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零八章自首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07日 00:39 [字數] 51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清晨,白霧迷濛。

樹上鳥兒嘰嘰喳喳,歡叫不停。

安容從慵懶中醒來,揉著脖子,伸了個懶腰。

她從薄被裡鑽出來,看到床邊小几上,用鎮紙壓著的紙張。

安容的嘴角勾起一抹淡笑來,伸手取了來。

看了兩眼后,安容掀開被子下床,就著屋子裡未燃盡的燈燭,安容把信紙燒了。

然後去書桌前,提筆沾墨,筆走龍蛇的寫起來。

聽到屋內有動靜,丫鬟敲門道,「少奶奶,你起了嗎?」

「進來吧,」安容頭也不抬的回道。

得了安容的吩咐,丫鬟這才推門進去。

丫鬟見安容在寫字,不敢打擾,輕輕的把銅盆放下,就站在一旁等候。

安容寫完,吹乾墨跡后,把紙遞給丫鬟道,「拿給暗衛,儘快買回來。」

丫鬟照吩咐辦了,回來伺候安容洗漱。

安容梳洗打扮完,就聽到樓下有動靜傳來。

她起身走到窗戶旁,往下看了一眼。

樓下,好些小廝正從屋子裡抬了嫁妝出來。

門外,蕭錦兒走了進來。

站在珠簾外,蕭錦兒就笑道,「大嫂,你看什麼呢?」

安容一笑,「我在看十里紅妝呢。」

蕭錦兒的臉騰的一紅,她回道,「那有什麼好看的,大嫂自己就有。」

說完,趕緊轉了話題道,「大嫂,你昨夜睡的可好?」

「睡的挺好的,」安容笑道。

蕭錦兒過來扶著安容,道,「大嫂昨晚吃的不多,也沒有用夜宵,這會兒肯定餓了,我們下樓吃飯吧。」

兩人下了樓。

樓下。蕭遷和崔堯已經等在那裡了。

出門在外,又沒有長輩約束,就沒有分桌,一起吃了。

只是。安容剛坐下來,連筷子都還沒來得及拿起來,丫鬟就進來道,「少奶奶,邵家大少爺負荊請罪來了。他跪在客棧外,圍了好些看熱鬧的人。」

聞言,蕭遷眉頭皺隴了下。

大嫂被人調戲的事,可不是什麼好事,本來這事知道的人不多,凌家不敢說,邵家也沒那個膽量敢胡說。

可是現在邵大少爺跪著負荊請罪,又是跟大嫂請罪,肯定會引起大家揣測紛紛,對大嫂名聲不利。

「讓他走。」蕭遷冷了聲音吩咐道。

丫鬟輕福了福身子,就走了。

安容剛吃下一玲瓏蝦餃,丫鬟又回來了,道,「邵大少爺說,少奶奶要是不原諒他,他就長跪不起了。」

蕭錦兒氣大了,「他到底是認錯,還是威脅人來了?1

丫鬟縮了縮脖子,不敢吭聲。

蕭遷就冷哼了。「長跪不起?趙成,去揍的他屁滾尿流,我看他膝蓋骨頭是不是有那麼硬1

趙成領命,要出去。

安容則攔下趙成。對蕭遷笑道,「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難得邵大少爺知道認錯,總要給他一個機會。」

說完,又對趙成道,「你去告訴他。他跪在大門口,擋著路了,讓他跪到院子里的大槐樹下去。」

崔堯撲哧一笑,道,「大槐樹下,清風徐徐,沒有日晒雨淋,跪上三五天,不成問題。」

趙成就走了出去。

邵大少爺光著上身,背著荊條,跪在門口的青石地板上,真是跪一會兒,就受不住了。

趙成見他那樣子,就恨不得一腳踹過去,送他兩程。

不得趙成開口,邵大少爺就道,「蕭表少奶奶不原諒我,我是不會起來的。」

四下,有人指指點點。

趙成眸光生冷,難得一笑道,「邵大少爺放心,你要跪著,我是不會攔著的,我來,只是讓你換給地方跪著,一會兒下人會抬著陪嫁過去,你跪在這裡,把路擋著了,下人可不管,該怎麼走,還怎麼走,撞出好歹來,邵大少爺可得忍著。」

說完,趙成看著四下眾人道,「諸位,我可是先提醒他了,一會兒撞死了撞殘了,大家給我做個證,我蕭國公府可沒有仗勢欺人。」

趙成說完,瞥頭看了不為所動的邵大少爺一眼,回頭看著那些抬陪嫁的下人,道,「小心點,別弄壞了大姑娘的陪嫁。」

趙成叮囑完,轉身便走。

小人抬著陪嫁走。

邵大少爺跪的位置太好了,正把門擋著了。

下人一出去,好了,箱子撞在了邵大少爺的臉上,疼的他直叫。

可是下人才不管他叫的有多疼呢,自顧自的抬著箱子就走。

撞了幾下后,邵大少爺跪不下去了。

自己站了起來,默默的去大槐樹下跪著了。

孫知府坐轎來,看大門口沒人在,還很高興,只當是安容顧及聲譽,原諒了邵大少爺。

他整了整官帽,邁步進客棧。

走了沒兩步,就聽有喊聲,「姨父。」

聽聲音覺得耳熟,孫知府一回頭,就見邵大少爺跪在大槐樹底下。

孫知府腦袋當即嗡的一聲叫,在心底罵了一聲豬腦子,讓他跪大門口,他怎麼跑大槐樹底下跪著了?

沒有搭理邵大少爺,孫知府邁步進屋了。

彼時,屋子裡,安容幾個正在喝茶。

孫知府忙上前見禮,蕭遷就笑道,「孫知府來此,莫非又是替邵大少爺說情的?」

孫知府訕笑兩聲,道,「侄兒年紀尚小,不懂事,蕭表少奶奶大人不記小人過,就饒了他這一回吧?」

安容瞥了孫知府一眼,將茶盞擱下,問道,「年紀尚小不懂事?我看邵大少爺不像是幾歲孩童吧,許是我眼拙,沒看出來,不知道他今年幾歲啊?」

孫知府瞬間吶吶,「快十九了……。」

蕭錦兒捂嘴輕笑,「大表哥也才十九歲呢,如今在邊關殺敵,可沒聽人說他年紀尚小不懂事。」

孫知府恨不得咬了舌頭好,忙補救道,「邵大少爺怎麼能跟蕭表少爺比呢?」

蕭錦兒繼續道。「那我二表哥呢,他可是京都出了名的紈子弟,不也去了邊關,東延敵人燒我大周。他就去燒東延的皇宮,比起邵大少爺,他年紀更校」

孫知府額頭冒汗了,道,「邵大少爺被慣壞了。是邵家管教無方,才會多有冒犯,蕭表少奶奶得饒人處且饒人,就饒過他這一回……。」

孫知府話音未落,安容赫然一笑,「得饒人處且饒人,怎麼聽著好像我揪著點錯不放似地,邵家管教無方,我早有見識,不用孫知府多言。就憑邵太太,她捨得管教邵大少爺?」

「我不願嫁給邵大少爺為妾,邵太太可是說我給臉不要臉,她兒子願意納我為妾,是我幾世修來的福分,可沒覺得她兒子有半點錯,饒過了他這一回,放了他,讓他繼續去調戲別人去?」

說著,安容頓了一頓。喝口茶,繼續道,「難得邵大少爺知道負荊請罪,我若不原諒他。他就長跪不起。」

孫知府一聽,眼前一亮,忙道,「蕭表少奶奶也知道他認錯態度良好,就給他一個機會吧?」

安容嘴角劃過一抹冷笑,「認錯態度良好?孫知府。邵大少爺在院子里,才跪了不到半個時辰,這麼短的時間,誰能看出來他認錯態度良好了?還是孫知府覺得,你在我這裡,面子足夠大到我應該對邵大少爺存心調戲我的事既往不咎?」

孫知府額頭有汗珠滑落,忙說不敢。

安容站起身來,望著孫知府道,「在孫知府眼裡,邵大少爺犯的只是個小錯,他負荊請罪了,我就應該原諒他,可邵大少爺做的事,是應該輕易原諒的嗎?」

「當日,在船上,若是沒有凌家,我如何敵的過邵大少爺,若是真被他輕薄了,我如何面對夫家?還有他今兒來是負荊請罪,還是存心想將事情鬧大,將船上的事鬧得人盡皆知,好逼我不得不原諒他?」

說著,安容笑了一聲,「邵家太小瞧蕭國公府了,蕭國公府從來不懼流言,我更不怕!他既是要跪,那我成全他!不過我想,邵家能如此縱容邵大少爺,以錯為對,也沒什麼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言出必行的志氣。」

言外之意,就是邵大少爺跪不了多久,就會自己起來。

孫知府無話可說,他進來時,邵大少爺就扛不住了。

他也是怕他一再丟臉,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幫他求情的。

可是安容明說了,她軟硬不吃。

正說著呢,丫鬟就進來道,「少奶奶,邵太太扶著邵大少爺走了。」

孫知府臉頓時掛不住了。

更讓他臉色掛不住的還在後面,小廝進來道,「知府大人,邵太太催你回去升堂問案,她和邵大少爺要自首。」

聽到前一半,孫知府氣煞了,他在這裡幫邵家求情,她卻催他回去升堂問案,簡直不知好歹!

可是聽到後面,孫知府又忍不住贊了一聲:高!

孫知府看著安容,笑道,「這回,邵家是真的知道錯了,要跟本官自首,本官這就回去審理此案。」

說著,孫知府就跟安容幾個告辭,然後匆匆忙走了。

崔堯打了玉扇道,「能想到自首這樣的法子,不得不說,邵家夠聰明。」

蕭遷也笑了,「調戲良家婦女,依照大周律法,不過是杖責五十,在監牢里關押一月,他又是自首,認錯態度極好,責罰可免去一半,可比跪在那裡好。」

蕭錦兒也在笑,「而且,邵家是自首,懷州人人都知道,邵大少爺調戲過大嫂,這醜事,會傳遍整個大周,若是大嫂顧忌,這會兒應該要攔住邵家母子了。」

安容也是一臉笑容,「邵家私了在前,我卻狠心要邵大少爺跪著,邵家見我不原諒他們,主動自首,以求心安。」

桌子上,幾人都在笑,都在端茶輕啜。

雲淡風輕的,像是在談論別人的事似地。

可是蕭家下人知道,邵家要完了。

邵家夠聰明,可惜,聰明反被聰明誤。

孫知府出了屋,他一直回頭,想著什麼時候安容他們反應過來,請他回去。

可是等他出了客棧,都沒人出來。

回了府衙,邵太太鳴鼓,孫知府不得不秉公辦理。

安容險些被邵大少爺調戲的事,也鬧得人盡皆知。

不過後果很明顯。

邵家在懷州的生意,從生意興隆,一天之間,就變得生意慘淡。

到這時,邵家才知道自己犯了多麼愚蠢的錯誤。

可惜,無可挽回了。

第二天,一堆人上府衙敲鳴冤鼓。

有被邵家霸佔了良田的,有被邵大少爺調戲過的,有被邵家下人毆打過,甚至被打死的……

孫知府在府衙審了一天的案子。

數罪併罰,邵大少爺得在大牢里呆三年,板子更不知道要挨多少。

此乃后話,暫且不提。

孫知府審理邵大少爺自首一案,有丫鬟過去圍觀。

回來稟告了邵大少爺被罰一事,又說起另外一件事,「溫家報案,說是從隨州回懷州的商船,沒能及時停岸,溫家派人去查,說是商船半道被人劫持,去赤城了,溫家懷疑是東延暗衛。」

蕭遷眉頭皺緊,「官府派兵看守各個碼頭,還有暗衛把守,怎麼還會讓東延暗衛鑽了空子?」

安容則冷笑道,「謝明做事穩重,他不可能乘坐幾條小船,就敢從懷州去赤城,顯然是知道溫家有商船回懷州。」

蕭遷看著安容,「你是說,溫家是幫凶?」

安容搖頭,「不確定,直覺告訴我這應該不是巧合。」

蕭錦兒就道,「不管是不是巧合,雪兒被帶去赤城了,我們得趕緊去追。」

安容沒有起身,反倒坐下了,她道,「東延暗衛讓我去赤城交換雪兒,我敢打賭,等我到了赤城,他們會要我去朔州交換雪兒。」

蕭遷眉頭皺緊,也坐了下來,道,「他們是要拿雪兒做誘餌,引大嫂去邊關?」

「估計是怕我再逃一回吧,下一回,可沒有雪兒給他們做誘餌了。」

只要蕭雪兒在他們手裡,他們就有籌碼,根本不用擔心安容不順從。

可是在赤城做了交換,蕭雪兒交給了暗衛,他們不可能再奪回來,要是安容再逃一回,想再抓安容,可能嗎?

而且,暗衛這麼做,安容想,估計是東延給他們的時間不夠了,被蕭國公府的暗衛一再追殺,損兵折將不說,還寸步難行。

這裡面的緣故,當然不是安容想透的。

她根本猜不出來,東延暗衛要她去赤城的原因。

安容問了蕭湛。

這是蕭湛的猜測。

蕭湛更告訴了安容接下來該怎麼做。

讓丫鬟易容成安容的模樣,帶著暗衛坐船追去赤城,務必不露破綻。

她則易容跟著送嫁隊伍去冀州。

為了易容的像,不露絲毫馬腳。

在出發前,安容泡了葯浴,換了衣裳。

等她出房間時,簡直叫人跌掉下巴。

眼前的安容,皮膚泛黃,面容勉強算得上清秀,丟在大街上,就是個不起眼的路人。

蕭錦兒不解了,「大嫂,皮膚也能易容?」

安容笑道,「之前易容,手和脖子是最大的破綻,我用藥浴改了膚色,等再泡一回葯浴,就又變回原來的膚色了。」

蕭遷就說了一句話,「大嫂,你這樣子,像極了丫鬟,我都想叫你給我倒杯茶了。」。xh211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零七章嫁禍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零九章戰馬(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