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二十一章玉簪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5日 07:59 [字數] 445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出了御書房,安容就看著頭頂上的天不錯眼。

看著悠然飄蕩的白雲,和偶爾掠翅飛過的鳥兒,她再看不到其他。

可是東延皇帝和慧明大師說的話,又讓她不得不浮想聯翩。

她真的有本事逆天改命嗎?

要是沒有的話,那她為什麼能重活一世?

或許她真的有逆天改命的本事,只是她自己不知道呢?

安容撲哧一笑,看著天上燦爛的太陽笑道,「我要是真能逆天改命,你明兒就從西邊出來好了。」

聲音里透著揶揄笑意。

別人不知道她有幾斤幾兩,她自己還能不知道?

領路公公見安容跟天說話,還叫太陽從西邊出來,嘴角微微一抽,心道:謝統領帶回來的女人是個傻子么?

一個傻子,皇上怎麼會安排她住秋闌宮呢?

那可是歷代賢妃的住處埃

不敢猜測,領著安容朝秋闌宮走去。

向前走了半盞茶的功夫,便到了御花園。

花團錦簇,假山嶙峋,池水環繞,浮萍滿地,碧綠而明凈。

景緻盎然,安容也在東張西望,可是沒什麼能提的起她的興緻。

遠處,有一青衫小丫鬟走過來,問小公公道,「皇上安排她住哪兒的?」

小公公忙笑道,「皇上安排她住秋闌宮。」

青衫丫鬟點點頭道,「先帶她去流華宮,顏妃要見她。」

顏妃?

這兩個字,讓安容眉頭一緊。

她記得當初真的朝傾公主就是被封為顏妃的,可明兒就是東延皇帝大婚。迎娶北烈朝傾公主的日子,這個顏妃……不會是清顏吧?

帶著滿心疑竇,安容跟著小公公和青衫丫鬟去了流華宮。

流華宮。

闥雕甍,玉階彤庭,極奢也。

隨著丫鬟邁步進寢殿。

殿內,雲頂檀木為梁,白玉為燈。珍珠為簾。鎏金為柱。

沉香木雕花大床,懸著鮫綃寶羅帳,帳上遍灑珠銀線海棠花。風起綃動,彷彿雲海滾浪。

床前,站著一白鶴,鶴嘴裡銜一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

鶴立在一白玉鼎上。鼎內熏香,煙霧繚繞,彷彿仙鶴騰雲銜珠歸來。

白玉鋪地,玉雕蓮花。栩栩如生。

一旁貴妃榻上,有一裊娜背影,睡在青玉抱香枕上。鋪著軟紈蠶冰簟,三千青絲。逶迤襲地。

丫鬟躡手躡腳的走近,輕喚道,「娘娘,她來了。」

女子似是睡著了,丫鬟喊了兩聲,都未曾動彈。

丫鬟無奈一聳肩,拿了塊薄紗來,替女子蓋上。

然後走過來,壓低聲音對安容道,「顏妃娘娘睡著了,有什麼事,等她睡醒了再說。」

安容站在那裡看著,兩眼上翻。

丫鬟是喊人起床嗎,那聲音弱的,她就是在馬車裡打個盹,都不一定叫的醒。

安容想到了芍藥,那丫鬟喊她起床,只差沒用銅鑼了。

窗柩半掩,有清風徐來。

吹起薄紗,晃動如湖面漣漪。

丫鬟很稱職,拿了美人扇來,輕輕替顏妃扇著,完全忽視了屋子裡還有一個人。

安容嘴角上揚,她好像被立威了。

明明她是被找來的,倒像是她登三寶殿有事相求似地。

她也困的厲害,讓她等人睡醒,她可沒有那份耐心。

安容轉身便走。

丫鬟忙拿了扇子走過來,攔著她道,「顏妃傳召,沒有顏妃的吩咐,你不得離開。」

「不得離開?」安容輕哼一聲,「就讓我傻站在這裡,等你們顏妃醒來見我?」

哪怕請她坐下,端一杯清茶過來,她等也就等了。

丫鬟點點頭,「這是規矩。」

安容瞥了丫鬟一眼,「這是你們東延的規矩,管不到我。」

說完,安容繼續朝前走。

丫鬟左攔右擋,就是不許安容離開。

把安容的火氣徹底點燃了,安容伸手一推。

丫鬟就撞在了一旁的高几上。

高几上擺著一盆開的雍容華貴的牡丹花,被丫鬟一撞,就倒在了地上,發出清脆刺耳的響聲。

擔心屋子裡出了什麼事,外面急急忙跑進來好幾個丫鬟。

安容沒理會丫鬟,轉身看著貴妃榻。

方才那一響動,就是睡熟的豬,都吵醒了,要是吵不醒顏妃,還真是奇了怪了。

貴妃榻上的人兒,被吵了一下,煙眉輕隴,睜開眼睛。

她撐著小榻起來,搭在身上的紗綢掉在地上。

安容這才看清她的容貌。

杏面桃腮,顏如渥丹,玉面淡拂,朱唇榴齒,的礫燦練,傅粉施朱。

吹彈可破的臉龐上,一雙惺忪水眸,泛著嬌媚光澤,還帶了些被人攪了清夢的惱意。

正是顧清顏。

她眼睛都沒睜開,就問道,「什麼事?」

丫鬟跪倒在地道,「娘娘,您讓奴婢請的人請來了……。」

顧清顏揉揉太陽穴,看都沒看丫鬟一眼,便擺手道,「退出去吧。」

丫鬟趕緊爬起來,福身告辭。

顧清顏揉了揉太陽穴,又晃了晃腦袋,方才從昏睡中醒來。

她站起身來,看著安容,眼睛在安容的小腹處,停留了片刻,眸光又看著安容的眼睛。

她嘴角劃過一抹晦暗莫名的笑,透著自信的風采,「當初你和朝傾公主用計,把我交給東延太子,沒想到有一天,我們三人會在東延相聚吧?」

安容沒有說話,她卻是沒有想過會有這一天。

朝傾公主端茶輕啜,姿態極美,「我等這一天,可是等了許久了。」

安容眉頭皺緊。臉色有些泛青,「是你慫恿東延皇帝抓我來東延的?1

朝傾公主大方一笑,「沒錯,就是我。」

說著,她將茶盞輕輕擱下,嘴角笑意更深。

「東延山川秀美,不比北烈和大周差分毫。你和朝傾公主聯手送我來。這份情,我不想欠著,更不敢獨享。」

她說話聲很輕很柔。像是手拂過紗綢的感覺。

可是眼神冰冷,像是浸染在寒冰池裡一般。

才看了一眼,安容便覺得背脊發麻,好像是在說:當日你加在我身上的苦楚。我會十倍百倍的還回來!

要換做前世,安容絕對不信顧清顏是這樣的人。

可現在。她信。

「謝明給小郡主下了毒,那毒藥是出自你的手吧?」

安容見到顧清顏,最想問的就是這個問題。

顧清顏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她只看著安容,「以前真是太小瞧你了,東延派了謝明和那麼多暗衛去抓你。居然還讓你給逃了,你比我想象的要聰明的多。」

若不是下毒逼迫。別說帶她回東延,只怕謝明都回不來。

安容不管她怎麼譏諷,她現在越來越琢磨不透東延皇帝和顧清顏抓她來東延是為了什麼事了,方才慧明大師在,又來了大臣稟告朝政,東延皇帝無瑕顧及她,才讓小公公帶她走。

安容在琢磨,在走神。

那邊顧清顏站了起來,她走到貴妃榻,將青玉抱香枕拿起來。

等她再轉身時,手裡多了兩本書。

她隨手翻了兩眼,走過來時,又合上了,隨手丟在安容的身上。

安容沒有接,書就掉地上去了。

安容看到幾個字:三十六計。

她眉頭皺了一皺,蹲下去把兩本書撿來起來。

一本是三十六計,一本是孫子兵法。

筆跡很眼熟,是顧清顏的,只是她不明白,為何把這兩本書給她?

她從頭翻到尾,三十六計末尾缺失了不少,孫子兵法,就更不全了,只有始計篇、作戰篇和謀攻篇,後面的軍行篇,只有寥寥幾字,便沒有了。

見安容看著空白處皺眉,顧清顏問道,「好奇這書為何缺失嗎?」

安容看著她,勾唇淡笑,把書往桌子上一丟,隨口回道,「不好奇。」

這兩本書她都倒背如流了,有什麼好好奇的?

好奇害死貓的事,她懂。

她安安分分的待在東延皇宮,保護好自己,保護好腹中胎兒,不給蕭湛添麻煩,就是幫了蕭湛天大的忙了。

別的事,她不想參和。

顧清顏沒想到安容居然這樣回她,不由得臉陰了下去。

這兩本書,是她從東延皇帝那裡謄抄來的。

東延皇帝手裡的兩本書原就不全,還有被燒過的痕。

是三十年前打仗,從大周蕭老國公軍營里找到的。

當時,聽說東延太子說這話的時候,她心底的震驚不言而喻。

三十年前啊!

就算安容重生,她也不可能重生到三十年前,而且,她也不知道全部的孫子兵法和三十六計,如何教安容?

她有些明白,為什麼安容說那些醫書是蕭國公府的了。

她打聽了不少蕭國公府的事,她斷定蕭太夫人和她一樣,都是穿越來的。

蕭國公府就是個謎。

當初東延太子告訴她,安容死後,身子不腐,只因為頭上有一隻玉簪,是她送的。

一個月前,她沐浴前,丫鬟幫她摘頭飾,她看著鏡子中的發簪,就想到那支神乎其神的玉簪。

當天夜裡,她做夢夢到她和蕭湛大婚。

第二天敬茶的時候,蕭老國公交給她一隻錦盒。

錦盒裡,有一隻破爛不堪的木鐲。

據說是蕭太夫人的遺物,是蕭家傳家之寶。

她倒是能戴上,只是嫌棄太破舊,要摘下來,但是蕭湛不許。

她就一直戴著了。

後來他和蕭湛再遇到安容,安容不好意思見蕭湛,就親昵的拉著自己的手,到一旁有說有笑。

當時,那鐲子就像是離開她,往安容手上鑽似地。

她猛然收了手。

可是鐲子有了裂痕,那碎裂聲很清晰。

安容沒有注意到,但是蕭湛注意到了。

他看著自己的手,輕輕碰觸木鐲。

結果,那木鐲竟然一分為二。

落地為簪。

就是那支能保安容屍體不腐的玉簪。

當時,蕭湛撿起玉簪,看著安容有說有笑的背影,眉頭皺緊。

再後來,她幾次見安容。

每見一次,玉簪就掉一次,還很湊巧,不是被她見到,就是被她看到。

她就索性把那玉簪送給了她。

後來,蕭湛問起來,丫鬟怕蕭湛生氣,嘴快道,「這玉簪真是邪門,掉幾回都被武安侯府四姑娘撿到,少奶奶說這玉簪和她有緣,就送了一隻給她。」

她當時還問蕭湛,「我擅自做主將玉簪送人,你不會怪我吧?」

「不會。」

然後……

夢醒了,天亮了。

顧清顏想到安容手腕上,一隻摘不下來,還會因她動了殺念而泛光澤的玉鐲。

她斷定那隻玉鐲就是她夢裡的那隻醜陋不堪的木鐲!

一隻嫌棄她,往安容手腕上鑽的木鐲!

想著,顧清顏臉色就青了起來。

這時候,正巧聽到安容開口,其實安容說了好幾回了,她沒注意聽。

「你找我來到底所為何事,我沒時間陪你饒彎彎,恕不奉陪,」安容說道。

「為了什麼?」她牙關一咬。

她一把抓著安容的手,要用力拽下玉鐲。

可是當她碰到玉鐲的時候。

倏然,面容扭曲,疼的額頭直冒冷汗。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二十章改命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二十二章爭寵(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