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二十六章 職責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7日 22:03 [字數] 373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readx

就這樣,安容帶這一溜的侍衛去了御膳房。

聲勢浩大,把御膳房一堆御廚驚的夠嗆,還以為宮裡哪位貴人吃錯了東西,派了侍衛來抓人。

一個個都在反省,今兒做了什麼菜,有沒有失了往日的水準……

安容走的越緊,他們越是害怕。

御廚可不認得安容,安容也不理會他們。

去了御膳房,徑直就進了廚房。

才不管,那些菜是做了給誰吃的,她能不能吃,拿起筷子,先吃為敬。

那架勢……別說御廚了,就是侍衛都驚的目瞪口呆。

御廚總管驚叫了,「別,那不能吃,是給太後娘娘的……。」

安容夾了一口魚,塞嘴裡,然後看著御廚總管道,「我已經吃了。」

御廚總管無語了,說的這麼輕巧,她知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罪埃

「動太後娘娘的吃食,那是要殺頭的1巧秀臉色蒼白,拽了安容的雲袖道。

安容一笑,「吃都吃了,就算死也要做個飽死鬼,再說了,你們東延皇帝費勁心思請我來這裡,怎麼可能輕易要我的命?」

說著,安容瞥了御廚總管一眼,道,「我今兒要是吃不好,回頭皇上有什麼事求我,我就拿他開刀1

御廚總管,「……。」

侍衛,「……。」

御廚總管想到顏妃派了丫鬟來叮囑的話,再看著安容和一堆傻愣侍衛,瞬間頭疼了。

他不敢得罪顏妃,也不敢把安容的話當成耳旁風,瞧瞧這些個侍衛。就知道這女子有那本事。

御廚總管腦袋一歪,暈了過去。

裝的。

安容就一路吃過去,吃了不算,她還拿。

當然了,她沒有拿現成的菜。

她拿了一大袋米,還拿了一大袋的燕窩,還有蓮子什麼的……一堆。

她拎不動。懷著身孕。她也不敢拎重東西。

全交給蘭秀和巧秀了。

這些東西,雖然簡單了些,卻足夠她吃飽。而且不缺營養。

她知道,她不可能每回都跟今天一樣,能出秋闌宮。

她得備足了吃食才行。

等她出御膳房,抬眸便瞧見天際晚霞絢爛。

想著回到秋闌宮。她無事可做,除了發獃還是發獃。安容就頭疼了。

正好吃的飽,走走逛逛,當遛食好了。

瞥頭問巧秀,「制衣坊在哪裡?」

巧秀有些懵。蕭表少奶奶打劫了御膳房不夠,還要打劫制衣坊嗎?

她拎著東西,騰不出手。只得轉了身,道。「在那邊,離得不遠。」

然後,安容就去了制衣坊。

不管不顧,安容打劫了一堆針線綢緞回秋闌宮。

夜裡,安容就著燈燭針線。

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有四個多月了,以前做的針線都在蕭國公府,自打被綁架,就沒挨過針線了。

她得給腹中孩子做衣裳,順帶打發時間。

夜,冰涼寂靜。

蠟燭燃燒,發出嗶啵嗶啵聲。

了片祥雲,安容放下棚子,伸了伸胳膊,揉了下肩膀。

丫鬟便道,「少奶奶,夜深了,該歇息了。」

安容點點頭,「這就歇了。」

巧秀去端水來給安容輿洗,蘭秀去鋪床。

安容都有些錯覺,覺得自己是在蕭國公府了,伺候她的是芍藥和海棠。

一夜安眠。

第二天,安容起的有些晚。

起床時,心情有些沉重。

祈王逃回雲州,高舉反棋,不過短短几日,已經攻克了雲州附近的三個州郡。

而且,他建朝大祈。

皇上派了顏王爺帶兵去剿滅祈王,從蕭湛的十三萬大軍中抽調兩萬人馬。

蕭湛沒說話,連軒便性急,跳出來不同意。

他覺得皇上這是變相削弱蕭湛的兵力。

皇上一怒之下,把那兩萬兵馬交給了連軒,讓他去接應顏王爺。

連軒那個鬱悶的,恨不得抽自己兩耳刮子才好,他逃婚,好吧,月郡主也逃婚了,可顏王爺肯定把火撒他頭上啊,他去了能有好日子過?

連軒拒不授命,一句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沒差點把皇上噎死。

他是在外,可他都從京都跑軍營來了,用這話合適嗎?

以前,連軒紈,身上沒有官職,皇上對他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現在都做了臣子了,還敢忤逆他,不罰怎麼行?

不過蕭湛怎麼可能讓皇上罰連軒呢,他先一步道,「連軒,你帶兩萬兵馬去顏王那兒,若是殺不了祈王,就先殺了杜仲。」

蕭湛發話了,連軒還說什麼,只是有些憋悶,「萬一顏王揍我怎麼辦,我能還手嗎?」

他可以去剿滅祈王,這原就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敢算計他,還妄想挑斷他手筋腳筋,每每想起來,便氣的夜不能寐,他非扒掉祈王幾層皮不可。

可是和顏王一起,那就不必了,有舊仇。

將不和,與行軍不利埃

蕭湛無奈的搖頭,替連軒向皇上求情,道,「還請皇上賜連軒幾個字。」

皇上看著蕭湛,那張酷似先皇的臉,還有臉上和定親王妃如出一轍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淡漠生疏。

皇上鬱悶了,怎麼就沒一點點遺傳了他呢?

不過還是順了蕭湛的意思給連軒賜了幾個字:婚約依舊,一切以戰事為重,不得以岳父之名為難靖北侯世子。

連軒看著前面四個字,兩眼直翻。

等皇上用了玉璽,連軒忙拿了過來,小心翼翼的疊好,疊到一半,又覺得不妥。「顏王和外祖父像的很,僅僅一張密旨,我覺得顏王不會放在心上,要是他真為難我了,我豈不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皇上怒了,拍了桌子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還想怎麼樣?」

好么,皇上龍顏大怒,沒把連軒震祝倒是驚的其他將軍一大跳。

連軒訕笑兩聲,「我這是小心謹慎。」

皇上哼了一聲,「兩個時辰后出發,若再推三阻四。即刻撤掉你副帥之職1

連軒嘴角抽抽了,他覺得有必要提醒皇上一件事。這十三萬大軍,是歸大哥管的啊,他和朝廷不得過問一句。

現在都過問好多句了,他咋一點都不自覺呢。

做皇帝。記性差成這樣……合適嗎?

「好吧,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要是我和顏王爺有了戰略分歧。聽誰的?」連軒不怕死,繼續問。

「聽你的1皇上不耐煩的吼道。

然後一堆將軍。開始撫額了,因為連軒像是沒瞧見皇上發青的臉色,一定要皇上把這話寫下來,他怕說了顏王爺不信。

皇上還真的寫了。

不過等連軒屁顛屁顛的拿了護身符出了大帳之後,皇上又多寫了幾個字,丟給軍中將軍,「交給顏王。」

那上面幾個大字,明晃晃的:給朕可勁的收拾靖北侯世子!

本來皇上是撥兩萬普通官兵給連軒,不過連軒堅持,帶走他的五千鐵騎。

蕭湛沒有反對,就這樣連軒走了。

臨走之前,對蕭湛道,「大哥,你放心,我帶兩萬兵馬走,一準兒給你帶四萬兵馬回來。」

安容相信他不是信口開河。

只是看連軒騎馬,月郡主隨著火頭軍在後面走,有些心疼她。

要讓顏王知道,月郡主吃了這麼多苦頭,不但消瘦了,還晒黑了兩分,能對連軒有好臉色才怪了。

想著祈王作惡多端,連軒帶兵去打他,安容就笑了。

他不會有什麼好日子過的。

伸了胳膊,安容提了提神,掀開被子下床。

丫鬟伺候她梳洗,然後便是吃早飯。

一大碗燕窩粥。

安容嘴角動了動,蠢蠢欲動的五臟廟,好像瞬間沒了食慾一般。

她抬頭看著丫鬟,「不是說早上雞蛋,晚上饅頭嗎,雞蛋呢?」

巧秀搖頭,道,「沒了,御膳房說上頭有吩咐,以後不再給少奶奶你準備吃的了,還有,不許你再出秋闌宮半步。」

安容輕聳了聳肩,和她猜測的一樣。

吃的沒了,也禁足了。

幸虧準備了針線,不然得鬱悶死。

安容深呼一口氣,挪了挪牡丹彩瓷碗,吃起來。

只是才吃了一口,外面就傳來憤怒聲,「把路讓開,本宮要進去1

安容眉頭皺了皺,是朝傾公主的聲音。

她放下勺子,站起身來。

外面侍衛道,「皇後娘娘,您別為難屬下,不許外人進秋闌宮,是皇上的旨意。」

朝傾公主冷冷一笑,「皇上的旨意?我看是顏妃的旨意才是1

笑完,她又問了一句,「讓還是不讓?」

侍衛搖頭,「職責所在,還請皇后……。」

話音未落,朝傾公主隨手抽起他腰間佩戴的劍,架在他脖子上,「讓還是不讓?」

侍衛神情俊冷,還是那句話,「職責所在,皇后……。」

朝傾公主沒那麼大的耐性,手中的劍一劃,侍衛脖子上便有血流下來。

一旁的侍衛嚇了一跳,把他往旁邊一拉。

朝傾公主把手裡的劍一丟,輕提裙擺就進了秋闌宮。

侍衛捂著脖子,撿起地上的劍,朝秋闌宮內看了一眼。

見安容看過來,他手動了一下。

安容,「……。」

那手勢,她見蕭湛叫人時做過。

那侍衛是……趙成?

不是吧?

他這也裝的太真了些吧,這要朝傾公主真狠心,一刀下去,他的小命不就交代了?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二十五章 禁足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二十七章 勸架(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