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九十四章不對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28日 00:47 [字數] 356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四個字,讓安容心情很沉重。800/strong

背井離鄉,可不是什麼好詞。

信是瞎眼神算給她的,背井離鄉的應該不是別人。

只是這信寫的模糊不清。

是她主動背井離鄉,還是被迫背井離鄉啊?

雖然都是背井離鄉,可差別大了去了。

安容凝眉不語。

芍藥就問道,「少奶奶,瞎眼神算這是要你背井離鄉去哪兒?」

芍藥可是很信瞎眼神算的,要是安容說去哪兒,她肯定不贊同。

但是瞎眼神算說,芍藥就覺得肯定是別有深意,不能違逆的。

安容瞥了芍藥一眼,「我還能去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言外之意,就是去邊關了。

芍藥一時吶吶,也是,少奶奶背井離鄉,不是去找爺,還是去遊山玩水不成?

「可是,軍營里不能有女人啊,」芍藥吶吶聲道。

尤其少奶奶還懷著身孕。

這事,安容還真不能不上心。

萬一哪一天,逼不得已去找蕭湛,一句軍營不得有女人,她該怎麼辦?

說來,安容也很鬱悶。

明明那十三萬大軍是蕭湛的,只聽他的,可是偏他說話,總有人質疑。

安容知道,現在還不到亮出聖旨的時候,到時候一堆將軍不滿,跑京都來問皇上,他們在軍中久,軍威遠在蕭湛之上,他們走不打緊,就怕把十三萬大軍給帶的七零八落的。

什麼時候,蕭湛才能完全的收服他們啊?

不過就算蕭湛軍威赫赫,貌似也不能留她在軍中,大將軍就更應該以身作則。

她就算真要去邊關,也不能給他添麻煩才是。

安容朝前走去。

路過一大石塊時,安容眉頭一緊。

她好像忘記了什麼事?

當初,嫁給蕭湛前,她曾做過一個噩夢。

夢裡蕭湛殺人。還夢到他和蕭湛被人追殺,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蕭湛背著她走了一路。

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人追殺他們。更不記得蕭湛殺了多少人,險些連她懷裡抱著的孩子都差點中箭。txt全集下載

當初,安容懷疑那孩子是撿來的……

那夢,不會變成真的吧?

見安容臉色微白,芍藥擔憂道。「少奶奶,出什麼事了?」

安容回過神來,搖頭,「沒事,去找二姑娘吧。」

之前,蕭憐兒約定在姻緣樹下等安容。

安容去的時候,蕭憐兒就坐在一旁的石塊上,手裡一根雜草,有一下沒一下的晃著。

碧兒倒是興緻勃勃的丟紅綢,只是半天都拋不上去。

覺察到有人走近。蕭憐兒抬起頭來。

安容瞧見她臉頰有紅暈,像是羞赫。

安容微微挑眉,問道,「你怎麼不拋紅綢?」

一句話,蕭憐兒臉更紅了,「以前拋過很多回了。」

那邊,碧兒驚喜道,「拋上去了1

芍藥捉趣她道,「可以找到如意郎君了。」

碧兒呲牙,「我找什麼如意郎君埃我是替二姑娘拋的,而且,特神奇,我說要是二姑娘嫁給……。」

碧兒許願。若是二姑娘真要嫁給新科狀元趙初,就讓紅繩拋上去。

結果她輕輕一拋,紅繩就掛上去了!

當然了,和那股忽然而來的風有不小的關係,可為什麼就剛剛忽然有風,顯然是月老顯靈了埃

姑娘鐵定是要嫁給趙初的。就是不知道他模樣性情如何,回頭得去打聽一下。

想來表少奶奶做的媒,差不了。

不過這些話,碧兒只敢在心裡說,可不敢說白了,不然蕭憐兒一怒,指不定就賣了她了。

蕭憐兒瞪了碧兒好幾眼,才扶著安容道,「大嫂,我陪你去選狀元及第筆。」

說完,就扶著安容朝前走。

芍藥撓額頭,她望著碧兒,「二姑娘病了么,臉一直紅著。」

碧兒眨眼,左右瞄了瞄,確定沒人才道,「方才居然有幾個道貌鎊戲二姑娘,被我罵了。」

芍藥,「……。」

「敢調戲二姑娘,暗衛沒剁了他們?」

碧兒訕笑,「也沒有那麼誇張啦,就是言語上莫名其妙了些。」

芍藥忙問,「到底怎麼一回事。」

碧兒就娓娓道來。

話,還得從買紅綢說起。

蕭憐兒挑選紅綢,紅綢上是有木牌的,有些刻字了,有些空著,可以讓人當場刻字,或者寫字。

蕭憐兒選的時候,碧兒就問道,「姑娘,芍藥掏了一百兩銀子買睦州趙初折桂,表少奶奶不像是說笑的。」

碧兒說她的,蕭憐兒沒理會她。

就這樣,碧兒變本加厲起來,她和芍藥差不多,因為和蕭憐兒熟,又忠心耿耿,所以說話就爽直,不拐彎抹角。

她就忍不住咕嚕道,「表少奶奶女扮男裝過,認得不少瓊山書院的學子,聽芍藥說,表少奶奶還送過他一把削鐵如泥的匕首呢,他和武安侯世子關係還極好,聽芍藥說,他長的很是俊朗,風度翩翩,才華洋溢,這樣的少年才俊,太太肯定喜歡,要是表少奶奶真和太太提這事,太太十有八九會答應。」

說完,碧兒綿長的感慨了一句,「就是不知道他俊朗成什麼樣子,萬一,歪瓜裂棗在芍藥嘴裡也是俊美,那可就慘了。」

說到這裡,芍藥對碧兒是一陣狠掐。

她又不是沒長眼睛,把歪瓜裂棗都當成是俊朗,那豬在她眼裡都是俊朗的了!

碧兒是連連求饒,說先讓她說完,芍藥這才罷手。

當時,蕭憐兒在挑紅綢,聽了沒好氣的回了一句,「怎麼,你還想女扮男裝去瓊山書院看他兩眼不成?」

碧兒咯咯笑,「瓊山書院早放假了,他肯定不住書院里了,就是不知道住在哪個酒樓,不然倒是可以混去看兩眼。」

蕭憐兒一惱,作勢要打碧兒。

誰想,手裡的紅綢習慣性的丟了出去。

被一男子接住了。

那男子,模樣俊美,當然了,比起表少爺還差幾分,本來京都也沒人比得上表少爺。

只是,那幾個公子說出口的話,很不討喜。

其中一男子拍著男子的肩膀,笑道,「末之兄,既是接了人家姑娘的紅綢,可要記得上門提親埃」

說完,那男子還笑問碧兒,道,「我這兄弟模樣可還入眼?」

雖然問的是碧兒,可是蕭憐兒一張臉,紅如晚霞了。

又羞又惱的她,想轉身便走,可是腳像是摁在了地上似地,走不動。

碧兒瞪著那幾個人,道,「你們再出言不遜,調戲我家姑娘,就別怪我叫人來揍你們了1

那男子並不害怕,還呦呦呦的笑著,「還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了?」

碧兒氣的要叫暗衛把他們吊樹上了,蕭憐兒不想多事,喝了碧兒兩句,轉身走了。

碧兒也不好意思去把紅綢搶回來,掏了幾個銅板,又買了一根紅綢。

只是蕭憐兒再不碰紅綢了。

紅綢雖然不貴,可是丟了,是對月老的大不敬啊,碧兒和紅綢拗上了,一定要把它拋上樹。

這才有了方才安容和芍藥看見的一幕。

只是芍藥有些不明白,「為什麼他們說你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碧兒氣急敗壞道,「他們在污衊我1

碧兒生氣時,說話聲格外的大,震的芍藥耳朵嗡嗡嗡的叫。

見安容和蕭憐兒走遠,兩人趕緊的追上。

今兒大昭寺前,賣筆墨紙硯的人很多。

光是小攤販,就不下十來個了。

別看這地兒小,還真是應有盡有。

甚至還擺了擂台,比文奪魁。

獎勵是一支上等的紫竹狼毫筆。

安容走過去的時候,那裡已經圍了好些人了。

在比對對子。

碧兒和芍藥前面開路,擠開人群,正好瞧見一男子敗下陣來。

碧兒就指了他,告狀道,「就是他說只許我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1

說完,還哼了一聲,「不過如此。」

芍藥看了看他,又掃了一旁好幾眼,眼睛倏然睜大,再睜大,最後就開始抽抽了。

碧兒說話聲不小,那男子聽見了,瞥頭望過來。

芍藥趕緊抬手遮住眼睛。

碧兒看得納悶,「遮眼睛做什麼,還怕他不成?」

芍藥臉紅了,她明白為什麼宋少爺說碧兒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了……

這不秀過了分埃

「是你不對,」芍藥低聲道。

碧兒鼓著腮幫子,覺得芍藥胳膊肘往外拐,有些生氣道,「我哪不對了?1。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九十三章銀針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九十五章認可(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