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六十九章求娶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09日 23:29 [字數] 522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眼睛微微斜,赫然一笑,笑如綻放的山茶花,淡雅嬌媚,「五妹妹,你抓住我這麼大一個把柄,只要我答應你兩個條件就甘心守口如瓶的?」

沈安玉在屋子裡閑走了兩步,坐下來,怡然自得的呷了一口茶,她心情好的不行,她從未想過會有牽著安容鼻子走的一天。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這麼大一個把柄,她怎麼可能不好好利用呢?

在安容注視下,沈安玉笑了,「第一,幫我贏得百花神女的封號,第二,給我二十萬兩銀子做封口費,此事,我不會再向第二個人提起。」

一聽沈安玉的獅子大開口,安容先是驚呆,隨即冷笑連連。

她沈安玉還真說的出口,還有她憑什麼要她相信她會守口如瓶?

她是一個守信用的人嗎?

真答應了她這一回,下一回,她只會變本加厲!

還有,她怕什麼?

蕭湛知道她重活一世,前世嫁給了蘇君澤做嫡妻的事,而且,方才他已經看到了蘇君澤抱她的事了。

她從未打算瞞過蕭湛!

安容嘴角微微上揚,清澈明凈的雙眸看著沈安玉。

沈安玉微微蹙眉,被抓住了那麼大把柄,她居然還笑的出來,她的臉皮得有多厚實,只怕金針都捅不破了吧?

「不答應,就別怪我翻臉無情了,」沈安玉再次要挾道。

這一回,安容不笑了,她拿起血如意,在手中把玩,「五妹妹,你在侯府裝了那麼多天,沒想到一柄小小血如意就讓你原形畢露了,你以為你抓到的是我的把柄?」

沈安玉臉沉了,「就你給蕭表少爺戴綠帽子一事,就足夠讓你死無葬身之地了1

安容粲然一笑。輕敲桌子,敲了三下之後。

趙成閃現在屋內。

他一身黑衣勁裝,面容冷峻,看的沈安玉脖子一涼。望著安容,有些膽怯道,「你,你想殺人滅口?1

趙成懶得看沈安玉,給安容行禮道。「少奶奶有何吩咐?」

安容把手中血如意丟給了趙成,問道,「你知道怎麼做吧?」

趙成有些蒙,少奶奶太看的起他了,不由得慚愧道,「少奶奶,這血如意是東欽侯世子給你的,是還給他,還是送去邊關,屬下覺得都可以。」

反正。主子也知道東欽侯世子和少奶奶前世是夫妻,把血如意送去給爺,表示清白完全可以,另外,爺娶少奶奶,都沒像東欽侯世子這樣,給少奶奶雕過東西,他要反省了。

「還給東欽侯世子,」安容吩咐道。

趙成領命,轉身離開。

安容也起了身。她要出去,只是走了兩步之後,又停下來了。

她側了側身子,望著臉色有些蒼白的沈安玉。道,「答應我兩個條件,你和大夫人,還有二老爺算計三皇子的事,我替你保密。」

沈安玉蒼白的臉色,頓時白中泛青了。「你……1

看著沈安玉恐懼的眼神,安容心情頗好,「你什麼?想抓住別人的把柄,首先別有把柄握在別人手裡1

安容冷然一笑,「你現在最大的依仗,不過是你捨身救了三皇子一命,皇后感激你,若是她知道,是你娘和你的算計,她是會感激你,還是會殺了你?」

沈安玉氣的嘴皮直哆嗦,她咬了牙道,「你別忘記了,二老爺是侯府的,刺殺三皇子,是誅九族的大罪!你想要我的命可以,拿侯府上下陪葬1

「讓侯府給你陪葬?」安容笑了一聲,「之前,你就是這樣有恃無恐,我顧及侯府,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縱容你,你以為,這一回還可以嗎?你還記得那本春宮圖吧,你娘和二老爺狼狽為奸,對父親來說是奇恥大辱,你娘和二老爺野心勃勃,他們是侯府的敵人,他們犯的錯,你以為皇上會記在父親頭上?況且,三皇子的刺殺之仇,是我替他報的1

這事抖出來,死的只有沈安玉一個。

看著安容冰涼的眼神,從容隨意的口氣,沈安玉知道,她不是開玩笑的。

想到什麼,沈安玉的布漵辛司恐之色。

屋外,一粉色裙裳小丫鬟,正豎著耳朵偷聽呢,聽到屋內的談話,她臉色一變。

隨即眸底閃過些什麼,她轉身便走。

屋內,沈安玉趕緊開門,她見到丫鬟急急忙奔向三皇子。

嚇的沈安玉趕緊追過去。

這事要是讓三皇子知道了,她可就完了!

安容邁步出門,芍藥拿了安神香過來,她納悶道,「五姑娘怎麼把丫鬟拽到屋子裡去了?」

安容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冷意。

皇后也沒她想的那麼疼沈安玉,對她,更多的還是利用。

連個丫鬟都敢在屋外偷聽,她偷聽沈安玉說話她不管,但不許偷聽她!

一個威脅她,一個偷聽她,安容能不給她們點顏色瞧瞧?

現在丫鬟知道沈安玉的把柄,她又是皇后的心腹,沈安玉不敢殺她,就是不知道會以什麼樣的辦法逼她屈服?

話說,安容隨口說了幾句,把沈安玉逼的夠嗆。

她知道,丫鬟的心向著的是皇后,向著的是三皇子。

之前安容說那話,她沒承認,還能說安容是污衊她,可是她說那話,顯然是承認了埃

丫鬟想在皇後面前立功,想博得三皇子的歡心。

可是沈安玉能讓她說出去嗎?

一旦說出去,皇后不會饒了她的。

沈安玉沒輒,她想要丫鬟的命,可是她不能,更不能在琉璃閣殺了她。

沈安玉苦口婆心的說服丫鬟,更是許以重諾,「只要我做三皇子妃,我一定讓三皇子納你為妾,保你榮寵,等將來三皇子做了太子,側妃之位,我估計難許給你,但是三皇子做了皇上,四妃之位。必然有你1

這一番許諾,丫鬟心動了,誰不想做貴妃、賢妃?

她還沒有奢侈到想做皇后,皇後母儀天下。要的是德才兼備,才學過人,更要有個權勢的娘家,這些,她都沒有。

但是沈安玉就不同了。武安侯府權勢漸大,有蕭國公府和周太傅府做靠山,和瑞親王府還有長公主往來密切,還有個身份神秘莫測但絕對不容人小覷的二夫人,若是五姑娘得寵,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

她把這事稟告給皇後知道,不過是立了一功,賞她百兩銀子,已經是頂天了,如何和四妃之位相提並論?

丫鬟心動了。但是面上忍著。

能做到皇后的心腹丫鬟,就不是等閑之輩。

她知道自己握著沈安玉這麼大的秘密,她最想做的是殺人滅口,只是怕皇后查,所以不得不拉攏她。

現在是在琉璃閣,她不敢輕舉妄動,可是出了琉璃閣,她指不定就改主意了,她得想個萬全之策!

丫鬟望著沈安玉道,「你說的話。我不信,你寫出來。」

說著,她指了遠處的桌子道。

沈安玉氣的吐血,卻不得不答應。

忍著憤岔。沈安玉將許諾的事寫下,並署名摁手櫻

丫鬟喜笑顏開的收好,道,「姑娘,一會兒該比試作詩了,你好生準備。這東西委實珍貴,奴婢不敢隨身攜帶,該小心藏好。」

這一回,沈安玉真的要被氣死了。

她跺著腳走了,丫鬟坐在那裡,看著紙條高興的合不攏嘴。

這東西比她的命還要珍貴啊,藏哪裡都覺得不合適。

丫鬟決定隨身帶著,反正她話已經說出去了,晾沈安玉也想不到她會這般大膽。

丫鬟把信塞懷裡,然後出了門,把門帶上。

剛轉身呢,就跟一小廝撞上了。

小廝連連道歉,心情很好的丫鬟沒跟他一般見識。

等丫鬟拍了裙擺離開后,小廝瞅了瞅掩在袖子里的信,眸底閃過一抹笑。

之後,這封信到了安容的手裡。

安容看著丫鬟和沈安玉的署名,嘴角的笑越發的燦爛。

之前她威脅沈安玉,是在私底下,沈安玉不怕她,所以才大膽承認。

現在大夫人和二老爺都死無對證了,沈安玉不承認,她還真奈何不了她。

有了這封信,可就不同了,不需要沈安玉認罪,直接就可以定她死罪。

再說趙成,奉安容之命,拿著血如意還給蘇君澤。

彼時,蘇君澤還有蕭遷、崔堯等在喝酒。

瑞親王世子舉杯敬蕭遷酒,「蕭遷兄,不是我說你,你藏的夠深啊,之前我說不願意娶表妹,你還說她性子潑辣,娶回去有罪受,你這是挖我的牆角呢,你直說不就好了,我祝福你們。」

蕭遷苦著一張臉,本來就夠憋屈的了,還被瑞親王世子打趣。

偏他還得高興的舉著酒杯敬他。

蘇君澤在一旁,莫不吭聲的喝酒,崔堯看著他的手,擰眉道,「蘇兄,你的手怎麼受傷了?」

「沒事,」蘇君澤舉杯,將手中酒一飲而荊

他放下酒杯,正要拿酒壺倒酒呢。

趙成走過來,將血如意放下,道,「東欽侯世子,這是你掉的血如意。」

蘇君澤的眸底,寒芒密布。

他將血如意送給她,她卻讓蕭湛的暗衛送還給他!

她和蕭湛果真就鶼鰈情深自此了?!

蘇君澤心一疼,手一揮,那血如意就向遠處飛去,砸在了木柱子上,瞬間四分五裂。

血如意毀了便罷,那碎玉還砸在一旁賓客的身上。

好巧不巧的正是三皇子那一桌。

李大少爺的手背被劃了一道口子,瞬間大怒。

他東張西望,不知道是誰丟的血如意,只能忍著。

他雖然是李家大少爺,可是能來琉璃閣的非富即貴,富能得罪,但是貴不敢隨意招惹埃

這邊,崔堯看著蘇君澤,「蘇兄,你怎麼……?」

蘇君澤不說話,只飲酒。

崔堯便不再問了。

倒是蕭遷眉頭皺的快沒邊了,趙成負責保護大嫂,哪有那閑工夫幫蘇君澤撿東西,不會是……?

蕭遷有些不高興了,大哥去邊關打仗,身為兄弟,他卻趁機挖大哥的牆角?!

蘇君澤飲酒之後,望著趙成道,「她還說什麼了?」

趙成面無表情道,「夢都是反的。」

說完這一句,趙成轉身離開。

身後,蘇君澤在呢喃,「夢都是反的……。」

他們在夢裡恩愛有加,全都是假的?

不可能!

安容回到座位處,看著樓下比試台。

身側,沈安溪坐在那裡,還有蕭錦兒,兩人聊的歡暢。

樓下,作畫已經比完了。

淘汰了三十多人,只餘下五十多名姑娘了。

接下來作詩。

本來這是沈安溪最擅長的,不過她跳舞不怎麼樣,她以前身子骨弱,別說跳舞了,走幾步都氣喘吁吁,可沒學會。

她很看好寧纖柔,只是有些好奇道,「以前對寧二姑娘了解的不多,也不好問她,都傳聞她身子笨拙,我還以為她太胖,是太懶的緣故,肯定什麼都不會,卻沒想到她寫得一手好字,畫也不錯,不知道她其他的怎麼樣?」

蕭錦兒搖搖頭,她不知道。

蕭錦兒望著安容,「大嫂可知道?」

安容也搖頭。

幾人就靜靜的看著。

比試,熱鬧非常。

為了奪得百花神女,那些大家閨秀是使出渾身解數。

蕭錦兒她們,看的是津津有味。

安容拍手叫好。

正看著呢,有一丫鬟走過來,稟告了芍藥什麼,芍藥臉色變了一變,趕緊俯身,在安容耳邊低語。

「少奶奶,皇上來了,沒有座位怎麼辦?」芍藥嘴角抽抽道。

安容嘴角也抽了。

樓下除了房間可以隨意進出外,樓下的座位,都賣了高價,沒有一個空位子埃

皇上來湊熱鬧,只能站樓下人堆里。

敢這麼怠慢皇上,安容有些醉了。

她拍了下沈安溪的手背,又搖了搖蕭錦兒的手道,「皇上來了,我得把這位置讓給他坐。」

蕭錦兒眉頭一挑,「皇上怎麼可能來這兒?」

安容囧了,「他已經來了。」

說著,安容示意她往樓下看。

蕭錦兒左右瞄瞄,都沒見到穿著明黃衣裳的皇上,倒是左相身邊有一男子,面容陌生,但是眼神帶著君威。

皇上易容出宮的?

蕭錦兒趕緊起身,道,「大嫂,我回自己位置坐了。」

沈安溪也道,「我去我娘那兒。」

留下安容坐在那裡,凌亂了。

好歹等她請了皇上后,一起走吧?

安容呲了呲牙,起身下樓。

安容給皇上見禮,然後道,「皇上,樓上請。」

皇上笑道,「不是說,琉璃閣樓上沒座位了嗎?」

安容臉紅了。

左相笑道,「皇上,咱們還是先上樓吧,堵在大門口,實在不像話。」

皇上便上樓了。

安容走在後面,想著她一會兒坐哪裡比較合適,她沒位置坐了好么!

正想著呢,忽然,安容眼前一閃。

軍營,大帳里。

飛進來一隻信鴿,是小九。

她脖子上還掛著銀色手鏈。

趙行抓了小九,摘下它腳腕上的竹筒,送給蕭湛。

安容清楚的見到,信上寫著:東延皇帝駕崩,太子登基,以四座城池為聘,求娶北烈朝傾公主,北烈皇上答應了。

大雨滂沱。。。。。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六十八章如意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七十章繼續(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