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零二章自保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01日 02:25 [字數] 424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兩眼一翻,凌雲白了安容好幾眼,「本少爺會在乎那一萬兩銀子?都給你1

凌雲的話很霸氣,但眸光卻帶著淡淡的鄙夷。strongstrong

鄙夷完,凌雲又帶了好奇了,「不是說蕭國公府很厲害嗎,怎麼連你一個少奶奶都會被人給綁架了?」

安容臉頰有紅暈,「總有照顧不到的時候。」

凌雲點點頭,對安容怎麼被人綁架的,他並不好奇。

只上下掃視安容,有些不信,「你真的是蕭國公府表少奶奶?」

安容搖頭,「我不是。」

凌雲眼神耷拉了,她明明就是,他為什麼要一而再的確認?

凌雲二話不說,拉了安容就要走。

安容微微怔愣,「你要帶我去哪兒?」

凌雲把安容拉到他房間里,從枕頭底下拿了個小錦盒出來。

他塞給安容道,「這裡面是我存了好些年的銀票。」

安容拿了錦盒,有些不解,「你給我銀票做什麼?」

難道是知道綁架她的人太厲害,凌家怕惹禍上身,又不敢輕易得罪她,所以給錢讓她走。

「你先看看,」凌雲催安容打開錦盒。

安容還真打開了。

裡面銀票有一沓,安容數了下,有差不多三萬兩。

安容上下掃視凌雲,「小小年紀,存的銀票倒是不少。」

凌雲看了錦盒道,「那是自然。這些銀票都是逢年過節長輩們給的,這是我第一次出懷州,平常根本找不到用銀子的地方,都存著呢。」

「然後呢?」安容笑問。

存的那麼辛苦,就這麼都給她了?

凌雲看著安容,眸底有些許乞求之色,「這些錢都給你,等我回了凌家,我派人送你。就是我親自送你去應城都行,我只求你一件事。」

安容把錦盒合上,好奇道,「求我什麼事?」

「救我大哥。」

凌雲說著,直接給安容跪了下來。

安容忙扶起他,「先起來再說。」

凌雲搖頭。眼眶通紅道,「求你救我大哥。」

安容拽他起來,道,「誰告訴你我會醫術的?」

凌雲搖頭道,「你別否認,我知道你會醫術。娘親和大哥這回來隨州,就是聽說隨州來了位大夫。醫術高超,可是那大夫看了我大哥的病後,根本就沒把握能治好,不過大夫說,他見過和我大哥一樣的病症,娘親問是哪位大夫醫治的,那大夫說是武安侯府四姑娘。現在的蕭國公府表少奶奶,也就是你。」

要是換做尋常大夫。哪怕是跋山涉水,凌太太也帶著他大哥去了。

可武安侯府是什麼地方,蕭國公府又是什麼地方,豈是他們想求醫便求醫的?

凌太太覺得希望渺茫,就想著先回懷州再做打算。

可是凌雲今兒去街上閑逛,正好瞧見有人張貼告示。

他聽了兩耳朵,尤其是聽到蕭國公府表少奶奶這幾個字的時候,便趕緊扒拉開人群鑽了進去。

你能想象到凌雲見到告示上張貼著安容的畫像時,那種天下掉餡餅,直接砸他腦門上的震驚和欣喜嗎?

當時,他沒高興的要吼起來。

這不就趕緊往回趕。

又擔心安容會矢口否認,等到無人處,凌雲撕下一張告示,以防安容抵賴。

好吧,安容確實沒法否認。

誰能想到,官府會張貼告示尋她?

不過就算官府張貼了告示,安容也不會去找他們的。

因為安容知道,蕭國公府在隨州的人手不夠,才會要官府幫忙。

她現在躲在凌家,很安全。

出去了,反倒有危險,謝明手底下暗衛不少,隨州還有接應的暗衛,蕭國公府幾個暗衛,根本護不住她不說,只怕還會搭上自己的命。

她好不容易才逃出來啊,可不想在自投羅網了。

安容看著凌雲,眉頭輕挑了一下,他方才說他大哥的病症和京都誰的一樣,被她給治好了?

可她壓根就沒醫治過幾個人啊?

安容問凌雲,「你大哥的病症是什麼樣子的?」

凌雲忙道,「就跟你六妹妹一樣,是胎裡帶出來的弱症,當年我娘懷我大哥的時候,身子骨差,動過胎氣。」

安容點點頭。

凌雲就高興的拉著安容,帶她去給他大哥看玻

臨出門的時候,安容反拽了凌雲的手道,「我也不確定能不能治好你大哥,但我們有言在先,你不得泄露我的身份。」

凌雲望著安容,有些為難道,「我只告訴我娘,她不會告訴旁人的,我可不想凌家不經意慢待了你。」

一想到自己昨晚理直氣壯的要安容給他打洗澡水,凌雲就背脊發麻。

蕭國公府表少奶奶啊!

她娘家是武安侯府,夫家是蕭國公府,夫君更是皇上的義子,而且傳聞是皇上的私生子,又是手握十三萬大軍的大將軍。

他居然有膽量要他懷了身孕的媳婦給他拎洗澡水。

凌雲忙賠禮道歉,「我是不知道你的身份,不知者不為罪。」

安容還能怪罪他?

這不就跟著他到了他大哥凌風的屋內。

還沒進屋,便聞到一股子濃郁的藥味兒,還聽到有連貫的咳嗽聲傳來。

凌風推門進去,正好聽到凌太太的說話聲,「風兒,你身子好些了沒有?」

凌風的說話聲有氣無力,明顯的中氣不足,還有些沙啞,「吃過葯,已經好多了。」

說完,又問道,「還是沒船回懷州嗎?」

凌太太道,「怕是要過兩日。府里有你爹在,我們多在隨州住幾日不礙事。」

凌風搖頭,「可是祖母的壽宴……。」

祖母不喜他身子弱,偏疼庶孫,他們回去晚了,壽宴上沒有當家主母,父親臉上會難看,等他們回去,母親肯定會挨訓斥。

凌太太輕輕一嘆。

凌雲呲牙咧嘴了幾下。方才邁步進去。

先是規矩的請了安,然後把凌太太拉到一旁,低語了幾句。

凌太太身子一怔,「你是說,她是……?」

凌雲拍了胸脯道,「她就是。」

凌太太不敢相信。蕭國公府表少奶奶怎麼會這樣其貌不揚呢?

不過那身天蠶絲的衣裳,還有東珠首飾,以及安容的出手大方,由不得她不信。

凌太太走過來,要給安容福身見禮。

安容忙扶了她道,「凌太太。不必多禮。」

凌太太賠罪道,「是府上慢待少奶奶了。只是我兒的箔…還請少奶奶施救,我就是給您當牛做馬,也心甘情願。」

凌雲見兩人磨蹭,有些著急道,「娘,你別耽誤事啊,先讓她給大哥看病再說。」

凌太太瞪了凌雲好幾眼。方才請安容進內屋。

屋內,碧春在伺候凌大少爺。

見凌太太進來。碧春便站到一旁去了。

等走近了些,安容才瞧見凌大少爺的模樣。

形容消瘦,不過看著還是很俊朗的,有三分像凌太太。

凌大少爺見了安容一點不好奇,府里新來了個丫鬟,還是凌雲帶回來的,丫鬟伺候他時,都告訴他了。

只是他有些好奇,怎麼凌太太把安容帶他屋子裡來了。

尤其是凌太太眸光還很恭敬,親自給安容端了凳來。

安容熟悉沈安溪的病症,但是她不敢隨便的開藥方。

這不,給凌大少爺搭脈了。

等把脈之後,安容幸好沒隨意開藥。

凌大少爺的病可比沈安溪的嚴重的多。

要施針,泡葯裕

泡葯浴倒是好說,可是施針……她還不熟悉埃

上回在街上救那懷了身孕的夫人,那是時間緊迫,由不得她多想。

可是要凌家另外找大夫,安容又猶豫了。

她怕萬一走漏風聲,會被謝明他們找到,只能自己來了。

安容起身道,「大少爺的病症有些嚴重,需要先泡葯浴施針治療三日,我先開藥方,讓丫鬟把葯抓回來先。」

凌太太連連點頭,忙吩咐丫鬟拿筆墨紙硯來。

安容這才注意到,屋子裡有不少的書。

安容心道,是不是病久了的人,都喜歡看書?

六妹妹以前就是,不過病好之後,就一改之前的性子,沒怎麼看書了。

安容寫了藥方,凌太太趕緊吩咐碧春去抓藥。

藥鋪離的不遠,一刻鐘的樣子,碧春就抓了葯回來。

廚房早將熱水準備上了。

丫鬟幫凌大少爺脫了衣裳,扶著他進了浸滿藥材的浴桶中,安容站在一旁,滿臉通紅,不好意思的低頭挑銀針。

安容眼睛時不時的瞟兩下,心道,蕭湛這會兒應該忙著軍務,不會看到她吧?

要是叫他瞧見了,非得氣壞了不可。

此刻。

軍營,大帳內。

蕭湛將這一幕看的是清清楚楚。

他的臉漆黑如墨,額頭有青筋暴起。

當初,他連她幫柳大夫寫治療不舉的書,他都不許。

她倒好,居然還大著膽子幫別人施針!

尤其是見安容的手搭在人家肩膀上,睜大眼睛找穴位,一雙手摸來摸去,鬧得凌大少爺臉紅脖子粗。

蕭湛的臉黑的可以滴墨了,就跟暴風雨前夕的天空,陰沉沉的。

不過,一會兒,蕭湛的臉色又好轉了一些。

因為安容一邊扎針,一邊咕嚕。

「我相公比你好看。」

「我相公比你身子結實。」

「我相公比你……。」

一番話,說的凌大少爺不知道說什麼好。

凌雲站在一旁,不滿道,「有你這麼打擊我大哥的嗎?」

雖然你說的都是大實話,可我大哥病了許久,怎麼跟蕭表少爺相提並論?

安容瞥了他一眼,有些無奈道,「你不懂,我這是在自保,我不能救了人,把我自己搭進去啊,你們當我什麼也沒說好了,凌大少爺,對不住啊,我不是存心說你不好。」

凌大少爺搖頭,「無礙。」

然後,安容每扎一針,就誇蕭湛一句。

本來蕭湛還很高興,誰想聽到那句自保,他還能高興才怪了。

這女人,明知道不能做,還偏要做。

做了,還想欲蓋彌彰的忽悠他!

這還是顧忌到他能看到,要是看不到,還不知道她能做出什麼大膽的事來#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

手機請訪問:m..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零一章賞銀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零三章解藥(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