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一十一章賀城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08日 15:06 [字數] 443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怕了。

重活一世,她還是第一次感覺到害怕,那是一種從心底冒出來的寒意,冷寒徹骨。

她從未見過像東延皇帝這樣的心狠手辣的對手。

之前在京都,有感染了瘟疫的銅錢。

現在,又是馬瘟!

人命在他眼裡如同草芥!

安容慶幸,她沒有錯過祈王和杜仲這一番談話。

不然她這廂千辛萬苦的買馬,支持蕭湛建鐵騎,那邊祈王去訓馬場走一圈,馬兒就死光了!

那她的努力還有什麼意義?

那些將士們,因為祈王的一己之私,就送了卿卿性命。

還有蕭湛,為了守衛應城,不得已,孤身闖進千軍萬馬!

對祈王,安容是忍無可忍了。

爬下床,安容研墨,把馬瘟的事寫下來,告訴蕭湛,並在最後寫了幾個字:祈王不死,邊關永無寧日。

安容要蕭湛殺了祈王。

等蕭湛知道馬瘟的事後,他想殺祈王的心,不比安容弱分毫。

可是蕭湛比安容冷靜,他沉得住氣。

祈王和連軒住一間大帳,蕭湛可以隨意進出。

他派趙行去了大帳一趟,用小玉瓶換了祈王的玉瓶。

小玉瓶很不起眼,加上裡面裝著的又是瘟毒,祈王不會隨身攜帶,就放在帳篷里,他的東西,沒人敢碰。

他更自信,就算別人打開小玉瓶,也不可能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

看著手裡的小玉瓶,蕭湛的眸光如鷹隼般鋒利。

他如何能想到,他的慘敗。損失了近萬的將士,就因為這小小玉瓶?

蕭湛看了那小玉瓶,神情晦暗莫名。

半晌之後,他把小玉瓶丟給了趙行,「還給東延。」

趙行接了小玉瓶,斂眉道,「爺。就這樣放過祈王?」

這小玉瓶裝的瘟毒是罪證。若是用了,可就拿祈王沒輒了。

蕭湛眸底一抹冷意一閃而逝,「祈王的命還抵不上那數千將士的命。」

蕭湛要替那些慘死在東延馬蹄下的將士們報仇。

更要以防有更多將士死在東延的鐵騎下。

若是憑瘟毒抓了祈王。能不能真的要了祈王的命還不知道,但一定會打草驚蛇。

東延和祈王,兩權相害,只能取其輕了。

瘟毒之事。關係重大,必須趙行親自去辦。

出了軍中大帳。趙行翻身上馬,徑直出了軍營。

出應城,偷偷潛進敵人軍營。

趙行小心不被人發現行蹤。

他找了半天,都沒找到馴馬常又不能隨便找匹馬,就丟了瘟毒。

正不知道怎麼辦好。

忽然,一隻大手拍在趙行的肩膀上。熱門小說

趙行的心都嚇停了幾秒。

只聽身後有人問道。「我見你面生,又鬼鬼祟祟。是不是大周派來的細作,混入軍營竊取機密的?」

趙行轉身回頭,便瞧見一東延官兵盯著他看。

趙行笑了一笑,正要說話,卻眉頭一皺,眼睛睜大。

「世子爺?」趙行有些暈了。

那東延官兵皺眉看著趙行,「什麼世子爺?你喊我爺爺都沒用1

趙行嘴角一抽,伸手指了指東延官兵的脖子,那裡有一顆極小的痣。

那東延官兵也嘴角抽抽了,「這都能被你發現?」

這官兵,不是連軒,又是何人?

趙行看著他,然後四下一瞄,問道,「世子爺,你怎麼在這裡?」

趙行話音剛落,那邊就有人喊道,「你們兩個,過來搭把手1

連軒兩眼一翻,轉身回頭,罵道,「沒長眼睛啊,沒見我們正忙著呢,找別人去1

趙行,「……。」

世子爺,這裡不是大周軍營啊,咱們這樣是不是不大合適,太招搖了吧?

可讓趙行想不通的事,那官兵被罵了,居然不吭氣,還真聽話的找別人去了。

對此,連軒就說了一句話,「欺軟怕硬,在哪裡都一樣,你越軟,人家就越欺你。」

趙行服了,世子爺真是去哪兒都當回自己家一樣隨意埃

趙行當連軒在東延軍營混了好幾天了,哪想到連軒也是剛來,比他早到一個時辰。

不過連軒的心情不大好啊,他罵道,「東延果真是狡詐!我們大周的糧草都是放在帳篷里的,東延倒好,居然在軍營挖了地窖,把糧食藏地窖里1

連軒一路回大周,在半路上就聽說了東延逼的蕭湛不得不孤身闖東延千軍萬馬,抓了東延周大將軍,逼得東延退兵的事。

敢逼迫他大哥,這口窩囊氣,他可憋不祝

一氣之下,連軒快馬加鞭趕到這裡。

想給東延送份大禮。

火燒東延糧草,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可是找了半天,除了東延伙房有幾擔糧食,壓根沒有其他。

連軒以為東延幾天前大舉進攻大周,就是缺糧食缺的,不得不趕緊進攻,現在蕭湛逼的東延息戰幾天,就東延這麼缺糧食,肯定這一兩天就會送糧草來,他琢磨著要不要找個好地方,一舉燒掉東延的糧草。

正喜滋滋的想著呢,好了,伙房管事吩咐他道,「你們幾個去地窖搬幾擔大米來,還有臘肉……。」

連軒心底火氣堵的啊,努力憋著,跟著去地窖搬糧食了。

那地窖很大,裡面可容納幾千擔糧食。

而且地窖很乾燥,也不用擔心糧草會潮濕發霉。

更奇葩的是,另外一個地窖里裝著菜,走進去時,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居然是個冰窖!

那菜很新鮮,可不像大周,那些菜保存不了,要麼壞了,要麼就製成鹹菜。

哪像東延埃這是打仗呢,還是享受生活來了?!

連軒看著那些糧草,要多鬱悶就有多鬱悶,想不打草驚蛇,默默的把糧草燒了,根本就不可能!

然後,連軒就四處瞎溜達。想著看看有什麼地方能給他使壞的。然後就見到趙行鬼鬼祟祟的了。

趙行是蕭湛的暗衛,連軒對他很熟悉,哪怕易容了。多看幾眼照樣能認得出來。

趙行聽連軒說東延的糧窖,笑道,「東延確實聰明,把糧食藏地窖里。不容易燒毀,可要是我大周攻到這裡。東延想將糧食一併帶走,怕也不容易。」

連軒拍了趙行胸口一下,笑道,「以東延的聰慧。怎麼可能想不到,不過人家自信。」

趙行想想也是,不過萬事可沒有絕對。東延太自信,也太小瞧大周了。

連軒到這時。才望著趙行,問道,「大哥讓你來這裡做什麼?」

趙行就道,「大周戰敗,全是東延皇帝和祈王的陰謀,那些戰馬全死了。」

連軒的臉,幾乎是瞬間就黑成鍋底色了。

「又是祈王1連軒拳頭攢緊,骨頭髮出嘎吱響聲。

趙行四下張望,道,「我找了半天了,沒有找到東延的馴馬常」

連軒就道,「東延的馴馬場,在那邊的山谷里,我跟你一起去。」

兩人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簡直旁若無人。

一刻鐘后,兩人出現在馴馬常

看著那麼多油毛順滑的戰馬,連軒的嘴角勾起一抹詭笑。

兩人偷溜進馬廄,連軒找了一匹良駒,道,「就它了。」

趙行這才從懷裡掏出小錦盒。

連軒摸著馬,眸底有些同情。

這馬何其無辜啊,可惜了,是東延人心狠在前,他們既然做了初一,就別怪他們做十五了。

連軒瞥頭,就見到趙行手裡的玉瓶。

連軒的眉頭皺了下,伸手把小玉瓶拿了過來,左右看著。

趙行望著他,不解道,「怎麼了?」

「這小玉瓶,我見過。」

在東延皇宮,他無意中闖進假朝傾公主的藥房,當時,她正把東西裝小玉瓶里,笑道,「還挺香的,拿去給皇上,小心點,千萬別灑了。」

丫鬟當時還不高興,「給了皇上,他指不定就賞給哪位后妃了。」

假朝傾公主把雙手浸泡在酒水裡,不以為意的笑道,「快去吧。」

當時,連軒還想把這小玉瓶給偷了,可是想想還是作罷了。

暴露了自己不划算,再加上這東西是假朝傾公主調製的,她既能調一回,就能制第二回。

一想到他當時冒出來的想法,連軒就忍不住嘔心出來一身的雞皮疙瘩。

幸好他沒有偷,這可是瘟毒啊!

要是因為清香,隨便塗抹點放身上,亦或者給了大嫂或者月郡主……

連軒打寒顫了,他這不是害人害己嗎?

不過一想到東延和假朝傾公主,連軒的眸底笑意更冷。

他打開小玉瓶,小心翼翼的掉下一滴水珠,然後小心翼翼的蓋好。

趙行納悶了,「世子爺,你怎麼不全倒?」

連軒呲牙一笑,「好東西,要大家分享,哪能全給東延啊?」

說完,他拿過趙行手裡的小錦盒,把小玉瓶裝了進去。

揣在兜里,連軒望了眼東延戰馬,替它們默哀。

兩人騎馬回大周。

等進了應城,連軒看著趙行道,「你先回軍營,我去買點東西,吃飽了再去見大哥。」

趙行點頭,然後騎馬離開。

連軒騎馬進了鬧街之後,在一玉鋪前停了下來。

賀城。

一小攤鋪前,易容過後的安容,正坐在那裡吃臭豆腐。

她單獨一桌。

趙成幾個一桌。

看安容吃的歡,幾個暗衛眉頭是擰了又牛

尤其是趙成,瞥了不遠處那高聳的酒樓,再看著安容,額頭有黑線。

他就不明白了,這臭豆腐有什麼好吃的?

才進賀城,都還沒得及找客棧落腳,坐在馬車裡,聞著臭豆腐的味道,安容不許他走了。

非得吃了臭豆腐再走不可。

安容是主子,哪怕吃的東西是蕭湛不許的,可安容執意要吃,暗衛也沒辦法,只能陪著。

可用得著一吃三盤子嗎?

趙成輕咳了兩聲,道,「少奶奶,差不多夠了,一會兒還得吃午飯呢。」

安容吃著臭豆腐,道,「我吃的就是午飯。」

趙成,「……。」

見趙成幾個那驚呆的模樣,安容臉微微紅。

沒辦法,一路走過來,都沒聞到臭豆腐的味道,好不容易遇到,一定要一次吃夠埃

本來她還打算再要一小盤,這會兒實在有些不好意思了。

用帕子擦乾嘴角,安容站了起來。

趙成幾個把銀子放下,拿了桌子上的包袱,跟著安容走。

可是走了沒幾步,一女子便衝過來,拽著趙成手裡的包袱,要搶。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把趙成幾個驚呆了。

不是吧,賀城怎麼亂成這樣?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敢在大街上搶他東西,還是個女人!

安容看著那女人,眼珠子瞪圓了。

那女人身上有些臟,可是穿的是綾羅。

髮髻凌亂,可頭上的戴著的是玉簪。

就連腳上的繡花鞋,都是用金絲銀線繡的。

那女人要搶,趙成哪能讓她得逞了啊?

要不是顧及對方是個女人,趙成早將她丟那個角落裡涼快去了。

趙成不還手,那女人對趙成卻是又打又罵,又哭又鬧,「你把我女兒還給我,還給我1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一十章玉瓶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一十二章包袱(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