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零五章遷都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03日 11:51 [字數] 523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整條街瞬間亂成一團。

蘇君澤抱著安容,吩咐官兵道,「抓捕刺客1

柳師爺趕緊道,「還不快去追1

那些官兵趕緊朝酒樓跑去。

安容頭暈的厲害,被蘇君澤抱著,都反應不過來。

反倒是柳師爺急道,「世子爺,你受傷了?」

蘇君澤搖頭,「不礙事。」

難得抱著安容,他捨不得鬆開。

這會兒,安容才好了些,努力推開蘇君澤。

蘇君澤臉色微微白,不知道是受傷的緣故,還是安容太生疏的緣故。

柳師爺在一旁抹額頭。

邵家這回估計是踢到鐵板了,這女人其貌不揚,卻是東欽侯世子的心尖兒啊,而且,她還對東欽侯世子不屑一顧!

這女人到底是誰啊?!

想到什麼,柳師爺的臉刷的一白。

不,不是吧?

她不會就是蕭國公府被綁架的表少奶奶吧?!

越想,柳師爺的背脊越是發涼。

安容掙脫開蘇君澤,她聽到柳師爺說蘇君澤受傷了,應該是後背受傷了。

安容側身一看。

蘇君澤的右肩上,正插著只短箭。

安容的心底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鼻子泛酸。

她腦子裡閃過前世蘇君澤抱著清顏離開,她捂著肚子叫疼的畫面。

而眼前的蘇君澤,卻為了救她,中了一箭。臉色蒼白。

安容不知道該說什麼,該做什麼了。

她想君澤,可偏偏遇上,還剪不斷理還亂,欠了人家一命。

她說過,這一世,就是這一世。

與前世再無瓜葛。

安容捏了捏拳,記下蘇君澤的救命之恩。

安容見前面有藥鋪,便扶著蘇君澤道,「去藥鋪。我幫你治傷。」

柳師爺就站在一旁。見安容扶的艱難,也不敢搭把手。

到了藥鋪,柳師爺趕緊叫小廝過來幫忙。

安容撕開蘇君澤的衣裳,用酒精消毒后。幫他把箭拔出來。幸好。箭上沒有毒。

沒有傷到骨頭,就傷的不重。

可惜安容身邊沒帶葯,只能用藥鋪子里的葯了。不然能好的快一些。

等回頭,讓暗衛去凌家拿包袱,再送給他就是了。

安容包紮的很認真,蘇君澤看的有些呆了。

他眼前有些模糊,他好像在夢裡相似的場景,有人幫他包紮傷口,只是記得有些模糊。

蘇君澤問道,「之前,你是不是幫我包紮過手?」

有外人在,蘇君澤不敢說前世,太過駭人聽聞了。

安容的手滯住,她抬眸看著蘇君澤,那滿是柔情的眸光,安容赫然一笑,「你不必問我,遲早你會清楚的。」

有些事,不是她做的,她不會承認。

可惜,她否認,他又不會信。

所以安容乾脆不回答,不否認,讓蘇君澤自己去尋覓答案。

她之前還懷疑,蘇君澤只能夢到她和他的前世。

誰想到不是。

蘇君澤見安容避開談前世,他也不說什麼了,只問道,「東延刺客綁架了你,你是怎麼逃出來的?還有,方才那刺客也是東延的?」

安容言簡意賅的說了兩句,至於方才要殺她的刺客,安容擰了眉頭道,「應該不是東延暗衛。」

謝明說過,他的任務是活著把安容帶去見他主人。

他只保證她的死活,不會管她腹中胎兒。

而且,她之前已經被綁架了,謝明有無數的機會殺她,可是他沒有。

「那會是誰?」蘇君澤不解道。

安容搖頭,她也不知道。

她眸底泛苦。

還以為到了懷州,能逃開隨州的東延暗衛,誰想到,這個火坑更大。

不但有想綁架她的東延暗衛,還有一撥想要她命的人!

她總覺得待在藥鋪,身邊就一個師爺,還不是什麼好人,再加上受傷的蘇君澤,就跟一群待宰的羔羊一般。

可是,她要去哪兒呢?

回凌家?

要是把東延暗衛引去了,只怕一個凌家都不夠他們殺的。

安容想到蕭雪兒,問道,「雪兒是不是被綁架到了懷州?」

蘇君澤點點頭,「他們綁架了雪兒,轉移蕭國公府的視線,可是國公府的暗衛追的他們毫無喘息的機會,他們不敢放了雪兒,一旦沒有人質,他們插翅也難逃出京都,他們一路拿雪兒當人質,被國公府暗衛追到了懷州,前些時候,懷州的船被燒,沒有商船前行,他們就帶著雪兒東躲西藏,今兒有船了,國公府暗衛把守著船,他們根本逃不了。」

說著,蘇君澤笑了,「要不是東延暗衛放火燒船,將他們堵在了這裡,估計他們能把雪兒帶去東延。」

豬一樣的隊友,說的當真是不假。

不過,也不怪那些燒船暗衛,他們雖然都是東延暗衛,可是執行的任務不同,只要完成自己的任務就行了,哪管其他人啊?

蘇君澤還說了另外一件事。

就是東延暗衛放火燒船的時候,剛好瑞親王也在船上。

當然了,瑞親王肯定沒事。

不過瑞親王或許是東延暗衛燒船的原因之一。

可憐瑞親王奉命出來追查東延縱火犯,結果還沒去找人家,人家已經到他眼皮子底下來燒他了。

安容聽得愣愣的,「你是說瑞親王也在懷州?」

蘇君澤點頭,「不但瑞親王在,還有……。」

話還沒說完,就聽門外有喚聲傳來,「大嫂?」

安容瞥頭,就見到蕭遷走過來。

安容愣住了。

她不但看到了蕭遷。她還看到了瑞親王世子。

安容怔了一下,就反應過來了,蕭雪兒可是蕭遷的胞妹。

她被敵人綁架了,他能不心急出來找才怪呢。

只是,他出來了,那寧纖柔怎麼辦?

對了,她差點忘記了,「那天花轎著火,纖柔怎麼樣?」

蕭遷忙道,「火及時撲滅了。她沒事。」

安容就放心了。

要不是為了綁架她。東延暗衛也不會想出那麼多招數來,誤傷她人。

要是寧纖柔為此受傷,哪怕能治好,她也心愧不安。

「那你們拜堂了嗎?」安容又問。

蕭遷臉紅。

別說拜堂了。連洞房都洞過了好么!

不行完禮。娘親壓根就不許他出國公府大門。

他拿雪兒做借口。可惜沒用。

蕭大太太說,國公府的暗衛救雪兒足夠了,不少他一個。

蕭遷還能說什麼。寧纖柔娶都娶了,能幹晾著一輩子不搭理,不同房嗎?

早同房是同房,晚同房也是同房。

蕭遷就認命了。

而且他是和寧纖柔正兒八經的敬了長輩茶,又陪著她回了寧家,從寧家吃了回門飯,他才能快馬加鞭追著暗衛出京的。

等安容問完,就輪到蕭遷問她了。

聽安容說她是從隨州過來的,蕭遷就兩眼直翻,瞪了瑞親王世子了。

瑞親王世子一臉無奈,「我不知道敵人會那麼的狡猾。」

當初出京,在第一個岔路口。

蕭遷就覺得,他們應該兵分兩路追。

綁架安容和綁架蕭雪兒的東延暗衛可能會在什麼地方匯合,但肯定不會跑一條路。

要是那樣的話,當初何不一起走?

蕭遷提議可以朝北烈方向追去,瑞親王世子覺得綁架了安容,肯定直接回東延,繞路去北烈做什麼?

然後就把蕭遷拉著朝東延方向走。

蕭遷也是意志不夠堅定,就聽了。

這會兒,蕭遷覺得,蕭老國公對他的評價是對的,聰慧有餘,果敢不足,耳根子有些軟,能聽的進話,可是有時候,不能夠堅持己見。

耳根子軟,是遺傳了蕭大太太。

所以蕭老國公不讓蕭遷跟著蕭湛。

蕭湛完全可以獨擋一面了,蕭遷跟著蕭湛,得不到歷練。

畢竟是兄弟,打小一起長大的,蕭遷果敢不足,蕭湛能打他嗎,能罵他嗎?

不能。

只能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自己來了。

連軒就不同了。

他打小就有主見,耳根子不是軟,那是石頭做的,油鹽不進。

至於說主意,連軒從來不缺,雖然都是餿主意,只要管用,不把自己禍害了,也就成了。

再加上,他比較聽蕭湛的話,交給蕭湛管最合適。

要是跟著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他們兩個也不用打仗了,打打連軒就夠了……

不過,蕭遷沒想到,安容居然能自己逃出來,還學會了易容術。

只是這臉,怎麼看著這麼的彆扭呢。

瑞親王世子看了看蘇君澤的傷,道,「明兒,你與我父王一同回京吧。」

蘇君澤一愣,「回京?王爺不是要奉命追殺縱火犯嗎,怎麼又要回京了,縱火犯抓到了?」

瑞親王世子搖頭,「沒有抓到,縱火犯和綁架暗衛已經混在一起了,要抓也是一起抓,再加上,那些人不會在放火了。」

安容眉頭一挑,「他們一路從棉城燒到懷州,會就此罷手嗎?」

蕭遷點頭一笑道,「不是他們要罷手的,是不得不罷手,再不罷手,連軒能把東延京都給燒個底朝天了。」

安容聽呆了。

「相公讓連軒去東延,是要他去放火?」安容輕聲問道。

她雖然日日能看到蕭湛,卻是不知道連軒是肩負了這麼重的任務去的東延。

蕭遷笑道,「可不是,軒弟就帶了幾個暗衛,就把東延皇宮給燒了一半,還有那些大臣的府邸,幾乎每天都會燒掉幾家,鬧的東延是人心惶惶,而且聽說軒弟一支箭射到皇宮大門上,說東延暗衛燒我大周一家商鋪,他就燒東延大臣府邸一座,什麼時候東延罷手了,他就罷手,不信咱就玩,看誰手段更狠。」

連軒不燒尋常百姓,他這人出了名的,柿子喜歡挑硬的捏,捏軟的沒意思。

那些大臣怕被燒啊,這不就求東延皇帝。

東延皇帝氣個半死,卻又拿連軒沒輒。

連軒的易容術出神入化,裝誰像誰,尤其是當初在皇宮,把他打的皮開肉綻,就是現在好了,偶爾想起來,也會隱隱做疼。

可是抓不到他有什麼辦法?

指不定他從身邊過,都沒辦法逮住他。

東延皇帝甚至對身邊伺候的人都防備又防備,生怕是連軒易容的。

「大哥讓軒弟去了東延京都一趟,然後……東延就遷都了。」

蕭遷有些醉了。

軒弟的破壞力,果然是大周第一。

安容,「……。」

安容有些相信,連軒來到這世上的使命就是禍害別人了。

蘇君澤坐在那裡,不滿道,「我受了傷,怎麼送王爺回京啊,你才是瑞親王世子,你送你父王回去。」

瑞親王世子搖頭,「我已經和父王說好了,我要去應城幫蕭湛。」

蘇君澤臉有些黑,「那我也要去應城。」

蕭遷眸光落到蘇君澤肩膀上,得知他才救了安容一命,有些話不好說出口。

我大哥看見你心會堵啊,你還是別去邊關比較好。

他這樣想,蘇君澤又看著他了,「要不你送王爺回去?你才娶妻,總不能冷落了她。」

蕭遷臉一紅,瞪了蘇君澤道,「我出來是救雪兒的,如今她還在敵人手裡,我怎麼能回去?」

三人推脫來,推脫去。

安容瞧了好笑。

要是瑞親王知道自己被嫌棄了,估計會氣的夠嗆。

最後蕭遷逃了,帶著安容一起,「錦兒和崔堯就住在前面的同源客棧,估計明兒能啟程去冀州。」

安容微微驚詫,沒想到蕭錦兒和崔堯也在懷州。

不過想想也是。

他們就算坐馬車,速度也不會快到哪裡去,有人迎親,吹吹打打一個月才娶進門的都有呢。

不過在懷州耽擱了兩天,估計要錯過選定的吉日了。

蕭遷讓瑞親王世子送蘇君澤。

他帶著安容去找蕭錦兒。

出藥鋪的時候,趙成就帶了七八名暗衛過來了。

有些暗衛身上還有傷。

安容讓他們去上藥,然後問趙成,「雪兒還沒救出來?」

趙成很無奈,「他們刀架在八姑娘的脖子上,屬下們根本不敢輕舉妄動。」

安容低斂眉頭,「是我連累了雪兒。」

蕭遷則道,「應該是蕭國公府連累了你。」

安容做了那麼多年武安侯府四姑娘,都沒被綁架,邊關一打仗,她就危險了。

不是因為蕭湛,就是因為蕭家木鐲。

總歸逃不過這兩個緣故。

安容也不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麼要綁架她,她道,「雪兒是他們的護身符,雪兒要是有什麼萬一,他們不可能活著離開大周,況且,他們的目的在我。」

蕭遷聽得一愣,半晌才明白安容話里的意思。

「你要拿你去換雪兒?」蕭遷問道。

安容望著蕭遷,道,「雖然雪兒沒有性命之憂,可她才六歲,一路受驚,我怕會給她留下陰影。」

蕭遷就道,「大嫂,你放心,雪兒雖然才六歲,天真浪漫,可蕭國公府的女兒,沒你想象的那麼脆弱。」

「可她到底只有六歲。」

不論安容怎麼說,蕭遷就是不同意,「祖父和父親要是知道我拿你換雪兒,非得宰了我不可。」

ps:oo。。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零四章脫身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零六章奢侈(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