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七十八章歸宗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16日 23:27 [字數] 611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出了宣平侯府,安容坐上馬車。&&

她沒有直接回蕭國公府,而是回了侯府。

侯府門前,立著兩隻威武的雄獅,鎏金的匾額在陽光下閃耀著光芒。

馬車緩緩停下。

那邊,有小廝牽了幾匹駿馬,還有馬車過來。

趙成見了,就笑道,「少奶奶,侯府怕是來客了。」

安容掀開車簾,看了那駿馬和馬車幾眼。

馬車周身蒙著呢絨,但是沒有標記,說是誰府上的。

芍藥過來扶安容下馬車,安容邁步上台階,問守門小廝道,「誰來侯府了?」

守門小廝忙回道,「是齊州沈家。」

說完,小廝補充了一句,「是帶了重禮來的。」

聞言,安容眼梢帶笑。

誠如蕭湛說料,齊州沈家真的有意父親出任族長,否則不會帶重禮來。

安容拎了裙擺,邁步進府。

松鶴院,正屋。

齊州沈家幾位年長老者正和老太太閑聊,聊的當然是老太爺了,他們都是老太爺的堂兄弟。

老太爺在世時,老太太不敢問他少年時的事,怕惹老太爺想起枉死的父母兄弟。

這回聽老太爺孩提是的調皮事,老太太眼淚都笑出來了。

誰能想到一本正經的老太爺,少時也頑皮的掏鳥窩,結果鳥窩砸下來,砸了他一腦門的鳥蛋?

還有位堂爺爺幫老太爺背黑鍋,挨了一頓板子。結果敲詐了老太爺兩個月的月錢。

安容饒過屏風時,正巧聽那位堂爺爺嘆道,「人老了,就格外的容易想起以前的事,好像那些事才發生在昨日,今兒就鬢髮斑白,兩隻腳都邁進了棺材……。」

他說著,另外一老者跟著嘆息道,「也不知道有多少日子好活的了。我還記得少時,我們和思明兄坐在假山上,一邊往湖裡丟石子,一邊想將來,他志向遠大,希望能像大伯父那般。做個正直的諫官,前朝皇帝昏聵,聽不見諫言,還誅殺大伯父家滿門,逼得思明兄不得不棄文從武,齊州沈家……。」

說到這裡。幾位老者就開始自責了。

當初,的確沈家太過薄情。為了自保居然撇清自己,妄稱世家。

幾位老者認錯的態度極好,有兩位老太太還有印象,因為老太爺彌留之際曾提及過。

雖然老太爺和齊州沈家決裂了,可有句話說得好,冤有頭債有主,犯錯的是沈祖琅祖上。不是那麼族人,老太爺也想那些手足兄弟。

只是老太爺性子倔。讓他主動認錯,那是斷斷不可能。

如今齊州沈家上門了,老太太哪會將他們絕之門外?

這不,幾位老者提出去老太爺墳前,給老太爺上香,老太太抹著眼淚答應了。

丫鬟上前,福身稟告,「老太太,四姑奶奶回來了。」

老太太擦乾眼淚,見安容邁步進來,眸底便帶了三分笑意。

安容上前見禮,老太太便給安容介紹道,「這幾位是齊州沈家的長輩。」

說完,又給他們介紹安容,「這就是我那位嫁進蕭國公府的四孫女。」

安容盈盈福身,給他們見禮。

幾位老者把安容狠狠的誇了一頓。

然後又坐了片刻,便起身告辭了。

安容知道他們要走,因為馬車都趕到侯府跟前了。

侯爺親自送他們出府。

屋內,老太太問安容道,「宣平侯世子的病還有的治嗎?」

安容點頭一笑,「只是中了毒,解毒就沒事了。」

安容說著,芍藥就嘟嘴道,「宣平侯世子沒事,有事的是少奶奶,她又被大姑奶奶給算計了,大姑奶奶壓根就不是請少奶奶去宣平侯府給宣平侯世子治病,她是讓少奶奶去給宣平侯府賠禮道歉的。」

三太太坐在那裡,一聽芍藥說這話,臉就拉的老長的,「讓安容去賠禮道歉?賠哪門子禮,道哪門子的歉?1

冷哼完,又繼續道,「她算計你,你還幫宣平侯世子治病?」

安容無奈一笑,「不治病,宣平侯世子就真死了,那相公的黑鍋只怕要背一輩子。」

「你呀1三太太搖頭,不知道說什麼好。

安容顧慮的還是有必要的,做嫡妻的,要以丈夫聲譽為重。

二夫人坐在一旁,端茶輕啜。

她清澈水潤的眸底有讚賞笑意。

她可是使了人去盯著,不是怕安容吃虧,有蕭國公府護著,她吃不了大虧,最多言語上受些氣。

她只是好奇安容是怎麼處理事情的,她能看得出來安容根本不願意搭理沈安芸。

聽暗衛稟告道士算命,說大姑奶奶克夫,不休掉她,宣平侯世子遲早要被她剋死。

想著,她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揚。

老實說吧,要不是安容先下手了,她就叫人去了。

這是最好的休妻理由。

估摸著要不了幾個時辰,大姑奶奶就會被休回府了吧?

以她那不安分的性子,得打發的遠遠的才行。

見屋子裡有些寂靜,三太太轉了話題道,「齊州沈家以前和侯府勢不兩立,如今卻登門拜訪,還送上重禮,也不知道為了什麼事?」

老太太手裡撥弄著佛珠,道,「誠心求和,我是看出來了,只是他們幾次看著我和侯爺,似乎有話想說,應該還有別的事。」

正說著呢,外面丫鬟急急忙進來,稟告道,「老太太,七老太爺給侯爺下跪了1

老太太一愣,「可知道為什麼下跪?」

丫鬟搖頭,「奴婢只遠遠的瞧見了,沒敢上前。」

雖然侯府還沒有認祖歸宗,可是七老太爺可是長輩,大庭廣眾之下給侯爺下跪,絕非小事啊,而且不止他一個,其他三位老太爺也跪了。

老太太面色凝重。

等侯爺回來,老太太就迫不及待的問他了,「七老太爺下跪,求你什麼了?」

侯爺揉太陽穴,語氣無奈道,「七叔他們下跪,是求我出任齊州沈氏的族長。」

老太太愕然怔住,她做夢也沒想到會是這樣。

「你答應了?」老太太的聲音有些顫抖。

侯爺輕點了下頭。

他答應了。

是被迫答應的。

他要是不答應,那幾位長輩就長跪不起,這不是逼他答應嗎?

老太太沒說什麼,只嘆息一聲,「出任偌大一個沈氏族長,肩上的責任可是不輕。」

安容坐在一旁,介面道,「因為侯府在京都的緣故,齊州沈氏數年來都不曾參加科舉,不少人就那樣耽擱了,只怕心底對侯府怨言頗深,要真的想齊州沈氏歸心於父親,還得給足了他們好處才行。」

安容想,齊州沈氏這麼著急進京,出動的還是當初和老太爺關係最好的族兄,不惜年邁的他們舟車勞頓來京,甚至下跪相求。

為的就是沈氏將來。

畢竟科舉三年一次。

錯過了,就要再等三年啊,等不起啊,難道要等到父子同科嗎?

侯爺點點頭,「安容說的對。」

老太太還是有些不放心道,「舉薦他們參加科舉,倒不是什麼難事,只要瓊山書院,有兩名先生聯名舉薦就有參加科舉的資格,難的是怕養了一批狼。」

二夫人笑道,「老太太多慮了,如今的齊州沈家,連祖屋都被人給燒了,他們來京,就是想在京都站穩腳跟,侯府是他們的靠山,他們不敢背地裡來陰的,也沒那個本事,再說了,侯爺出任族長,怎麼也能做個二三十年,再大的恩怨,熬二十年,還有多少人記得?」

老太太點點頭,「沒事就好。」

侯爺能做齊州沈氏的族長,那是再好不過的事。

齊州後輩多,只要扶持三五個,在朝堂上就是不小的助力,對侯府的發展有利無害,當然,前提是他們忠心於侯爺。

再者,老太爺要發展侯府,成為京都世家,為的就是有朝一日,齊州沈家哭著求著回來求他們認祖歸宗。

今兒,老太爺的遺願達成了。

老太太高興還來不及了。

吃過回門飯後,又小坐了片刻。

安容這才起身回去。

路過前院的時候,安容見到遠處涼亭出,有爽朗笑聲傳來。

遠遠的,好像瞧見有好幾個年紀十五六歲,模樣俊秀的少年在說笑。

見安容注目觀望,有丫鬟過來稟告道,「四姑奶奶,那幾位少爺是齊州沈家的少爺。」

安容點點頭。

邁步繼續朝前走。

出了侯府大門,芍藥扶著安容上馬車。

趙成站在一旁,稟告道,「少奶奶,宣平侯府二少爺挨了三十大板。」

「只挨了三十大板?」安容微微凝眉。

下毒迫害嫡兄,這可不是小事,居然只打他三十大板就了事了?

趙成點點頭。

確實只有三十大板,多一板也沒有。

「那沈安芸呢?」安容擰眉問道。。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

只是老太爺性子倔。讓他主動認錯,那是斷斷不可能。

如今齊州沈家上門了,老太太哪會將他們絕之門外?

這不,幾位老者提出去老太爺墳前,給老太爺上香,老太太抹著眼淚答應了。

丫鬟上前,福身稟告,「老太太,四姑奶奶回來了。」

老太太擦乾眼淚,見安容邁步進來,眸底便帶了三分笑意。

安容上前見禮,老太太便給安容介紹道,「這幾位是齊州沈家的長輩。」

說完,又給他們介紹安容,「這就是我那位嫁進蕭國公府的四孫女。」

安容盈盈福身,給他們見禮。

幾位老者把安容狠狠的誇了一頓。

然後又坐了片刻,便起身告辭了。

安容知道他們要走,因為馬車都趕到侯府跟前了。

侯爺親自送他們出府。

屋內,老太太問安容道,「宣平侯世子的病還有的治嗎?」

安容點頭一笑,「只是中了毒,解毒就沒事了。」

安容說著,芍藥就嘟嘴道,「宣平侯世子沒事,有事的是少奶奶,她又被大姑奶奶給算計了,大姑奶奶壓根就不是請少奶奶去宣平侯府給宣平侯世子治病,她是讓少奶奶去給宣平侯府賠禮道歉的。」

三太太坐在那裡,一聽芍藥說這話,臉就拉的老長的,「讓安容去賠禮道歉?賠哪門子禮,道哪門子的歉?1

冷哼完,又繼續道,「她算計你,你還幫宣平侯世子治病?」

安容無奈一笑,「不治病,宣平侯世子就真死了,那相公的黑鍋只怕要背一輩子。」

「你呀1三太太搖頭,不知道說什麼好。

安容顧慮的還是有必要的,做嫡妻的,要以丈夫聲譽為重。

二夫人坐在一旁,端茶輕啜。

她清澈水潤的眸底有讚賞笑意。

她可是使了人去盯著,不是怕安容吃虧,有蕭國公府護著,她吃不了大虧,最多言語上受些氣。

她只是好奇安容是怎麼處理事情的,她能看得出來安容根本不願意搭理沈安芸。

聽暗衛稟告道士算命,說大姑奶奶克夫,不休掉她,宣平侯世子遲早要被她剋死。

想著,她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揚。

老實說吧,要不是安容先下手了,她就叫人去了。

這是最好的休妻理由。

估摸著要不了幾個時辰,大姑奶奶就會被休回府了吧?

以她那不安分的性子,得打發的遠遠的才行。

見屋子裡有些寂靜,三太太轉了話題道,「齊州沈家以前和侯府勢不兩立,如今卻登門拜訪,還送上重禮,也不知道為了什麼事?」

老太太手裡撥弄著佛珠,道,「誠心求和,我是看出來了,只是他們幾次看著我和侯爺,似乎有話想說,應該還有別的事。」

正說著呢,外面丫鬟急急忙進來,稟告道,「老太太,七老太爺給侯爺下跪了1

老太太一愣,「可知道為什麼下跪?」

丫鬟搖頭,「奴婢只遠遠的瞧見了,沒敢上前。」

雖然侯府還沒有認祖歸宗,可是七老太爺可是長輩,大庭廣眾之下給侯爺下跪,絕非小事啊,而且不止他一個,其他三位老太爺也跪了。

老太太面色凝重。

等侯爺回來,老太太就迫不及待的問他了,「七老太爺下跪,求你什麼了?」

侯爺揉太陽穴,語氣無奈道,「七叔他們下跪,是求我出任齊州沈氏的族長。」

老太太愕然怔住,她做夢也沒想到會是這樣。

「你答應了?」老太太的聲音有些顫抖。

侯爺輕點了下頭。

他答應了。

是被迫答應的。

他要是不答應,那幾位長輩就長跪不起,這不是逼他答應嗎?

老太太沒說什麼,只嘆息一聲,「出任偌大一個沈氏族長,肩上的責任可是不輕。」

安容坐在一旁,介面道,「因為侯府在京都的緣故,齊州沈氏數年來都不曾參加科舉,不少人就那樣耽擱了,只怕心底對侯府怨言頗深,要真的想齊州沈氏歸心於父親,還得給足了他們好處才行。」

安容想,齊州沈氏這麼著急進京,出動的還是當初和老太爺關係最好的族兄,不惜年邁的他們舟車勞頓來京,甚至下跪相求。

為的就是沈氏將來。

畢竟科舉三年一次。

錯過了,就要再等三年啊,等不起啊,難道要等到父子同科嗎?

侯爺點點頭,「安容說的對。」

老太太還是有些不放心道,「舉薦他們參加科舉,倒不是什麼難事,只要瓊山書院,有兩名先生聯名舉薦就有參加科舉的資格,難的是怕養了一批狼。」

二夫人笑道,「老太太多慮了,如今的齊州沈家,連祖屋都被人給燒了,他們來京,就是想在京都站穩腳跟,侯府是他們的靠山,他們不敢背地裡來陰的,也沒那個本事,再說了,侯爺出任族長,怎麼也能做個二三十年,再大的恩怨,熬二十年,還有多少人記得?」

老太太點點頭,「沒事就好。」

侯爺能做齊州沈氏的族長,那是再好不過的事。

齊州後輩多,只要扶持三五個,在朝堂上就是不小的助力,對侯府的發展有利無害,當然,前提是他們忠心於侯爺。

再者,老太爺要發展侯府,成為京都世家,為的就是有朝一日,齊州沈家哭著求著回來求他們認祖歸宗。

今兒,老太爺的遺願達成了。

老太太高興還來不及了。

吃過回門飯後,又小坐了片刻。

安容這才起身回去。

路過前院的時候,安容見到遠處涼亭出,有爽朗笑聲傳來。

遠遠的,好像瞧見有好幾個年紀十五六歲,模樣俊秀的少年在說笑。

見安容注目觀望,有丫鬟過來稟告道,「四姑奶奶,那幾位少爺是齊州沈家的少爺。」

安容點點頭。

邁步繼續朝前走。

出了侯府大門,芍藥扶著安容上馬車。

趙成站在一旁,稟告道,「少奶奶,宣平侯府二少爺挨了三十大板。」

「只挨了三十大板?」安容微微凝眉。

下毒迫害嫡兄,這可不是小事,居然只打他三十大板就了事了?

趙成點點頭。

確實只有三十大板,多一板也沒有。

「那沈安芸呢?」安容擰眉問道。。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七十七章生薑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七十九章提議(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