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七十七章生薑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16日 23:27 [字數] 525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丫鬟還沒說完,宣平侯夫人的臉已經陰沉的可以滴墨了。txt小說下載/

她犀利冰冷的眸光掃過沈安芸,沈安芸背脊直顫抖。

她不知道怎麼得罪了宣平侯夫人,但是宣平侯夫人肯定是生氣了,那嫌棄的眼神好像要生吞活剝了她一般。

沈安芸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她拳頭捏緊,斜了姨娘一眼,那眼神之冷,不比宣平侯夫人溫和半分。

都怪她多嘴多舌!

本來她已經哄的四妹妹來給世子爺看病,順帶借四妹妹蕭國公府表少奶奶的身份立威,她卻蹦出來火上澆油!

她不說話,沒人當她是啞巴!

沈安芸怕極了安容掉頭就走,那時候世子爺回天乏術不說,宣平侯夫人還擔心得罪蕭國公府,肯定會逼迫她上門負荊請罪。

安容才不管屋子裡的明槍暗箭,她朝床榻走去。

她現在只想把宣平侯世子的病治好了,再看宣平侯府怎麼鬧去!

安容站在床榻邊,在凳上坐下。

她蔥白的指頭搭在宣平侯世子的脈搏上,用心診脈。

芍藥站在一旁,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好奇呢,少奶奶不是只會醫書嗎,怎麼還會搭脈看病了?

搭脈,安容是不大會,可是不代表一點不會。

其實,她心底已經確定了宣平侯世子的病了,搭脈,只是以防萬一。

片刻之後,安容收了手。

語氣淡淡的吩咐道,「煮一碗生薑水來。」

宣平侯夫人望著安容,眸底寫滿了質疑,生薑水只能去去寒氣。能治哪門子病,這不是瞎胡鬧嗎?

只是安容會治許多奇難雜症的事,她心裡清楚。

加上,生薑水喝了屁事沒有,秉承著不得罪安容的原則。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宣平侯夫人示意丫鬟去煮了生薑水來。

約莫一刻鐘后,生薑水送來了。

安容吩咐丫鬟,把一整碗生薑水給宣平侯世子餵了下去。

差不多半盞茶后。宣平侯世子就臉色大變。

臉色驚駭。又青又紫,還一頭的冷汗,甚是嚇人。

沈安芸見了就心疼了。質問安容道,「你這到底是治病,還是在害命?1

說著,還很賢惠的拿了帕上前。幫宣平侯世子抹額頭上的冷汗。

結果剛湊上去。

宣平侯世子身子一傾,一口淤青泛黑的血就噴了出來。

一滴不落的全噴在了沈安芸的身上。連手上都沾染了不少。

把沈安芸嫌棄的啊,忙就用帕子猛擦。

等黑血吐出來,宣平侯世子身子虛脫的倒在床上,有氣無力。

宣平侯夫人不傻。稍微有點常識的都知道,血泛淤黑,是中毒的癥狀。

再看安容時。宣平侯夫人就渾身不自在了,之前她可是將宣平侯世子的吐血之症歸為內傷。誤以為是蕭表少爺打的!

結果卻是被人下毒所致!

一想到有人差點害死她兒子,宣平侯夫人就恨不得將那人揪出來,然後剁碎了喂狗。

宣平侯夫人望著安容,尷尬的笑著,「遠兒從比試場回來,就開始吐血,大夫說是內傷,我沒想到……。」

說到這裡,宣平侯夫人就停了,道歉的話,她實在是說不出口。

安容瞥了宣平侯世子兩眼,才道,「宣平侯世子還算是命大,要是再晚一兩天,就算不中毒死,也會吐血而亡。」

就是不知道是誰下的毒,能完美的把禍事栽贓到蕭湛頭上。

而且這毒,下的隱晦,一般大夫壓根就發現不了。

就算知道,用比的法子解毒,也是白搭。

宣平侯夫人問道,「那世子的病是不是沒什麼大礙了?」

安容拿帕子擦拭鼻尖,道,「生薑水要喝三天,這三天,不能吃其他東西,等體內毒排盡就沒事了。」

說著,安容的眸光瞥到屋內高几上的百合上,道,「那兩盆百合記得搬走。」

安容說著,眸光從姨娘臉上掃過去,沒有錯過她眸底一抹慌亂。

和她一樣慌的,還有沈安芸。

她的臉色,幾近慘白。

宣平侯夫人剔透的很,安容一說這話,她就知道那兩盆百合與宣平侯世子的毒有關。

當即問丫鬟,而且她聲音里透著一股子咬牙恨意,「百合是誰放在屋子裡的?」

丫鬟不敢吭聲,大氣都不敢粗喘。

宣平侯夫人又怒問了一遍。

丫鬟這才回話,說話聲還支支吾吾的,「是,是二少爺,之前屋子裡,擺的是牡丹,他說牡丹初看雍容,看久了容易膩味,讓奴婢換了,奴婢搬了十八學士來,二少爺說這花太珍貴了,又說屋外的百合開的清淡……。」

「然後二夫人就讓奴婢搬了兩盆百合進屋,打那之後,屋子裡就一直擺著百合,沒有再換別的花,」丫鬟脖子涼颼颼的。

她沒想到,百合也能讓人中毒,日日吐血,這不是花能殺人了嗎?

二少爺極少來世子爺屋子裡,來一回,就挑剔花不好,繞來繞去選了百合,要說世子爺的病和他無關,誰信?

世子爺可是夫人的命根子,他算計世子爺,覬覦侯府,夫人能饒了她才怪了!

宣平侯夫人忍著怒氣,賠著笑臉,問安容,她納悶啊,百合花她常聞,百合還能煮粥,確定沒毒的。

她問安容,百合是怎麼讓宣平侯世子中毒的。

安容只回她道,「你另尋一個大夫來,仔細檢查一下世子的葯,就能得到答案了。」

之前,是大夫不會隨便往藥物中毒上想,提醒一下,就能明白了。

其實,安容是避嫌。

畢竟蕭湛打傷宣平侯世子再前,雖然這不是蕭湛的錯,可是宣平侯府先入為主了,就算她治好了,難保人家有別的想法。

另外找一個大夫了,大夫的話,宣平侯府總會信的。

見沒她什麼事了,安容便告辭了。

等出了院子,芍藥才問道,「少奶奶,宣平侯世子消瘦成那樣,幾碗生薑水就能治好?」

芍藥的話,安容聽得好笑,「藥物之間相生相剋,對症了就有效,不對症,吃再多也沒用。」

芍藥還是不信,「可是生薑水也太簡單了吧?」

你好歹加點蔥埃

安容聳肩一笑,她望了望天上的浮雲,笑道,「也不是一點事沒有,至少這一回,宣平侯世子身子廢了一大半,想復原,怎麼也要一年半載,想生孩子,估計得三五年後了。」

想到前世的武安侯府,同樣是爵位被人惦記,最後父親兄弟都被人害死。

宣平侯府二少爺敢對宣平侯世子下毒,還栽贓給蕭湛,膽量還真是不小呢,和二老爺有的一拼了。

主僕兩人,隨口閑聊幾句。

丫鬟遠遠的領路,不擔心她們偷聽。

可是安容忘記了,她們身處岔道口,隔著青竹,宣平侯正邁步從另一條路走過來。

他耳力極好,將安容和芍藥的話聽的一字不落。

他的臉,寒如冰霜。

ps:今天會有二更。。。。。

~~o_!

她不說話,沒人當她是啞巴!

沈安芸怕極了安容掉頭就走,那時候世子爺回天乏術不說,宣平侯夫人還擔心得罪蕭國公府,肯定會逼迫她上門負荊請罪。

安容才不管屋子裡的明槍暗箭,她朝床榻走去。

她現在只想把宣平侯世子的病治好了,再看宣平侯府怎麼鬧去!

安容站在床榻邊,在凳上坐下。

她蔥白的指頭搭在宣平侯世子的脈搏上,用心診脈。

芍藥站在一旁,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好奇呢,少奶奶不是只會醫書嗎,怎麼還會搭脈看病了?

搭脈,安容是不大會,可是不代表一點不會。

其實,她心底已經確定了宣平侯世子的病了,搭脈,只是以防萬一。

片刻之後,安容收了手。

語氣淡淡的吩咐道,「煮一碗生薑水來。」

宣平侯夫人望著安容,眸底寫滿了質疑,生薑水只能去去寒氣。能治哪門子病,這不是瞎胡鬧嗎?

只是安容會治許多奇難雜症的事,她心裡清楚。

加上,生薑水喝了屁事沒有,秉承著不得罪安容的原則。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宣平侯夫人示意丫鬟去煮了生薑水來。

約莫一刻鐘后,生薑水送來了。

安容吩咐丫鬟,把一整碗生薑水給宣平侯世子餵了下去。

差不多半盞茶后。宣平侯世子就臉色大變。

臉色驚駭。又青又紫,還一頭的冷汗,甚是嚇人。

沈安芸見了就心疼了。質問安容道,「你這到底是治病,還是在害命?1

說著,還很賢惠的拿了帕上前。幫宣平侯世子抹額頭上的冷汗。

結果剛湊上去。

宣平侯世子身子一傾,一口淤青泛黑的血就噴了出來。

一滴不落的全噴在了沈安芸的身上。連手上都沾染了不少。

把沈安芸嫌棄的啊,忙就用帕子猛擦。

等黑血吐出來,宣平侯世子身子虛脫的倒在床上,有氣無力。

宣平侯夫人不傻。稍微有點常識的都知道,血泛淤黑,是中毒的癥狀。

再看安容時。宣平侯夫人就渾身不自在了,之前她可是將宣平侯世子的吐血之症歸為內傷。誤以為是蕭表少爺打的!

結果卻是被人下毒所致!

一想到有人差點害死她兒子,宣平侯夫人就恨不得將那人揪出來,然後剁碎了喂狗。

宣平侯夫人望著安容,尷尬的笑著,「遠兒從比試場回來,就開始吐血,大夫說是內傷,我沒想到……。」

說到這裡,宣平侯夫人就停了,道歉的話,她實在是說不出口。

安容瞥了宣平侯世子兩眼,才道,「宣平侯世子還算是命大,要是再晚一兩天,就算不中毒死,也會吐血而亡。」

就是不知道是誰下的毒,能完美的把禍事栽贓到蕭湛頭上。

而且這毒,下的隱晦,一般大夫壓根就發現不了。

就算知道,用比的法子解毒,也是白搭。

宣平侯夫人問道,「那世子的病是不是沒什麼大礙了?」

安容拿帕子擦拭鼻尖,道,「生薑水要喝三天,這三天,不能吃其他東西,等體內毒排盡就沒事了。」

說著,安容的眸光瞥到屋內高几上的百合上,道,「那兩盆百合記得搬走。」

安容說著,眸光從姨娘臉上掃過去,沒有錯過她眸底一抹慌亂。

和她一樣慌的,還有沈安芸。

她的臉色,幾近慘白。

宣平侯夫人剔透的很,安容一說這話,她就知道那兩盆百合與宣平侯世子的毒有關。

當即問丫鬟,而且她聲音里透著一股子咬牙恨意,「百合是誰放在屋子裡的?」

丫鬟不敢吭聲,大氣都不敢粗喘。

宣平侯夫人又怒問了一遍。

丫鬟這才回話,說話聲還支支吾吾的,「是,是二少爺,之前屋子裡,擺的是牡丹,他說牡丹初看雍容,看久了容易膩味,讓奴婢換了,奴婢搬了十八學士來,二少爺說這花太珍貴了,又說屋外的百合開的清淡……。」

「然後二夫人就讓奴婢搬了兩盆百合進屋,打那之後,屋子裡就一直擺著百合,沒有再換別的花,」丫鬟脖子涼颼颼的。

她沒想到,百合也能讓人中毒,日日吐血,這不是花能殺人了嗎?

二少爺極少來世子爺屋子裡,來一回,就挑剔花不好,繞來繞去選了百合,要說世子爺的病和他無關,誰信?

世子爺可是夫人的命根子,他算計世子爺,覬覦侯府,夫人能饒了她才怪了!

宣平侯夫人忍著怒氣,賠著笑臉,問安容,她納悶啊,百合花她常聞,百合還能煮粥,確定沒毒的。

她問安容,百合是怎麼讓宣平侯世子中毒的。

安容只回她道,「你另尋一個大夫來,仔細檢查一下世子的葯,就能得到答案了。」

之前,是大夫不會隨便往藥物中毒上想,提醒一下,就能明白了。

其實,安容是避嫌。

畢竟蕭湛打傷宣平侯世子再前,雖然這不是蕭湛的錯,可是宣平侯府先入為主了,就算她治好了,難保人家有別的想法。

另外找一個大夫了,大夫的話,宣平侯府總會信的。

見沒她什麼事了,安容便告辭了。

等出了院子,芍藥才問道,「少奶奶,宣平侯世子消瘦成那樣,幾碗生薑水就能治好?」

芍藥的話,安容聽得好笑,「藥物之間相生相剋,對症了就有效,不對症,吃再多也沒用。」

芍藥還是不信,「可是生薑水也太簡單了吧?」

你好歹加點蔥埃

安容聳肩一笑,她望了望天上的浮雲,笑道,「也不是一點事沒有,至少這一回,宣平侯世子身子廢了一大半,想復原,怎麼也要一年半載,想生孩子,估計得三五年後了。」

想到前世的武安侯府,同樣是爵位被人惦記,最後父親兄弟都被人害死。

宣平侯府二少爺敢對宣平侯世子下毒,還栽贓給蕭湛,膽量還真是不小呢,和二老爺有的一拼了。

主僕兩人,隨口閑聊幾句。

丫鬟遠遠的領路,不擔心她們偷聽。

可是安容忘記了,她們身處岔道口,隔著青竹,宣平侯正邁步從另一條路走過來。

他耳力極好,將安容和芍藥的話聽的一字不落。

他的臉,寒如冰霜。

ps:今天會有二更。。。。。

~~o_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七十六章作祟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七十八章歸宗(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