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二十四章耽誤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6日 10:56 [字數] 373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當初,她為了嫁給上官昊,不惜絕食,餓暈了頭,醒來就在顧家了。

那種不知所措,只有她自己明白。

從知道在大周顧家,她就一心想回北烈了。

蕭國公府有人要殺她,是東延太子救了她,雖然是將她當成顧清顏才救的,可是那種千依百順,要什麼給什麼的寵溺,像極了父皇母后。

可她還是想回北烈,那裡才是她的家。

她在外流連了幾個月,和長公主府小世子,還有靖北侯世子和月郡主,一路鬥嘴,吃吃喝喝,是她這輩子最快樂的記憶。

可是綁架了假朝傾公主,東延太子卻不許她回北烈,更重要的是上官昊不認她!

她就跟著東延太子四處晃蕩,再一次回到大周京都。

是安容全了她回北烈,再見父皇母后還有皇兄的心愿。

可是回去了又如何?

除了碎了一地,再也癒合不了的心,還有什麼?

或許父皇、母后還有皇兄還不知道,他們在不經意間傷她有多深,可是她不想再見到他們失望的眼神。

她只是她,因為身份尊貴,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所以性子驕縱了些,蠻橫了些。

可是在熟睡時,母後會摸著她的臉說,「朝傾,母后以為你長大了,誰想你在花轎上被劫,去了大周一趟,怎麼又變回那不懂事的刁蠻公主了?以前有你在,母后和皇兄能省多少心,便是你父皇他有想不通的地方,也喜歡與你商議,他甚至說。若你身為男兒,這北烈交給你比交給你皇兄更合適……。」

父皇、母后喜歡假朝傾公主,更勝過她,甚至她的皇兄!

這些話,是母后的肺腑之言,卻是一柄柄利刃,插在她的心口上!

還有後宮。那麼多嬪妃。誰不言假朝傾公主一聲好?

得罪她的都在冷宮裡了!

宮裡宮外,都喜歡失憶時的朝傾公主!

回北烈不過一兩個月,她不知道偷偷流了多少眼淚。

父皇對她失望。

母后常看著她嘆氣。

就連皇兄都常在她耳畔提醒。「朝傾,你長大了,該懂事了。s.就愛讀書」

她知道,被奪走的父愛母愛。再也回不來了。

從那之後,她就驕縱不起來了。父皇母后甚至想將她培養成顧清顏,那個假朝傾公主!

這無疑是在她傷痕纍纍的心口上灑了一把鹽!

後來東延太子登基,派了使臣去北烈提親,要迎娶她為後。

要換做以前。父皇會想都不想就回絕北烈,可是父皇沒有,他猶豫了。

那一刻。她很後悔回北烈。

不然,她記憶中。父皇母后最疼愛她,她就是要天上的月亮,父皇母后也會想辦法摘下來給她。

他們不是說她不懂事嗎?

她這輩子,在父皇母後面前,只懂事這麼一回了。

她願意以大局為重,嫁到東延來。

至於上官昊。

本來朝傾公主還存了一絲絲的奢望,要不是皇叔護著,她連北烈都回不去。

上官昊願意迎娶朝傾公主,只因為她是顧清顏,不是她。

見安容看著她,眸底有憐惜,有擔憂,朝傾公主泣不成聲,「我回了北烈之後,墨王和父皇要他娶我,他不願意……。」

「後來,我也不願意了,我做夢夢到我嫁給了他,他根本不喜歡我,在墨王府,我錦衣玉食,什麼都是最好的,可我過的一點都不快樂,最後抑鬱而死,我甚至在夢裡,感覺到了我的後悔,若是人生重來一次,我絕對不會嫁給他……。」

朝傾公主哭成淚人兒,這麼久,她是第一次在人前哭。

在北烈皇宮,除了小時候摔倒,長大后,北烈皇上和皇后的寵溺,沒人敢欺負她,她沒有掉過一滴眼淚。

後來,她再哭,就是不懂事。

別說在她父皇母後跟前,就是丫鬟面前也不敢,因為丫鬟會惶恐不安,會偷偷稟告皇后。

現在,在安容跟前,因為安容懂她所受的委屈,所以更加的委屈,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滑過臉頰,像是蜿蜒雪山上,被陽光照射,留下兩汩清泉。

安容站在她面前,不知道該怎麼勸她,她不擅長說人壞話,只好遞上一方帕。

轉了話題,道,「現在你嫁給東延皇帝了,往後你該怎麼辦?」

朝傾公主接了帕,抹著眼角苦笑,「和親的公主不止我一個,背井離鄉,有幾個有好下場?」

「我既然選擇了和親,就有心理準備,更何況……。」

她摸著自己的臉,苦笑一聲。

雖然她是朝傾公主,可這副身子並不是。

她知道顧清顏也在這宮裡,她甚至想殺了她,可惜,她做不到。

只要撕下面具,她就是顏妃,忤逆皇后,那是死罪。

若是她真殺了她……

想著,她自嘲一笑。

只怕她會成為眾矢之的,她已經被父皇母后傷透了心,難道她還要父皇母后對她橫刀相向嗎?

「為什麼和她換的人是我?為什麼和我換的人是她?」

「我到底得罪了誰,又做錯了什麼事,要如此待我?」

朝傾公主眼淚再次決堤。

安容不知道怎麼回答她。

難道她要說,或許和我有關嗎?

外面,東延皇帝邁步進來,他腳步壓的很輕。

可是安容還是察覺了。

她側了身子,朝傾公主就抬起了頭,自然看到了東延皇帝。

安容皺眉道,「我是大周蕭國公府表少奶奶,你卻封我為賢妃,你到底想做什麼?」

朝傾公主眉頭皺緊,她還不知道這事。不由得拉緊了臉,站起身來,「元奕!今日是東延和我北烈締結聯姻之日,你卻封妃,是打我北烈的臉嗎?1

「你要不願意娶我,可以直說,我走就是1

說著。她摘下頭上沉重的鳳冠。往著龍鳳的錦被上一丟,轉身便走。

路過元奕的時候,元奕一把抓住了她。

朝傾公主掙扎了兩下。她討厭元奕!

凡是所有喜歡顧清顏的,她都討厭!

「拜過天地,你就是我東延的皇后,你想去哪兒?1元奕皺了眉頭。問道。

他看了朝傾公主一眼,又掃了安容一眼。

安容無語。看什麼看,她可沒有慫恿朝朝傾公主過!

只聽朝傾公主一把甩開元奕的手,自嘲一笑,「皇后?等我把面具一撕。就不是了1

兩人吵架,安容兩眼上翻,她還是先走為妙。在這裡招人厭的事,她可不喜歡。

只是她路過朝傾公主的時候。朝傾公主指著安容的鼻子道,「我和她,你只能選一個1

「你要封她為妃,我便走1

聲音蠻橫,不容置疑。

安容心底微動,她知道,朝傾公主這是在幫她。

她要真被封了賢妃,東延皇帝肯定不會留她腹中胎兒。

還有她的名聲,也會被毀。

元奕不說話,他必須要把安容留在皇宮裡,他要她的心向著他。

朝傾公主脾氣沖的很,元奕不說話,她就當他選了安容,轉身便走。

元奕拉著她,皺眉道,「你想去哪兒?」

朝傾公主鼻子酸澀道,「我去哪兒,不用你管,你讓她撕掉面具,你不缺皇后,還是你捨不得顧清顏那張臉?1

除了顧清顏那張臉,她找不到元奕要娶她的原因,他已經如願了不是嗎?

朝傾公主拗起來,那也是幾頭牛都拉不回來的。

她可以毀了容貌,反正她看著也煩。

元奕拿她沒輒,只好道,「行,我可以收回封妃的聖旨,但是她必須留在宮裡。」

朝傾公主鬆了一口氣,望著元奕,問道,「為什麼她要留在宮裡?」

元奕道,「我不能讓她幫蕭湛。」

這個解釋,朝傾公主無法反駁。

安容感激的看了眼朝傾公主,朝傾公主嘴角上揚,點頭一笑。

元奕哪裡不知道朝傾公主是在幫安容,只是好像有些習慣寵溺她了。

他看了安容好幾眼,用眼神轟安容走,轟了幾次,就不耐煩了,因為安容沒看見。

「還不走,是想朕連你一塊兒寵幸了?」

安容,「……。」

她好像耽誤人家春宵苦短了……

趕緊溜。

從鳳儀宮出來,安容就見到了顧清顏。

她神情婉約,從她的臉上,看不出半點醋意。

安容猜,她應該不喜歡東延皇帝。

不過東延皇帝,倒是有點讓安容琢磨不透了,他對顧清顏寵溺是真,對朝傾公主的寵溺,也不像是假的。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要是哪一天兩人發生矛盾了,不知道東延皇帝站在哪一邊?

這一天,不遠埃

正想著,就聽顧清顏笑道,「你和皇上重生,我穿越還和朝傾公主靈魂互換,這個世上,不計其數的人因我們四個而改變了命運,如今聚在一起,我很好奇,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說著,她隨手摘下一朵開的正艷的牡丹花,在手中轉悠了兩下。

那牡丹花,便枯萎了。

了無生機。

「這世上,我只在你手裡栽過跟頭,還是接二連三,不得不說,不論是東延皇帝還是我,始終比不得受蕭家寵愛的你。」

顧清顏說著,將手中牡丹花隨手一丟,笑容從清麗絕艷,漸漸變冷,再冰冷。

「昨天,是最後一次」

安容手撫摸著一旁的山茶花,笑容明媚,勝過天上的太陽。

「昨天,也是我最後一次心軟。」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二十三章自願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二十五章 禁足(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