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七十六章作祟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16日 04:17 [字數] 841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雲袖一甩,就將沈安芸拂了開去。

她瞥了沈安芸一眼道,「我連最基本的診脈都不會,如何替宣平侯世子治病?」

沈安芸知道安容不願意幫她,可是她不能放棄,要是世子爺有什麼萬一,她真的難逃一死。

人是蕭表少爺害的,憑什麼受苦吃累的是她?!

是她沈安容受罪才是!

沈安芸心中不滿,可是嘴上依然苦求道,「當初六妹妹的病,你也沒有把脈,不也幫著治好了?」

聽她說這話,沈安溪覺得煩,她知道侯府找安容回來,就是處理宣平侯世子的病的,所以她不會攔著。

只是她沈安芸會不會做人啊?

四姐姐許久沒有回過侯府了,好不容易回來一趟,門都還沒進,她就跪求她救命。

宣平侯世子的病是不是真就那麼嚴重到晚上一時半會兒就咽氣了?

隨隨便便挨了一腳,就病倒在床,弱成這樣,還好意思責怪別人,臉皮厚的只怕用鐵鑽都鑽不破了!

不耐煩聽沈安芸哭哭啼啼,安容饒過她進府之前,丟下一句,「等我見過祖母和父親再說。」

梨花院,正屋。

富貴牡丹的紫檀木屏風前,有花梨木羅漢榻。

老太太坐在羅漢榻上,有丫鬟幫老老太太捏肩捶背。

二夫人坐在下首,正端茶輕啜。

安容邁步進去,見到的面色慈和的老太太,正望著她,笑的慈愛溫和。

安容上前,還不等她請安。老太太便朝她招手。

安容沒有直接上前,而是規規矩矩的見禮。

畢竟屋內,除了老太太,還有二夫人在呢。

二夫人穿了一身湖綠色彈墨祥雲紋妝花緞春裳,膚色白凈,氣質颯爽,英氣中不失溫柔。

見了安容。她笑的明媚。笑道,「一段時間沒見,安容的氣色又好了許多。」

之前安容見二夫人。還是在比武奪帥的比試場,那時候的安容,還會嘔吐,食不下咽。

進了木鐲之後。安容的皮膚光滑了,胃口更是大開。

老太太細細看了看安容。摸著安容那比剝了皮還滑的皮膚,很詫異道,「極少有懷了身孕的,有安容這般好皮膚的。」

安容臉微微紅。要不是有純善泉,她還不知道臉色枯黃成什麼樣子呢,忙岔開話題道。「祖母,上回我不知道侯府要搬家。所以求了蕭大太太,讓她進宮求太后改了選秀日子……。」

安容說著,老太太拍著安容的手,道,「這事,祖母心裡清楚。」

沈安溪和沈安玉去蕭國公府找安容,回來后,把事情給老太太一說。

老太太心裡就跟明鏡一樣了,琉璃宴擠掉侯府搬家的事,是皇后的手筆,憑白讓安容背了黑鍋。

只是,皇後到底是皇后,蕭大太太去求太后,她提議再多一日,誰能指責她?

沈安芸站在一旁,聽得心底泛酸。strongstrong

同樣是侯府的女兒,當初,她比安容更得老太太的寵愛,比她懂得更多。

可是嫁了人之後,差距就越來越大了。strong最新章節全文閱讀/strong

她被宣平侯府嫌棄,有家歸不得。

再看安容,她想舉辦琉璃宴,蕭大太太還為了她特地進宮去求太后,更沒想到,朝廷選秀居然會因為蕭大太太幾句話就改了期!

越想,沈安芸越是心酸,她苦笑道,「蕭國公府疼愛四妹妹,是將她捧在手心裡疼的,可不像我,被人捻在腳底上,還嫌棄膈腳。」

她話音未落,就聽到沈安溪呲笑一聲。

她現在是知道後悔了,也不知道當初是誰可勁的往人家腳底下鑽的,送上門給人踩,誰不睬?

傷了祖母的心,現在回頭又想補救,她以為祖母是什麼呢,任她隨意予與予求的?!

安容挨著老太太坐著的,她沒有錯過老太太眸底一抹嫌棄之色。

沈安芸有今日,全是她自作自受,沒人會憐惜她。

見沒人搭理她,沈安芸自怨自艾的心情瞬間冷凝成了冰。

她每次回門,都是拿熱臉去貼人家冷屁股!

這時候,沈安玉進來了。

她見到沈安芸,和沈安溪之前在門口一樣詫異,「大姐姐,你怎麼又回來了?」

要說,沈安玉這一回裝,裝的還真是夠徹底。

她連對沈安芸的態度都極好,一口一個大姐姐,唯恐別人不知道她們姐妹情深。

要知道,當初如果不是沈安芸告密,大夫人怎麼會被奪取誥命封號,也就不會有後面,大夫人為了恢復誥命封號,一步步算計,最後泥足深陷,以至於送了命。

沈安玉能放下對她的成見,好言相待,這份忍耐,連安容都欽佩了。

沈安玉的話對沈安芸來說,是台階,她正好借驢下坡了,紅了眼眶道,「我回了宣平侯府,可是他們不讓我進府,我找丫鬟打聽了,世子爺的病比昨兒更重了,京都的大夫求遍了,沒人能治,我只能求四妹妹,不知道她有沒有辦法……。」

說著,沈安芸淚眼婆娑的望著安容,再次求道,「四妹妹,你就幫幫我吧。」

她求著,沈安玉也幫著說情,「四姐姐,你素來心軟,大姐夫他雖然技不如人,被打傷是活該,可因此送命,實在冤枉,你就幫她一回吧。」

安容笑了,連沈安玉都幫著求情了,她還能不答應?

那不是說她還沒有沈安玉心腸軟,好說話?

安容望著老太太,老太太拍了拍安容的手。

安容就知道,老太太也是希望她去宣平侯府一趟的。

安容便站了起來,正要福身告辭時,二夫人說話了,她笑道。「宣平侯府認為宣平侯世子的病,是四姑爺造成的,不敢去蕭國公府問罪,就來捏武安侯府這個軟柿子,還撂下狠話,若是宣平侯世子有什麼萬一,和侯府勢不兩立。若是宣平侯世子的玻真是內傷所致,這口憋屈氣,侯府受了也就受了。若是被人污衊,這事該怎麼算?」

二夫人眉眼上揚,淡笑如風。

可是說出口的話,卻帶著凌厲之氣。

安容笑了。她喜歡這樣的二夫人。

老太太手裡佛珠輕動,她看了眼安容。然後道,「若真是污衊,那就讓宣平侯府給侯府和安容賠禮道歉,若是不賠禮。那便和離1

老太太的說話聲堅韌,不容置疑。

沈安芸的臉一白。

她要是和離了,那她下半輩子豈不是完了?

她這會兒要是反抗老太太。安容就不會隨她去宣平侯府,那後果可就不是和離。而是被休了。

兩權相害取其輕,等世子爺的病治好了,再做打算不遲。

安容在心底一嘆,祖母還是太顧及侯府名聲了,不過和離也好,只要沈安芸不在宣平侯府鬧,回了侯府,有二夫人在,她蹦躂不了。

就這樣,安容回了侯府,一口茶沒喝,又出了侯府。

本來沈安溪要隨安容去宣平侯府的,老太太怕她說話太沖,沒許她去。

坐上馬車,一路直奔宣平侯府。

馬車停下,安容掀開車簾,就見到有小廝送大夫出府。

安容下了馬車,彼時,沈安芸已經快一步上了台階,要進府了。

結果被人攔下了。

小廝道,「世子二夫人,你別為難奴才,夫人下了令,不許你再進侯府,我們要是讓你進來,挨打挨罰的就是我們了。」

沈安芸氣的直咬牙,罵道,「睜大你們的狗眼看清楚了,是蕭國公府表少奶奶來給世子爺看病,耽誤了世子爺病情,看夫人不剁了你們去喂狗1

那兩小廝身子一凜,看了安容兩眼后,其中一人趕緊進府稟告。

可憐安容上門給人看病,還被干晾在門口許久。

久的安容恨不得掉頭就走好,還有芍藥,更是一肚子火氣。

左等右等,來的還不是宣平侯夫人,而是宣平侯府總管。

他倒還算知禮,畢恭畢敬的行禮道,「蕭表少奶奶見諒,世子爺病重,夫人衣不解帶的照看世子爺,身子不適,想親自來門口迎接,實在是心有餘力不足,還請蕭表少奶奶見諒。」

安容沒有說話,芍藥就先冷笑了,「知道的,我們少奶奶是上趕著來給人治病,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少奶奶巴巴的等在這裡是有求於人呢1

總管訕笑兩聲,沒有接話,只請安容進府。

安容邁過門檻,聽到身後有銀鈴晃動聲。

芍藥回頭一看。

只見一道士,立在宣平侯府前。

他肩上搭著褡褳,一手拿著鈴鐺,一手拿著卦布,上面寫著:神運算元。

嘴裡念念有詞,看著宣平侯府大門,頭是一搖再遙

芍藥嘴緩緩上揚,伸手捂嘴偷笑。

她轉過身,亦步亦趨的跟在安容身後。

一路直朝宣平侯世子住的小院走去。

在院門口,總管問了丫鬟,「夫人在哪兒?」

丫鬟忙道,「夫人在世子爺床前。」

總管便領著安容去了內屋。

饒過美人倚榻觀月屏風,安容便見到兩個丫鬟,一個婆子站在床前。

丫鬟手裡端著托盤。

宣平侯夫人則坐在床前,給宣平侯世子味葯。

有紗帳擋著,安容看不見宣平侯世子的臉色,可是那搭在床沿的手,骨瘦如柴。

安容暗暗心驚。

正要上前呢,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姐姐,我聽說蕭表少奶奶親自來咱們侯府替蕭表少爺來給世子爺賠禮道歉,是真的嗎?」

安容眉頭一沉。

轉身,說話之人便進了屋來。

說話的是個婦人,姨娘裝扮,但打扮的花枝招展,眉間有媚色,能這般放肆,顯然在宣平侯府地位不同一般。

在安容打量她的時候,她也在打量安容。

有一瞬間的驚艷,但是很快就壓了下去,只道,「虧得蕭表少爺和我們世子爺是連襟,竟然下手這麼狠,毫不留情,把我們世子爺害的……。」

話到這裡,宣平侯夫人呵斥她道,「閉嘴1

那姨娘委屈道,「姐姐,我這不是替世子爺委屈嗎,人家連襟之間守望相助,他呢,被連襟給打成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有什麼深仇大恨呢。」

宣平侯夫人氣的恨不得撕爛她的嘴了。

她那是幫她打抱不平嗎,她那是火上澆油!

蕭表少奶奶什麼身份,當初她就是氣不過,逼的沈安芸去蕭國公府找她,結果鬧得皇上都知道了,害得侯爺下不來台。

她一來,就說蕭表少奶奶是來給世子爺賠罪的,她賠哪門子罪,誰見過蕭國公府的人給外人賠過罪了?!

她不就想著氣走蕭表少奶奶,好斷了她兒子最後一線生機,將來偌大一個宣平侯府由她兒子繼承嗎?!

姨娘一臉委屈,唯唯諾諾的站在那裡。

安容站在那裡,笑了一聲,「我來是賠禮道歉的,我怎麼不知道?」

姨娘就驚詫了,「你人都來了,你居然不知道,世子二夫人回門前,可是說了,她一定要你來宣平侯府給世子爺治病,當做賠禮道歉,否則她以後都不踏進侯府半步了1

現在人來了,也是給宣平侯世子治病,不是沈安芸說的賠禮道歉,又是什麼?

沈安芸臉色一慌。

安容冷眼瞥著她,沈安芸忙解釋道,「四妹妹,我說的都是氣話……。」

沈安芸想否認的,可是當時她揚言時,有好些丫鬟婆子在,她不得不認。

安容赫然一笑,「好一個氣話,將武安侯府,將我當成傻子耍1

芍藥鼓著腮幫子,瞪圓了眼睛,氣咻咻道,「少奶奶,我們走1

安容沒有走,她望著床榻上,病的雙眸無神的宣平侯世子兩眼,笑意更深,更冷。

「我若是走了,爺的黑鍋,指不定就要背一輩子了。」

安容哪裡不想轉身就走,可是轉身走了,那是便宜沈安芸了!

她不希望蕭湛名聲受損,宣平侯府揪著武安侯府不放。

雖然武安侯府不怕,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安容希望的是,以後武安侯府和宣平侯府再無瓜葛!

宣平侯夫人一聽安容這話,眸光一凝。

黑鍋,那意味著冤枉埃

蕭表少奶奶說的坦蕩,難道她真的誤會蕭表少爺了?

宣平侯夫人正要說話呢,一旁走過來一個丫鬟,湊到她耳邊咕嚕了兩句。

安容站的近,隱約聽到幾個字。

妖孽、作祟。

不除、永無寧日。!

安容挨著老太太坐著的,她沒有錯過老太太眸底一抹嫌棄之色。

沈安芸有今日,全是她自作自受,沒人會憐惜她。

見沒人搭理她,沈安芸自怨自艾的心情瞬間冷凝成了冰。

她每次回門,都是拿熱臉去貼人家冷屁股!

這時候,沈安玉進來了。

她見到沈安芸,和沈安溪之前在門口一樣詫異,「大姐姐,你怎麼又回來了?」

要說,沈安玉這一回裝,裝的還真是夠徹底。

她連對沈安芸的態度都極好,一口一個大姐姐,唯恐別人不知道她們姐妹情深。

要知道,當初如果不是沈安芸告密,大夫人怎麼會被奪取誥命封號,也就不會有後面,大夫人為了恢復誥命封號,一步步算計,最後泥足深陷,以至於送了命。

沈安玉能放下對她的成見,好言相待,這份忍耐,連安容都欽佩了。

沈安玉的話對沈安芸來說,是台階,她正好借驢下坡了,紅了眼眶道,「我回了宣平侯府,可是他們不讓我進府,我找丫鬟打聽了,世子爺的病比昨兒更重了,京都的大夫求遍了,沒人能治,我只能求四妹妹,不知道她有沒有辦法……。」

說著,沈安芸淚眼婆娑的望著安容,再次求道,「四妹妹,你就幫幫我吧。」

她求著,沈安玉也幫著說情,「四姐姐,你素來心軟,大姐夫他雖然技不如人,被打傷是活該,可因此送命,實在冤枉,你就幫她一回吧。」

安容笑了,連沈安玉都幫著求情了,她還能不答應?

那不是說她還沒有沈安玉心腸軟,好說話?

安容望著老太太,老太太拍了拍安容的手。

安容就知道,老太太也是希望她去宣平侯府一趟的。

安容便站了起來,正要福身告辭時,二夫人說話了,她笑道。「宣平侯府認為宣平侯世子的病,是四姑爺造成的,不敢去蕭國公府問罪,就來捏武安侯府這個軟柿子,還撂下狠話,若是宣平侯世子有什麼萬一,和侯府勢不兩立。若是宣平侯世子的玻真是內傷所致,這口憋屈氣,侯府受了也就受了。若是被人污衊,這事該怎麼算?」

二夫人眉眼上揚,淡笑如風。

可是說出口的話,卻帶著凌厲之氣。

安容笑了。她喜歡這樣的二夫人。

老太太手裡佛珠輕動,她看了眼安容。然後道,「若真是污衊,那就讓宣平侯府給侯府和安容賠禮道歉,若是不賠禮。那便和離1

老太太的說話聲堅韌,不容置疑。

沈安芸的臉一白。

她要是和離了,那她下半輩子豈不是完了?

她這會兒要是反抗老太太。安容就不會隨她去宣平侯府,那後果可就不是和離。而是被休了。

兩權相害取其輕,等世子爺的病治好了,再做打算不遲。

安容在心底一嘆,祖母還是太顧及侯府名聲了,不過和離也好,只要沈安芸不在宣平侯府鬧,回了侯府,有二夫人在,她蹦躂不了。

就這樣,安容回了侯府,一口茶沒喝,又出了侯府。

本來沈安溪要隨安容去宣平侯府的,老太太怕她說話太沖,沒許她去。

坐上馬車,一路直奔宣平侯府。

馬車停下,安容掀開車簾,就見到有小廝送大夫出府。

安容下了馬車,彼時,沈安芸已經快一步上了台階,要進府了。

結果被人攔下了。

小廝道,「世子二夫人,你別為難奴才,夫人下了令,不許你再進侯府,我們要是讓你進來,挨打挨罰的就是我們了。」

沈安芸氣的直咬牙,罵道,「睜大你們的狗眼看清楚了,是蕭國公府表少奶奶來給世子爺看病,耽誤了世子爺病情,看夫人不剁了你們去喂狗1

那兩小廝身子一凜,看了安容兩眼后,其中一人趕緊進府稟告。

可憐安容上門給人看病,還被干晾在門口許久。

久的安容恨不得掉頭就走好,還有芍藥,更是一肚子火氣。

左等右等,來的還不是宣平侯夫人,而是宣平侯府總管。

他倒還算知禮,畢恭畢敬的行禮道,「蕭表少奶奶見諒,世子爺病重,夫人衣不解帶的照看世子爺,身子不適,想親自來門口迎接,實在是心有餘力不足,還請蕭表少奶奶見諒。」

安容沒有說話,芍藥就先冷笑了,「知道的,我們少奶奶是上趕著來給人治病,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少奶奶巴巴的等在這裡是有求於人呢1

總管訕笑兩聲,沒有接話,只請安容進府。

安容邁過門檻,聽到身後有銀鈴晃動聲。

芍藥回頭一看。

只見一道士,立在宣平侯府前。

他肩上搭著褡褳,一手拿著鈴鐺,一手拿著卦布,上面寫著:神運算元。

嘴裡念念有詞,看著宣平侯府大門,頭是一搖再遙

芍藥嘴緩緩上揚,伸手捂嘴偷笑。

她轉過身,亦步亦趨的跟在安容身後。

一路直朝宣平侯世子住的小院走去。

在院門口,總管問了丫鬟,「夫人在哪兒?」

丫鬟忙道,「夫人在世子爺床前。」

總管便領著安容去了內屋。

饒過美人倚榻觀月屏風,安容便見到兩個丫鬟,一個婆子站在床前。

丫鬟手裡端著托盤。

宣平侯夫人則坐在床前,給宣平侯世子味葯。

有紗帳擋著,安容看不見宣平侯世子的臉色,可是那搭在床沿的手,骨瘦如柴。

安容暗暗心驚。

正要上前呢,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姐姐,我聽說蕭表少奶奶親自來咱們侯府替蕭表少爺來給世子爺賠禮道歉,是真的嗎?」

安容眉頭一沉。

轉身,說話之人便進了屋來。

說話的是個婦人,姨娘裝扮,但打扮的花枝招展,眉間有媚色,能這般放肆,顯然在宣平侯府地位不同一般。

在安容打量她的時候,她也在打量安容。

有一瞬間的驚艷,但是很快就壓了下去,只道,「虧得蕭表少爺和我們世子爺是連襟,竟然下手這麼狠,毫不留情,把我們世子爺害的……。」

話到這裡,宣平侯夫人呵斥她道,「閉嘴1

那姨娘委屈道,「姐姐,我這不是替世子爺委屈嗎,人家連襟之間守望相助,他呢,被連襟給打成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有什麼深仇大恨呢。」

宣平侯夫人氣的恨不得撕爛她的嘴了。

她那是幫她打抱不平嗎,她那是火上澆油!

蕭表少奶奶什麼身份,當初她就是氣不過,逼的沈安芸去蕭國公府找她,結果鬧得皇上都知道了,害得侯爺下不來台。

她一來,就說蕭表少奶奶是來給世子爺賠罪的,她賠哪門子罪,誰見過蕭國公府的人給外人賠過罪了?!

她不就想著氣走蕭表少奶奶,好斷了她兒子最後一線生機,將來偌大一個宣平侯府由她兒子繼承嗎?!

姨娘一臉委屈,唯唯諾諾的站在那裡。

安容站在那裡,笑了一聲,「我來是賠禮道歉的,我怎麼不知道?」

姨娘就驚詫了,「你人都來了,你居然不知道,世子二夫人回門前,可是說了,她一定要你來宣平侯府給世子爺治病,當做賠禮道歉,否則她以後都不踏進侯府半步了1

現在人來了,也是給宣平侯世子治病,不是沈安芸說的賠禮道歉,又是什麼?

沈安芸臉色一慌。

安容冷眼瞥著她,沈安芸忙解釋道,「四妹妹,我說的都是氣話……。」

沈安芸想否認的,可是當時她揚言時,有好些丫鬟婆子在,她不得不認。

安容赫然一笑,「好一個氣話,將武安侯府,將我當成傻子耍1

芍藥鼓著腮幫子,瞪圓了眼睛,氣咻咻道,「少奶奶,我們走1

安容沒有走,她望著床榻上,病的雙眸無神的宣平侯世子兩眼,笑意更深,更冷。

「我若是走了,爺的黑鍋,指不定就要背一輩子了。」

安容哪裡不想轉身就走,可是轉身走了,那是便宜沈安芸了!

她不希望蕭湛名聲受損,宣平侯府揪著武安侯府不放。

雖然武安侯府不怕,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安容希望的是,以後武安侯府和宣平侯府再無瓜葛!

宣平侯夫人一聽安容這話,眸光一凝。

黑鍋,那意味著冤枉埃

蕭表少奶奶說的坦蕩,難道她真的誤會蕭表少爺了?

宣平侯夫人正要說話呢,一旁走過來一個丫鬟,湊到她耳邊咕嚕了兩句。

安容站的近,隱約聽到幾個字。

妖孽、作祟。

不除、永無寧日。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七十五章廟小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七十七章生薑(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