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七十五章廟小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14日 23:25 [字數] 915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書房。

安容執筆寫字,筆走龍蛇。

等她歇了筆,拿起紙,輕輕的吹著,等墨跡干透。

芍藥站在一旁,幾次瞄著安容的筆墨,眼睛睜大再睜大。

只見紙上寫著:月郡主在軍營后廚,更名陳昊。

之前安容忽然寫信,還是寫給素無往來的顏王爺,芍藥就納悶了,這會兒總算是明白為什麼了。

簡直神奇啊!

少奶奶遠在千里之外,卻比爺知道的更多。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運籌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

想著,芍藥便笑道,「之前少奶奶擔心,東延和北烈聯手,爺的處境危險,有少奶奶你幫忙,一定能打敗東延和北烈1

安容聞言一笑,「少拍馬屁,東延太子和北烈墨王世子,豈是等閑角色?」

說完,安容把紙交給芍藥道,「裝裱好。」

芍藥問道,「是奴婢裝裱,還是送去青玉軒裝裱?」

安容白了她一眼。

這紙上的內容能隨隨便便讓旁人瞧見嗎?

芍藥俏皮一笑,然後拿著紙去一旁裝裱了。

安容端茶輕啜。

才喝了一口呢,窗外傳來一聲輕咳。

隨即,窗戶處光線一暗。

趙成閃現在屋內,作揖行禮道,「少奶奶,事情查清楚了,宣平侯世子確實吐血不止,形容消瘦,病入膏肓。」

安容眉頭緊鎖,眸光晦暗不明,她望著趙成道,「爺那一腳,真的就將宣平侯世子打成那樣了?」

趙成不知道怎麼回答安容好,只道,「少奶奶,爺只用了三成力,要是用五成,宣平侯世子不死。也是廢人一個了,只是他和爺是連襟,哪怕並無往來,爺也不會出狠手。讓少奶奶你難做人。」

安容聽明白了,蕭湛絕對有那個能力,但是他沒有那麼做。

既然蕭湛沒有,那宣平侯世子怎麼就吐血不止,形容消瘦。命不久矣了?

難道還有別人打傷了他?

要是另有其人,宣平侯府早報復了才是,而不是迂迴的找蕭國公府算賬。

安容想不通,索性不想了。

等明兒見到了沈安芸,再問不遲。

安容瞥頭望向窗外。

天邊,晚霞絢爛。

倦鳥還巢,站在枝頭歡快的叫著。

出了書房后,安容便回了內屋。

讓芍藥裝裱的字,安容就掛在床頭,希望蕭湛能看見。

一夜安眠。

第二天醒來。安容是神情氣爽。

等海棠過來,幫她將著石榴花的紗帳掛在摺紙梅花銅鉤上,安容吩咐她道,「把字拿去燒了。」

海棠微微一愣,「燒了?」

安容點點頭。

蕭湛都知道了,不燒還留著做什麼?

差不多半個時辰前,她看見蕭湛吩咐趙風去了軍營后廚,遠遠的,趙風就看見了月郡主。

他沒有上前,月郡主倒是怕被發現。躲著藏著。

趙風是蕭湛的心腹,軍中人盡皆知。

他忽然到軍營后廚,一群官兵心底忐忑,怕有什麼事。

趕緊迎了上來。小心詢問。

趙風就說了一句話,他是指著陳昊說的,「那是大將軍的遠房表弟,是家中獨苗,大將軍不希望他出事,你想辦法轟他出軍營。另外,不許泄露她的身份,違令者,斬1

那官兵一聽,臉瞬間一白。

他沒料到「陳昊」的來頭居然這麼大,他居然是大將軍的遠房表弟?!

他方才還因為陳昊笨手笨腳,數落了他兩句啊啊埃

他要是去大將軍那裡告狀,大將軍寬宏大量,或許不計較。

可大將軍的表弟,同樣是連將軍的表弟礙…

連將軍要是知道他罵他表弟,他還能有好日子過?

趙風說了這一句之後,便轉身離開了。

留下那官兵站在那裡,腿直打哆嗦。

半晌之後,官兵回頭去,看著月郡主,差點沒腿軟跪下去。

他偷偷把月郡主拽到一旁,道,「你是大將軍的遠房表弟,你怎麼不說啊,之前多有得罪,還請陳少爺見諒。」

月郡主蒙了。

她什麼時候成了大將軍的遠房表弟了?

然後,官兵便求月郡主離開軍營了,他這裡廟小,容不得他這麼一尊大佛埃

月郡主會離開?

那不可能。

至於她離不離開,安容倒沒再關心了。

趙風說話辦事,極有分寸。

既表達了蕭湛送人的決心,又點名了月郡主的身份。

大將軍的遠房表弟,他去軍營的第二天,大將軍的心腹就特地去了軍營,雖說是遠房表弟,可顯然關係不生疏埃

在軍營,能跟大將軍沾親帶故,那意味著前途無量。

這樣的人兒,借后廚幾個虎膽,也不敢得罪了。

這也算是給月郡主一個保障。

另外,就算月郡主死皮賴臉的不走,將來事發,是后廚辦事不利,蕭湛身為大將軍,可沒有徇私枉法。

不用說,月郡主肯定不會走的。

但是蕭湛送上來做靠山,就是給月郡主行方便之門。

這不,月郡主提的第一個要求,就是要一個凳篷,夠她一個人住就可以了,她今兒笨手笨腳,完全是一夜沒睡,困的。

而且,她毛手毛腳的,把手給切了。

那官兵沒差點嚇暈,趕緊答應了。

另外,月郡主表示,菜一定要洗乾淨了才許燒,因為她在菜里看見了青蟲,嘔心壞了!

聽到月郡主這麼說,官兵臉白如紙。

他二話不說,扭過頭就去訓斥那些洗菜不用心的官兵,將他們罵的狗血噴頭。

還是月郡主聽不過耳,幫著求了情,這事方才作罷。

安容起床洗漱,吃完早飯後,便去紫檀院給老夫人她們問安。

安容這一回去。著實被誇了一番。

尤其是蕭三太太,她道,「我算是見識到什麼叫日進斗金了,周總管盤算出昨兒琉璃閣的盈利。足足八萬兩1

安容被誇的臉皮一熱,道,「三舅母謬讚了,若不是崔大少爺幫忙,琉璃閣怎麼可能會掙那麼多銀子?」

蕭三太太笑道。「崔大少爺是幫了不小的忙,可也是你東西準備的好。」

要不是東西太好,人家李大少爺和池家三少爺也不會爭搶。

還有那些糕點,飯菜,以及香丸,既贏得了那些貴夫人的心,讓她們覺得花錢買座位物有所值,又撩撥的她們心痒痒。

做生意,該當如此埃

幾位太太連連誇讚,安容臉越來越紅。

這不。安容不敢再聽了,她覺得再聽下去,她得飄了。

安容忙讓海棠端了錦緞上前,道,「我這裡還有幾匹錦緞,是送於老夫人還有幾位舅母和表妹的,我也不知道你們喜歡什麼顏色,就全端了來。」

錦緞色澤光麗,絢爛明艷,一眼望去。就叫人錯不開眼了。

別說蕭錦兒她們,蕭大太太她們也喜歡不已。

挑了綢緞后,都和安容道謝。

安容見時辰不早了,便起身和老夫人她們道。「祖母,我打算回侯府一趟。」

安容要回門的事,蕭總管早稟告了老夫人,老夫人不會攔著安容的,因為蕭老國公離京之前說過,不許干涉安容做的任何事。

老夫人說了幾句。大體是安容的回門禮可準備妥當了,再替她問候一下老太太,便讓安容出去了。

出了門,安容走了沒幾步,便聽到身後有喚聲,「大嫂。」

安容停住腳步,回頭望去,便見蕭錦兒紅了臉,走過來。

安容笑問道,「怎麼了?」

蕭錦兒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我有件事想麻煩一下大嫂。」

看到蕭錦兒不敢大聲說話,怕她拒絕的樣子,有些好笑道,「什麼麻煩不麻煩的,只要我能幫,一定幫。」

說完,便問道,「什麼事?」

蕭錦兒臉紅如茶花,吐氣如蘭道,「是崔大少爺托我拜託大嫂一件事……。」

昨兒,蕭錦兒在馬車裡,發現荷包里有十萬兩銀票,她不敢收,就調轉了馬車,去找崔堯,把銀票還給他。

崔堯說,他原本是打算把錦緞買了送給她的,只是價格實在太高,加上崔家和李家有恩怨,他存心的氣氣李大少爺,這才罷手,沒有買下錦緞。

這銀票,是彌補他沒能買下錦緞的遺憾。

一番話,聽得蕭錦兒羞紅了臉,更是不敢收銀票了。

崔堯既然送了,哪裡還會收回來?

這不,一番推諉之後,拿蕭錦兒沒輒,就托蕭錦兒幫忙了。

蕭錦兒望著安容道,「大嫂,崔大少爺的弟弟,小時候被滾燙熱湯燙過,臉上,肩膀上,還有手背上,都有傷疤,他知道大嫂你會不少秘方,想著有沒有辦法幫他弟弟醫治下?」

安容眼角一挑。

她果然沒有猜錯,崔堯托蕭錦兒找她,只有他弟弟這一件事了。

不過,她心底還有一個疑惑呢,她問道,「之前,皇后曾找我買了兩盒舒痕膏,送於崔大少爺的弟弟,沒能治好他的傷?」

蕭錦兒搖頭,「我聽崔大少爺說過,皇后確實派人送過舒痕膏給他弟弟,只是那舒痕膏用了之後,非但沒有一點用處,還導致傷疤發黑,大夫說是中毒所致。」

「中毒?」安容微微驚詫,「皇後下的毒?」

蕭錦兒輕搖了搖頭,「不確定,但是舒痕膏里有毒。」

崔家明白,皇後送舒痕膏來,是存了拉攏之意。

斷然不會在舒痕膏里下毒,可舒痕膏里就有了毒了,還讓崔堯的弟弟的病,雪上加霜。

皇后雖然是六宮之主,三皇子是嫡子,可他始終沒有立為太子,顯然是強勁的對手。

這還沒和皇後走的近呢,就被人盯上了。

一旦站錯了位置,指不定就是萬劫不復了。

崔家沒敢把這事鬧大,民不與官斗,哪怕你再有錢,你能斗得過皇后?

再說了,人家也是一片好心,只是被人算計了罷了。

崔家自認倒霉,把崔二少爺的事告訴送舒痕膏的來人,送上五萬兩銀票,委婉的表示了崔家膽小,不敢謀奪從龍之功。

安容沒想到事情居然是這樣,更詫異,皇后居然沒找她算賬,把這盆污水潑她身上。

安容哪裡知道,那舒痕膏,皇后拿到手,找太醫查過,確定沒事,才送出去的。

她還怎麼找安容算賬?

到現在,皇后也不知道,是誰算計了她。

不過,皇后沒放棄,崔家走不通,還有李家呢。

蕭錦兒攪著帕,望著安容道,「大嫂,崔大少爺說,只要你能醫治好崔二少爺的傷,除了診金之外,另外送十萬擔糧食去邊關給大哥……。」

安容聽得嘴角上揚,不愧是大周首富,知道怎麼樣說服人。

就沖那十萬擔糧食,崔二少爺的病,她也得治啊,遑論崔家如今和蕭國公府結親了。

只是崔二少爺傷成什麼樣子,她都不知道,怎麼治?

安容想了想,問道,「除了皇后給的舒痕膏,其他舒痕膏,崔二少爺可用過?」

蕭錦兒點頭,「用過,沒什麼效用。」

安容便道,「那我換兩種藥膏,調製好了,送去給崔二少爺用,若是沒有效果,那隻能請他來京都一趟了。」

蕭錦兒一聽這話,就知道安容答應了。

欣喜的直點頭,「回頭我就轉告他。」

等蕭錦兒走後,安容繼續朝前走。

坐上馬車,直奔侯府……隔壁。

安容來的不湊巧啊,馬車剛停下來,還沒下馬車呢,對面又來了一駕馬車。

下馬車的,還不是別人,是沈安芸。

她雙眸腫如核桃,臉色微白,神情憔悴。

看到沈安溪一臉笑意的去迎接安容,她卻不聞不問,眼眶更紅。

等沈安溪扶了安容下馬車,才望著她,問道,「你不是回宣平侯府嗎,怎麼又回來了?」

沈安芸看著安容,咬了唇瓣,抽泣道,「宣平侯府不要我回去了……。」

說完,沈安芸撲通一聲,在安容跟前跪下了,拽著安容的雲袖,求道,「四妹妹,你能治許多的疑難雜症,你救救世子爺吧,我不想被休回門。」

安容被她拽了衣袖,一搖一晃的,只覺得頭暈。

她是想去宣平侯府看一看,到底宣平侯世子怎麼就吐血不止,身形消瘦的。

可被沈安芸晃的,安容心煩。

她已經打定主意要宣平侯府休了沈安芸了,就不會心軟改主意#。

安容想不通,索性不想了。

等明兒見到了沈安芸,再問不遲。

安容瞥頭望向窗外。

天邊,晚霞絢爛。

倦鳥還巢,站在枝頭歡快的叫著。

出了書房后,安容便回了內屋。

讓芍藥裝裱的字,安容就掛在床頭,希望蕭湛能看見。

一夜安眠。

第二天醒來。安容是神情氣爽。

等海棠過來,幫她將著石榴花的紗帳掛在摺紙梅花銅鉤上,安容吩咐她道,「把字拿去燒了。」

海棠微微一愣,「燒了?」

安容點點頭。

蕭湛都知道了,不燒還留著做什麼?

差不多半個時辰前,她看見蕭湛吩咐趙風去了軍營后廚,遠遠的,趙風就看見了月郡主。

他沒有上前,月郡主倒是怕被發現。躲著藏著。

趙風是蕭湛的心腹,軍中人盡皆知。

他忽然到軍營后廚,一群官兵心底忐忑,怕有什麼事。

趕緊迎了上來。小心詢問。

趙風就說了一句話,他是指著陳昊說的,「那是大將軍的遠房表弟,是家中獨苗,大將軍不希望他出事,你想辦法轟他出軍營。另外,不許泄露她的身份,違令者,斬1

那官兵一聽,臉瞬間一白。

他沒料到「陳昊」的來頭居然這麼大,他居然是大將軍的遠房表弟?!

他方才還因為陳昊笨手笨腳,數落了他兩句啊啊埃

他要是去大將軍那裡告狀,大將軍寬宏大量,或許不計較。

可大將軍的表弟,同樣是連將軍的表弟礙…

連將軍要是知道他罵他表弟,他還能有好日子過?

趙風說了這一句之後,便轉身離開了。

留下那官兵站在那裡,腿直打哆嗦。

半晌之後,官兵回頭去,看著月郡主,差點沒腿軟跪下去。

他偷偷把月郡主拽到一旁,道,「你是大將軍的遠房表弟,你怎麼不說啊,之前多有得罪,還請陳少爺見諒。」

月郡主蒙了。

她什麼時候成了大將軍的遠房表弟了?

然後,官兵便求月郡主離開軍營了,他這裡廟小,容不得他這麼一尊大佛埃

月郡主會離開?

那不可能。

至於她離不離開,安容倒沒再關心了。

趙風說話辦事,極有分寸。

既表達了蕭湛送人的決心,又點名了月郡主的身份。

大將軍的遠房表弟,他去軍營的第二天,大將軍的心腹就特地去了軍營,雖說是遠房表弟,可顯然關係不生疏埃

在軍營,能跟大將軍沾親帶故,那意味著前途無量。

這樣的人兒,借后廚幾個虎膽,也不敢得罪了。

這也算是給月郡主一個保障。

另外,就算月郡主死皮賴臉的不走,將來事發,是后廚辦事不利,蕭湛身為大將軍,可沒有徇私枉法。

不用說,月郡主肯定不會走的。

但是蕭湛送上來做靠山,就是給月郡主行方便之門。

這不,月郡主提的第一個要求,就是要一個凳篷,夠她一個人住就可以了,她今兒笨手笨腳,完全是一夜沒睡,困的。

而且,她毛手毛腳的,把手給切了。

那官兵沒差點嚇暈,趕緊答應了。

另外,月郡主表示,菜一定要洗乾淨了才許燒,因為她在菜里看見了青蟲,嘔心壞了!

聽到月郡主這麼說,官兵臉白如紙。

他二話不說,扭過頭就去訓斥那些洗菜不用心的官兵,將他們罵的狗血噴頭。

還是月郡主聽不過耳,幫著求了情,這事方才作罷。

安容起床洗漱,吃完早飯後,便去紫檀院給老夫人她們問安。

安容這一回去。著實被誇了一番。

尤其是蕭三太太,她道,「我算是見識到什麼叫日進斗金了,周總管盤算出昨兒琉璃閣的盈利。足足八萬兩1

安容被誇的臉皮一熱,道,「三舅母謬讚了,若不是崔大少爺幫忙,琉璃閣怎麼可能會掙那麼多銀子?」

蕭三太太笑道。「崔大少爺是幫了不小的忙,可也是你東西準備的好。」

要不是東西太好,人家李大少爺和池家三少爺也不會爭搶。

還有那些糕點,飯菜,以及香丸,既贏得了那些貴夫人的心,讓她們覺得花錢買座位物有所值,又撩撥的她們心痒痒。

做生意,該當如此埃

幾位太太連連誇讚,安容臉越來越紅。

這不。安容不敢再聽了,她覺得再聽下去,她得飄了。

安容忙讓海棠端了錦緞上前,道,「我這裡還有幾匹錦緞,是送於老夫人還有幾位舅母和表妹的,我也不知道你們喜歡什麼顏色,就全端了來。」

錦緞色澤光麗,絢爛明艷,一眼望去。就叫人錯不開眼了。

別說蕭錦兒她們,蕭大太太她們也喜歡不已。

挑了綢緞后,都和安容道謝。

安容見時辰不早了,便起身和老夫人她們道。「祖母,我打算回侯府一趟。」

安容要回門的事,蕭總管早稟告了老夫人,老夫人不會攔著安容的,因為蕭老國公離京之前說過,不許干涉安容做的任何事。

老夫人說了幾句。大體是安容的回門禮可準備妥當了,再替她問候一下老太太,便讓安容出去了。

出了門,安容走了沒幾步,便聽到身後有喚聲,「大嫂。」

安容停住腳步,回頭望去,便見蕭錦兒紅了臉,走過來。

安容笑問道,「怎麼了?」

蕭錦兒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我有件事想麻煩一下大嫂。」

看到蕭錦兒不敢大聲說話,怕她拒絕的樣子,有些好笑道,「什麼麻煩不麻煩的,只要我能幫,一定幫。」

說完,便問道,「什麼事?」

蕭錦兒臉紅如茶花,吐氣如蘭道,「是崔大少爺托我拜託大嫂一件事……。」

昨兒,蕭錦兒在馬車裡,發現荷包里有十萬兩銀票,她不敢收,就調轉了馬車,去找崔堯,把銀票還給他。

崔堯說,他原本是打算把錦緞買了送給她的,只是價格實在太高,加上崔家和李家有恩怨,他存心的氣氣李大少爺,這才罷手,沒有買下錦緞。

這銀票,是彌補他沒能買下錦緞的遺憾。

一番話,聽得蕭錦兒羞紅了臉,更是不敢收銀票了。

崔堯既然送了,哪裡還會收回來?

這不,一番推諉之後,拿蕭錦兒沒輒,就托蕭錦兒幫忙了。

蕭錦兒望著安容道,「大嫂,崔大少爺的弟弟,小時候被滾燙熱湯燙過,臉上,肩膀上,還有手背上,都有傷疤,他知道大嫂你會不少秘方,想著有沒有辦法幫他弟弟醫治下?」

安容眼角一挑。

她果然沒有猜錯,崔堯托蕭錦兒找她,只有他弟弟這一件事了。

不過,她心底還有一個疑惑呢,她問道,「之前,皇后曾找我買了兩盒舒痕膏,送於崔大少爺的弟弟,沒能治好他的傷?」

蕭錦兒搖頭,「我聽崔大少爺說過,皇后確實派人送過舒痕膏給他弟弟,只是那舒痕膏用了之後,非但沒有一點用處,還導致傷疤發黑,大夫說是中毒所致。」

「中毒?」安容微微驚詫,「皇後下的毒?」

蕭錦兒輕搖了搖頭,「不確定,但是舒痕膏里有毒。」

崔家明白,皇後送舒痕膏來,是存了拉攏之意。

斷然不會在舒痕膏里下毒,可舒痕膏里就有了毒了,還讓崔堯的弟弟的病,雪上加霜。

皇后雖然是六宮之主,三皇子是嫡子,可他始終沒有立為太子,顯然是強勁的對手。

這還沒和皇後走的近呢,就被人盯上了。

一旦站錯了位置,指不定就是萬劫不復了。

崔家沒敢把這事鬧大,民不與官斗,哪怕你再有錢,你能斗得過皇后?

再說了,人家也是一片好心,只是被人算計了罷了。

崔家自認倒霉,把崔二少爺的事告訴送舒痕膏的來人,送上五萬兩銀票,委婉的表示了崔家膽小,不敢謀奪從龍之功。

安容沒想到事情居然是這樣,更詫異,皇后居然沒找她算賬,把這盆污水潑她身上。

安容哪裡知道,那舒痕膏,皇后拿到手,找太醫查過,確定沒事,才送出去的。

她還怎麼找安容算賬?

到現在,皇后也不知道,是誰算計了她。

不過,皇后沒放棄,崔家走不通,還有李家呢。

蕭錦兒攪著帕,望著安容道,「大嫂,崔大少爺說,只要你能醫治好崔二少爺的傷,除了診金之外,另外送十萬擔糧食去邊關給大哥……。」

安容聽得嘴角上揚,不愧是大周首富,知道怎麼樣說服人。

就沖那十萬擔糧食,崔二少爺的病,她也得治啊,遑論崔家如今和蕭國公府結親了。

只是崔二少爺傷成什麼樣子,她都不知道,怎麼治?

安容想了想,問道,「除了皇后給的舒痕膏,其他舒痕膏,崔二少爺可用過?」

蕭錦兒點頭,「用過,沒什麼效用。」

安容便道,「那我換兩種藥膏,調製好了,送去給崔二少爺用,若是沒有效果,那隻能請他來京都一趟了。」

蕭錦兒一聽這話,就知道安容答應了。

欣喜的直點頭,「回頭我就轉告他。」

等蕭錦兒走後,安容繼續朝前走。

坐上馬車,直奔侯府……隔壁。

安容來的不湊巧啊,馬車剛停下來,還沒下馬車呢,對面又來了一駕馬車。

下馬車的,還不是別人,是沈安芸。

她雙眸腫如核桃,臉色微白,神情憔悴。

看到沈安溪一臉笑意的去迎接安容,她卻不聞不問,眼眶更紅。

等沈安溪扶了安容下馬車,才望著她,問道,「你不是回宣平侯府嗎,怎麼又回來了?」

沈安芸看著安容,咬了唇瓣,抽泣道,「宣平侯府不要我回去了……。」

說完,沈安芸撲通一聲,在安容跟前跪下了,拽著安容的雲袖,求道,「四妹妹,你能治許多的疑難雜症,你救救世子爺吧,我不想被休回門。」

安容被她拽了衣袖,一搖一晃的,只覺得頭暈。

她是想去宣平侯府看一看,到底宣平侯世子怎麼就吐血不止,身形消瘦的。

可被沈安芸晃的,安容心煩。

她已經打定主意要宣平侯府休了沈安芸了,就不會心軟改主意#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七十四章名聲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七十六章作祟(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