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零一章賞銀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31日 17:13 [字數] 53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凌家不是什麼挾門』小戶,她們就算是粗使婆子,也是見過好東西,有幾分眼裡介的。om.訪問:.。

安容的手鐲,一看就是個好東西。

凌府的下人,就是太太貼身伺候的碧『春』,伺候太太一輩子只怕也買不起這樣一隻『玉』鐲。

如今卻穩穩噹噹的戴在安容的手腕上。

還有安容柔嫩的皮膚,嬌弱無力的身子,還有周身那一股子掩蓋不住的貴氣,兩婆子見的是面面相覷。

兩婆子不敢貿貿然說什麼,兩雙眼睛把安容從頭掃到尾,最後眸光在安容小腹上頓了一會兒。

那小腹隆起的有些不尋常,和安容的身姿有些不勻稱。

她們都是過來人,經歷過也見多了。

安容那明顯就是有了身孕啊!

兩婆子淡定不了了,府里丫鬟懷了身孕,除非懷的是主子的骨『肉』,其他的,要麼杖斃,要麼發賣啊!

三少爺買了一個懷了身孕的丫鬟回來,這叫什麼事啊?

兩婆子互望一眼,其一婆子點點頭,邁步出了府。

可憐安容磨磨蹭蹭,一桶水還沒有抬出廚房,碧『春』就『陰』著一張臉進來了,「碧容,你過來,我有話問你。」

要不是安容是看著碧『春』說話的,她估計還真想不起來碧容喊的是她。

安容鬆了拎木桶的手,上前走了兩步,問道,「怎麼了?」

碧『春』也不客氣,一把抓了安容的手。將袖子擄了上去,問道,「你這『玉』鐲哪裡來的?」

安容瞬間頭疼了。

「這『玉』鐲我家祖傳之物,有問題嗎?」安容隨口反問。

她有錢,但是她喜歡做丫鬟不行嗎?

一句話,問的碧『春』有些獃滯。

「沒問題嗎?」她反問,「就憑這隻『玉』鐲,你就可以一輩子吃穿不愁,你為什麼要來凌家做丫鬟?1

安容有些無力。左右她也做不來丫鬟,有些事乾脆說白了好。

可是不等她說話,碧『春』就道,「太太要見你。」

說完,碧『春』轉身便走。

安容就跟著她去了正屋。

安容剛邁步進正屋,就遠遠的瞧見凌太太坐在那裡。眉頭輕皺。

她身側的桌子上擺著一個包袱,甚是眼熟。

安容眉頭皺緊,有些不悅,那是她的包袱,未經允許,怎麼能隨意翻動呢?

安容忘記了。她現在是凌家的丫鬟,主子翻丫鬟的東西。那是再合情合理不過的事了。

碧『春』上前,福了福身子,就站到凌太太身邊了。

安容上前福身見禮。

凌太太上下掃了安容兩眼后,指了桌子上的包袱道,「這些東西都是你的?」

「是我的,」安容爽快的承認道。

凌太太『摸』著安容的裙裳,語氣平緩道。「這衣裳是天蠶絲的,首飾是『玉』錦閣的。就連上面的珍珠,都是極品東珠,你是何身份,來我凌家有何目的?」

就憑天蠶絲的裙裳,凌太太就敢篤定安容身份高貴,不是她凌家得罪的起的,當然了,前提這些東西確定是安容的才行。

可不是安容說是她的就是她的。

安容還未回答凌太太,那邊丫鬟就喊了凌雲來。

凌雲進來,就皺眉道,「娘,你怎麼跟審問犯人似的啊?」

凌太太瞪了凌雲一眼,真是不懂事,什麼人都往家裡領,誰知道她是什麼人啊,稍有不慎,可就是『性』命攸關的事,豈能馬虎。

凌太太沒再問安容,而是問凌雲,「你是怎麼認得她的?」

說著,凌太太又補充了一句,「你答應過娘,不再騙娘,如實說來。」

凌雲瞥了安容一眼,他也不知道安容是誰,怎麼回答娘啊,「她好像被人追,從船上跳下了湖,恰好被我碰到了,我就幫了她一回,她要去懷州,等到了懷州,她就走了。」

碧『春』臉『色』一變,「被人追?不會是偷東西了吧?」

安容一腦『門』的黑線,「我沒有偷東西,我只是被綁架了,趁機逃出來了而已,我怕被他們抓到,身上除了這些東西,又分沒有,不知道夜宿哪兒,才求了三少爺幫忙,帶我去懷州。」

凌太太望著安容,她也不信安容會偷東西。

安容眼神周正,神情從容,一派大家風氣,行不出那小人行徑。

碧『春』就問道,「你要去懷州做什麼?」

被綁架了,應該要回家才對吧?

懷州今兒可沒船到隨州來,顯然不是從懷州來的埃

安容聳肩,「只有去了懷州,我才能去應城。」

「應城?你要去邊關?」凌雲驚詫,「邊關『亂』的很,你去邊關做什麼?」

「找我夫君啊,」安容坦然一笑。

凌太太又看了那包袱兩眼,眉頭皺緊,「懷州離應城有千里之遠,你一個孤弱『女』子,怎麼去應城?」

這一點,安容倒是沒想過。

不過,蕭湛去應城之前,在懷州逗留了幾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

懷城應該有他的人才對。

再者說了,懷城是去東延的必經之路,蕭國公府肯定會派暗衛把守,只要找到暗衛,她去邊關就不成問題了。

當然了,這些話,安容是不會和凌太太說的。

她只苦笑道,「我回家也是孤身一人,去應城也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說著,安容又道了一句,「凌太太放心,我不會給凌家惹禍上身的。」

凌太太望著安容,她笑道,「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也不知道綁架你的人是誰,目的又是為何,如何斷定收留你會不會給我凌家惹禍?」

凌雲一見。就知道他娘不打算收留安容了,那他的易容術豈不是泡湯了,這哪行啊?

凌雲知道她娘心軟,忙央求道,「娘,你看她孤身一人,還被人綁架,多可憐啊,還身無分。咱們就只帶她懷州,不會有事的。」

他都親眼見到她換了一張臉,只要他不說,鬼知道她之前是誰啊?

凌太太被凌雲搖的身子直晃,她道,「萬一出了事可怎麼辦?」

凌雲就道。「沒有萬一1

說著,凌雲就道,「這幾日就留她在小院,不許她出『門』不就成了,等上了船,就到懷州了。」

凌太太想也是。總不至於會有人來搜查。

凌太太就道,「我原是想你給些銀兩。讓你走的,念在三少爺替你說情的份上,我便留你幾日在府里當丫鬟。」

安容連連點頭。

然後,婆子就拆台了,「她當哪『門』子丫鬟啊,連三少爺的洗澡水都拎不動……。」

安容的臉,騰地大紅。

凌雲囧了。虧得她還信誓旦旦要做丫鬟,簡直丟他的臉。

怕凌太太又改主意。凌雲忙道,「我拎,我自己拎。」

凌太太瞪了凌雲好幾眼,方才吩咐婆子道,「把三少爺的洗澡水送他房間去。」

婆子應聲出去。

凌太太又吩咐碧『春』道,「可還有空房間,給她一間。」

就安容這樣,凌太太也不指望她能伺候人了。

碧『春』搖頭,「沒了,要不讓她和奴婢擠一擠?」

凌太太擺擺手,「就這樣吧。」

就這樣,安容解脫了,雖然還是凌家的丫鬟,不過卻不用干粗活了。

出正屋的時候,凌雲還提醒安容道,「你可別忘記答應我的事。」

安容點頭笑道,「放心,不會。」

碧『春』在一旁,聽得直皺眉,她警告安容別出蛾子帶壞三少爺。

安容囧。

碧『春』領著安容去了她的屋子。

屋內,只有一張『床』,不過收拾的『挺』乾淨的。

安容放下包袱,坐了下來,然後就覺得渾身不舒坦了。

她從被綁架起,就沒正兒八經的泡過澡了,看見浴桶,就有些疲乏了。

可是她拎不動洗澡水礙…

安容忙扒拉包袱,拿出一對珍珠耳墜,塞給碧『春』。

可把碧『春』嚇壞了。

太太剛說,這是極品東珠。

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軟埃

碧『春』忙推脫道,「你想幹嘛,我不會收你的東西的。」

安容尷尬道,「不是,我只是想拜託你一件事。」

碧『春』皺眉,「什麼事?」

「……能不能幫我打些洗澡水來,我實在是拎不動……。」

聲音弱如蚊哼。

碧『春』,「……。」

這麼奇葩的事,碧『春』覺得她一輩子估計就只能經歷這麼一回了。

偏安容硬塞,她只能收著了。

她實在是喜歡那耳墜,喜歡的不行。

不過她不敢隨便收,去稟告了凌太太。

凌太太聽碧『春』說安容給了她一雙東珠耳墜,就只要碧『春』給她打幾天的洗澡水,凌太太也無語至極了。

這得是什麼大戶人家出來的少『奶』『奶』,才十指不沾陽『春』水到這種地步。

她可知道,那對東珠耳墜足夠請三五個丫鬟伺候她一輩子了。

不過她倒是懂事,不會白使喚凌家的丫鬟。

得了凌太太的准許,碧『春』就高興的收了東珠耳墜。

然後屁顛屁顛的幫安容打洗澡水,還拿了一套她沒穿過的新衣裳給安容穿。

就連安容換下來的衣裳,她也幫忙洗了。

安容美美的泡了個澡,在院子里散了會兒步。

凌雲就來找她學易容術了。

安容就用臉上的易容面具教他,凌雲學會了,然後一肚子火氣。

因為面具安容要用,凌雲學會了,但是沒法施展。

就他那破記『性』,不多用用,指不定過些日子就忘記了。

不行,明兒得上街去買面具去。

夜裡,安容是和碧『春』睡的。

碧『春』前半夜伺候凌太太安寢,後半夜回自己屋子裡睡。

因為動靜不小,把安容吵醒了。

安容和她聊了會兒天,倒是沒打聽凌家的事,她只是借個安身之地,對凌家,她不感興趣,免得打聽多了,人家還誤會她對凌家有什麼企圖。

一夜安眠。

第二天,安容醒了兩回。

一回是碧『春』起『床』,她睜了睜眼,又睡下了。

碧『春』喊她起『床』伺候凌雲,可是安容咕嚕了兩聲,碧『春』搖頭一笑,就自己起了。

她想,碧容嘴裡的芍『葯』和海棠,應該是她的貼身丫鬟,不然不可能睡的『迷』『迷』糊糊的還喊她們別鬧她。

第二回,是丫鬟吃早飯。

碧『春』喊了好幾聲,才把安容喊起來。

安容臉紅了,不好意思讓碧『春』一再伺候她,這不,又給了她一支東珠簪子,可是把碧『春』嚇壞了。

這人,出手也太大方了些吧?

碧『春』不要,安容笑道,「這套頭飾,我丟了好幾樣,就算留著,我也不會再戴了,你不是我丫鬟,讓你伺候我,我不好意思。」

碧『春』咋舌,用一種懷疑的眼神看著安容,「你不會是位王妃吧?」

「不是。」

安容搖頭一笑。

碧『春』接了頭飾,笑的合不攏嘴。

然後伺候安容洗漱打扮,然後請安容去吃早飯。

吃完了之後,叮囑安容不許出府,她就忙自己的去了。

安容無聊又無聊,把府里里裡外外逛好幾遍,然後回屋,坐著發獃。

她希望懷州早些有船過來隨州,好儘早去應城埃

在屋子裡坐了小半個時辰,安容又出來走了一走。

這一回,安容碰到了『春』桃。

她正端著碗『葯』從安容身邊路過,一股子『葯』味,很是濃郁。

她去的方向是凌大少爺住的小院,碧『春』提醒過她,那院子她不能去。

安容站影壁前,看著影壁上的刻畫。

一旁,有一道人影飛快的閃進來,一路喊著,「蕭容!蕭容1

安容回頭,望著凌雲道,「我在這兒1

凌雲的腳步戛然而止,驀然回頭,又飛快的跑過來。

他手裡拿了一張紙,跑的是滿頭大汗,氣喘吁吁。

站在安容跟前,凌雲是雙眼冒光,牧涼獗紉箍盞男淺交掛閃耀三分。

安容被他看的有些不適,『摸』了『摸』臉,問道,「你這麼看我做什麼?」

凌雲搖頭如『波』『浪』鼓,他沒有說話。

他將手裡的紙展開。

上面赫然一幅畫。

正是她沒有易容時的模樣。

「我總算知道你是誰了,你是蕭國公府表少『奶』『奶』1凌雲喜不自勝道。

凌雲的聲音很雀躍,很篤定。

雖然畫上只是寥寥數筆,卻將安容的音容笑貌刻畫的栩栩如生。

安容撫額,看著畫上的賞銀,嘴角有些『抽』『抽』。

上面寫著:不論是誰,只要提供她的行蹤消息,賞銀一萬兩!

看著凌雲高興的模樣,安容沒好氣道,「我可以和你去官衙,但是賞銀你要分我一半。」

凌雲,「……。」

ps:~~o_o~~。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手機請訪問:m..

(快捷鍵:←)嫁嫡 第六百章嫌棄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零二章自保(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