道聖旨,昭告天下,將來這孩子不論是小皇子,還是小公主,只做個閑散王爺,錦衣玉食,不參與朝堂爭鬥,我想也不會有后妃對他下毒手,他也不用經受爾虞我詐之苦,你也不用羨慕我,多好?」

朝傾公主望著安容,「真的可以嗎?」

安容一笑,看著元奕道,「他是皇上,東延的事,他說了算,可不可以,你該問他。」

其實不用問,她說的話聲音不小,他聽得見。

元奕不說話,朝傾公主也不說話。

兩個驕傲的人,都拉不下臉服軟。

得,她就再做一回好事。

安容把朝傾公主的手放到元奕手上,然後道,「新婚燕爾的,小吵怡情,我還沒有祝賀你們夫妻恩愛,白頭攜老,你們兩的喜宴,我也沒吃上,是不是該給我補上?」

到現在也沒吃上一口飯,還幫著勸架,她容易么?

柳公公暈了,他敢打賭,蕭表少奶奶勸了這麼一堆,就為了這頓喜宴。

朝傾公主這才想起來,元奕不給安容飯吃的事。

她皺了皺眉,「你綁架了她,怎麼能不給她飯吃呢?」

元奕牽著朝傾公主的手,瞥了安容兩眼,道,「只要抓住了蕭國公府藏在宮裡,試圖營救她的暗衛,她要吃什麼,御膳房都給做,在這之前,還是餓著吧。」

安容剛剛幫了他一個忙,他對安容的臉色要好多了。

朝傾公主想勸,可是她知道,勸不動的,只道,「可是一個饅頭一個雞蛋是不是太少了?」

元奕想了想,「那就再加一個饅頭。」

安容凌亂了,「得,還是給我加個雞蛋吧,要是有一小碟子腌菜就更好了。」

元奕沒說話,算是答應了。

朝傾公主則對安容道,「你沒吃我的喜宴,一會兒我讓丫鬟給你送來。」

安容點頭如搗蒜。

因為是喜宴,元奕也就睜一隻閉一隻眼了,反正時間長著呢,他就不信暗衛忍的祝

元奕帶著朝傾公主走,安容送他到門口。

然後,安容就囧了。

因為元奕對趙成道,「好好替朕守著秋闌宮。」

而趙成,身上穿的早不是之前見到的那身衣裳了。

「陞官了?」安容隨口問道。

趙成點頭,「托蕭姑娘的洪福,升了兩級。」

安容,「……。」

她說破嘴皮才混到一桌飯加個雞蛋,他擋著不讓朝傾公主進,就官升兩級了?

安容沒有妒忌,也沒有羨慕。

她很平衡,她總算找到比她還眼瞎的人了。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二十六章 職責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二十八章 炸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