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八十六章火燒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22日 23:47 [字數] 519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芍藥嘴閑不住,一路走,一路和小公公閑聊。strong最新章節全文閱讀/strong

安容也不約束她,偶爾她也聽上那麼一兩句。

很快,安容就走到了停馬車處。

趙成守在那裡。

小公公福了福身後,轉身離開。

芍藥扶著安容上馬車,站在車轅上,安容正要鑽馬車裡去,卻頓了一頓。

扭頭望著趙成,安容問道,「國公府在宮裡有眼線嗎?」

趙成輕輕頷首,道,「少奶奶想知道什麼?」

其實不用問,安容也知道國公府在宮裡布了眼線,因為武安侯府都收買了宮裡的丫鬟太監傳消息。

「幫我查錦州徐媛姑娘,看她和五姑娘勾搭在一起意欲何為。」

安容怕啊,光是沈安玉一個就夠能鬧了。

那徐媛姑娘色藝雙絕,而且膽量極大,在琉璃宴上就敢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就敢質疑她不公。

等趙成點點頭,安容才鑽進馬車,芍藥也鑽了進去。

馬車緩緩駛出宮外。

安容原是想小憩會兒,可是她伸手掏袖子,發現香囊忘記帶了,只得作罷。

等回了國公府,安容先去了紫檀院,把事情和老夫人提了一聲,便回紫檀院歇著了。

軍營,大帳。

蕭湛端坐在桌案前,他臉色冷然。

連軒站在大帳中,臉色是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他身後站了一將軍,鼻青臉腫的,根本看不出來原貌。

那將軍,便是徐龍。

看到這一幕,安容微微訝異。

那徐龍將軍的臉。怎麼看怎麼像是連軒的傑作埃

可是棉城將軍是徐虎,並非徐龍啊,他又沒有丟城池,怎麼他被人打成了那副慘樣?

大帳中,除了蕭湛、連軒還有徐龍之外,還有祈王和孫將軍他們,少說也有十幾位將軍。

不少人眼睛都若有似無的掃過蕭湛書桌一旁的錦盒。然後看連軒的眼神有些恐懼。

開始。安容還以為那是放將軍帥印的。

誰想到祈王一開口,安容差點嚇醒過來。

祈王冷了張臉,呵斥連軒道。「靖北侯世子,你太過份了!徐虎將軍就算守城不利,你怎麼能私自斬下他的頭顱?1

那錦盒裡,裝的是徐虎的人頭。

是連軒砍的。

連軒冷冷的掃了祈王一眼。「別叫我靖北侯世子,在軍中。我是連大將軍!怎麼,你當本將軍只是當著玩的,殺一個廢物還要經過你的允許?」

徐虎在邊關一帶,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可在連軒眼裡。他就是個廢物。

或許,廢物兩個字來形容他,都是對侮辱廢物!

連軒奉蕭湛之命去棉城提醒徐虎。徐虎明面上對連軒很恭敬,可是連軒一走。他就居功自傲,說連軒是個紈子弟,皇上讓他做副帥,是對所有將軍的侮辱,不過是忌憚蕭國公府,不得不為之!

還有連軒讓他派兵去守著那處懸崖峭壁,以防敵人偷偷從懸崖上爬上來。

徐虎將軍當時就覺得這是無稽之談,那天險能有人爬上來?

除非他長了雙翅膀還差不多!

可是連軒的混名,可不是吹著玩的,徐龍將軍早一步派人提醒過他,若是連軒去棉城,好吃好喝招呼,不得慢待。看&#xxt电子书上

所以,連軒吩咐的事,徐虎都答應了。

可是連軒一走,徐虎就當連軒吩咐的事是耳旁風,吹過就算了。

連軒讓他派八百官兵駐紮懸崖處,徐虎派了八個人去懸崖。

那八個人在懸崖做什麼?

搭了個帳篷,在裡面聚眾賭博!

結果東延刺客爬上來,將那些人斬殺與帳篷里。

你想啊,連軒什麼脾氣,他怎麼能容忍他的話被人當作耳旁風?

要說,徐虎將軍也是找死。

連軒奉命傳話之後,就打算趕回應城的,誰想天色不早,等他趕到城門時,城門已經關了。

連軒想出城,可是守城官兵說沒有徐虎將軍的准許,不得開城門。

然後,連軒又回去找徐虎。

徐虎不答應,只說這是規矩,城門一關,就只能明天再打開了,他留連軒住他那兒。

連軒不喜歡徐虎,他寧願帶著卜達住客棧。

夜裡,連軒是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心神不寧的他,總覺得有事發生。

這不,就踹了卜達起來,打算出去溜兩圈。

卜達決定去懸崖瞅瞅。

去的時候,那些官兵已經死了。

只留下一堆篝火,和八具屍體,還有那沒有開盅的賭局。

當時,連軒就快被氣瘋了。

不過那時候的他沒有立即去找徐虎算賬,而是看了看懸崖,他親自跳下去瞅瞅別人是怎麼上來的。

等走了一遍,數了一百零八根鐵棍搭起來的鐵路,只要稍微有點輕功,爬上懸崖不是難事。

還不等他爬上來,卜達就火燒火燎道,「爺,出事了,棉城著火了1

連軒迅速爬上來,見到的是通天的火光。

棉城至少有二十幾處著火!

連軒捏緊拳頭,翻身上馬,踏著月色,到了徐虎將軍的住處。

此時的徐虎將軍府,正在救火。

而徐虎將軍本人,根本就不在府里!

連軒追問徐虎在哪兒,徐家下人支支吾吾就是不說。

最後扛不住連軒的拳頭,下人招了。

徐虎將軍在萬花樓會客!

萬花樓,那是棉城最大的青樓啊!

棉城被燒,四處著火。

徐虎剛出生還沒有滿月的女兒和奶娘都葬身火海,他卻在萬花樓尋花問柳?!

若不是他將他的話當作耳旁風,棉城何至於被燒?!

一怒之下,連軒就去了萬花樓。

萬花樓倒是很好,沒有被火燒。

徐虎將軍還摟著花魁在花船上睡的香甜。沒人打擾。

連軒腳踏清波上了花船,一腳踹在了徐虎將軍命根子上,生生將他給疼醒了。

那花魁質問了連軒一句,被連軒一腳踹進了湖裡,連叫救命,可就是沒人救她,最後成了一具浮屍。

徐虎將軍知道棉城被燒。當時就嚇白了臉。連軒質問他為什麼沒有派兵去看著懸崖。

徐虎將軍狡辯,說他先派八個人去看著,明兒再派一千人去守著。

把連軒氣的埃他披星趕月的趕來棉城,就是怕來晚了,結果他急,人家不急!

這樣的將軍。留著何用?!

連軒抽出腰間的軟劍,一刀砍了下去。

棉城的火。燒了一夜。

那些房屋酒樓,燒了差不多一半。

好好一座城池,到處都是哭喊之聲。

要是敵人攻城,那些百姓還能逃命。可敵人偷襲縱火,連徐虎都不信敵人能京城,應城又有蕭湛和十幾萬大軍把守。棉城百姓是高枕無憂的。

等救了火之後,連軒就趕回了軍營。他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誰想到,他一回軍營,徐龍就想殺他替徐虎報仇。

連軒的火爆脾氣啊,要不是孫將軍攔著,徐龍的下場估計比徐虎好不了。

大家都知道徐虎有錯,尤其是不聽軍令,還醉生青樓,更是罪加一等。

可連軒私自砍了徐虎腦袋,這也是錯。

就算要斬殺徐虎,也該押解回京,或者拉到蕭湛跟前,斬殺於三軍前,以儆效尤。

說白了,祈王就是看連軒不順眼,只要他犯錯,不論大小,都揪著不放。

連軒瞥了祈王好幾眼,眸底就一個意思:你給爺小心點兒,再敢把爺的話當放屁,有事沒事找爺的茬,徐虎就是你的前車之鑒!

蕭湛瞥了祈王一眼,望著孫將軍道,「此事,孫將軍怎麼看?」

孫將軍在心底罵了一聲狐狸。

在軍中,孫將軍的軍威比蕭湛大,尤其是那些將軍,更聽孫將軍的話。

徐虎就是孫將軍的心腹之一。

他要說連軒不對,得罪的是連軒,還失了軍心。

徐虎明顯該殺埃

可要說連軒做的對,傷的就是徐龍的心了,他可就這一個嫡親的弟弟。

孫將軍回道,「大將軍,現下當務之急,不是連大將軍做沒做錯,徐虎將軍該不該被他殺了的事,而是棉城該怎麼辦?棉城被燒,那些百姓該怎麼辦,還有棉城該由誰去駐守,還有那些潛伏進棉城的敵人,該怎麼找出來?」

祈王站出來,道,「大將軍,棉城被燒的事,沒人比連大將軍熟悉,棉城由他接手,再合適不過。」

祈王舉薦,諸位將軍紛紛贊同。

連軒在軍營,那就是個不定時炸彈啊,誰惹誰倒霉,他在,他們在蕭湛跟前都不敢輕易說話。

一說什麼反對蕭湛的話,連軒就撇過頭看著他們,那紈帶著些壞笑的眼神,看的他們毛骨悚然。

把連軒弄走,皆大歡喜。

按理,這麼多將軍聯名舉薦,蕭湛該答應了。

可是蕭湛沒有,他面無表情道,「棉城重建,和安撫難民的事,暫時交給祈王,陳將軍陪同,至於啄事,趙行你去幫祈王。」

祈王眉頭一緊,讓他去,他怎麼能離開軍營呢?

他是副帥!

祈王不同意他去,「本王是副帥,哪有離開軍營去棉城駐紮的道理?」

蕭湛望著祈王,「方才舉薦連軒去棉城的不是祈王你?」

祈王,「……。」

這算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嗎?

祈王趕緊補救,「我可沒有讓連將軍常駐棉城的想法,不過是抓了刺客,他該輔佐大將軍。」

自己扇自己的耳光,扇的是啪響。

祈王說著,有將軍站出來,主動請纓,「還是末將去吧,兩位副帥,該輔佐大將軍才是。」

然後,一堆將軍站出來,舉薦那位將軍去。

這時候,趙風進來,在蕭湛耳邊低語了兩句。

蕭湛眉頭皺了一皺,答應不讓祈王去棉城了。

然後請諸將軍退出去,獨留下連軒一人。

連軒忍了怒氣道,「大哥,你怎麼不讓祈王去棉城了?」

要是蕭湛堅持,祈王不去也得去。

蕭湛望著連軒,道,「三天後,崔家會送三萬擔糧食來。」

祈王和東延勾結,這事蕭湛早有懷疑,只是沒有證據。

若是祈王駐守棉城,給敵人通風報信,那糧食能送到軍營來才怪了。

連軒當即咬牙道,「遲早剁了他1

說完,連軒道,「大哥,你是讓我去護送那批糧食?」

蕭湛搖頭,「糧草的事,我另有打算。」

說完,蕭湛朝連軒招了招手,連軒附耳過去。

也不知道說了什麼,連軒磨拳搓掌,眸底大亮,勝過夏日漫天的繁星。

蕭湛說什麼,安容沒聽見。

她還納悶呢,偌大個軍中大帳,還咬耳朵,說悄悄話。

安容去外面一看,好么,有人站在軍帳外,像是站崗,又像是偷聽!

也不知道蕭湛吩咐了連軒什麼事,好像很急的樣子。

出了大帳,連軒先去吩咐了那五百官兵,吩咐他們,他離軍營期間,不得懈怠,要他回來發現偷懶了,皮鞭伺候。

等吩咐完,連軒回了自己住的大帳。

祈王在大帳里喝茶,看連軒收拾包袱,他眉頭一挑,道,「你收拾包袱是要去哪兒?」

連軒瞥了祈王一眼,沒好氣道,「關你屁事?」

祈王瞬間一怒,把茶盞重重的磕在桌子上,邁步出去了。

他出去后,卜達進來了。

見連軒收拾包袱,卜達一愣,「爺,你要出遠門?」

連軒輕嗯了一聲,卜達就去收拾自己的包袱了。

連軒攔住他道,「這回不帶你去。」

卜達當即就不高興了,「爺,我可是打小就跟著你了,連戰場我都跟來了,你出門,我哪能不跟著啊?」

連軒撫額道,「我是去辦正事,兩天後,崔家要送一批糧草路過棉城,如今的棉城,敵人不知道藏匿何處,大哥讓我親自去看著,那批糧草要是出了事,就是有西北風,也不夠十幾萬大軍喝的,我會和糧草一起回來。」

卜達就道,「那我在棉城等世子爺。」

連軒翻白眼,「你要幫我看著五百官兵,這是軍令1

卜達就只好聽吩咐了。

很快,連軒就收拾好包袱,騎馬上路了。

陪同在側的,有十名暗衛。

馬蹄揚起一陣飛塵。

祈王站在大帳外,嘴角攜笑。

安容翻白眼,不知道他笑什麼。

蕭湛明顯和連軒說,糧草三天後路過棉城。

到了連軒嘴裡,就變成了兩天。

而且,蕭湛告訴連軒,都小聲又小聲。

連軒會堂而皇之的告訴卜達?

安容醒來,望著天花板,愣愣出神。

S恰

不知道蕭湛要怎麼解決棉城的問題?

還有崔家……

想到崔家,安容忙起了身。

明兒就要給崔堯治傷疤的葯了,到這會兒,她還沒開始制呢!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八十五章嫌棄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八十七章鳳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