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一十九章別怕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3日 07:59 [字數] 500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readx

安容以為她這輩子最窩囊的經歷,就是被人綁架,然後塞在棺材里,帶出城。

可是她沒料到,時隔不久。

她再一次被綁架,而這一次的經歷更加的窩囊。

她被人點暈了,卻沒有帶走,而是塞在了床底下。

在床底下過了一夜,也餓了一夜。

刺客刺殺皇上,綁架了小郡主,此事鬧得滿城風雨。

當然了,被綁架的還有一個她。

皇上住進許州知府家,並派了滿城的官兵,挨家挨戶的搜查,務必追查到刺客,救回她和小郡主。

可誰能想到,刺客只帶走了小郡主,她還被留在屋子裡?

身體動彈不得,也不能說話,只能聽。

肚子餓的是飢腸咕嚕,安容覺得她可能要被活活餓死在屋子裡。

結果,第二天上午。

一對夫妻來住客棧,住的還就是安容的屋。

安容聽了幾句,那男子是帶媳婦出來看大夫的,他媳婦的腳受傷,走路便疼。

安容祈禱,他們能發現她在床底下,好搭救她一把。

要是人家救她的話,她一定盡全力醫治那夫人的腳。

結果小廝送了酒水飯菜來,那對夫妻兩,美美的吃了一頓。

互相依偎,你儂我儂,把安容給羨慕嘔心的,雞皮疙瘩亂飛。

然後……

吃飽喝足的夫妻兩,伸了懶腰,掀開床底,望著安容,笑道,「是不是盼望著我們救你?」

安容的心瞬間涼了半截。

這是謝希的聲音啊!

她算是明白,為什麼之前謝希處處針對她,用被子丟她了。

她以為謝柔是謝希的妹妹,敢情是心上人呢。

安容被他從床底下拖了出來。

謝柔則脫下自己的衣裳給安容換上,並幫安容易容成她的模樣。

就這樣。安容被謝希抱著下了樓,還是眾目睽睽之下。

最要命的是,客棧掌柜的還很好心的告訴謝希,許州哪位大夫醫術最高。讓他帶她去瞧瞧。

就這樣,神不知鬼不覺的,安容又被綁架了。

安容被帶到一農家小院。

在那裡,安容看到了謝明和四個暗衛。

比較慘,每個人身上都帶了傷。裹著厚厚的紗布,上面全是血。

謝明也不例外。

他的臉,有三處刀傷,有些駭人。

他捏著安容的下顎,眸底泛著冰冷光芒,「真是太小瞧你了,居然讓你從我們眼皮子底下逃了,你這一逃,幫蕭湛坑了池家兩萬匹戰馬,卻害的我們損失慘重1

安容努力睜開他的手。可惜掙不開,她冷笑道,「不要把罪責推到我身上來!我沒有求你們綁架我1

吼完,安容問道,「你們是不是又綁架了小郡主?1

謝明根本不理會安容,一擺手,謝柔就拽著安容進屋了。

等進了屋,安容就攔著謝柔,問她,「小郡主現在在哪兒?」

謝柔沒好氣道。「你放心,只要你安安分分的,小郡主會平安無事!你要再企圖逃跑,我們一定殺了小郡主1

安容忍著一肚子火氣。strong最新章節全文閱讀/strong說好話道,「我要和小郡主一塊兒。」

謝柔從鼻子里冷哼一聲,「和小郡主一塊?然後帶著小郡主一起逃?」

說著,謝柔瞥了安容兩眼道,「就是因為你太狡詐了,才會害的小郡主吃苦頭。」

謝明是怕安容了。雖然安容不吵不鬧,可比又吵又鬧更叫人害怕。

那是一種你能抓我,但是我要逃,誰也攔不住的自信。

有小郡主在手裡,安容逃跑也要顧及一二。

其實昨天的刺殺,是個意外。

他們追著定親王妃和蕭雪兒來到客棧。

卻不料發現了皇上和小郡主。

暗衛當時就決定刺殺皇上,讓大周內憂外患,亂上加亂。

至於綁架小郡主,完全是為了逼安容就範。

許州離應城很近,要是讓安容進了軍營,想再綁架她,難比登天。

可誰想到,暗衛進了屋,發現了安容在易容。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也幸好安容是在易容,不然暗衛不管不顧,一刀下去,她早喝上孟婆湯了。

若是暗衛能帶著安容逃命,就不會綁架小郡主了,把安容丟在床底下,實在是逼不得已,他們也擔心安容會被找到,所幸沒事。

只是,現在他們想逃出城很困難。

許州城門被關,只許進,不許出了。

不過安容知道,關不久的,許州的老百姓還要過日子呢,總不能為了她和小郡主,讓許州百姓活不下去吧。

安容在小院住了兩天,說是住,其實就是被關在屋子裡,不許她出去。

安容就坐在窗戶前,看藍天白雲。

謝柔在屋子裡坐著,她看著安容,端茶輕啜,道,「你是我見過唯一一個被綁架了還如此從容淡定的女人。」

安容看了謝柔一眼,反問道,「如果我又哭又鬧,你們會大發善心放了我嗎?」

「不會,」謝柔答的爽快。

好不容易才抓到她,怎麼可能輕易就放了她?

她想不明白,為什麼要抓她去東延,帶活人回去可比死人難的多。

明知道不會,所以安容根本就沒抱一絲希望,她繼續看窗外。

天上,有隻雪白的信鴿,在徘徊。

謝明拿了竹哨,綿長的吹了一下。

那信鴿便飛下來,落到院子里的小石桌上。

謝希抓了信鴿,把信鴿腳腕上的信取下來,他沒有看,而是遞給了謝明。

謝明看了兩眼,眸底閃過一抹亮光。

他吩咐謝希道,「你們看好她,我出去一趟。」

然後,謝明就走了。

兩個時辰后,謝明才回來。

當時,安容正在吃午飯。

很簡單的午飯。兩個肉包子,一碗雞蛋湯。

當時謝柔和她同桌用飯,聽到謝明回來了,她忙放下手裡的碗。走了出去。

安容看著她吃了一半的包子,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本來,她身上還帶著藥粉,大可以給她下一點,就算沒法逼謝明放了她。好歹也能放了小郡主啊,可是在客棧的時候,謝柔就把她身上的東西搜颳走了。

安容很慶幸,荷包在包袱里,當時被定親王妃和雪兒怔住,又看到定親王和小郡主,又是皇上,根本就沒顧得上包袱。

不然,逃跑還得糾結著蕭老國公的私櫻

安容啃著包子,耳朵豎的高高的。只聽外面謝柔欣喜道,「我們真的可以回東延了?」

謝明點點頭,「收拾包袱,我們即刻啟程。」

門吱嘎一聲打開,謝柔走了進來,催安容道,「把湯喝掉,包子帶路上吃。」

說著,謝柔去收拾包袱。

東西不多,安容一碗湯沒喝完。她就收拾好了。

安容乖乖的站了起來,手裡拿著兩個包子,她沒有去猜測謝明用什麼辦法出城,因為她一會兒就知道了。

謝柔扶著她上了馬車。然後自己也鑽了進去。

謝明親自駕馬車,朝城門走了。

城門前,定親王騎在馬上,把路擋住了。

他雙眸如鷹隼鋒利,他騎馬上前,道。「你們最好說話算話,若是寧兒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要你們東延皇帝生不如死。」

謝明坐在車轅上,手裡拿著韁繩,看著祈王道,「我相信王爺你的手段,我也不敢糊弄你,我們來大周的目的只是蕭表少奶奶,還請把路讓開,我們早一日回東延,小郡主早一日安全。」

安容聽得一愣,忙問,「你們把小郡主怎麼了?」

謝明嘴角的笑,有些殘忍,「沒什麼,只是給小郡主下了點毒,我若是沒法安全的將你帶回東延,定親王就拿不到解藥,小郡主必死無疑。」

「你1安容氣的臉色刷白。

本來安容還想著,今晚就是月圓之夜了,她能借著木鐲逃掉。

誰想到東延會給小郡主下毒!

她要是逃了,小郡主必死無疑。

安容恨不得掐死謝明了。

安容咬了牙,掀開車簾瞪著謝明,「我要怎麼信任你,我若是跟你去了東延,你不給小郡主解藥怎麼辦?1

謝明瞥頭掃了安容一眼,「除了選擇相信我,你們還有別的選擇嗎?」

「我要知道小郡主中了什麼毒1安容捏了拳頭道。

謝明望著定親王,笑道,「蕭表少奶奶身負醫術,想從我嘴裡套出小郡主所中之毒,好幫著搭救嗎?」

謝明一語中的,安容就是這樣想的。

不過謝明很明確的告訴安容,小郡主所中之毒,很容易查到,但是要想解毒,那是束手無策。

他這樣說,安容心裡就有底了。

只怕小郡主中的是混合毒,不知道用毒的分量和順序,貿然解毒,只會讓小郡主死的更快。

安容拿謝明沒輒,只道,「小郡主又沒有得罪你,有什麼事你沖我來1

安容罵他的,根本沒人理會他。

謝明沒耐心了,他道,「你要不想被點啞**,就乖乖閉嘴。」

說完,謝明就看著定親王了。

定親王握著韁繩的手,青筋暴起,眼神如冰,卻不得不把路讓開。

馬車汩汩朝前,連車輪都像是在叫囂。

謝柔咯咯笑,那是一種憋屈散去,意氣風發的笑,很是得意,「蕭表少奶奶,我看你在蕭國公府的地位也不過如此,之前是拿你換蕭雪兒,現在為了救小郡主,又將你的生死置之度外。」

安容嘴角上揚,勾起一抹冷意。

想挑起她對蕭國公府的恨意?未免也太小瞧她了。

「這不正是你們想要的?」

安容說完,緩緩把眼睛閉上。

她是什麼都不用想,也不用琢磨怎麼逃跑了。

不就是去東延,就當是去遊山玩水了!

安容這般安慰自己,只是心底還有些疑惑。

謝明有這樣的好辦法,逼的定親王不得不放他們走,當初抓了蕭雪兒,為什麼不用?

若是用了,只怕這會兒她早在東延了,他們也不用損兵折將。

安容想到了那隻白鴿。

謝明就是看了那隻白鴿,才會忽然離開小院,再回來,他們就啟程了。

安容斷定,是那隻信鴿教謝明這麼做的。

安容想到了一個詞: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

東延有誰這麼聰明?

安容閉著眼睛,忽然,她又睜開了。

眸底冰冷,像是啐了寒毒一般。

馬瘟!

連軒說,馬瘟就是清顏的手筆!

小郡主的毒,會不會也是她教謝明的?

安容想問謝明,可是她知道謝明不會說,只得憋在心底,有些堵的慌。

馬車朝前跑,但是沒有以前快,因為後面沒有人追。

或者說,謝明是存心和後面跟著的人作對,他們越是希望他早些到邊關,他越是慢吞吞的。

本來兩天的路程,硬是走了三天才到。

應城,是大周最後一道門。

只要出了應城,就算是到東延了。

應城城門前,蕭湛和連軒騎在馬上,迎風而立。

他身後還帶了趙風等四名暗衛。

蕭湛臉色冰冷,眸光透著寒氣。

連軒就弔兒郎當的多。

他們想救安容,可是卻不得不開城門,讓謝明回東延,好拿回解藥救小郡主。

馬車停下,謝明難得的好心,「有什麼話,就趕快說吧。」

安容和蕭湛算得上是日日相見了,雖然安容三天沒和蕭湛說話,但是蕭湛和安容的話,安容還是知道的。

從出許州城門起,蕭湛就告訴安容別怕,他會救她。

現在,也一樣。

安容臉上帶著自信的笑,她一點都不怕。

連軒見蕭湛和安容只遙遙相望,什麼都不說,他憋不住說話了。

只是他一開口就把離愁別緒的氣氛毀了一乾二淨,「大嫂,你要堅信東延遲早是我大周的,你去東延,不是被綁架去的,是被我大周未來的臣子接去遊山玩水的,是代大哥去看看東延的山川美景,看哪兒風景秀美,氣候適宜,將來我們好建皇宮。」

連軒說著,東延暗衛個個臉色青沉,恨不得將連軒五馬分屍。

偏連軒當沒看見,對東延暗衛道,「你們最好識時務,對我大嫂客氣些,不然你們東延建幾個皇宮,我就燒幾個皇宮1

安容囧了。

居然把綁架說的這麼清新脫俗,還不知道東延綁架她去是做什麼,這倒好,又給她加了個任務。

建皇宮,挑選都城,這可不是小事埃

她不是很懂風水埃

「我儘力。」

ps:今天就一章了。。。。。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一十八章搭理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二十章改命(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