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九十九章趕路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30日 19:12 [字數] 386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這一回,可是吃足了苦頭。

在馬車上,從白天顛簸到黑夜,除了吃飯時,停歇一盞茶的功夫,就沒給人喘息的機會。

而且他們還日夜兼程的趕路。

在馬車上,安容顛著顛著就習慣了。

看著天上朦朧的月色,安容輕輕惋惜。

要是月圓之夜,她忽然鑽進木鐲里,給他們來個憑空消失,她就不信她在木鐲里一呆七八天,他們還能守著個空馬車寸步不離!

可是,她要進木鐲,還要二十天呢!

而且,現在問題不是進木鐲,而是她想方便一下,可是外面一堆男人,要她如何張的開這個口?

安容憋紅了臉,忍無可忍的她,又開始敲馬車了,問道,「什麼時候能歇會兒?」

大多數時候,安容說話,是沒人搭理她的。

要不是馬車一直顛簸,馬蹄踏踏聲響,她還真以為外面沒人。

安容一問再問,暗衛煩了方才回道,「半個時辰之後1

暗衛也是人,也要睡覺歇息。

不然敵人追來,頂著疲乏的身子,如何對敵?

半個時辰?

安容微微斂眉,她應該能堅持到那會兒。

左等右熬,裸是停下了。

安容掀開車簾,只見到了車夫坐在車轅上,其他人都不在了。

安容眸光一動,若是她把車夫敲暈,自己駕馬車離開會怎麼樣?

正想著呢,安容打算摸下髮髻上的金簪。

那邊,暗衛過來了。

他們換下身上的黑衣勁裝,穿上了綾羅綢緞和護衛衣裳,就連臉色都溫和了許多,一派尋常人模樣。

其中一人丟了一套小廝衣裳給車夫,道,「去換上。」

那車夫就拿了衣裳,縱身離開。

謝明丟了個包袱到安容跟前。「你也換上。」

安容打開包袱。

包袱里一套精緻的裙裳,而且還是嶄新的,大小也很合體。

安容拒絕道,「我不換1

她身上的衣裳是天蠶絲的。就是箭矢都射不破,對她來說,是一種保護。

謝明擰了擰眉,用一種不容置疑的聲音道,「我們不會對你有什麼非分的舉動。也不過有過多的要求,但每提一個,你必須照做。」

安容握緊拳頭,忽而,她又笑了,「你們換衣裳,扮成我的總管下人,不就是想掩人耳目,可誰家少夫人出門,不帶貼身丫鬟伺候的?而且。我只換身衣裳有什麼用?能瞞天過海嗎?」

朝廷找人,都是畫了肖像,四處張貼的。

她這張臉,還不至於叫人見了一點印象也沒有。

「我可以易容,但我不會換衣裳1

這是安容的底線。

「易容?」謝明臉色微變,「你還會易容?」

安容挑眉一笑,「怎麼,我會易容很詫異嗎,我的易容術可是你主子東延太子,現在的東延皇帝教的。」

安容說著。一眨不眨的看著那些暗衛,沒有錯過他們木詫。

安容知道,她猜對了。

這些人,就是東延皇帝派來的!

哪怕他們逃逸的方向是去北烈。

正是因為如此。安容才懷疑是他們是東延皇帝派來的,他們還有暗衛留在京都,萬一被抓到,查出點蛛絲馬跡,肯定會往東延方向追去,誰能料到他們會往北烈方向逃?

謝明望著安容。他在質疑安容的話,皇上雖然來過大周京都,可怎麼會教她易容術呢?

謝明不信。

可安容說的話,他不得不信。

因為安容形容了當初教她和朝傾公主易容術的暗衛容貌給謝明他們聽。

謝明思岑了幾秒,同意安容不換衣裳,改易容了。

易容過後的安容,換了頭飾和容妝,容貌清秀娟麗,寥若晨星。

在換頭飾的時候,安容才發覺,她頭上的珍珠小簪少了幾根。

安容把頭飾丟給謝明,道,「怎麼不全拿走,裝作是我被綁架,不小心留下給蕭國公府的?」

謝明接了頭飾,又丟還了回來。

他只說了一句話。

「過猶不及。」

偶爾一隻兩隻,很正常。

要是太多了,那就是畫蛇添足了。

在謝明眼裡,安容很聰明。

在安容眼裡,這些暗衛很狡猾。

她不能指望蕭國公府的暗衛救她了,還不知道蕭國公府的暗衛被他們刻意留下的她的足跡帶到什麼地方去。

謝希就看不慣謝明縱容安容,她是被綁架的,怎麼能對她那麼客氣?

謝明只說了一句話,「就一身衣裳她能穿多久?」

遲早要換!

這話,還真叫安容無法辯駁。

她總不能一直穿這身衣裳吧?

謝明一擺手,暗衛就朝鹿來,安容還以為他們要做什麼。

誰想到,他們手一拉,就將馬車外蒙著的呢絨撕下來一層。

從之前的暗沉色,變得奢貴異常。

這一次的綁架,在安容眼裡,當真是做到了滴水不漏。

又往前行了一刻鐘,才到驛站落腳。

安容下馬車時,暗衛已經買了個丫鬟過來伺候,是丫鬟扶著她下馬車的。

那丫鬟年紀不大,才十三歲。

是暗衛剛剛從人牙子手裡花十兩銀子買來的。

丫鬟沒有名字,暗衛給她取了一個,叫小翠,安容嫌棄難聽,改名叫青兒。

不過,丫鬟不能說話。

不是天生的啞巴,而是被暗衛點了啞穴。

安容瞪了謝明,「一個小丫鬟而已,你們為什麼要點她的啞穴?1

謝明望著安容,「不要試圖留什麼痕,我若發現了,會要了這丫鬟的命。」

丟下這一句,謝明轉身出了屋子。

屋外,有暗衛把手。

青兒也不吵不鬧,沒割掉她舌頭,只是讓她暫時不能說話。她只要乖乖伺候好少奶奶,總管高興了,她就能平安無事。

驛館小廝送了水來,安容輿洗了一番。

又用了些飯菜。便歇下了。

累了一天,安容倒床便睡著了,累的她連夢都沒坐一個。

第二天,早早的用了早飯,便坐上了馬車。

因為太早。讓驛館小廝起了疑心,謝明給了解釋。

說安容是趕回娘家奔喪!

一聽這話,安容就在心底罵了一句,你才趕回去奔喪呢。

又是一整天的奔波。

到了傍晚,倒是沒有夜宿驛站,而是上了一條商船。

安容上船的時候,見到船頭上站著兩個人,看著有些面熟。

等走近,聞到一股子藥材味,安容才想起來。她曾在柳記藥鋪見過他們啊!

當初,她調製舒痕膏,柳大夫就是拜託他們尋的藥材。

安容眉頭一動。

不知道能不能托他們給柳大夫送個口信,可是這船不是回京都的埃

那兩個人在催小廝快些,而且千萬小心不能把東西掉水裡去了。

安容還想著怎麼找他們,誰想到這兩貨在說話,還提到她了。

安容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他們說柳記藥鋪有今日,多虧了她,連帶著他們的生意都好做了許多。平時送藥材進京,再買了藥丸回去,以前只掙一筆,現在是兩筆了。

他們這麼一說。那些暗衛還能不警惕?

安容被關在船間里,連門都出不來了!

不過坐船比坐馬車舒坦多了,坐在船上,看著湖面波光粼粼,天藍雲淡,水秀山清。

安容的鬱悶的心情也好了許多。

而且。因為她是當家少奶奶,謝明是管家,在船上,她吃的喝的都是極好的,不然會叫人看出破綻來。

在船上行了三天。

船才靠岸停歇。

看著岸上,來人車往,安容渾身就開始疼了。

坐慣了船的舒適,實在不想再坐顛簸的馬車了。

她真想賴著不下船。

門敲了三聲響,安容瞥頭望去。

謝明推門進來道,「下船了。」

安容撇撇嘴,從臨窗小榻上下來。

只是還沒挨著地呢,窗外傳來一聲爆響。

像是什麼人在發訊號。

只見謝明臉色變了一變,改口道,「待在船里,不許隨意走動1

安容笑著點點頭。

謝明變臉,顯然是有不利於他們的事發生,她樂得瞧好戲。

謝明走了,不過守門的暗衛還在。

安容是走不出去的。

安容看了眼窗外,眉心一挑,閃過一抹笑意。

她吩咐青兒道,「你去外面看看發生什麼事了。」

青兒點點頭,轉身出去。

等青兒走後,安容趕緊收拾包袱,主要就是把她穿出京都的衣裳收拾好。

然後走到窗戶邊,把茶壺丟進水裡。

很快,門就被打開了。

暗衛見安容在窗戶旁飲茶,神情十分愜意,他眉頭皺了一皺,「出什麼事了?1

安容指了指窗外,道,「我茶壺掉水裡去了。」

暗衛當即沒再理會安容,走了出去,把門關上。

等暗衛一走,安容又把茶盞丟出去。

暗衛不耐煩的再次開門進來。

等幾次之後,安容覺得時機差不多了。

抱著包袱,往水裡一跳。

他們敢把安容留在船上,就是晾准了安容不會鳧水。

誰能想到一個大家閨秀會鳧水呢?

誰會教她?

可是安容還偏偏就會了。

前世她險些溺水而亡,被人所救,為了以防再犯,她必須要學會鳧水。

只是她不敢在水裡浸泡許久,怕傷了身子。

好在船離岸邊很近。

不過安容還是游遠了些,方才起來。

可惜倒霉催的,安容剛從水裡爬起來,就腦門上挨了一石子。

ps:停了四個小時的電,醉瞎了。。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九十八章綁架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六百章嫌棄(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