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二十章改命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4日 16:25 [字數] 537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原本連軒的話,已經叫謝明心裡火氣直冒,安容一句我儘力,就跟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倒茶似地。

謝明一個忍不住,一甩馬鞭。

馬就朝前奔去,因為慣性,安容往後一倒。

所幸,馬車裡鋪著厚厚的被子,沒有摔壞,不過後腦勺磕在馬車上,疼的她悶哼出聲。

謝明完全是不管不顧,快速朝城門奔去。

蕭湛和連軒完全可以站在不動,逼的謝明停下來。

可是他們讓了,因為謝明猛然勒緊韁繩,吃苦受累的只會是安容。

兩人把路讓開,謝明駕著馬車出了應城。

等出去之後,謝明沒有立刻就走。

而是掉轉了頭,望著徐徐走過來的蕭湛。

謝明嘴角劃過一抹笑,從懷裡掏出一小瓷瓶,隨手往前一丟。

蕭湛坐在馬背上,手一伸,就將小玉瓶接住了。

謝明笑道,「我知道你們在我東延埋伏了暗衛,伺機營救,我不會傻到在東延還給你們機會,這是一半的解藥,可保小郡主半月無虞,等我安全將人送到京都,會有人把另外一半解藥送到。」

說著,謝明瞥了連軒一眼,眸光微閃,笑道,「你燒我東延皇宮,逼的我東延遷都,靖北侯世子,你的本事我佩服,我想皇上肯定恨你入骨,恨不得將你剝皮抽筋卸骨,你要是自斷兩臂,算了,也不用兩臂。就斷一臂,我就將小郡主的解藥和蕭表少奶奶還給大周,空著手回去復命,皇上也不會怪罪與我,反而會加官進爵……。」

越說,謝明的臉色越好,「問題是,你捨得自斷一臂嗎?」

「你1連軒氣的攢緊拳頭。

他長這麼大,還沒吃過這樣的癟。

不過連軒習慣了意氣用事。這不,他捋起衣袖,拍了肩膀道,「不就一臂膀,小爺給你1

「倘若你言而無信,就別怪我瘋魔1

連軒說著。蕭湛輕抬手,示意連軒不要再說。

謝明明顯是被連軒氣著了,故意激將他的,他身上不可能帶著另一半的解藥。

能想到這樣的辦法,逼的他眼睜睜看著安容被帶走,而無可奈何。

東延有此強敵。他倒是想知道是誰了。

謝明冷冷的掃了蕭湛和連軒兩眼,掉轉馬車。駛向東延。

安容掀開車簾,探出腦袋,看著迎風而立的蕭湛,消失在視線中。

謝柔坐在一旁,看著安容,「你好像一點都不傷心?還是你天生就不會傷心?」

安容回頭看了謝柔一眼,赫然一笑。「被綁架去東延的,並非只有我一個。北烈朝傾公主沒有自怨自艾,還成了東延皇帝的左膀右臂,甘心為東延獻計獻策,我想東延應該是個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就當是遊玩一番,何況,暗處還有諸多暗衛相陪,我就更不擔心了。」

其實安容更想說的是,只要她想逃,誰也攔不祝

但是她不會逃。

她會讓東延皇帝知道,綁架她,是他這輩子做的最錯誤的一件事!

想著,安容嘴角溢出一抹淺笑,若有似無。

她摸著手腕上的木鐲,心底有一絲的雀躍。

謝柔看著她,只覺得閉眼假寐的安容,從容婉約,她一隻手抓著馬車,一隻手護著隴起的小腹。

這已經是安容的習慣性動作了,總覺得這樣,她能安全,腹中的孩子也安全。

安容,人如其名。strongstrong

安之從容。

謝柔忍不住看著安容的小腹,從在蕭國公府前被綁架,一路馬車顛簸,吃盡苦頭,到她跳湖逃跑。

換做尋常人,腹中孩子,早被折騰沒了。

唯獨她肚子里的,還頑強著,甚至連安胎藥都不用吃。

這孩子命很硬,若是生出來,必定是人中龍鳳。

馬車滾滾朝前,揚起飛塵。

十天後,安容進了東延都城。

這原是前朝的都城,東延太祖皇帝就是在這裡登基稱帝的。

被連軒燒掉的都城是太祖皇帝著手建造的,歷經高祖等七位皇帝,耗資巨大。

東延先帝登基,下的第一道聖旨,是大赦天下。

第二道聖旨,就是遷都。

沒想到,才過去十幾年,又遷回來了。

老實說,安容想笑,又覺得荒涼。

建一個金碧輝煌,流光溢彩的皇宮,得搜刮多少民脂民膏,不知道直接或者間接害死了多少的人。

東延辛苦建立的皇宮,被連軒燒光,安容沒覺得連軒殘忍。

東延殘害大周百姓,蕭湛才讓連軒來東延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不用狠的,東延皇帝根本不會收手。

而今的東延都城,可不太平。

遷都,可不是隨隨便便遷的。

除了皇宮之外,還有那些勛貴世家和滿朝文武。

不論哪一家,都有不少莊子鋪子,都在被燒毀的都城。

如今遷回來,短時間是不可能再遷回去了,戰亂時期,國庫里的錢用來打仗都不夠,哪有閑錢重建皇宮啊?

在一個地方安家落戶,總要置辦府邸,田產什麼的。

便是在大周都城,這樣的事都常有發生,何況是剛遷都的東延了?

這不,馬車朝前,被迫停了下來。

謝柔掀開車簾,就見到前面街道上,兩撥人在打架。

謝柔陰了臉色看著安容,「這就是靖北侯世子乾的好事1

安容看著謝柔,勾唇輕笑,道,「謝柔姑娘怪連軒之前,是不是也該罵你們東延皇帝幾句,若非他派人燒毀棉城在前,又怎麼會有連軒燒毀東延皇宮之事?打了別人。還不許別人還手嗎?」

謝柔拳頭一緊,「可我們東延沒有燒毀大周皇宮1

安容赫然一笑,「做了初一,就別怪別人做十五,有什麼可抱怨的?」

謝柔氣的把車帘子一關,不再說話。

很快,道路就通了。

不是打架的人不打了,而是被官兵帶走了。

謝明駕著馬車,朝皇宮走去。

在宮門口。被侍衛攔了下來。

謝明從腰間拿了塊腰牌出來,那侍衛看了一眼,忙行禮道,「見過謝統領1

行禮完,侍衛把路讓開。

就這樣,安容進了東延皇宮。

安容有些忐忑。不知道東延皇帝抓她來東延所為何事,但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謝明帶著她去了御書房。

御書房內,東延皇帝元奕正在批閱奏摺,臉色不是很好,有些發青。

安容進去的時候,他正將手裡的奏摺丟地方。龍顏大怒。

碰巧那奏摺正好丟到安容跟前。

安容想都沒想,一腳踩了上去。

李公公正下來撿奏摺。見到安容這樣做,愣了一下。

謝明上前請安,然後道,「皇上,蕭表少奶奶帶來了。」

元奕看了安容兩眼,眉頭擰緊,「她是蕭表少奶奶?」

謝明點頭。

謝柔一把捏著安容的下顎。用力一撕,就露出了安容原本那張臉。

謝柔道。「皇上,她是易容的,只是膚色不知道什麼緣故變得有些泛黑。」

謝柔,一點也不溫柔,猛然撕下面具,拉扯的安容臉皮有些生疼。

她看著元奕道,「現在我也到東延了,該告訴我,你叫人費盡心思把我擄到東延來是為了什麼吧?」

元奕看了安容兩眼,擺擺手,謝明和謝柔等就退了出去。

元奕從龍椅上站起身來,走到安容面前,上下掃視著安容。

那眼神看的安容很不舒坦,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見安容膽怯,元奕笑了,「綁架你的謝明你不怕,卻怕朕,你不是很從容嗎?」

聞言,安容兩眼一翻,無語道,「謝明什麼綁架我,還不是聽你的吩咐辦事?」

安容沒耐心道,「伸頭一刀,縮頭還是一刀,給我個痛快話吧1

元奕大笑兩聲道,「夠爽快1

說完,他伸手捏住安容的下顎。

安容下顎一疼,努力掙脫元奕的桎梏,可惜,她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就是掙脫不開。

反倒因此激怒了元奕,用力更大,疼的她眼淚在眼眶裡打架。

元奕眸底微寒,有殺意流竄,看的安容心驚。

她不知道怎麼得罪了東延皇帝,讓他動了殺心。

可是要真的殺她,完全可以讓謝明給她一刀,提頭來見埃

元奕嘴角帶笑,有些陰沉。

安容瞥頭不和他對視,卻被他掰正了,「我真是太小瞧你了,我做夢也沒想到我前世不曾放在眼裡的東欽侯世子夫人,這一世,居然能幫蕭湛點亮紫微星,給我帶來莫大的威脅1

安容聽得一怔,倒也沒有太詫異。

瞎眼神算說過,紫微星亮,是因為她。

大周有瞎眼神算,東延有慧明大師,東延皇帝知道此事,不足為奇。

安容捏緊拳頭,望著元奕,「現在紫微星亮,你就算殺了我,也無濟於事了1

「我很想殺了你,」元奕咬了牙道。

說完,他重重捏了安容下顎一下,將手鬆了開。

安容覺得下顎都被他捏麻了,可是她顧不得。

她看著元奕,有些發愣。

什麼叫很想殺她?

她就在這裡,要殺要刮還不是他這個做皇帝的一句話?

難道他還怕蕭湛震怒,血洗東延嗎?

現在已經打仗了,根本就不怕撕破臉皮了好吧。

「為什麼?」安容脫口問道。

問完,安容就後悔了。

她覺得自己是在找死,人家不殺她,留她小命是好事啊,她高興還來不及呢,還問那麼清楚做什麼,萬一因此惹怒他。真給她一刀,她上哪裡哭去?

安容小心翼翼的瞥了元奕一眼,見他臉黑如炭,眸底殺意更勝,他近乎吼道,「為什麼?!你還問朕為什麼?!瞎眼神算沒告訴你,這一切是為了什麼嗎?1

安容被吼的耳膜震疼,「他什麼也沒說埃」

安容的聲音透著些無辜,她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好吧。

這時候。有小公公進來道,「皇上,慧明大師求見。」

「宣1

得了元奕的吩咐,小公公便退了出去。

元奕轉身坐回龍椅。

等他坐下,端茶輕啜了兩口,慧明大師就進來了。

仙風道骨。衣袂飄飄。

這才是一個大師該有的模樣。

只是安容做夢也沒想到,慧明大師居然是瞎眼神算的師兄。

瞎眼神算在眼睛瞎之前,叫虛明。

明明一家親,怎麼慧明大師幫東延了啊?

安容不知道,這是瞎眼神算還有慧明大師以及他們師父之間的事。

本來慧明大師才是大徒弟,可他們的師父卻饒過他。把衣缽傳給瞎眼神算,因此惹怒了他。

都說一山不容二虎。這不,慧明大師就走了,輾轉到了東延。

慧明大師赫然一笑,「師弟擅自替人改命,瞎了一雙眼睛,從那以後,說話做事便束手束腳。不怪他明明知道一切,卻不敢吐露半分。怕遭天譴。」

「什麼事?」

能直接說重點么,好奇的她心跟貓撓了似地。

慧明大師看著安容,笑道,「我也怕遭天譴。」

安容無語,你自己都怕,你好意思說瞎眼神算膽小,做事束手束腳?

看著安容鄙視的眼神,慧明大師眉頭幾不可擦的皺了一下,就聽安容用一種很抓狂的語氣問,「你們能不能說痛快話,能直接了當的告訴我擄劫我來東延是為了什麼事嗎?」

被安容一問,慧明大師還真就敞快了,「我就想知道你前世用什麼逆天改命,讓自己重生的。」

安容,「……。」

逆天改命?

她?

安容一腦門的黑線,好像腦袋頂上有烏鴉在疊羅漢。

她要是有逆天改命的本事,至於前世死的那麼窩囊嗎?

安容斜了慧明大師一眼,「你真的是瞎眼神算的師兄,我怎麼覺得你像是個騙子?」

慧明大師臉一黑。

元奕就忍不住掩嘴輕咳了。

安容雙手一攤,指著元奕道,「他也重生了,他也有逆天改命的本事?」

慧明大師皺眉道,「他能重生,是因為你的緣故1

安容,「……。」

不是吧,她真的有那麼大的本事?

難道和她的純善之心有關?

慧明大師把話說白了,他抓安容來東延。

一則是因為安容點亮了蕭湛的紫微星。

二來,就是將顧清顏和朝傾公主換回來。

慧明大師研究了許久,才發現此事和安容有些關係。

因為安容的命辰星有些不穩,有時候會黯淡無光,就像是這個人忽然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一樣。

聽到慧明大師這麼說,安容的心咯一下跳著。

因為命辰星黯淡無光時,正是她在木鐲里的時候。

慧明大師很好奇,一個命辰星黯淡了半個月,死的不能再死的人,居然還會亮起來,簡直神奇。

他研究了許久,結合蕭湛的紫微星,斷定那顆明暗不定的命辰星是安容的。

面對慧明大師的逼問,安容很無奈,「我真的沒用什麼逆天改命,要說真有什麼的話,一碗加了砒霜的葯,還有鑽心蝕骨的痛,上天憐我,才給我重生的機會。」

可是這樣的理由,根本說服不了慧明大師。

安容幾次消失都在月圓之夜,他們等。

一次不行,等兩次,總能等到。

安容只望著元奕,他們逼問她,是想問出逆天改命,安容好奇的問道,「難道你不滿意現在?」

元奕一雙眼睛,冰冷如毒。

滿意?

他這一世的命,比上一世更凄涼#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

手機請訪問:m..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一十九章別怕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二十一章玉簪(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