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章嫌棄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31日 06:29 [字數] 469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打的安容是頭冒金星,氣的她一走神,多喝了兩口湖水!

猛嗆了起來,連連咳嗽。

湖邊大石塊上,坐著個年約十二三歲的小少年,兩眼望天,手裡正有一下沒一下的往湖裡丟石子,有些心不在焉。

聽到咳嗽聲,少年方才低頭往下看,見安容扎出水面。

小少年怔了一下,趕緊跳下石頭,他是想救安容的,可是見安容往岸邊爬,他就站著沒動了。

安容正要爬起來,卻見遠處有人走動,像是在找什麼人。

安容忙朝小少年虛了一聲,又往水裡一鑽。

暗衛走過來,問小少年道,「你有沒有見過一個穿著鵝黃色裙裳,面容姣好,渾身濕透的女子?」

鵝黃色裙裳,面容姣好,渾身濕透的女子?

不就是水裡那個嗎?

小少年盯著水面半晌,像是有什麼猶豫的,最後還是搖搖頭,「我沒見到。」

暗衛沒想過小少年會騙他,急著找人的他,趕緊走遠了尋去。

等暗衛走了,安容才爬起來。

那小少年也不避諱,見安容爬的吃力,朝安容伸了手。

安容也不客氣,抓著他的手,就要爬起來。

小少年見安容身姿消瘦,以為不用力就能拉起來,隨想安容差點把他也帶進了湖裡。

小少年忍不住咕嚕一句,「好沉。」

這句話,聽的安容白眼一翻。

她渾身濕透,加上一包袱的水,要是不沉,她自己就能爬起來了。

小少年看著安容,有些不高興道,「你害我食言了1

一句話,來的莫名其妙,讓安容摸不著頭腦,「我怎麼就害你食言了?」

小少年瞪了安容。「你害我又撒謊了,我才跟娘親和大哥保證,我以後再不騙他們了1

說完,他眉頭一皺。望著安容,問她,「方才那人是你家小廝吧?」

安容擠著身上的水,道,「他不是我家小廝。」

看著四周。天有些昏暗了。

安容不知道該去哪兒好,沒有錢,她該何去何從啊,難道要夜宿街頭?

她一個孤弱女子,夜宿街頭,她也沒有那個膽量,更何況還被人尋找著。

見安容渾身濕透,有些哆嗦。

小少年解下身上的披風,丟給安容道,「你披上吧。免得著涼了。」

冷,安容可以忍受。

她怕的是身上的衣裳被人認出來,裹了披風就好多了。

安容裹了披風,那小少年轉身要走。

安容忙喚住了他,「先別走。」

小少年回頭看著她,「你還有事?」

安容訕笑兩聲,「你家缺丫鬟嗎?」

求收留的話,安容實在說不出來,只能給人家當丫鬟,端茶遞水了。

那小少年掃了安容兩眼。

安容皮膚白凈。strongtxt小說下載/strong眸光清澈明凈,而且她頭上的髮飾,身上的衣裝,還有包袱……不論哪一點都說明安容出身高貴。沒有半點丫鬟樣子。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家不缺丫鬟伺候。」

說著,小少年主意到安容的臉,微微驚詫,「你的臉怎麼了?」

安容一摸臉。嘴角就開始抽抽了。

易容術沒學到家,在水裡泡了許久,露出破綻了。

安容一把撕下面具,露出原本的臉。

這一下,把小少年驚呆了。

「你……1

安容摸了摸臉,見小少年目露好奇,盯著她手上的面具不挪眼。

安容便勾唇一笑,「你也看見了,我現在被人追,只要你收留我幾天,我就教你易容術。」

小少年明顯動心了,他看著安容,有些猶豫不決,「我只是路過隨州,不知道會在隨州待幾天,或許明天就走,你要去哪兒?」

「隨州?這裡是隨州?」安容睜大雙眼。

見安容那麼驚詫,小少年滿臉黑線,「你不會不知道這裡是隨州吧?」

安容兩眼一翻,她要知道才怪了。

她在船上,就只跟暗衛說過話,天知道她被帶到哪裡去了?

不過,安容雖然以前沒出過遠門,卻對大周多少有些理解。

隨州是去北烈的必經之路。

懷州是去東延的必經之路。

而隨州和懷州之間,有一條水路橫貫。

她要去找蕭湛,必須從隨州坐船去懷州。

估計謝明他們帶她來隨州,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安容道,「我要去懷州。」

小少年,「……。」

安容見他有些凌亂,問道,「怎麼了?」

小少年無語了,要不是她先說,他還以為她賴上他了呢,「我也要去懷州。」

安容笑了,真是天助她也。

等臉上的水幹了,安容對著湖水,重新易容。

當然了,又換一張臉。

這一下,小少年再沒有猶豫了,道,「我答應你做我的丫鬟,不過,你今晚就要教我怎麼易容。」

安容應了。

正巧,那邊有丫鬟找過來。

小少年看了安容兩眼,幫安容把頭上的發簪全摘下來,方才應一聲。

那邊一粉色裙裳丫鬟尋了過來,道,「三少爺,總算是找到你了,太太都著急死了。」

小少年悶氣道,「我只是出來散散心而已。」

丫鬟忙道,「太太還等著小少爺用飯呢,我們快些回去吧,這裡風大……。」

說完,丫鬟才注意到安容。

安容容貌一般,只能說是清秀,看的順眼。

她注意到的是安容身上的披風。

「你是誰?我家少爺的披風怎麼在你身上?」丫鬟問道。

小少年道,「她是我新買的丫鬟。」

安容裹著披風,但還是露出了一角衣裳。

丫鬟把小少年拉到一旁,低聲耳語。

小少年擺手道,「一會兒,把你的衣裳給她一套就成了,她以後就是我的丫鬟了。」

主子有命,丫鬟不得不從。

這不,兩人就把安容帶走了。

到這時,安容才知道這小少年叫凌雲。

丫鬟叫碧春。

安容給自己取了個名字。叫蕭容。

碧春覺得一點都不像丫鬟名字,遂給她改了個名字叫碧容。

安容微微囧,卻也順從了。

安容被帶去了一個兩進小院。

凌雲去見凌太太,碧春帶安容去換下身上的濕衣裳。

然後才帶安容去廚房吃飯。

碧春對安容道。「是你命好,遇到了三少爺,本來今兒一早,我們是打算回懷州的,誰想到船出了事。沒能動身,這是臨時找的住處,寒顫了些,在懷城,凌家是百年望族,可不是這裡能比的。」

安容微微挑眉,「船怎麼出事了?」

碧春搖頭,「我也不知道,太太派管家去打聽了。」

說著,那邊來了兩個粗使婆子。對碧春恭敬有加。

碧春把安容介紹給她們。

然後就坐下來在廚房用飯。

一共五個人用飯,兩個婆子,兩個丫鬟,一個她。

四菜一湯,飯菜還算可口,主要安容是餓了,倒也沒什麼挑剔的。

她現在就是一丫鬟,也沒人許她挑剔。

等吃完了飯,碧春就領著安容去給凌太太見禮。

剛到門口,就聽管家回道。「打聽出來了,船沒能及時動身,是溫家出了事,十幾條運貨的船被人給燒了。來往隨州的船被臨時抽調,去運送貨物去了。」

凌太太皺眉頭,「溫家的船被燒?是從棉城天險上爬上來的敵人燒的?」

管家點頭,「說是那伙人燒的,溫家這回損失慘重,不但船被燒了。就連溫家的綢緞鋪子也被一把火燒了個精光。」

「那凌家呢,有沒有出事?」凌太太忙問。

管家道,「凌家的鋪子和溫家綢緞莊緊挨著,也燒沒了,其他,倒沒什麼損失。」

凌太太稍稍放心,凌家沒事就好。

凌太太端起茶盞,輕輕撥弄了幾下道,「溫家貨船包攬了隨河、懷河的水上生意,運送去邊關的糧草都是溫家的船送的,東延一路燒過來,溫家怎麼可能倖免?」

管家點頭,道,「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有船去懷州了。」

凌太太笑道,「溫家做生意,還算實誠,這裡一堆人等著溫家的船送貨,不過超過三天,溫家就會有船過來的。」

管家點點頭,然後下去忙了。

碧春這才領著安容上前。

凌太太早知道凌雲買了個新丫鬟回來,她看了安容兩眼,見安容眼神周正,不像是奸詐之人,便道,「以後小心伺候三少爺。」

安容連連稱是。

然後碧春就領著安容去了凌雲的住處。

凌雲不在屋內,碧春就道,「許是去了大少爺那裡,你就在這裡等著吧,一會兒三少爺要洗澡,你去廚房拎水來。」

安容,「……。」

不是吧,她還要伺候別人洗澡?

碧春說完,就走了。

出門在外,屋子裡的東西都很簡陋,貴重的東西都在凌太太屋子裡,倒也不擔心安容一個陌生丫鬟會手腳不幹凈。

等碧春走了,安容才敢深呼吸。

之前,她裹著凌雲的披風,看不見她隆起的小腹。

換了衣裳后,她一直努力收腹,生怕被人看出端倪來。

哪有丫鬟大著肚子的,尤其是凌家還有個大少爺在,萬一凌太太避諱,不要她給凌雲做丫鬟,她可真就要夜宿街頭了。

到這會兒,安容才敢摸著肚子。

她很慶幸。

要不是她進過純善泉,體質格外的好,由著馬車那麼顛簸,幾個孩子都給顛沒了。

安容坐在那裡等了一盞茶的功夫,凌雲才回來。

他一進屋,安容便聞到一股子藥味兒。

凌雲回來后,就去看浴桶,見浴桶是空的,他眉頭扭了,「我的洗澡水呢,就讓我洗空桶?」

凌雲問的理直氣壯。

安容嘴角輕輕一抽,「你還真把我當丫鬟啊?」

她只是教他易容術而已。

凌雲走到安容身邊,坐下道,「娘和碧春都知道你是我丫鬟,有你在,碧春肯定不會伺候我了,本來她就是娘的貼身丫鬟,我是偷偷跟來隨州的,現在買了你,伺候我的事,她肯定不會幹了,你不給我拎水來洗澡,難道要我自己去拎啊?」

安容聽得愣愣的,她還納悶屋子裡怎麼沒有伺候的,原來他是偷著跟出來,沒準備帶他的。

讓凌雲去拎水,肯定不可能。

讓碧春去拎水,那還要她做什麼,碧春是凌太太的貼身丫鬟,她一告狀,她肯定就要被轟出去了。

安容認命的去拎水來,不過她有言在先。

拎水可以,她可不會幫他洗澡的。

一句話,凌雲聽得是臉紅脖子粗。

安容去了廚房,然後被嫌棄了。

廚房婆子知道凌雲要洗澡水,給安容打了一大桶熱水,冒著騰騰熱氣。

安容拎了一下,沒拎起來。

再試一下,走了幾步,便拎不動了,只覺得胳膊酸的厲害。

廚房婆子一臉嫌棄,看著安容白皙的手,如蔥般纖弱的手指,比府里姑娘的還要好看上三分,不由得道,「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這桶水拎到三少爺屋,要是寒冬臘月,都能結冰了。」

三少爺到底是年紀小,這到底是買的什麼丫鬟啊,手無縛雞之力的,到底是買回來伺候他,還是買她回來被伺候呢?

不怪婆子這樣想,安容連凌雲的洗澡水都拎不動,她自己的洗澡水腫么辦?

安容被罵的臉通紅。

她看芍藥和海棠,就是年紀再小一點的冬兒她們干起活來都很麻溜,她以為很容易,誰想到丟臉都丟姥姥家去了。

只是這桶水怎麼辦?

就她這樣,還怎麼做丫鬟啊?

安容抬手撓額頭,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只是她手抬起來,便露出了手腕上的玉鐲。

看的兩婆子眉頭皺緊了。。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九十九章趕路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零一章賞銀(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