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九十一章還禮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26日 00:13 [字數] 601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此刻,連軒心中滿滿的都是後悔。strongrong

他為什麼要矯情,不學鳧水呢!

占著會點輕功,嫌棄鳧水脫衣服麻煩,就不學鳧水了。

可是看著茫茫水面,和幾百米遠的青山,連軒的心拔涼拔涼的。

以他的武功,飛到那邊的青山,還不是什麼大問題。

可是身邊還有三個人呢。

周御史他不可能不救,要是叫外祖父知道,他為了自己逃命,就把周御史丟在船上自生自滅,絕對會扒掉他兩層皮的!

雖然周御史脾性冷,不近人情,沒少說外祖父霸道,可外祖父偏偏就欣賞他那股子剛毅冷勁,還很不要臉的說,滿大周朝,除了蕭國公府,只有周御史最忠心了。

至於另外兩貨,連軒嘴角又抽抽了。

拜託,能別一人拽他一隻胳膊嗎?

大爺我不會鳧水!

四個人抱一起,死的更快!

船內休息的商人和船夫都跑了出來。

這條商船,運輸的都是綢緞。

不過之前刺客上船,遇到人就殺,船內的人死了七七八八了。

尤其死的大多是在船上走動的船夫。

站在船甲上,連軒明顯感覺到船在下沉。

得趕緊想辦法救人啊!

連軒伸手一點,就將周御史後背上兩處汩汩流血的傷口止住,現在時間緊迫,只能這樣隨意包紮了。

連軒扛起周御史,正要縱身一躍呢。

好吧,袖子被人死死的拽著。

元修蒼白了臉色道,「連颯兄,你不能丟下我們兩個啊1

連軒白眼一翻,「放心,我會回來救你們的1

說完,連軒一把拎起掛著船坊的木棍,丟給二人道,「若是我趕不及回來。你們抱住木棍。」

說完,連軒手一錘,就將船坊砸碎,取了幾塊木板。

然後扛著周御史就縱身一躍。

眨眼間。就飛出去數十米。

武功之高,令元修、元曄二人驚嘆,滿眼是羨慕妒忌恨。

飛了片刻,連軒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他手裡的木板丟出去一塊。

然後踩著木板借力,再飛一段。再借力。

勉勉強強的把周御史送到了平地。

來不及喘息,連軒又趕緊回去。

此時,船已經沉了。

元修、元曄兩人抱著木棍不撒手,看見連軒,老遠的就喊,「連颯兄,救命啊1

連軒兩眼一翻,也跳進了水裡。

元修,「……。」

元曄,「……。」

連軒抱著木棍。給他們木板道,「我實在救不了你們兩個,一起划吧。」

元修,「……。」

元曄,「……。」

看著木板,兩人心情很複雜。

連軒和他們連泛泛之交都算不上,明明都逃了,還特地回來陪他們一起逃命,實在是……

夠義氣!

可他們怎麼覺得該用奇葩來形容他更合適一些呢?

然後,三人就認命的抱著木棍。一邊朝前划水。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埃

半天,幾人才劃了幾米遠,偏那兩個貴公子累成狗了。

元曄咬了牙道。「要叫我知道是誰鑿破了船,我非剝他幾層皮不可1

連軒瞥了他一眼,道,「你再不努力划水,就要改口說『要叫我知道是誰鑿破的船,做鬼都不會放過他了』。」

碰到連軒。極少有人能招架的住,元曄又怎麼例外。

這不,平時衣來伸手看衣裳好不好,飯來張口看飯合不合心意的兩個貴公子是卯足了勁往前划。

連軒眉頭皺緊了,這樣下去,等他們到周御史那兒,周御史不是血流而亡,要不就是被野獸吃了。

連軒一邊划水,一邊想著以前蕭大將軍是怎麼教蕭湛和蕭遷鳧水的。strong最新章節全文閱讀./strong

那狗刨的姿勢雖然不雅觀,可勝在管用埃

對了,是怎麼狗刨的來著?

連軒一邊努力回想,一邊自學。

他只是懶散不學,要是用心學,學起來很快。

這不,一會兒就學會了。

然後元修、元曄就看著連軒在一旁游過來,刨過去,那姿勢……不敢恭維埃

可是他們以為這樣就沒事了?

連軒知道自己姿勢不大好,誰叫偷懶不學,就知道這麼個姿勢,可他們有毛的立場來笑話他?

想活命,就學了狗刨,自己刨。

在危難之際,人的潛力是無限的。

這不,很快。

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有三隻……在朝前刨水。

連軒還扛著木棍,誰知道這兩個貴公子什麼時候沒力氣了,以防萬一。

半個時辰后,三人爬上了岸。

元修、元曄累成一灘爛泥,不想動彈了。

連軒則趕緊過去看周御史。

之前只是給周御史的傷口撒了藥粉,用撕下來的衣服胡亂巴扎了一下。

這會兒,紗布被血浸透了。

連軒小心的幫周御史重新包紮。

元修、元曄走過來,問道,「你認得他?」

「不認得,」連軒矢口否認。

元曄撫額了,「就是他招來刺客,連累我們至此,你還救他,就不擔心他再招來禍患嗎?」

連軒瞥了元曄一眼,「他是好人。」

元修就笑了,「他臉上又沒寫是好人,你怎麼斷定他就是好人?」

連軒翻白眼,「沒見識就算了,還沒點常識,怎麼行走江湖出來混?」

元修臉上的笑凝滯。

連軒繼續道,「首先,他穿著樸素,面容周正,眼神雖冷,但是滿含正氣,第二,黑衣人殺氣凜凜,見人就殺,罔顧人性命。長眼睛的都知道他們是壞人,被壞人追殺,十有八九是好人。」

元修、元曄兩個互望一眼,「好像聽著還真是這麼回事?」

「可不排除他身藏異寶的壞人埃」元修道。

「……他要是身上有異寶,我跟你姓1

連軒沒好意思說,周御史身上估計連十兩銀子都沒有。

元修無話可說,這麼斬釘截鐵,估計他肯定摸過人家身上有沒有寶貝了。

要是連軒知道人家這麼想他。估計會氣的一腳把他們再踹進湖裡去。

四人流落到這有山有水,山清水秀之地。

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有船路過,救他們呢。

元修捂著餓的咕咕叫的肚子叫餓。

周御史叫口渴。

連軒習慣性的使喚人去取水來。

元修去取水。

看著這貨用手捧水,一路灑過來,到周御史嘴邊就剩幾滴了。

連軒就那麼看著他,元修不好意思了,弱聲道,「沒有茶杯……。」

連軒奔潰了,不再理會他,摘了一旁的大樹葉。盛了水來喂周御史。

然後打獵,抓魚,忙的是不亦樂乎。

連軒做這些事,駕輕就熟,看的元修和元曄心底不是滋味兒。

他們當連軒是孤兒了,別看穿的還算華貴,可事事都會,明顯不是被父母捧在手心裡長大,被人伺候慣了的,不然哪個世家少爺會隨身帶著鹽的?

而且。這荒郊野外的,蟲蟻又多,他還隨身帶著驅蟲的葯。

夜晚,看著繁星。吃著烤的噴香的兔肉,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兒埃

兩人把連軒當主心骨了,問他,「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連軒看著火堆,眉頭皺緊。

大哥只給了他半個月的時間,他耽誤不得。

明兒必須離開這裡才行。

夜裡。周御史醒了。

元修和元曄就在火堆說話,對周御史並不理會。

連軒拿了吃的過去,周御史不知道連軒身份,向他道謝。

連軒問道,「周御史,你為什麼會被人追殺?」

周御史一愣,「你是?」

「我就是那個無辜被你彈劾了八次……。」

連軒還沒說完,那邊元修驚叫了,「有蛇1

連軒兩眼一翻,過去抓蛇了。

周御史眉頭擰緊,他彈劾的人很多,可是彈劾七八次的,只有靖北侯世子一人啊,這少年……他不認得啊,遑論彈劾他了?

正想著呢,就聽那邊元修喊連颯兄。

周御史腦門上就開始掉黑線了,此人不是靖北侯世子,還能有誰?

冒名居然冒用自己親爹的名字,他怎麼就不知道避諱呢?

等連軒抓了蛇之後,再回來,周御史先說話了,「你不在應城幫蕭湛將軍,怎麼來東延了?」

「奉命來辦事的,你又怎麼來了?」連軒問道。

「皇上讓我來的。」

「……那誰刺殺你?」連軒繼續問道。

「祈王的人。」

連軒眉頭一擰,「祈王派人殺你?」

周御史輕點了點頭,將雲州的事告訴連軒。

周御史擔心啊,他知道雲州的秘密,祈王肯定不會饒過他的。

這事除了要告訴皇上之外,還要告訴蕭湛才行。

祈王有異心,他在軍中,必生事端。

如今大周是內憂外患。

連軒一聽祈王養了騎兵,就雙眸泛冷光,冷的有些駭人。

蕭湛想建一支鐵騎,他軟磨硬泡,大哥才答應將來把鐵騎交給他帶領,他就盼著鐵騎呢,結果大哥親自去了池家一趟,卻無功而返,池家的馬場明明有馬,他偏說馬全賣完了,要麼就抬高價格,逼的大哥知難而退。

鐵騎的事,暫時還沒有著落,大哥又要坐鎮邊關,除非十萬火急的大事,否則不能離開。

不然要是應城出了什麼事,大哥難辭其咎。

沒想到,池家和祈王勾結!

那豬腦袋,還想弒君奪位,不過是為東延做嫁衣裳罷了。

回去就宰了他!

連軒一心想回應城,看著那燃燒的火苗,連軒眸光閃爍。

東延燒我棉城,燒死我大周成百上千的無辜百姓,燒他一座山算是利息。

這不,連軒放火燒山了。

連續乾燥,滴雨未下,又有徐徐清風。火勢蔓延的極快。

不過這座山,四周都是水,便是火勢熏天,也燒不到別處去。

元修、元曄當連軒是放火求救。還幫著連軒放火。

可是火熏的人燥熱,直到後半夜,還沒人來滅火。

除了周御史之外,其他人身上都髒兮兮的,看著原本蔥蔥鬱郁的山變成焦炭。湖面波光粼粼,未受絲毫影響。

元修有些泄氣了,「看來是沒人來救我們了。」

元曄望著那些還冒著絲絲青煙的山,道,「原本還能吃野味,這會兒只能吃魚了。」

周御史艱難的站起來,道,「要是真想走,也不是沒有辦法,那邊不遠處就是山巒。肯定有竹子,可做竹筏。」

周御史一說,然後兩人就望著連軒。

他們雖然會些拳腳,可都是繡花枕頭。

連軒還能怎麼辦,只能認命的去對面的山砍竹子做竹筏了。

坐在竹筏上,元修元曄一人一邊,撐著竹筏。

到這時候,兩人才坦白相告。

東延有兩個王,最為尊貴。

一個是東王。

一個是延王。

他們是東延先皇的胞弟。

元修是東王世子。

元曄是延王世子。

兩人離京是出來玩的,只是路上不幸遭遇刺客。和隨行的護衛走散了,又怕泄露行蹤,所以坐商船回京。

聽到三人聊天,周御史不知道說什麼好。

他居然有幸能坐由三位世子撐的船。不知道幾世修來的福分。

不過聽到元修和元曄的身份,周御史心底有些了盤算。

皇上讓他來查東延皇帝的死因,他原就需要一個靠山,還有比東王和延王更合適的嗎?

只是他這張臉……

東延和大周互有往來,難保不會有人認得他,得變變才是。

一天後。竹筏到了小鎮。

簡單的休息會兒,又換了大船,繼續前行。

又騎了三天的馬,才看到東延京都的城門。

看著守衛嚴明的京都。

連軒的笑,有些陰風測測。

元修瞧見了,背脊哆嗦了下。

元曄就道,「晦氣,剛回京,就聽到哭喪聲。」

正說著呢,哭喪聲越來越大。

然後,就見到城門口走出來一哭喪隊伍。

紙錢漫天飄。

元曄趕緊避開。

倒是連軒,無所謂的看著,「好像是東王府在辦喪事?」

東王世子眉頭一擰,怎麼可能呢,父王身體康健,母妃早逝,府里一個側妃的喪事能辦的這麼隆重?

東王世子還沒過去呢,就聽四下有人在議論。

可憐東王世子,年紀輕輕就英年早逝了,還屍骨無存。

元修,「……。」

元曄,「……。」

連軒,「……。」

幾人把路給擋住了,有官兵過來轟人。

被連軒一腳踹飛了。

東王府的下人瞧見元修,眼睛都看直了,「世子爺?」

下一刻,就是歡呼聲,「世子爺還活著1

然後,一個哭喪隊伍就亂成一鍋粥了。

元曄就問道,「怎麼辦起喪事來了,誰說你們家世子爺死了,存心的咒你們家世子爺呢?」

東王府下人回道,「是延王府派人來說的。」

元曄,「……。」

說著,東王府下人看著元曄,是欲言又止。

元修就不耐煩了,「有什麼事趕緊說。」

東王府下人就道,「昨兒,延王世子您的衣冠冢已經下葬了。」

元修,「……。」

元曄,「……。」

連軒,「……。」

這東延真是有夠奇葩的啊,這麼逗,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就趕緊的下葬?

元修和元曄離京快一月了,問小廝,王府發生了什麼事。

等問清事情后,元修和元曄就趕緊跑回府了。

不知道是誰傳的,元修和元曄死了。

東王受不住打擊,中風在床。

東延皇帝收回了東王府的兵權,還有延王府,延王爺騎馬墜落,摔斷了一條腿。

延王府的兵權也沒了。

元修和元曄走了,留下連軒和周御史。

連軒摸著下顎,笑道,「東延,比我想象的還要熱鬧。」

周御史則心底微涼。

弒父奪位,以雷霆之勢收回兵權,東延皇帝的手段叫人驚駭。

到這時,周御史方才問道,「世子爺,你來這兒是?」

「還禮。」

「來而不往非禮也。」

應城,軍營。

偏帳中,祈王正端茶輕啜。

護衛進來,道,「王爺,三皇子給你送了封信來。」

祈王眉頭一擰,「三皇子送信給我?」

護衛把信送上,祈王拆開一看,當即臉色一變。

「送信之人說什麼了?」祈王問道。

「紫微星是蕭湛。」

祈王驚站了起來,臉隱隱發青。

拳頭攢緊,發出嘎吱響聲。

護衛又道,「東延派人來催了,問什麼時候能拿到……。」

臨墨軒,涼亭里。

安容正雙手撐著下顎,在閉目小憩。

忽然,一雙手輕搖她的肩膀,喚道,「大嫂,你怎麼睡著了?」。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九十章刺殺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九十二章趙初(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