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嫁嫡 > 第五百八十三章棉城(5K)

嫁嫡

第五百八十三章棉城(5K)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20日 23:56 [字數] 649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臨墨軒,內屋。

安容坐在小榻上,以手托腮,閉目沉思。

窗外,燦爛的陽光照射在老槐樹上,灑下斑駁的疏影。

珠簾外,海棠走過來。

她手裡端著托盤,步子輕緩。

打了珠簾,碧玉藤花的珠簾相撞,發出悅耳的響聲。

「少奶奶,鹽拿來了,」海棠喚道。

聞言,安容忙站了起來。

等走到桌子旁時,海棠已經把托盤放下了。

托盤上擺著五六個青花瓷罐子。

之前蕭遷問安容有沒有去過廚房,等他走後,安容是想去廚房一看究竟的。

可是海棠攔著不許她去,廚房油煙重,人多手雜,沒有去的必要。

要看什麼,她去端過來就是了。

是以,安容只在屋子裡等著。

海棠將罐子打開。

安容這才看見罐子里裝的鹽。

有粗有細,有乾淨的,也有夾了雜質的。

海棠一一介紹,各種鹽的用途。

其實沒有介紹的必要,安容一眼就看出來不同之處了。

雖然她是沒有進過臨墨軒的廚房,可他進過東欽侯府的廚房啊,而且不止一次。

安容緊盯著一鹽罐子不挪眼。

上面貼了紙條:珍珠鹽。

那鹽,如雪白,細如珍珠粉。

這才是名副其實的雪鹽才對。

而一旁的真雪鹽,卻顏色泛黃。

安容試了試味道,雪鹽略帶澀味,但是蕭國公府特有的鹽沒有。

雪鹽,乃貢鹽。

是大周最好的鹽,除了世家大族常年食用之外,尋常之家,都吃稍細稍乾淨的鹽。

貧窮之家,甚至連鹽都吃不起。

為什麼蕭國公府的卻格外好些?

安容問海棠,海棠搖頭。「奴婢不知道,廚房管事媽媽出府了,其他人知道的不多,只知道府里主子吃的都是珍珠鹽。雪鹽是燒府里下人吃的菜用的。」

安容,「……。」

吃個鹽,還分出三六九等來了?

「芍藥去前院問蕭總管了,蕭總管肯定知道,」海棠又道。

安容呲牙。

心底低聲咒罵蕭遷。既是說了不同,為什麼就不幹脆了當的全告訴她,萬一芍藥也打聽不出來,她不得好奇死?

好在,芍藥沒一會兒就回來了。

芍藥是跑著去,跑著回的,臉紅如霞,氣喘吁吁。

雙手撐著膝蓋,是上氣不接下氣,道。「問出來了,珍珠鹽,又叫太夫人鹽。」

「太夫人鹽?」安容聲音不自覺的拔高了三分。

芍藥點頭如搗蒜,一邊接過海棠給她倒的茶,咕咕兩口乾下去,才道,「是太夫人鹽,奴婢去問蕭總管,他還當奴婢是去找他要鹽的,蕭總管還很為難的告訴奴婢。太夫人鹽半年前各院就分了,只留了兩大缸,那是給國公爺做菜用的,誰都不許碰。許是想起國公爺的叮囑,不論少奶奶你要什麼,都要給,蕭總管才改口,說給臨墨軒一小罐……。」

芍藥嘴撅著,覺得蕭總管甚是小氣。

不就一點點鹽嗎?

至於小氣吧啦成那樣嗎?

安容也挺無語的。「除了這些,還問出來點什麼?」

芍藥搖頭,「奴婢還沒來得及問其他的呢,靖北侯夫人就來了,蕭總管去招呼她先了,說是一會,就來見少奶奶你。」

安容點點頭。

等了約莫兩刻鐘,蕭總管才來。

他身後還跟著兩個小廝,抬了一個大缸來。

不用猜,也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

對此,安容囧了。

她不是缺鹽才讓芍藥去找他的埃

偏蕭總管當是,進門就做了解釋,鬧的安容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等蕭總管解釋完,就輪到安容解釋了,安容訕笑道,「蕭總管誤會了,我讓芍藥去找你,不是找你拿珍珠鹽,而是聽大少爺說,府里吃的鹽和府外的不一樣,我是好奇,讓芍藥去問你的。」

蕭總管恍然一笑,他就說呢,當初給臨墨軒的鹽和其他各院一樣,表少爺一個人,又不是日日在臨墨軒用飯,鹽哪用的那麼快。strong/strong

蕭總管望著安容道,「少奶奶有什麼不解的,但問無妨。」

安容就不客氣了,擺擺手,讓屋子裡丫鬟退出去,方才問話。

問了一通之後,安容才明白,為什麼珍珠鹽又叫太夫人鹽。

這鹽是太夫人制的。

鹽的來歷,得從三十年前說起。

當年蕭家沒落,比人能想象的還要沒落,蕭老國公又頑劣不堪,將太夫人氣的病在床。

當時,大夫都說太夫人熬不過去了,讓蕭家準備好棺材。

誰想到太夫人好了。

非但好了,一個嬌貴了幾十年的太夫人,居然下廚做羹湯。

當時,蕭家可沒有雪鹽吃,用的就是現在蕭家用來搓豬下水的糙鹽。

用糙鹽做菜,那菜泛苦味。

也不知道太夫人用的什麼法子,把糙鹽變成了珍珠鹽。

聽到這裡,安容眼前一亮。

鹽的利潤有多大,看看李家就知道了,蕭太夫人有此秘法,蕭家不可能一直沒落。

事實,蕭家也沒有沒落,只是珍珠鹽,只有蕭國公府有,市面上沒有埃

蕭總管點頭道,「確實,太夫人手裡有此秘法,蕭家發達是遲早的事。」

蕭總管陷入回憶中。

當初,蕭太夫人確實賣過珍珠鹽,還是蕭總管跟在蕭老國公身後去賣的,偷偷的賣。

要知道,鹽是朝廷把持的,賣私鹽是犯法的事。

當年,珍珠鹽在京都引起了轟動。

可惜,只是曇花一現。

這樣精緻的鹽,有多少人盯著,尤其是那些鹽商和朝廷。

多方打聽,想佔為己有。

可惜蕭家沒落,蕭老國公性子紈。又霸道,沒有兵權在手,他的霸道就是一把懸在頭頂上的鋒刃。

那些權貴們想搶秘方,蕭家能不給嗎?

蕭太夫人當時就放棄了賣鹽的想法。

不為別的。因為蕭老國公的性子,他不適合做商人,和人談生意,兩句話聽不順耳,當即就上了脾氣。和人吵起來,誰願意和他談生意?

可蕭家就這麼一個頂樑柱,他要是一直紈街頭,蕭家可就真完了。

蕭太夫人思來想去,還是決定讓蕭老國公子承父業,去戰場上霸道去。

珍珠鹽的事,就這樣耽擱下來了。

後來,蕭老國公去了戰場,所向披靡,很快就封了將軍。

大周建朝。又封他為國公。

那時候,蕭老國公重提賣鹽的事,因為蕭老國公上戰場之前,太夫人是這樣跟他說的,「蕭家沒落,想做生意都提心弔膽,我不求你封侯拜將,只求蕭家不被人欺負,你是蕭家男兒,保護蕭家是你的責任。」

蕭老國公是想通過賣鹽來證明自己。證明他達到了蕭太夫人的期望。

不過蕭太夫人依然沒有賣鹽。

因為蕭老國公太霸道,又兵權在手,他要是賣鹽,蕭家肯定會富可敵國。

一個戰功赫赫。又富可敵國的人。

先皇會留他嗎?

蕭家不缺錢用,沒必要去做觸怒龍顏,惹人忌憚的事。

可是蕭老國公堅持,太夫人也堅持,誰也奈何不了誰。

後來,蕭老國公外出辦差。

太夫人叫了心腹媽媽。在廚房制了一堆鹽……

當時,太夫人說了,蕭老國公就是把鹽當飯吃也夠他吃一輩子了,賣鹽的事不許再提。

這事,把蕭老國公氣的夠嗆,幾天沒理太夫人。

那時候,蕭老國公生氣的只吃買來的鹽,不吃太夫人制的鹽。

直到太夫人去世,在太夫人靈堂上,蕭老國公才吃珍珠鹽燒的飯菜,直到今天。

安容,「……。」

抬手撫額,安容心底越發不解了。

蕭遷什麼意思啊?

太夫人不許蕭國公府賣珍珠鹽,他怎麼還跟她說這些事?

等蕭總管走後,安容又把蕭遷找來了。

擰了一雙眉頭,安容掃了蕭遷,問他,「太夫人不許蕭國公府賣珍珠鹽1

蕭遷輕咳了兩聲,眼神飄忽,訕笑道,「大嫂,你別瞪我啊,太夫人是不許國公府賣鹽,我也沒讓大嫂你賣埃」

「那你告訴我做什麼?」安容眉頭依舊擰著。

蕭遷笑道,「大嫂有所不知,祖父性子拗,太祖母不許他賣鹽,他哪會就這樣隨便放棄了?這麼多年,一直想著怎麼把粗鹽變成珍珠鹽呢,只是一直不得其法,上回,祖父還感嘆,不知道太祖母怎麼弄的呢,想著大嫂你或許知道,我這不是聽你說缺鹽,隨口提了一句么?」

說完,蕭遷頓了一頓,問道,「大嫂,你會嗎?」

安容眉頭動了一動。

她會不會,她也不知道。

不過粗鹽提純,和藥材提煉精華的原理應該差不多,都是取其精華去其糟粕。

就算她不會,還有木鐲呢。

見安容不說話,蕭遷眸底略微有些可惜,道,「要是大嫂會的話,可以進宮找皇上要座鹽山,供給大哥的軍隊食用綽綽有餘了。」

「就這樣?」安容有些不信。

誰讓蕭遷拐彎抹角了,就這個原因,大大方方的說不就行了?

蕭遷臉微微窘,「除了大哥之外,還有兩個原因,其一,朝廷給祖父送去的鹽,路過利州時,原本大晴天,忽然下起了雨,鹽損失慘重,而且,祖父的軍隊,因為訓練任務重,出汗太多,給將士們喝的都是淡鹽水,還有包紮傷口,用酒精消毒成本太大,一般都是用鹽水消毒,所以用鹽比一般軍隊要多一些,朝廷覺得祖父多此一舉,朝廷給邊關的物什,從來只少不多……。」

鹽,對邊關的軍隊來說,很重要,用量很大。

可是朝廷的鹽,是用來賣錢的。

每年。蕭國公府都會貼不少銀子購買鹽用于軍隊。

蕭遷覺得這筆錢可以省下來。

安容聽得點點頭,「第二呢?」

蕭遷臉紅了,眼神更加的飄忽了,安容望著他。

蕭遷只好道。「珍珠鹽燒出來的菜,味道不是雪鹽能比的,我的珍珠鹽吃完了……。」

安容嘴角一抽。

她想到了蕭湛,嘴也刁的可以,不由得問道。「軍營里的伙食極差,你將來上了戰場能吃的慣?」

蕭遷回道,「此一時彼一時,上了戰場,填飽肚子就行,哪敢奢望飯菜味道好?」

安容無話可說。

然後,把蕭總管送來的鹽,讓蕭遷抬了回去。

再然後,安容繼續發獃。

不可否認,蕭遷說到安容心裡去了。買鹽的錢能省下來,為什麼不省?

食鹽之所以價格昂貴,是因為能食用的鹽,極少,尤其是雪鹽,價格是粗鹽的十倍百倍不止。

若是粗鹽能變成珍珠鹽,其利潤之豐厚,安容都不敢想。

難怪太夫人不願意掙這筆錢了。

可是她要做食鹽生意嗎?

違逆太夫人的意願真的好嗎?

安容揉太陽穴,一邊吩咐芍藥道,「去拿幾塊不能食用的鹽曠石來。」

芍藥領了吩咐出去。

半個時辰后。一籮筐鹽礦石抬進了藥房。

安容讓海棠和芍藥把鹽礦石碾碎了,融進水裡。

先用沙網將大顆粒礦石過濾,然後用七八層白紗過濾小碎雜質。

鹽水渾濁,和珍珠鹽八竿子也打不著。

芍藥望著安容。道,「少奶奶,還要繼續嗎?」

她覺得沒必要了。

安容在屋子裡溜達,看著那鹽水發獃。

最後,吩咐道,「去拿木炭來。」

芍藥啊了一聲。安容就催道,「快去!多拿點。」

芍藥不敢耽擱,飛奔出去。

很快,芍藥就和海棠抬了一大袋木炭來。

安容用木炭過濾鹽水,很快,鹽水就清澈了許多。

多過濾幾遍,鹽水就很清澈了。

接下來就好辦了,把鹽水的水份蒸發掉,留下一顆顆晶瑩的鹽粒。

芍藥驚呆了,「少奶奶,不能吃的鹽礦石,真的能變成食鹽。」

說完,芍藥又雙眼冒光了。

要發大財了!

海棠嗔了芍藥一眼,望著安容道,「少奶奶,你真的要進宮找皇上要鹽山嗎?」

「先去見老夫人再說。」

安容帶著鹽礦石和鹽去了紫檀院。

屏退伺候的丫鬟婆子,安容才和老夫人道明來意。

老夫人聞言一笑,拍著安容的手道,「這事,你看著拿主意就成了,當初太夫人不是沒有賣珍珠鹽的想法,只是國公爺性子不合適做生意,這才作罷。」

也就是,安容做不做食鹽生意,老夫人都贊同。

老夫人還說了另外一件蕭總管沒有說的事,她笑道,「其實當年珍珠鹽鬧得沸沸揚揚時,太夫人曾有過把製鹽秘方上繳朝廷的想法,希望大家都吃的上好鹽,只是昏君當政,朝中奸佞橫行,那秘法就是到了朝廷手裡,不是為民謀利,而是幫朝廷斂財,助長朝廷奢靡之風,太夫人厭惡前朝,哪會助紂為虐?這才罷了。」

安容微微一愣,「那大周建朝了呢,怎麼沒有把秘法上繳朝廷?」

老夫人搖頭一笑,「怎麼沒有,太夫人曾旁敲側擊過先皇,先皇說鹽稅佔了國庫很大的收入,他可以減免賦稅,但不會減免鹽稅,太夫人把製鹽秘法給了朝廷,估計也和雪鹽一樣,只是富貴人家才吃的起。」

蕭太夫人只為民謀利,不為朝廷謀利。

聽老夫人一番話,安容哪還不明白埃

只要她心底寬厚,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大周好,就和蕭太夫人是一樣的,至於怎麼做,倒不必拘謹,有太多顧慮。

所以,安容決定進宮求皇上了。

倒沒有急著今兒就去,這會兒時辰不早了,進宮好說,就是回來會很晚,老夫人讓她明天再去。

為了第二天進宮,晚上安容都沒有進木鐲。

誰想到,安容進宮的不湊巧,招人恨了。

一堆人把安容恨的是牙根痒痒埃

話說,那群秀女進宮也有十數日了,天天盼著皇上選秀。

皇后也是天天催,可是皇上興緻不高啊,要不就是邊關有軍情,沒那個心情。

今兒好不容易,邊關有了捷報,皇后祝賀之餘,重提選秀的事。

皇上心情好,剛點頭,還沒說答應呢。

好了,太監來報,「皇上,蕭表少奶奶求見。」

皇上眉頭當時就扭緊了,以為安容進宮是有什麼大事,當即對皇后道,「選秀改日。」

然後,皇上起身去了御書房。

皇上的腳步還有些急切,因為安容不同常人埃

她和皇上稟告的兩件事,都應驗成真了。

祈王送了奏摺來。

東延和北烈和親的奏摺也送來了。

安容等候在御書房前,遠遠的就見到了皇上。

安容迎上幾步,正要福身請安呢,就聽皇上問道,「可是邊關出了什麼大事?」

聲音里還有些緊張,眸底更寫滿了擔憂。

安容,「……。」

獃滯在那裡,安容不知道怎麼回話好。

不是邊關出事,是她有事埃

她這樣回答,是不是會討皇上嫌棄?

安容撓額頭,努力想這兩天,軍營有什麼大事。

好像沒什麼大事啊?

安容抬眸,不好意思的看著皇上,道,「應城一切安好,沒出什麼事礙…。」

皇上稍稍放心,然後眉頭又擰緊了,「應城沒事,靖北侯世子呢,他出蛾子了?」

安容囧了,「他也沒事,前天傍晚,相公派他去棉城了。」

「去棉城做什麼?」皇上問道。

「相公怕東延攻打棉城,讓連軒去提醒一聲。」

皇上點點頭,邁步進御書房。

身後,安容輕拍胸口。

正要邁進門檻呢,安容眼前一閃,腳就搭在門檻上。

一旁不遠處,有位官兵頭微微斜眼,眸底帶了疑惑。

為什麼皇上問蕭表少奶奶邊關出什麼事問的那麼自然?

邊關之事,乃軍情。

皇上應該第一個知道才對吧?

御書房內,皇上走在前面,徐公公走在後面,他回頭望了一眼,提醒皇上道,「皇上,蕭表少奶奶走神了。」

皇上眉頭一挑,還未轉過身來,就聽到有說話聲傳來。

「皇上,棉城失守了……。」

:~~o_o~~

更新好晚。。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八十二章世家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八十四章失守(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