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零四章脫身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02日 11:33 [字數] 513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覺得她沒有聽錯,世上也沒有這麼多巧合的事。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那就是蕭雪兒的聲音!

謝明騙了她,東延暗衛不只是借蕭雪兒轉移蕭國公府暗衛的視線,他們就是綁架了蕭雪兒!

站在船頭,安容翹首以盼。

可是易容過後的她,蕭國公府的暗衛哪裡認得出來?

更何況人家已經走了。

不知不覺,船已經到了岸邊。

碧春輕聲催安容道,「少奶奶,我們該下船了。」

下了船,邵太太就催安容要解藥了。

之前有言在先,加上安容不願意再多生事端,就把解藥丟給了邵太太。

邵太太朝安容哼了一聲,又冷冷的瞥了凌太太一眼,轉身走了。

凌太太苦笑一聲,她算是把邵家給得罪死了。

那邊,凌家下人趕緊牽了馬車過來,道,「太太,你們總算是回來了,老爺和老夫人等的快發火了。」

今兒是凌老夫人的壽辰,當家主母卻不在,不怪他們發火生氣。

凌太太忍不住想揉太陽穴了,她望著安容,道,「還請少奶奶先在凌家住下,容我準備馬車再送你……。」

安容苦笑一聲,她看了眼那凌亂的商船,道,「我估計要在懷州多住兩日了。」

凌太太是通透人,她一見安容這神情,就知道方才的鬥毆與她有關。

不過安容要在凌家多住幾日,她高興還來不及呢。

蕭國公府表少奶奶能在凌家下榻,那是凌家的福分。

一行人,上了馬車,朝凌家直奔而去。

凌府。

闊綽氣派。門口兩隻大石獅子威武霸氣,上面系了紅綢,霸氣中又平添了幾分喜氣。

進府之前,凌太太叮囑凌雲道,「一會兒老夫人要是訓斥你,千萬不要回嘴,記住沒有。」

凌雲很不甘心。他趁機提條件道。「那我要去應城1

凌太太怎麼可能答應他去應城呢,應城是邊關亂地啊,「不行。我可以許你去京都。」

安容知道凌雲是要送她去應城,這份心意她領了,笑道,「等我回京。你來京都尋我也是一樣的。」

「那要等好久,」凌雲有些不同意。

可是不同意也不行。凌太太不許,他沒輒。

此時,已經過了午時了。

凌家在懷州,家世地位不差。除了知府和溫家,就屬凌家了,從底蘊上看。邵家可是要差遠了,可是背靠大樹好乘涼。硬生生的壓了凌家好幾頭,這是沒辦法的事。

來給凌老夫人賀壽的人很多,觥籌交錯,歡笑連連。

一堆人瞧見凌太太走進來,都很詫異。

不少人眼睛都盯著凌風看,還竊竊私語。

凌大少爺可是懷州出了名的病秧子,藥罐子。

更是因為身子差,四處求醫,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葯,更有傳言,說他會命不久矣。

可是今兒一看,氣色雖然差了些,卻也沒有給人以人之將死的感覺。

他們對凌大少爺了解的不多,可是凌家下人看到凌風,簡直是驚奇。

大少爺出門一趟,簡直是脫胎換骨了啊!

出門前,凌風是小廝扶著走的,回來可是自己走回來的。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凌家二少爺凌瑞正在陪客人飲酒,見到凌風走回來,直接站了起來,有些不敢置信,「大哥,你好了?」

凌風溫文爾雅,點頭道,「尚未痊癒,不過也好了七八成了。」

凌雲就沒好氣了,「還多虧了二哥呢,你要不說隨州有神醫,娘還不會帶大哥去。」

凌瑞呼吸一窒,很快又笑了,「是大哥的福氣到了。」

凌雲從鼻子里輕哼一聲,沒再說什麼。

但是安容聽出來點苗頭。

凌家二少爺乃庶出,她姨娘是凌老夫人的替身丫鬟,甚是得她歡心。

不過命薄的很,生孩子難產死了。

凌二少爺出生喪母,實在可憐,他姨娘臨死前就求老夫人,說凌太太要照顧大少爺,她不能拖累她,希望這孩子老夫人能多照看一二。

老夫人能不答應嗎?

凌二少爺是老夫人養大的,老夫人很是疼他,加上凌大少爺又病歪歪的,她就更喜歡凌二少爺了。

孩子,誰養大的誰疼。

老夫人偏疼凌二少爺,有時候為了他還呵斥凌雲,凌太太也會不滿凌老夫人寵庶輕嫡。

有了凌老夫人的疼愛,在加上大哥是病秧子,凌雲又小很多,凌二少爺對凌家家主的位置可是志在必得。

可是凌太太總要為自己兒子考慮。

重要的場合,她會要求凌大少爺露面,凌大少爺不行,還有凌雲,他只能做陪襯。

可要是凌太太不在,可就沒人能阻止他了。

這不,凌二少爺就耍了個小心眼。

利用凌雲把凌太太騙到隨州去了,凌雲小,加上凌二少爺又說的有鼻子有眼,他就信了。

當時凌二少爺和貼身小廝在花園說話,小廝回道,「二少爺,聽說隨州來了位神醫,醫術極高,可就是性子傲了些,輕易不出診,這事要不要告訴太太,讓太太帶大少爺去?」

凌二少爺當時回道,「得了吧,我這會兒去告訴她,沒得以為我存了心的支開她,她又是當家主母,她帶大哥去隨州了,祖母的壽宴怎麼辦?再說了,我說的話,她幾時信過,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我吃飽了撐的慌才幹1

「這事不要再提了,免得分太太的心,把老夫人的壽宴辦砸了,等壽宴過後,再說不遲。」

小廝連連點頭,「那到時候大夫走了怎麼辦?」

「走了?那不更好?」

凌雲當時沒氣的要衝出去。

這番話,在凌雲耳朵里,就是凌二少爺盼著他大哥早死。明明知道有神醫,卻隱瞞不報。

還好大哥福澤深厚,讓他聽見了。

凌雲就告訴凌太太了,他沒敢說是偷聽凌二少爺說的,只說是外面人傳的。

凌太太當時就坐不住了,權衡了許久,還是決定帶凌大少爺去隨州。

可是隨州去了。神醫卻沒見到。

更沒聽到什麼神醫治了什麼疑難雜症的事。不過既然來了,還是多看了幾個大夫。

後來,凌雲不小心說漏了嘴。凌太太才知道,他們母子三人是被騙了,可是等他們要趕回凌家時,船又出事了。

凌雲因為撒謊。心情不好,才到湖邊丟石子。遇到了安容。

只能說,冥冥之中,上天總是眷顧好人的。

至於凌二少爺心裡的窩囊氣,從隱隱發青的額頭就能看出一二了。

凌老爺瞧見自己的嫡子身子大好。不多久就能復原,那高興的,也就不計較凌太太帶凌風去求醫。丟了老夫人壽宴沒辦的事了。

凌太太也很會說話,見了凌老爺就賠禮道。「是我心急,怕大夫走了,錯過給風兒看病,才推了老夫人壽宴的事,也幸虧老夫人體諒,把風兒的身子看的比她壽宴重要……還好,壽宴辦的不錯,我和風兒也趕回來的及時,明年,咱們再給老夫人辦一個更隆重的。」

凌雲撇嘴,娘真是,撒起慌來,眼睛都不眨一下。

老夫人明明不樂意娘親帶大哥去隨州的好么!

不過凌太太當眾這麼說了,瞬間老夫人在賓客心目中的形象就慈藹了起來,老夫人要是再怪罪凌太太,可就說不過去了。

等外面人誇老夫人,誇的凌老夫人心裡舒坦了。

凌太太才帶著凌風和凌雲進去給她祝壽。

凌老夫人還一臉慈愛道,「身子骨好了就好,到底是我凌家嫡長子,往後可要撐起凌家的門面來,趕明兒給列祖列宗上個香,告謝祖宗們的庇佑。」

凌太太無不稱是。

至於安容,站在一旁,凌太太也沒叫她給凌老夫人祝壽,安容也沒有主動賀壽。

祝壽是要送上賀禮的。

她沒有準備,貿然祝壽,那是失禮。

還有,安容不想招搖,惹人注意。

不過,有些時候,不是安容想不招搖,就能不招搖的。

這不,凌二少爺見了安容,就主動問道,「這位姑娘是?」

凌雲就道,「她是蕭姐姐,就是她叔父救了我大哥,她叔父有急事要離開隨州一段時間,把她留著隨州不放心,娘親見她喜歡,邀請她來府里小住幾日,等她叔父來給大哥看可痊癒了,順帶接她走。」

凌二少爺就笑了,「那她也算的上是大哥的救命恩人了。」

什麼叫算得上是,明明就是好吧!

凌雲不搭理他。

凌老爺就高興道,「那可別慢待了蕭姑娘,把綠蘿苑收拾出來給蕭姑娘祝」

知道安容身懷有孕,有坐了幾天的船,肯定疲乏了。

凌太太趕緊叫碧春帶她去歇息。

她則留下來招呼賓客。

安容去綠蘿苑的時候,丫鬟已經把院子收拾妥了。

床褥什麼的煥然一新。

不過安容顧不得這些,她朝碧春招招手。

碧春睜大眼睛看著安容。

別說,那一瞬間,安容差點恍了眼睛,她差點把碧春當成是芍藥了,尤其是她睜大眼睛的樣子。

安容拜託碧春一件事。

在船上,蕭湛就知道安容要去懷州。

他告訴了安容怎麼聯繫蕭國公府的暗衛。

安容要碧春去告訴暗衛一聲,她在凌家。

碧春不敢耽擱,趕緊出去辦事。

凌家派了四個丫鬟來伺候她,問道,「姑娘要不要泡個澡,再睡?」

安容便笑道,「那就麻煩了。」

浴桶里,灑了花瓣,清香四溢。

安容泡在水裡,舒服的她直哼哼。

疲乏的她,直接睡著了。

安容是被丫鬟喚醒的,不是提醒她添水,去小榻上歇息。

而是告訴她,知府派了官兵要來抓她。

一句話,把安容怔呆了,「抓我?什麼理由?」

丫鬟回道,「說是姑娘你毒害邵二少爺,要帶回去審問,前院太太攔著,要不然官差要來小院了。」

安容也不泡澡了,趕緊起來。

兩刻鐘后,安容又出現在凌家正堂。

原本凌老夫人就看安容的眼神不善,這回就更加不善了,不過當著許多賓客在,倒是一句話沒說。

安容邁步進屋,屋內的官兵就道,「抓起來1

凌太太眉頭輕擰,「柳師爺,知府大人怎麼能聽一面之詞就上我凌府抓人?」

柳師爺笑道,「我也是聽知府的話辦案,凌太太放心,她既是你凌家的恩人,凌家的薄面,知府大人會賣兩分的。」

說完,他就擺手道,「帶走1

那些官兵還真是不客氣,摁了安容就走。

凌太太急的,趕緊攔過來,「你不能帶她走1

柳師爺眉頭一皺,「凌太太,你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凌太太也看著柳師爺,「柳師爺,你今兒要真帶走了她,敬酒不吃吃罰酒的可不會是我凌家。」

柳師爺仰天一笑,「難不成會是我,還是知府大人?」

凌太太想泄露安容的身份,可是安容給她使了眼色。

凌太太就不敢泄露了,一路送安容到凌府大門。

眼見著安容被帶走,凌太太吩咐總管趕緊跟著。

就這樣,安容一路被押著走。

走了好一會兒,安容就瞧見了被燒毀的商鋪,多看了兩眼,就被人推肩膀。

遠處,有一男子騎馬過來。

男子俊朗如玉,神情溫和,他騎馬路過時,安容多看了他兩眼。

蘇君澤怎麼來懷州了?

安容沒想喊他,只要碧春把帕子送到,蕭國公府的暗衛肯定回來救她的,應該要不了多久的。

可是蘇君澤路過安容后,眉頭皺了一皺。

那雙眼睛,清澈明凈,似曾相識。

他回頭看了一眼。

身姿也熟悉,還有微微隆起的小腹。

蘇君澤眼神滯了下。

他掉轉馬頭,又回來了,問柳師爺,「她是誰?」

柳師爺找見到蘇君澤了,只是蘇君澤騎馬,他不敢貿貿然打招呼,他高攀不起。

這會兒蘇君澤問話,柳師爺忙道,「她是誰,還不清楚,只知道她叫蕭容,不過此人心腸歹毒,給邵二少爺下毒,知府大人讓我把她抓了起來。」

柳師爺說了一堆,在蘇君澤耳朵里,就兩個字:蕭容。

就憑這兩個字,還有下毒,蘇君澤就斷定安容的身份了。

只是很痛心。

嫁給蕭湛,就改姓蕭了嗎?

「你寧願被抓,也不叫我救你?就一定要和我撇的一乾二淨嗎?」蘇君澤忍著心痛,問安容道。

安容眸光清淡,猶如月華。

她看了蘇君澤兩眼,道,「我脫身不是難事……。」

蘇君澤眸底沉痛,他不敢看安容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眼神,微微抬眸。

安容則低下眉頭。

不小心看到手腕上的玉鐲,正冒著黑光。

安容心一驚。

有人要殺她!

正這樣想呢,就覺得身子一輕,被人攔腰抱起。

還沒回過神來。

就聽到有人倒地聲,有人叫刺客聲。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零三章解藥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零五章遷都(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