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一十八章搭理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2日 00:57 [字數] 49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readx

方才那小男孩,顯然是蕭雪兒女扮男裝的。strongstrong

可是那男子,怎麼可能是定親王妃呢?

她怎麼會出京救八姑娘呢?

趙成覺得不可能是。

可安容就覺得那男子像定親王妃,不但像,而且是像極了。

身材、神情,就連身上那股若有似無的香,都像是她。

更重要的是,定親王妃武功極高,她要是想從謝明手裡救雪兒,那是易如反掌。

安容望著走遠了的蕭雪兒,她一隻手抓著男子,拽她去買泥人。

到底是不是定親王妃啊?

等兩人消失在視線里,安容也不敢百分百確定。

萬一,那男子是敵人裝扮的,那她豈不是自投羅網?

紅綢下了馬車,要扶安容下來。

安容剛要把手搭上去,就聽一旁傳來一陣哭聲,哭的很傷心,很傷心,直嚷嚷著,「我要母妃,我要母妃1

還有安慰聲,「寧兒乖,一會兒就見到母妃了,咱們風塵僕僕的趕來,先換了衣裳,再去找母妃好不好?」

趙成在一旁咳嗽,嗓子都快咳冒煙了。

還是少奶奶眼力好,方才那就是定親王妃。

安容嘴角快抽麻了,她抬眸看著騎在馬背上的定親王。

他倒是還好,神情灼灼,風姿俊朗。

只是他懷裡抱著的小郡主……

衣裳髒兮兮的,頭髮凌亂,要不是定親王抱著,這要在大街上遇到,只當是哪個可憐的……小叫花子。

見安容看著小郡主,定親王的眉頭皺了一皺,伸手把小郡主凌亂而拉風的頭髮捋的順一些。

安容一腦門的黑線,看小郡主的眼神帶著深深的同情。

定親王是她親爹么,這是多久沒給小郡主洗澡了啊,居然臟成這樣。

安容覺得定親王是找打。這要是被定親王妃瞧見了,她每天收拾的乾乾淨淨,可愛無比的小郡主,被定親王帶成這樣。不抽死他,算他命大。

安容在走神,而定親王已經抱著小郡主下了馬,進了客棧。

紅綢見安容看傻了,伸手在安容跟前晃了兩下。道,「少奶奶,那人是不是人販子?」

安容囧了。

別說,還真像。

趙成站在一旁掩嘴輕咳,他是想笑不敢笑,憋的腮幫子快抽筋了。

他看著定親王,很快,眼睛又睜大了。

徐公公怎麼也來許州了?

徐公公來了,那皇上是不是也來了?

趙成看了安容一眼,安容眉頭一皺。搭著紅綢的手,下了馬車,趕緊進客棧。

可是剛邁步進客棧,安容腿一軟,沒差點直接摔趴下。

安容趕緊轉了身,不敢再邁步進客棧。

她怕多看兩眼,會被皇上殺人滅口。

紅綢什麼都不知道,她探了身子往裡看。

等瞧見樓梯口站在一男子,被人定在那裡不能動,只是他手裡拿著一串糖葫蘆。舉的遠遠的。

紅綢撲哧一聲笑了,「那人是賣糖葫蘆的么?」

安容腦門上黑線狂掉不止,敢說皇上是賣糖葫蘆的,不要命了啊?

徐公公拿了銀子給客棧掌柜的。道,「客棧我家主子包了,讓其他人走。」

掌柜的把銀子推了回去,道,「不好意思,幾位客官來之前。已經有人住了,不能因為你們把客人趕走,還請見諒。」

徐公公沒輒,又從懷裡拿了一張銀票,「夠不夠?」

掌柜的還是搖頭,「這不是錢的問題……。」

徐公公快瘋了,回頭用一種凶神惡煞的眼神看著那些在客棧吃飯的客人。

可那些客人根本不理會徐公公,有說有笑的吃著飯。

徐公公沒輒了,只好站在皇上身邊,回頭看著二樓,不知道怎麼辦好。

皇上和定親王鬥氣鬥了一路,看皇上被定親王妃定在這裡,定親王比誰都高興呢,怎麼會出手相救?

可他又不通武功,跟著皇上從京都出來,一路騎馬,腰都快顛散了架了,累的趴地上都能睡著了,哪有本事救皇上啊?

徐公公是急的團團轉,不知道怎麼辦好。

安容站在客棧門口,摸了摸自己的臉,有些坦然。

她現在易容,徐公公肯定認不出來自己,客棧里還有人吃飯呢,沒人知道那是皇上。

想著,安容就坦然進客棧了。

邁步進客棧,小廝過來問安容,「幾位是要住店還是打尖?」

安容正要回答,那邊定親王又露臉了,指著安容和紅綢道,「你們過來,幫我女兒洗澡。」

安容,「……。」

好吧,去幫小郡主洗澡。

安容和紅綢就乖乖上樓了,臨走前,忍不住多瞄了皇上兩眼。

趙成幾個倒是沒上樓,在樓下點了一桌菜。

一邊吃,一邊小心四下,雖然他們是國公府的暗衛,可是許州沒想象的那麼安全,得保護皇上埃

樓上,屋內。

小郡主在哭鬧,她被定親王放在浴桶里,她才三歲,還不夠浴桶高,巴巴的看著定親王,還是那句話,「我要母妃!我要母妃1

不過多了一句,「我不要洗澡,我要母妃給我洗澡1

說著,一邊敲浴桶。

定親王被吵的頭快炸了,「寧兒乖,一會兒就見到母妃了,你這樣髒兮兮的,你母妃會嫌棄你的。」

小郡主本來就哭了,定親王這麼一嚇唬她,好了,小郡主一屁股坐浴桶里,從梨花帶雨,變成磅大雨了,一邊哭,一邊抹眼睛,「父王騙人,從出王府,你就說一會兒見到母妃,已經過了好多個一會兒了,到現在我也沒有見到1

定親王拿小郡主沒輒,之前沒見到王妃,又怕被皇上捷足先登,所以小郡主不洗就算了,現在。王妃就在這間客棧落腳,又不急著趕路,不洗澡怎麼行?

定親王瞥了安容和紅綢兩眼,道。「務必幫寧兒洗乾淨了。」

說完,又對小郡主道,「父王就在門口等著,等寧兒洗乾淨了,再帶你去街上找母妃。」

外面。兩個小廝拎了水來,看小郡主被丟在浴桶里,嘴角抽不停。

安容要抱小郡主出來,紅綢忙攔著道,「少奶奶,你懷了身孕,還是奴婢來抱吧。」

小郡主坐在浴桶里,用一種帶著敵意的眼睛看著紅綢,「我不洗澡,我要母妃1

紅綢趴在浴桶邊。看著她道,「你父王不是說了嗎,一會兒洗乾淨了就能見到你母妃了。」

小郡主撅著嘴,淚眼汪汪,「父王是騙子!大騙子1

安容也蹲了下來,摸著小郡主的腦袋道,「乖,先洗澡。」

「我不洗,我要母妃,」小郡主靠著浴桶。要多傷心就有多傷心。

小郡主不洗,也沒人敢用強的。

安容沒輒,只好摘下易容面具,露出原本的容貌來。

小郡主獃獃的看著安容。眼睛眨了又眨,「大哥哥?」

說完,趕緊爬起來,要安容抱她出浴桶,「你帶我去找母妃。」

安容囧了,捏著小郡主的臉道。「寧兒,你該叫我大嫂。」

寧兒這回很乖,喊了安容一聲大嫂。

安容這才笑道,「一會兒洗完澡,我就帶你去找母妃,還有你的雪兒姐姐。」

寧兒連連點頭。

屋子裡除了浴桶,就只有個銅盆了,只能用浴桶幫小郡主洗澡。

定親王守在門外,聽小郡主沒再又哭又鬧要王妃,定親王放心多了。

小郡主洗了多久,定親王就在門外站了多久。

沒辦法,他就這麼一個女兒,貿然帶她出京,是把女兒弄丟了,王妃不得殺了他?

安容幫小郡主洗了澡,洗了頭,等頭髮擦乾了,還梳了髮髻。

小郡主又變成以前那個可愛漂亮的小郡主了。

只不過小郡主累的趴安容懷裡睡著了,紅綢抱著小郡主上床上歇著了。

然後才拿了小郡主的衣服去洗。

門打開,定親王就邁步進來了。

安容回頭,倒是把定親王嚇了一跳,「怎麼是你?」

安容起身請安,問道,「王爺和皇上怎麼來邊關了?」

安容問完,那邊徐公公邁步進來,求道,「王爺,你就幫皇上解了穴……。」

說著,徐公公就看到了安容,眼珠子睜大,然後嘴角就開始抽抽了。

皇上這輩子最丟臉的樣子,居然被自己的兒媳婦看到,真是丟臉丟到姥姥家去了。

王爺皺了下眉頭,對安容道,「幫我照顧下寧兒。」

說完,王爺就下樓了。

安容又問徐公公,「皇上怎麼離京了?」

徐公公一臉無奈,「皇上要離京,我拚死也攔不住,只能由著皇上了。」

「皇上不在,朝廷大事該怎麼辦?」安容無語問道。

現在戰火四起,時不時就有邊關戰況稟告皇上,皇上不在京都坐鎮,居然跑邊關來了,還只帶了徐公公一人,就算皇上會武功,還有定親王在,可也太草率了吧?

其實不止徐公公跟著皇上,還有龍影衛。

只不過皇上那麼丟臉,又是定親王妃點的穴,暗衛解不開,就不出來了,免得惹皇上震怒。

徐公公嘆息兩聲,道,「朝廷有瑞親王和長駙馬照應,皇上很放心。」

放心,那也不能出來埃

安容追問徐公公,徐公公只好據實相告了。

這事得從後宮秀女碎嘴,被皇后和鄭貴妃懲罰說起。

秀女進宮,絕大部分是奔著榮華富貴來的,後宮有皇后和鄭貴妃,她們心裡清楚,就算得了皇上的恩寵,也沒什麼將來,不如嫁給皇子有前途。

可是要嫁,也要嫁給最有希望繼承皇位的皇子才好。

原本是在二皇子和三皇子中猜,不知道怎麼的,話題就轉到蕭湛身上了。

秀女私下說蕭湛是皇上的私生子,又是手握重兵的將軍,身後有蕭國公府撐腰,這皇位十有**會落到蕭湛手裡。

正巧,秀女說這話的時候,皇后和鄭貴妃路過。

本來這事,大家心照不宣,沒人敢提。

現在秀女碎嘴,可是被皇后和鄭貴妃逮到機會了。

兩人趁機把事情鬧大,鬧得朝野皆知。

兩人在朝中,勢力不校

這不,後宮的事鬧到了前朝。

滿朝文武追問皇上蕭湛的身世問題。

把皇上吵的是一個頭兩個大。

皇上,九五之尊,金口玉言,誰都能有隨便說話的時候,唯獨皇上不行,尤其是在文武百官面前,說出口的話,那就是聖旨。

不論是否認蕭湛,還是承認蕭湛,都不行。

皇上登基十幾年,第一次被文武百官逼的落荒而逃。

回到御書房,是越想越窩囊。

偏鄭太后也來問皇上是不是真的有意要蕭湛認祖歸宗,將來把皇位傳給他。

皇上心裡不舒坦,就和鄭太后吵了兩句,這不一氣之下出了宮,去找定親王妃,讓定親王妃給他一個確鑿的話。

也不知道怎麼的,定親王和皇上就打了起來,把定親王妃的桃花林給毀了。

定親王妃一氣之下,就回了蕭國公府。

可蕭國公府,國公爺和大將軍不在,還不是皇上想去就去的?

定親王和皇上在蕭國公府打架,差點掀了蕭國公府。

定親王妃沒輒,只好離京躲著。

定親王妃走了,小郡主要找母妃,定親王就帶著小郡主出來找。

按理皇上不能離京,偏他跟狗皮膏藥似地黏著,只要定親王妃不給個明確答覆,他就誓不罷休。

好吧,皇上也是怕被文武百官立太子的事吵怕了,躲著安生。

一路追,就有了今兒安容見到的一幕。

據徐公公說,今兒這算是輕的,皇上比這更慘的時候都有……

徐公公很後悔跟著皇上出京,眼不見為凈埃

有好幾次,他都想自剜雙目,要麼想趁皇上不備,把皇上敲暈了帶回京都。

他快頂不住了。

徐公公望著安容,求道,「少奶奶,要不你找王妃說說情,讓她搭理下皇上?」

安容,「……。」

如此艱巨而為難的事,別找她,她沒那本事,也沒那膽量埃

正想著,就聽到樓下傳來打鬥聲。

徐公公臉一白,趕緊出了門。

安容想去看看,又怕小郡主被人擄走了,只能坐在床邊等著。

安容對著鏡子,又易容成原來的樣子。

看著銅鏡中的自己,還有一個陌生男子的臉。

安容背脊一陣陣發麻,不知道怎麼辦好。

安容想從袖子里拿藥粉,可是還沒碰到袖子。

脖子被人一點,就暈了過去。。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一十七章姐姐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一十九章別怕(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