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一十章玉瓶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08日 05:04 [字數] 424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之前趕不及去應城,是覺得她趕到軍營,或許能救那些戰馬。

現在那群戰馬已經被判了死刑了,就算能救活,也沒法用做戰馬,她還巴巴的趕去邊關做什麼?

池家是大周養馬世家,除了朝廷,就屬池家的馬最多了,蕭湛不就想從池家買馬,只是沒有成功罷了。

如今池家近在眼前,她若是能說服池家賣馬給她,不就解了蕭湛之憂?

鋁餃眨距離賀城只有三十里了。

安容掀開車簾,看著天邊暮色,晚霞絢爛。

馬車汩汩朝前,看到有驛站,趙成道,「少奶奶,今兒是趕不到賀城了,我們得在驛站住一晚,明兒再進城。」

「也好,」安容笑道。

等到驛站,趙成勒緊韁繩,馬車便停了下來。

驛站是朝廷設立的,可不是隨隨便便什麼人都能住驛站。

這不,馬車一停,便有人過來問候,順帶查看驛站憑證。

凡需要向驛站要車、馬、人運送公文和物品都要驛站憑證。

而驛站憑證分兩種。

官府使用的時憑勘合。

兵部使用時憑火牌。

安容他們只算是官員家屬,只留宿,沒有別的要求,只要有通行證就行了。

不過安容沒有用蕭國公府的通行證,而是一個五品小官家眷。

看過通行證之後,那小廝抱歉道,「驛站住滿了。」

趙成眉頭一皺,掃了驛站兩眼,道。「這驛站少說也能住一百來人,居然住滿了?」

小廝輕點頭,「是真的住滿了,小的沒有騙你們。」

驛站不比別的地方,接待的不是官員,就是官員家屬,沒一個是他們能得罪的。所以態度格外的好。

驛站每三十里就有一個。距離最遠,也不過五十里,為的就是儘快運送貨物、傳遞信息。

可驛站住滿了。趙成他們以天為蓋以地為床沒問題,可安容怎麼辦?

難道要帶著安容去前一個驛站?

一來一回,可就多行了六十里路啊,那他們之前快馬加鞭往賀州趕那不是白吃苦頭嗎?

趙成看著安容道。「要不我們先進客棧歇歇腳,看能不能想辦法勻出一間房來。」

安容點點頭。要她往回走,她是不願意的。

實在不行,就在馬車裡將就著睡一夜好了。

安容下了馬車,朝驛站走去。

驛站的樣子。和一般客棧並無區別,只不過多了驛站兩個字,就從民用變成了官用。

住驛站多了一層保障。小說不用擔心有宵小行竊之類。

遠遠的,安容就瞧見驛站內坐著七八個人。在飲酒吃飯。

瞧他們的穿著,都是一樣的。

可是等她邁步進客棧。

安容傻眼了。

整個驛站的大堂全是穿著一樣衣裳的,而且都是男的。

被他們掃一眼,安容心都多跳了兩下,有些害怕。

趙成幾個就更是了,眼神怯懦,不敢抬頭。

趙成他們是裝的,可安容是真怕。

那些人見安容是一個其貌不揚的丫鬟,趙成幾個小廝更是沒有一點武功,也就沒放在心上,該吃吃,該喝喝。

小廝笑道,「樓下坐滿了,樓上還有兩個空桌,幾位上樓坐,這邊請。」

安容就隨著小廝上樓了。

樓下有人催道,「快上菜,肚子都餓癟了1

那邊小廝端著菜出來,不是給他的,道,「再等一會兒,今兒人實在太多了,廚房招呼不過來,怠慢之處,請大人多多見諒。」

安容邁步上樓,等她坐下,方才問道,「樓下都是今晚住客棧的?」

小廝點頭道,「都是呢。」

趙成坐下,給安容倒茶,隨口問道,「他們都是打哪兒來的?」

小廝搖頭,「不知道從哪兒來了,不過他們的通行證上蓋著雲州府衙的櫻」

小廝在驛站混久了,也知道些門道。

並非住驛站的都是官員家屬,也有官員的好友,住驛站便宜安全,他們只負責招待,看通行證辦事就成了,其他一概不管。

可雲州兩個字,叫安容眉頭上揚了下。

雲州,那可是祈王的地盤。

安容點了菜,小廝笑道,「怕是要等上好一會兒了。」

安容一笑,「不急。」

等小廝走後,安容便端茶輕啜。

她看了一眼趙成,趙成雖然也在喝茶,不過他那樣子,顯然是在偷聽。

安容也不打攪他。

一會兒之後,趙成斂了眉頭,道,「少奶奶,這些人來是為了池家的馬。」

安容把茶盞擱下,道,「是祈王的人?」

趙成搖頭,「倒是沒說,不過這些人要帶兩千多匹馬回雲州。」

雖然沒明說,不過也能猜的出來。

這些人,可不像是商人,十個雲州府衙也不可能用到兩千多匹馬。

趙成道,「一會兒我抓個人問問。」

安容輕點了下頭,「小心點兒。」

說完,小廝就端了兩小碟花生和瓜子來,給安容他們打發時間。

趙成給了小廝二兩銀子,道,「麻煩小哥幫我問問,看他們能不能擠一擠,勻出來一間房,我們幾個男人就是睡院子里也不礙事,她一個女兒家,不方便。」

小廝看了銀子就挪不開眼了,拿了銀子道,「幫問問可以,但不保證一定能有房間。」

趙成連連點頭,「麻煩小哥了。」

小廝拿了好處,就下樓幫趙成說情了。

沒一會兒,小廝就上樓來了,搖頭道,「他們不讓,說是原本兩個人睡一張床。已經很擁擠了,不過他們過不了三個時辰就會走,到時候空房間多了,諸位想睡哪兒都可以。」

安容點點頭道,「那我們就坐這兒等著。」

等吃了晚飯後,安容就坐那裡等著。

樓下那些人吃完了飯,就歇下了。

這一坐。就是兩個半時辰。

安容手撐著桌子。有些昏昏欲睡。

眼皮乏的像是黏上了似地。

安容乾脆就趴桌子上睡了,那無形無狀,暗衛都不忍直視。

卻也心疼不已。他們都知道安容來賀州是為了蕭湛,不是來遊山玩水的。

有哪個嬌生慣養的大家閨秀能跟安容一樣吃苦頭?

不得不說,蕭老國公的眼光就是好。

只有少奶奶才配的上他們的主子。

暗衛就坐在那裡,目不斜視。

安容被一陣馬蹄踏踏聲給驚醒了。

她晃著腦袋。站了起來。

之見那些房門被打開,那些人都帶著刀出來。

安容站在樓上看了一眼。

驛站外。烏壓壓的全是馬。

那些人丟了一錠銀子,就出了驛站。

小廝這才上來稟告安容道,「有空房間了,等我收拾乾淨。幾位就可以進去歇息了。」

安容看著外面,問小廝道,「怎麼有那麼多的馬?」

小廝笑道。「那是池家的馬,這兩個月。有好幾撥人來運馬,池家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

安容又看了幾眼,笑道,「這大晚上的,這麼多匹馬路過,不知道的還以為敵人攻來了呢。」

小廝擦桌子道,「沒辦法,池家的馬場在城內,要是白天,路上人來人往的,幾匹馬還好說,這麼多馬,容易傷了路人,池家都是等城門關了,街上行人少了,才送馬出來。」

安容笑了一笑,道,「城門關了,池家還能送馬出城,池家和官府的交情匪淺呢。」

宵禁之後,城門是不許打開的。

池家和賀城府衙可是違了大周律法。

小廝輕笑一聲,不再多言,然後轉身收拾屋子去了。

安容么,還得小坐一會兒。

很快,趙成就回來道,「打探清楚了,確實是祈王買的馬。」

跟猜測的一樣,所以安容並不吃驚,她只挑了下眉頭,「就這樣看著那些馬從眼前溜走?」

到眼前的鴨子,怎麼可能讓它們飛了呢?

「屬下扣下一人,讓趙禮易容混了進去……。」

他可不是什麼好人,祈王更不是,所以打劫祈王,趙成很坦然。

「屬下得飛鴿傳書,讓人接應趙禮。」

小廝把屋子收拾乾淨,安容住了進去。

吩咐小廝送了熱水來,安容泡了個澡,就上床安歇了。

一夜安眠。

天亮之後,安容又看到了軍營。

安容已經習慣了。

有時候,安容甚至覺得,她才是大將軍,每天到時辰就看將士們操練,比蕭湛還稱職。

看過蕭湛,看過將士們,安容就去看祈王了。

這是安容早上必做的三件事。

祈王有謀逆之心,她得盯著埃

軍營,大帳。

祈王心情極好,他斜靠在小榻上,嘴裡哼著小調,十分愜意。

祈王心情好,安容的心情就不好。

邊關死了那麼多戰馬和將士,他還笑的出來,有什麼事值得他高興的?

只見祈王手裡把玩著一玉瓶,雙眼泛著光芒,像是看什麼寶貝似的。

可是那瓶子,要說美,確實很美,可在安容瞧來,很普通。

祈王不是個沒見過好東西的人,能讓他愛不釋手,這玉瓶定來歷不凡。

不會是哪個姑娘送的吧?

安容猜測著,只聽一旁的斟茶的杜仲笑道,「王爺,這玉瓶子,你都看了兩天了。」

祈王大笑,「別說看兩天了,就是看一輩子,我也不覺得膩味。」

杜仲點頭一笑,「還是王爺英明,沒有和東延作對,就憑東延皇帝的手段,十個蕭湛也不是他的對手。」

說著,杜仲站了起來道,「這瓶子里裝的到底是什麼,為何這麼厲害,居然能在短短几天,就要了那麼多戰馬的命?軍醫說是馬瘟,這玉瓶子里……。」

杜仲神情有些懼怕。

祈王就笑道,「怕什麼,又不是瘟疫,本王還沒聽說得了馬瘟,人也會死的。」

要真是如此,那可是好事一件。

說完,祈王又摸著玉瓶了,他笑道,「他蕭湛想組建一支鐵騎,他有多少馬,本王都讓他一匹不留1

杜仲則憂心道,「王爺,東延皇帝隨便給個玉瓶,就能滅蕭湛的戰馬,可是將來王爺的馬呢?」

祈王臉色一變,眸底泛著陰翳冷光。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零十章馬瘟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一十一章賀城(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