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七十章繼續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11日 01:26 [字數] 483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儘管早知道東延皇帝病危,隨時可能駕崩,可安容沒想到會這麼的快。

要知道,前世她死時,東延皇帝都還活的好好的,重活一世,他卻提前至少六年駕崩,這太不尋常了。

安容覺得東延皇帝的死,和東延太子有脫不了的干係。

東延太子前世被蕭湛禁錮,沒能在東延皇帝跟前盡孝,離的遠,情分就疏遠,再加上有好些皇子在東延皇帝跟前刷存在感,難保東延皇帝會起廢黜太子之心,這些流言,安容前世就聽聞過。

東延太子在大周受苦,東延皇帝卻對他寡情,只怕那原本就帶了政治色彩的父子之情,早被消磨光了。

東延太子有幸重生,他不可能還會重蹈前世覆轍,他要至高無上的權利,東延皇帝就必須要死。

只是他謀奪皇位就算了,他為什麼要娶北烈朝傾公主呢?

她喜歡的是顧清顏啊,她不是已經把顧清顏交給她了嗎?

更讓安容沒想到的是,北烈皇上居然答應了東延太子的求親。

朝傾公主早前就被賜婚給了北烈墨王世子,都上了花轎,只差拜堂了埃

安容想到了真的朝傾公主,她對上官昊用情至深,如今卻被送去和親,不知道她會如何?

還有蕭湛,東延和北烈聯盟,雙拳朝一處用力,蕭湛能招架的住嗎?

還有那四座城池,不會是東延攻佔的大周城池吧?

大周誓要收回丟失的城池,東延卻堂而皇之的把城池送人,這是蔑視大周!

安容在走神,她身後還跟著兩個護衛。

安容擋在那裡不走。兩護衛面面相覷。

最後,其中一人輕咳兩聲,安容壓根就沒聽見。

另外一人就大膽,手摁在樓梯,身子一旋轉,就饒過了安容。

沒辦法,他們得寸步不離的保護皇上埃

這一幕。坐著的皇上看見了。等護衛走過來,左相問道,「蕭表少奶奶怎麼了?」

護衛嘴角抽了一抽。「好像是在走神。」

左相額頭上便有了黑線,「上樓梯也能走神?」

想到皇上跟蕭湛說話,蕭湛稟告事情時,都忽然走神了。安容上台階走神還真不算什麼了。

左相和皇上看著安容,見她好半天都一動不動。臉上的黑線止不住的往下掉。

好半天之後,安容才繼續上台階。

她走到桌子前,給皇上行禮,然後在一旁坐下了。

左相就那麼看著安容。要知道安容這樣做委實大膽啊,他能落座,是皇上恩準的。

皇上都沒讓她坐。她就直覺坐了。

見左相看著她,安容訕笑一聲道。「我沒地兒可坐了……。」

說完,吩咐丫鬟上好茶。

皇上瞥了安容好幾眼,才道,「你和湛兒似乎都很容易走神?」

安容臉窘了,「皇上,不是我要走神的,是逼不得已。」

皇上眉頭一挑,左相就好奇的問出聲了,「逼不得已?」

他還是第一次聽說,走神還有逼不得已的,莫非是得了易走神的病?

安容點點頭,道,「是逼不得已,有時候眼睛忽然閃現一幕情景,我根本沒法控制,上回還因為忽然走神,下台階差點滾了下去。」

聽安容這樣說,皇上綿長的哦了一聲,安容這樣說,皇上有些信了,若非逼不得已,蕭湛不可能當著那麼多大臣的面胡作非為,把皇上的話當做耳旁風。

皇上好奇了,「你都看到什麼了?」

安容一臉驚訝,半真半假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在相公有危險,或者有麻煩事的時候,我能瞧見他,就方才,我看到了應城的軍營了,相公正為東延和北烈結盟而犯愁。」

不是安容存心要泄密的,實在是這個必要。

她坦白相告,人家不會懷疑她什麼,藏著掖著,反而惹人生疑。

要是她能取得皇上的信任,或許能幫蕭湛傳達一些軍情給皇上,也好要朝廷及時幫忙。

只是安容這話,在皇上和左相聽來,無疑是天方夜譚。

一個人居然能看到遠在千里之外的人?

這可能嗎?

皇上端茶輕啜,他只當安容是說笑的,隨便尋個理由糊弄他。

左相倒是好奇道,「東延太子劫了北烈墨王世子要迎娶的朝傾公主,北烈和東延的仇可說是不共戴天,如何結盟?」

安容輕輕一聳肩道,「左相,兩國相交,此一時,彼一時,東延皇帝駕崩,東延太子登基,以四座城池為聘,求娶北烈朝傾公主為後,我不知道北烈是出於何種考慮,但是北烈答應了。」

說著,安容頓了一頓,道,「還有之前相公快馬加鞭趕赴邊關,邊關的諸位將軍壓根就不服他,要和相公比武定奪正帥之位,還拿出之前敖大將軍借下的欠債,要相公寫奏摺找皇上要,相公將這事交給了祈王,皇上若是不信,過幾日這兩個消息就會傳至京都。」

安容言之鑿鑿,說的有鼻子有眼,由不得左相不信。

就連皇上都有些相信了,因為蕭湛去邊關出任大將軍,會遇到阻難,這是顯然的事。

將軍有傲骨,蕭湛就算出自蕭國公府,滿腹計謀,可在那些久經沙場的將軍們眼裡,他什麼都不是。

可要是安容說的是真的,那北烈和東延結盟,大周豈不是危矣?

大周對抗東延,已是勉強,原還想著東延和北烈有仇,或許大周能和北烈結盟,就算不結盟,好歹有共同的敵人……

越想,左相的臉越沉,「皇上,要真是如此,以我大周的兵力。如何對抗東延和北烈的結盟軍埃」

皇上眉頭擰緊,他看了安容幾眼,后道,「此事需從長計議。」

這麼大的事,皇上應該即刻回宮,召集諸位大臣商議。

可是皇上手裡既沒有奏摺,也沒有人證。僅憑安容眼前一閃。她說的是真是假,尚未可知呢。

誰知道安容那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想的多了。就出現了幻覺。

不過,這樣的事,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好。

這不,本來皇上是打算出來散散心的。誰想到安容會稟告這麼大的軍情,這不。皇上和左相就一邊喝茶,一邊商議軍情了。

在軍國大事前,小小比舞又算的了什麼?

兩人商議著,也不避諱安容。她能告之這麼大的事,顯然是心向著大周,再說了。蕭國公府上到蕭老國公,下到靖北侯世子都在戰場上呢。蕭國公府對大周的忠心,皇上斷然不會懷疑,只是有些受不住蕭老國公的霸道罷了。

安容端茶輕啜,不敢有那個閒情逸緻看樓下,哪怕樓下正是寧纖柔在表演。

這不,左相問安容了,「以蕭表少奶奶之見,東延和北烈結盟了,我大周該當如何?」

安容囧了,她以為自己聽岔了,這麼大的事,問她一個深閨少奶奶做什麼?

後宮不得干政,女子不得干政埃

見安容囧囧的表情,左相也囧了,他好像問的很自然,想都沒想就問了,少奶奶怎麼能知道怎麼處理這些邊關大事呢,不由得有些尷尬了。

皇上斂了眉頭道,「但說無妨。」

安容思岑了幾秒,大膽道,「雖然東延和北烈是結盟了,可彼此之間的信任,我想應該微乎其微吧,東延野心勃勃,有蠶食鯨吞大周的野心,北烈怎麼可能坐視東延強大,況且東延要真想拿我大周如何,只怕也要損失慘重,到時候北烈沒準兒就坐收漁翁之利了,我想東延和北烈應該相互防範的,結盟只是表面,怕的就是他們私下商議,將我大周平分。」

既然不是完全的信任彼此,那就能見縫插針,想辦法讓他們之間的嫌系越來越大,讓他們結盟不成,反而結仇。

安容很想說,能對抗東延太后和上官昊的只有蕭湛,安容希望蕭湛手裡的兵馬越多越好。

只是這話只能心底想想,可不敢說。

指不定就叫皇上懷疑,她說那番話,只為蕭湛討兵權。

「東延能和北烈結盟,我大周自然也能,只不過他們是明面上,咱們可以私底下,皇上應該比誰都清楚,那皇位有多少人覬覦,」安容大著膽子道。

皇上聽得眉頭一挑,「你心裡有結盟的人選?」

安容眼帘輕眨,搖頭道,「沒有,不過我想應該極少有皇子不想做皇帝的,我聽相公說,東延皇帝的死,似乎有些蹊蹺。」

安容點到為止,她知道的只有蕭湛,把她知道這麼多推到蕭湛身上,也容易有說服力一些。

其實,說這麼多就足夠了。

皇帝早死,不是奸臣謀權纂位,就是皇子謀權纂位。

要是查出東延皇帝的死是東延太子所為,弒君殺父,群臣唾棄,到時候罷黜他的皇位,他野心再大也沒用。

還有北烈,安容的提議是挑撥離間。

左相聽后,眼前一亮,道,「皇上,臣覺得此計可行。」

皇上點點頭,「這麼大的事,得派可信之人去辦才成,朝中有能擔此重任者?」

皇上一問,左相啞然了。

大周有不少的昏官庸吏,大周的案子他們都查不出來,還跑去東延查案,這不是笑話嗎?

安容倒是提議道,「皇上,要說查案的本事,我覺得周御史可以。」

皇上點點頭,「周御史剛正不阿,查案入微,確實破獲不少冤假錯案。」

左相就道,「可是前幾日,皇上派他去雲州視察了……。」

雲州?

那不是祈王的封地嗎?

她想起來了,前世周御史就是去雲州緊鄰的遂州視察,回來就被彈劾說他貪墨,最後冤枉而死啊!

皇上派他去雲州,這是懷疑祈王,查他了嗎?

安容默不作聲,她能說的都說了。

左相和皇上也沒說了,因為三皇子過來請安了。

安容這才有閑心看比試。

這會兒,比舞已經結束了。

接下來比試的是琴藝。

這時候,比試場上,只餘下十五位大家閨秀了。

諸位姑娘的得分都被寫在牌子上,懸挂示眾。

看牌子,安容忍不住驚嘆,前幾名,居然是京都之外來選秀的大家閨秀。

那些姑娘除了是官員之女,再就是當地第一美女或者第一才女。

休息了片刻之後,比試琴藝正式開始。

琴音飄渺悅耳,似瀑布般瀉滿一地的青絲,似山間小澗,似雲中飛鳥,一會兒低飛擦過青青綠草,一會兒鑽入雲霄。

聽得人心曠神怡。

偌大個琉璃閣,噤若寒蟬,落針可聞。

除了打分時,有些騷動之外,都在欣賞琴聲。

約莫大半個時辰之後,諸位姑娘的得分都算了出來。

錦州徐媛姑娘,和寧纖柔分數一樣,並列第一。

蕭憐兒第四,雲州趙慧第三。

其他大家閨秀都沒能排上榜。

對此,蕭大太太派了人來問安容,這事該怎麼辦?

畢竟並列第一這事,之前沒想過。

安容也犯難了,要是將並列第一分出勝負來,那蕭憐兒就被淘汰了埃

安容不知道怎麼辦好,這不,臉一側,問皇上道,「皇上,您答應給第一一個許諾,現在兩個第一,該怎麼辦?」

安容踢皮球,太過明顯了。

念在安容幫忙出了主意的份上,皇上幫她一把道,「那就再加一個比試,分出勝負。」

左相點頭道,「正是,只是不知道加什麼比試好?」

皇上想了想,道,「德才兼備,才有了,就是不知道德如何。」

皇上這樣說了,顯然加的比試是德。

安容思岑了下,吩咐芍藥幾句。

芍藥便下去請徐媛和寧纖柔入內園遊玩。

兩人摸不著頭腦,她們分數相當,該繼續比試才對啊,她們還以為會比試下棋呢,誰想到會是進內園啊?

不知道進去做什麼?

兩人並肩去了內園。

內園,松柏掩映,花木扶疏,方磚鋪地,花牆環繞,台階曲折,古樸典雅。

兩人邊走邊看,心底讚歎連連。

等到一岔路口,丫鬟請她們各走一條路。

兩人微微訝異,照著做了。

兩人帶著丫鬟,繼續朝前走,看了好一會兒風景。

忽然,園內負責照看花草的婆子,不小心將水灑到徐媛身上。

她衣裳濕了一大片,徐媛的臉色當即就青了。

她的丫鬟氣的手一抬,就打了過去。未完待續I580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六十九章求娶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七十一章偏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