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八十五章嫌棄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22日 05:47 [字數] 414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凌亂的撫著額頭,不著痕的抹去額頭上的冷汗。

虧得皇上敢想啊,她知法守法,怎麼可能販賣私鹽呢?

就算她有這樣的想法,也不敢拉著皇上你一起埃

只不過,她要做的事,和朝廷的鹽引制毒確實有相悖之處。

朝廷施鹽引制度,商人憑鹽引到鹽場取鹽,然後到自動銷鹽區賣鹽。

朝廷只認鹽引,沒有鹽引賣鹽,就是販賣私鹽。

可是她要鹽引沒用埃

她是自己製鹽。

可要是買了鹽引,還自己製鹽,除非她腦袋秀逗了,吃飽了撐的慌沒事找事。

安容望著皇上,道,「只要皇上一道聖旨,我不就不是賣私鹽了嗎?」

徐公公不解道,「不是不想旁人知道么?」

都下聖旨了,那不是誰都知道了?

安容囧了,聖旨那是以備不時之需的,沒人找茬,那就不拿出來,有人尋事,再拿出來不遲埃

再者說了,暴露她一點事沒有,不暴露皇上就行了埃

安容望著皇上,也不說話,清澈明凈的眸底就一個意思:我可沒有販賣私鹽的心,要不是為了邊關將士,我才不鑽錢眼裡呢。

看的皇上是腦殼生疼,擺擺手道,「行了,朕知道你沒有販賣私鹽的想法。」

安容聽得面上一笑,「那皇上是答應了?」

朕能不答應嗎?

皇上瞥頭問徐公公,「去查查。大周哪裡有鹽山,挑三處賜給她。」

安容忙道,「我自己挑。」

「不許得寸進尺,」皇上斂眉道。

徐公公就笑道,「奴才倒知道一處,那地兒鹽山多。」

「哪兒?」皇上端了茶盞,隨口問道。

徐公公笑道,「棉城。」

棉城多鹽山,可是都是不能吃的鹽。

皇上笑了。「那棉城算作一處,就地製鹽,送去應城不需兩日。」

徐公公又問安容道,「那盈利如何分?」

安容碰了碰鼻尖道,「除了供給邊關的鹽,五五分成。等將來不需要供給將士們了,皇上七,我三。」

安容的爽快,讓徐公公刮目相看。

她居然把大頭給了皇上,自己只佔了三。

安容爽快,皇上也爽快了。

這不。又多添了一處鹽山賞給安容。

安容滿意了。

在安容出御書房前,皇上對她道。「若是應城和棉城有什麼事,就差人進宮稟告朕。」

安容連連點頭。

出了御書房,安容身子都輕便了許多。

一直低著腦袋,脖子都泛酸了。

安容揉著脖子,一邊下台階。

忽然,安容停住腳步,往後望去。

芍藥跟在她身後。也跟著張望,不解道。「少奶奶,你看什麼呢?」

安容擰眉,「有人盯著我看。」

芍藥撲哧一聲笑了,「奴婢還當是什麼呢,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御書房重地,就是后妃都不能來,少奶奶來,肯定惹人好奇埃」

安容眉頭未松。

要是好奇,那眼神不會盯的她不舒服。

她總覺得,那感覺,預示著危險。

安容邁步朝前走。

走了百步后,有一丫鬟走了過來,福身道,「蕭表少奶奶,皇後有請。」

安容兩眼望天,翻了個大白眼。

然後跟著丫鬟去了翊坤宮。

翊坤宮內,濟濟一堂。

除了皇后外,還有鄭貴妃和許多不認識的后妃在。

見安容進來,那些后妃都望著她。

最後,眼光都會從她微微隆起的小腹掃過去。

安容從容不迫的上前見禮。

皇後端茶輕啜,她喝了好幾口茶,等放下茶盞,方才叫安容起來。

安容撇撇嘴,起身時,眸光清澈,問道,「皇后找我來是……?」

皇后笑了,一身鳳袍加身,似牡丹雍容大氣。

她手上拿著帕,輕拭嘴角,道,「本宮召集后妃,說服皇上今兒選秀,原本皇上都答應了,誰想到聽到你進宮,皇上就說選秀改日,然後神色匆匆的走了,原本前朝的事,我身為皇后不該過問,不過鄭貴妃說的對,你都能知道,那就不在後宮不得干政之內。」

皇后說的漫不經心,但是語氣中給人一種壓力。

安容勾唇一笑。

原來這濟濟一堂,就是想知道她找皇上是為了什麼事啊?

賣鹽的事,是能隨隨便便到處亂說的嗎?

以為人多,以為她不小心耽誤了她勸皇上選秀,她就要據實相告?

安容一臉無辜道,「我不知道宮裡今兒選秀,耽誤了皇后的事,是我不對,只是我急急忙進宮找皇上什麼事,皇上不許我泄露半個字,否則……。」

說到這裡,安容就停了,她到底是膽小了點兒,不敢假傳聖旨,胡亂用殺無赦三個字。

只好笑道,「皇后和諸位嬪妃想知道,還是問皇上吧,恕我膽小,不敢多言。」

「膽小?」皇后笑了,笑容未達眼底,「本宮還不知道蕭國公府會有人膽校」

皇后話里的譏諷,安容就當沒聽懂,裝傻道,「國公府小輩,性子多少都有些像國公爺。」

她只是蕭國公府的媳婦而已。

鄭貴妃笑道,「皇后的意思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安容看了鄭貴妃一眼道,「可是性情,並非一朝一夕能影響的,過三五年,或許我膽子會大不少,但也不敢把皇上的話當做耳旁風。」

鄭貴妃嘴角攜笑,好一個蕭表少奶奶。說話滴水不露,不容人小覷了。

鄭貴妃轉了話題,道,「前些日子,武安侯府和出嫁的宣平侯世子二夫人斷絕關係的事,鬧得沸沸揚揚,聽說那道士算命極准,不知道蕭表少奶奶可知道他人在哪裡,本宮雖然年紀不校卻也想知道,這輩子還有沒有希望再懷龍裔。」

安容搖頭,一臉惋惜道,「我也想找他問問,我懷的是男是女呢。」

如此一說,就知道安容不知道道士在哪兒了。

一堆后妃都失望極了。

那麼靈驗的道士埃問問前途也是好的埃

鄭貴妃眼神微動,挑眉問道,「道士沒有給你和五姑娘算命?」

安容望著鄭貴妃,眉頭擰了下,不懂鄭貴妃為什麼這麼問,問她就罷了。怎麼還帶上沈安玉?

怎麼覺得,鄭貴妃好奇的不是她的命。而是沈安玉的?

一瞬間,安容就明白了。

沈安玉和丫鬟狼狽為奸,是綁在一根繩子上的螞蚱,沈安玉好,她才好。

皇后信任她,肯定問了不少關於沈安玉算命的事,她還能說沈安玉不好?

安容猜的不錯。沈安玉和丫鬟進宮之後,還真的是大放厥詞。撒起慌來不要臉。

她半真半假的說著,把兩個道士的話摻在一起說。

她沈安玉,武安侯府五姑娘天生鳳骨,把道士引到侯府去的,就是她。

鳳,指的是皇后。

誰娶沈安玉,誰就是太子,將來的皇上埃

這些事,丫鬟不敢明目張的說,她只偷偷告訴了皇后,皇后信任她,不會去求證。

可是翊坤宮裡,有鄭貴妃的丫鬟埃

在宮裡,只要想打聽,就沒有打聽不到的事。

安容覺得有些不對勁。

鄭貴妃要是存心打聽,應該去侯府打聽才是啊,怎麼問她呢?

莫非,她也是今兒才知道這事的,還不曾派人去打聽,又心急了知道,所以問她的?

安容扇貝般的眼帘輕動,正要說話呢。

那邊傳來一清脆悅耳聲,「四姐姐,你來了?」

沈安玉快步走過來,面容嬌媚,眼如碧波。

只是看在安容眸底,是星星點點的寒意。

她在警告安容,不許安容說實話。

安容會把她的警告放在眼裡?

看著沈安玉伸手來要扶著她的手,安容輕輕避開了。

如此舉動,讓皇后眉頭皺了一皺。

鄭貴妃笑了。

原本她還擔心,安容和沈安玉關係太好,到時候蕭國公府會成為沈安玉和三皇子的靠山,如今看來,是她多慮了。

還有沈五姑娘的天生鳳骨,若是皇后命,蕭表少奶奶上桿著巴結她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嫌棄她?

屋子裡,有說有笑。

安容小坐了片刻,實在無聊,就起身告辭了。

沈安玉送她,等出了翊坤宮,走遠了些,沈安玉就翻臉了,「你方才那是什麼意思?1

安容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嫌棄你碰我。」

「……你1

一句話,氣的沈安玉臉都紫了。

安容沒有理會她,邁步朝前走。

芍藥亦步亦趨跟在身後。

等走遠了。

芍藥回頭看了一眼。

彼時,沈安玉身邊站了一位姑娘。

那姑娘還有些眼熟。

芍藥撇撇嘴,從鼻子里哼出來四個字,「物以內聚1

討人厭的人總是喜歡和討人厭的人在一起。

安容聽到芍藥的咕嚕,問道,「怎麼了?」

芍藥回道,「少奶奶,你還記得琉璃宴上說你比試不公平的那位錦州徐媛姑娘吧?」

安容點點頭。

芍藥就道,「她和五姑娘走的很近。」

安容停住腳步,轉身望去。

見徐媛和沈安玉有說有笑,安容沒什麼反應。

都是秀女,一起說笑很正常。

況且沈安玉得皇后寵愛,徐媛想在宮裡站穩腳跟,總要找個靠山。

安容轉身繼續走。

倒是芍藥憋不住了,問一旁領路公公道,「對了,那錦州徐媛是什麼身份啊?」

領路公公回道,「錦州徐姑娘家世不錯,他父親是邊關赫赫有名的將軍徐龍,叔父徐虎……。」

徐龍、徐虎!

安容臉色微動。

蕭湛讓連軒去棉城時,連軒開始不願意去,他道,「我的任務是看著祈王,祈王去哪,我去哪兒,棉城徐虎將軍不是徐龍將軍的弟弟嗎,讓他去傳話,還能敘敘家常。」。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

手機請訪問:m..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八十四章失守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八十六章火燒(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